童話故事

Feed Rss

Archive for the ‘世界名著’ Category

第七章 故事的結局 Ⓞ快樂的野餐Ⓞ 「今天輪到誰用魔法銅板了?」隔天一大早瑪莎在問:「我們每個人都輪過一回了,我們要開始輪第二回呢?或是許共同的願望?」 「我認為我們今天休息一天。」凱薩琳說:「畢竟今天是星期天。」 其他三人也都同意在星期天使用魔法不太好,至少不要再製造那樣的機會了,他們已經不想再冒險,現在他們終於了解魔法的危險性。 所以凱薩琳整個早晨都在看書,馬克玩積木組合,珍妮陪著瑪莎玩扮家家酒。平常瑪莎要求珍妮陪她玩時,珍妮通常會很不耐煩,但是她今天還延續昨天的心情,充滿了對家人的愛,所以耐性十足。 星期天媽媽通常會煮大餐,但今天她精神不太好,只準備了湯和麵包,所以當史密斯先生來邀請他們一起去野餐時,四個孩子實在是欣喜若狂。 史密斯先生說他知道有個很棒的野餐地點,有湖、有草地、有樹林、有鞦韆,而且他已經買了六盒野餐盒。 珍妮、馬克、凱薩琳和瑪莎迫不及待的想要立刻出發。 他們的媽媽說她頭痛,想留在家裏。這實在不像她的作風,四個孩子呆呆的望著她。 「你以前沒有頭痛過呀。」馬克說。 「你也從來不會掃興的說要留在家裏。」凱薩琳說。 「如果你不去那就不好玩了。」珍妮說。 他們的媽媽最後當然只好投隆,五分鐘後他們就出發了。 野餐的地點果然如史密斯先生形容的那麼棒。瑪莎在草地上摘野花,凱薩琳在樹林間散步,珍妮和馬克試著要渡過河到對岸。這真是一幅天倫之樂的最佳寫照。 午餐盒裏有許多少見的三明治,還有辣味雞蛋、馬鈴薯沙拉,以及各種孩子最愛的小蛋糕,他們忙著互換各自喜歡的點心。 他們圍坐在史密斯先生和馬克搭的營火旁吃野餐盒,還一邊說故事一邊唱歌,直到九點鐘才在昏暗的暮色中開車回家。 Ⓞ夜半哭聲Ⓞ 四個孩子既快樂又疲憊,一到家裏倒頭就睡,根本沒有力氣說話。 … Learn more

第四章 凱薩琳的奇遇 Ⓞ由誰許願Ⓞ 隔天早晨,早餐前他們前沒有舉行秘密會議。 珍妮待在她的房裏,馬克待在他的房裏,凱薩琳和瑪莎也各自待在她們自己的房裏,四個人幾乎沒有交談。他們都忙著計畫自己的願望。 吃早餐時,大夥兒非常安靜,但是臉上不時露出興奮的表情。他們的媽媽察覺氣氛不太一樣,但是她並不知道他們葫蘆裏究竟在賣些什麼藥? 好不容易媽媽去上班了,他們將碗盤洗淨,做完家事後,立刻聚集到凱薩琳和瑪莎的房裏。凱薩琳老早檢查過那枚銅板了,它安然無恙的躺在木板下,也沒有被老鼠或螞蟻許過願。 珍妮列了一些使用規則。 「我們必須輪流許願。」她說:「而且不可以許沒有包括其他三人的大願望。如果遭遇危險而必須許些小願望時,還是由輪到那個許大願望的人來許。當然,緊急狀況除外,譬如輪到的人遺失了這枚銅板,而其他人卻找到了它。好了,我先許。」 凱薩琳不同意。 「我不明白為什麼是你先?你總會先撿到銅板,因為你的年紀最大;大人們總會選瑪莎,因為她的年紀最小;而馬克是家中唯一的男孩,常常享有特別的待遇;排行中間的孩子從來沒有享受過任何特權。而且你們再想想,是誰到現在唯一還沒有許過願呢?」 這的確是事實。珍妮許過半個火災的願,瑪莎許過讓凱莉半說話的願,而馬克也許過讓他們身陷沙漠的願。 珍妮同意先由凱薩琳許願,但是她不斷的在旁提供意見。 「我們可不想和莎士比亞見面。許個讓我們大家都覺得有趣的願吧!」 「好!」凱薩琳說:「但是我無法抉擇,是要希望我們能像鳥一樣的飛?或者希望我們擁有全世界的錢?」 「這兩個都不好。」珍妮說:「只有故事書裏的人才會許這種願,而且從來沒有人成功過,他們不是飛得太靠近太陽而被燒死,就是最後被很多的錢壓死。」 「我們可以只要求紙鈔就好。」凱薩琳建議。 經過討論後,他們認為即使是紙紗,數量那麼龐大也會壓死人的。不過,這一番討論,已經浪費了十分鐘寶貴的時間,他們連忙言歸正傳。 現在馬克有個更好的主意。「我們已經發現到這枚魔法銅板可以帶我們穿越空間,那麼時間呢?」 「你的意思是指時光倒流?」珍妮兩眼瞪得大大的。「像是回到暴君尼祿的時代?」 … Learn more

