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大盜賊Ⅱ-12-令人難忘的香腸與酸菜盛宴

11.27.2010, 長篇童話故事, by .

到了後半晌,一行人興興高采烈地回城了。警長阿洛依斯狄姆莫瑟爾先生騎著自行車在前面開道,一臉公事公辦的莊嚴神色。奶奶坐在自行車後架上,側身向左,兩腿舒坦地晃悠著。她的一隻手不時地向路邊站著的人招著,另一隻手牽著繩頭,那長長的繩子另一端拴著被擒的大盜賊霍琛布魯茨。

“走快點,走快點嘛!不要總是有氣無力的嘛!”霍琛布魯茨一副垂頭喪氣的樣子,鷹鉤鼻子每分鐘都在拉長。由於氣惱,牙齒咬得格格作響。

“竟會落到這步田地!”他嘟囔道,“這種結果……竟然…..”

卡斯佩爾和賽伯爾走在隊伍的最後面。他倆分穿著狄姆莫瑟爾先生那套失而復得的,如今越發顯得神氣的警服。賽伯爾把員警帽盔套在自己的綠色闊邊帽上,還把大馬刀扛在肩頭。卡斯佩爾身穿藍色的、鑲著銀紐扣的制服, 衣服太大了,就像長袍似的直晃蕩。裝著贖金的鐵皮壺由他倆輪流拎著。這會兒輪著賽伯爾拎,卡斯佩爾牽著瓦斯蒂。

“汪、汪汪! ”瓦斯蒂不時吠叫。只要大盜賊走得太慢, 它就會亳不留情地撲向他的腿肚子。

就這樣,一行人把大盜霍琛布魯茨押到了員警分所。 霍琛布魯茨被鎖在放掃帚和雜物的大櫥子裏,由卡斯佩爾、賽伯爾和瓦斯蒂嚴加看守。奶奶趕緊往家裏跑,她要去準備晚飯。狄姆莫瑟爾警長向縣城警察局掛電話,向上級作警務報告。

“是!督察員先生!您說得對!事關臭名昭著的大盜霍琛布魯茨!……您問他這會兒關在哪裏?暫時關押在雜物櫃裏呢,是的,嚴加看管!您可以派人來把他押走。您說什麼?我說的是把他押到縣城去,督察員先生,押—-走——-。

六點鐘剛過,一輛警車載著七名全副武裝的員警,開到分所,把霍琛布魯茨押往縣城。卡斯佩爾,賽伯爾還有警長以及瓦斯蒂,一直看著警車繞過市政廳揚塵而去。

“會把大盜賊怎樣?”卡斯佩爾問道。 狄姆莫瑟爾先生捋捋髭鬍鬚。 “先送進監獄,然後對他起訴。” “噢” 賽伯爾說道,“再從牢裏跑出來怎麼辦呢?” “不可能!”狄姆莫瑟爾先生說道,“縣城監獄可不是消防隊停車房。再玩什麼肓腸炎發作之類的把戲也不管用。

他鎖上辦公室的門,然後大夥兒一道回家,奶奶做好了晚飯正等著他們呢。一進家門大家就聞到,整個屋子充滿難以形容的香氣。

“奶奶!”卡斯佩爾驚異地問道,“今天是星期天,商店不是都不開門嗎?你從哪兒弄來的香腸啊! ”

“是啊,”奶奶眨眨眼睛說道,“人人各自有門道嘛。”客廳裏面,桌子已經鋪好。給狄姆莫瑟爾警長準備了滿滿一大杯啤酒,在灶角裏給瓦斯蒂準備了一隻平底盤子。奶奶把油煎香腸外加熬酸菜端到桌上,晚宴開始了。

“乾杯! ”狄姆莫瑟爾警長舉起大啤酒杯高喊,“為所有幫助我重新逮住大盜霍琛布魯茨的人乾杯!同時也深深感謝施蘿特貝克夫人! ”

奶奶點點頭。她早已想過今晚應該邀上施蘿特貝克夫人。“我怎麼去請她呢?她住得離這兒實在太遠了。” 話音剛落門鈴響了。卡斯佩爾跑去開門。他一下子幾乎懷疑自己看錯了。原來是施蘿特貝克夫人搖搖擺擺進了門。

“是您哪! ”奶奶驚喜地叫道: “您怎麼知道……” “靠本事囉”施蘿特貝克夫人把單眼鏡夾到右眼下, “我就是吃這碗飯的嘛。”

瓦斯蒂沖上前來歡迎女主人,由於太激動,差點兒把主人撞倒在地。

“我的好狗,我的乖狗!”施蘿特貝克夫人撫著它的口鼻說道,“作為主人我真為你驕傲。”

“這話一點不錯! ”警長狄姆莫瑟爾先生叫道,“這個世界上沒有比它更出色的警犬了! ”

施蘿特貝克夫人深有感觸地歎歎氣。

“話雖這麼說,”她傷心道,“我情願它重新變回一條獵獾犬,一條完全普通的、小小的獵獾犬。”

卡斯佩爾趕緊安慰她,他保證想盡一切辦法,幫助瓦斯蒂重新恢復本來面目。

“不管怎麼說,可能性總是存在的。” 卡斯佩爾說道, “賽伯爾,咱倆一齊來想辦法,怎麼樣? ”

“一句話!”賽伯爾說道,“明天早晨起,咱們就一齊來想主意,哪怕絞盡腦汁……”

這是一個美好的,長長的夜晚,哪怕時過境遷他們也會回憶起這個夜晚。

奶奶當然把霍琛布魯茨用自行車把她拐走的過程,細述給施蘿特貝克夫人和狄姆莫瑟爾警長聽。警長呢,總是不失時機地舉杯致意。

“了不起! ”他總是喊道,“太令人敬佩了” 卡斯佩爾和賽伯爾隨時關注著瓦斯蒂面前的平底盤, 保證它有足夠的香腸吃。

他倆放開肚皮大吃油煎香腸外加熬酸菜,一直吃到肚皮脹鼓鼓為止。他倆感到自己是最幸福的人,這種幸福,無論是誰拿什麼東西來也不換,哪怕是玩過山車的長期免費門票都不換,不換!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