第一章 故事的開始 Ⓞ無聊的暑假Ⓞ 這個故事是發生在大約三十年前的一個夏日,一戶人家的四個小孩身上。 老大叫珍妮;馬克是老二,也是家中唯一的男孩。他們兩個無論什麼事都愛互相比來比去。凱薩琳排行老三,性情溫順,也最貼媽媽的心。她自己很明白這一點,因為她有一次聽到媽媽親口這樣說。 其他三個孩子現在當然也都知道這件事了,因為凱薩琳不斷的吹噓自己是如何如何的貼心與溫順。直到有一天珍妮告訴凱薩琳,只要讓她再聽到一句有關這件事的話,她就要尖叫,一直叫到倒地不起為止;由此你就不難了解珍妮和凱薩琳的個性了。 瑪莎是家中的老么,非常難纏。 這四個孩子不像他們的同學,暑假可以到鄉下或湖濱度假,因為他們的父親過逝了,媽媽非常辛苦的在一家報社工作。那是一家不太有人願意待的報社。 有個叫畢太太的女人每天會來照顧這四個孩子,不過她不大關心他們,他們也不大喜歡她。她從不帶他們去鄉下或湖濱玩,她說他們要求太多了,而且浪濤聲會影響她的心臟。 「清水湖又不是海,你聽不到濤聲的。」珍妮告訴她。 「沒濤聲卻可能有閃電。」畢太太說。 珍妮生性好辯,但她還是認為這簡直就是一場不高明的爭辯,只會顯示畢太太的膽小和懦弱。當我們與別人辯論時,總希望對方把所有反對的理由一次列出來,這樣我們才能將他一次擊倒;但是畢太太很狡猾,總是編出一個理由,等被你駁倒後又提出另一個理由,因此很難令人心服。 即使這四個孩子無法到鄉下或湖濱度假,放暑假對他們來說,仍然充滿期待。尤其假期剛開始時,想想眼前有數個月不需上學的日子,多棒呀!不但可以終日嬉戲玩耍,還可以從圖書館借書回家看哩。 暑假的時候,他們每個人可以一次借十本書,借期是一個月,不像平常只能借三本,而且兩個禮拜就必須歸還。他們最喜歡小說,偏偏圖書館規定每人一次只能借四本,幸好珍妮還喜歡劇本,這不屬於小說類;凱薩琳喜欠詩歌,這也不屬於小說類;瑪莎正處於看圖畫書的年紀,這也不算小說。 除了小說,馬克對其他書都沒有興趣,他正努力發掘中,因此每個月他借十本書,然後在前四天一口氣將四本小說看完,只不過其餘的六本他都只看了第一頁便放棄。下個月他又會再去借十本書回來,然後又是如法泡製。他借的非小說類書藉,書名聽起來總像故事書一樣,例如《我住在希臘的年少日子》、《青青草原上的快樂時光》…….等,可惜啊!它們實際上都不是故事書,因此,馬克老覺得自己上當。 「不公平!這些書掛羊頭賣狗肉,想騙人去學東西,太狡猾了!」不公平和狡猾是這四個孩子最痛恨、最厭惡的事。 圖書館離他們家三公里遠,每次還書時,他們手上捧著沉重又讀過的書,總是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不過回程卻截然不同。他們一路走走停停,有時甚至迫不及待的坐在別人家門前台階上,津津有味的讀起剛剛借來的書。 有一次,凱薩琳在借書回家的路上,大聲朗讀《福音》這本詩集,害瑪莎氣得坐在離他們家還有七個路口的人行道上,說如果再聽到凱薩琳唸出一個字,她就一步也不走。這瑪莎是不是很有個性哪。 從此以後珍妮和馬克就訂定了一條規則,看書時任何人都不可以大聲朗讀出來,以免干擾到別人。 但是今年暑假,這條規定被打破了。因為他們發現意‧奈士比特的小說,他們認為這位女作家的小說是世界上最好看的書。於是從圖書館借出她的每一本書,但《魔堡》除外,因為它已被別人借走了。 … Learn more

《出生》 我,出生於撒福克的布蘭德,在一個星期五的深夜十二點降臨了人世。我的父親在我出生前六個月就去世了。 回首往事,記憶中印象最深刻的人是我的母親,她有一頭漂亮的秀髮和姣好的身材。 其次是女僕白可莉,她也是令我十分難忘的人。她全身上下可毫無曲線,雙頰和兩臂又硬又紅,怪不得鳥兒寧可啄樹上的蘋果,也不願意啄她。 回憶裏的家園,臥房的窗子總是敞開著,隨時飄進清新的空氣。而屋後高籬圍繞著的小花園,則是蜜蜂和蝴蝶的家。那兒種植的果樹結實纍纍,顆顆都飽滿而成熟。 許多冬日的黃昏時刻,我們三人在那兒度過了美好的時光。 有一夜,白可莉和我坐在客聽的爐火旁烤火。我朗讀著鱷魚的故事給白可莉聽,突然,庭園裏的門鈴響了起來。 我們走到門口,看見我的母親站在那兒,神采非常動人。 她的身邊站著一位紳士———-滿臉長著鬍鬚,很顯然的,是這位紳士陪伴我母親從教堂走回來。 我的母親俯身抱我,就吻著我。 那時,那位紳士,伸出手摸了摸我的頭。我看見他故意碰到了我母親的手。 我用力去推開那手。 「哦,大衛!」我母親勸阻道。 「不要緊的。」那位紳士說。 我的母親微笑地向那位紳士告別後,那位紳士又笑著對我說:「好孩子,讓我們道『晚安』吧!」 「晚安!」 我說道,可是我不願同他握手告別。 白可莉「碰」地關上了門,我們一起進入客廳。 我的母親坐在扶手椅上,輕輕地歌唱著。 「希望妳今晚過得很愉快,太太。」 … Learn more

第一章 一場霍亂 Ⓞ劫後餘生Ⓞ 印度的早晨,金黃而耀眼的陽光照耀大地,似乎一切都是朝氣蓬勃的。然而,在這美好的景色之中,一個可怕的悲劇卻悄悄的發生…………………………….. 座落的郊區的一棟豪華宅邸裏,傳來小女孩尖銳而不耐煩的叫聲。 「奶媽!奶媽!」 這個女孩是這棟宅邸的小主人——瑪麗,她的脾氣暴躁,又嬌生慣養,是僕人眼中難纏的小討厭。 往常每天早上,只要瑪麗一睜開眼睛,奶媽就一定在她身旁服侍著,今天她等了老半天,卻不見奶媽的蹤影,所以瑪麗不由得大發脾氣。 「奶媽!」 瑪麗使出渾身的力氣高聲尖叫。 「小姐,什麼事?」 一位年輕的印度女傭神色慌張的跑進來。 「奶媽呢?我要奶媽!」 瑪麗噘著嘴,氣呼呼的說。 「奶媽…………..奶媽她……………………」 女傭結結巴巴的模樣,使瑪麗厭煩,隨手拿起枕頭朝女傭身上丟過去,不巧打到她的頭。 「你走開!我不要見到你。奶媽呢?我要奶媽!要不然我就不起床。」 被枕頭丟個正著的女傭滿不高興的說: 「好!你就永遠不要起來好了,起床你就是豬!」 說完之後,朝瑪麗做了個鬼臉,便逃難似的跑開了! … Learn more

第一章 有抱負的青年 法國的曼城洋溢著希望,至少,對遠離家鄉加斯卡紐的十八歲少年———達德安(D’Artagnan)來說是這樣的,因為他一心想當禁衛隊的隊員。 他的父親是個落魄的窮貴族,在兒子即將離家時,送給了他一匹黃色的老馬、一包很有效的外傷藥,並叮嚀著:「禁衛隊隊長多雷比爾(Treville)先生,非常受國王的器重。我希望你帶著這封信到巴黎去,成為多雷比爾隊長屬下最棒的武士。」 達德安騎著那匹老馬,充滿自信的走在陌生的街道上,他那一身趕了遠路後的髒亂,還有長相及走路奇特的老馬,讓過往行人側目。 當他經過一間旅館門前時,聽到了——-「你們看那匹馬弱不禁風,還得了皮膚病,難看死了!要是我啊!才不敢騎這種馬出來呢!」 在那個時代,劍客和武士們非常重視馬匹,誰要是有一匹駿馬,那真是夠得意的事。相反的,如果騎了一匹又瘦又弱的劣馬,那可是比死還令人羞恥的事。達德安因為這匹馬是父親送的,所以只好勉強騎著牠,但是,在路程中到處受人譏笑,心中既氣憤又苦惱。 陣陣的嘲笑聲,逼得達德安忍無可忍,他循著聲音望過去,看見旅館的窗口邊站著一個年紀約四十五、六歲的武士,正用不屑的眼光看著他,額頭上的疤痕和茶褐色的頭髮令人印象深刻。 這個人就是羅修候伯爵,他的容貌嚴肅,黑鬍子撇得很直,眼光顯得很銳利。 「喂!這樣嘲笑人非常沒有禮貌!你知不知道?」 達德安不高興的說。 羅修候伯爵不予理會,轉身打算離開,達德安覺得對方看不起他,於是拔出劍衝了過去,伯爵閃過後,呼叫同伴:「替我好好教訓這個不知輕重的小子!」 單槍匹馬的達德安,漸漸敵不過人多勢眾的攻擊,最後劍被折斷,人也被擊昏了。伯爵吩咐旅館老闆將他抬進屋,然後在他身上搜索,結果搜到一封信,伯爵看了信後很驚訝:「難道這小子與多雷比爾有什麼關係?」 這個時候,一輛馬車停在旅館前,伯爵見到坐在其中的婦人,愉悅的走過去說:「妳終於來了,美蕾蒂(Milday de Winter)。」 「主教有什麼命令?」 打扮艷麗的美麗婦人一邊問著,一邊在伯爵的攙扶下進入了旅館大廳。 「主教希望妳能去英國一趟,想辦法接近白金漢公爵,調查公爵有什麼計畫或行動?如果白金漢公爵離開倫敦到法國來,妳必須立刻把消息通知主教,但是千萬不要讓別人知道。」伯爵小聲的說著。 原來,法國當時是路易十三在位,但是樞機主教李修立和多雷比爾隊長,各自擁有禁衛軍隊,彼此明爭暗鬥多年。而羅修候伯爵所說的白金漢公爵,就是英國的現任首相。 … Learn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