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大盜賊-11-魔戒的威力

11.24.2010, 長篇童話故事, by .

目送仙女遠去以後,卡斯佩爾和賽伯爾好一陣子才從驚奇中清醒過來。不過,一旦開始交談,兩人就同時開腔, 很長時間互不相讓。卡斯佩爾對賽伯爾,賽伯爾對卡斯佩爾,兩人相互高聲嚷嚷著講述各自的經歷,弄得誰也聽不清對方在說什麼。卡斯佩爾惱火了,他一把捂住賽伯爾的嘴。

“住嘴,聽著! ”他喊道,“這樣下去可不行!只能允許一個人先說! ”

“那好”賽伯爾說道,“我們們用數紐扣的方法來決定, 同意不同意?”

於無兩人各自數自己的上衣紐扣:“我你我。“

然而,巧的是兩人的上衣都是五粒紐扣。數到第五粒時,賽伯爾大叫一聲:“我,”不由分說就開始從頭講述。可是卡斯佩爾數到第五粒時也是“我”,他也開始講述,這樣一來,兩人又是同時搶著說。

還是賽伯爾覺得這樣下去不是辦法,他提議道:“你知道嗎?我們倆得換一個方法了。我們們用數數的方法來決定怎麼樣?這個方法準行! ”

他滿臉嚴肅地在食指上吐了三次口水,然後用食指輪流點著卡斯佩爾和自己的肚子,數道:

數一數二又數三, 數四數五又數六, ,數四數五又數六, 回頭再數一、二、三!

那吐了三次口水的食指最終還是戳在卡斯佩爾的肚皮上,爭執才算有了結果。

“現在你注意聽著,賽伯爾!”

卡斯佩爾把他的冒險經歷的前前後後滔滔不絕地講了一遍。

聽得十分仔細的賽伯爾兩耳緋紅,渾身冒汗。緊張激動處他連大氣兒都不敢喘。當他聽到大魔法師茨瓦克曼的悲慘下場時,雙手舉過頭頂,使勁地拍了一下掌道:

“天哪,卡斯佩爾!”他高叫道,“我早知道一點就好了!”

“為什麼呢?”卡斯佩爾問道。

“那我就用不著花整整半夜時間來給他削什麼馬鈴薯皮了啊!”

終於輪到賽伯爾講了。他向卡斯佩爾描述了自己在強盜洞裏的可怕遭遇。當然也講到大盜霍琛布魯茨燒掉了尖頂帽的事。

“怎麼?燒掉了我的漂亮帽子?”卡斯佩爾憤怒地叫道, “可惡的傢夥走得太遠了,這個惡棍,得把他送進牢房,讓他嘗嘗鐵窗風味!”

這會兒,賽伯爾感到是把喜訊告訴卡斯佩爾的時候了:“放心吧,”賽伯爾不慌不忙地說,“他已經進了牢籠。” “他進了牢籠?”卡斯佩爾不解地問。 “瞧這籠子裏的小灰雀,他就是大盜霍琛布魯茨卡斯佩爾,你感到驚奇嗎?讓我把這事的來龍去脈細細說給你聽! ”

賽伯爾繼續他的講述。當他講完全過程以後,卡斯佩爾也出了一身大汗。

“真是太幸運了,什麼事情都有了一個美滿的結局!” 卡斯佩爾興奮地大叫道,“下一步該怎麼辦?”

“把這籠子連同小灰雀交給警官狄姆莫瑟爾——然後回家!’’

賽伯爾洋洋得意地晃著鳥籠子,打箅立即動身,然而卡斯佩爾卻立在原地,一動也沒動。 “我需要一頂尖頂帽。”他解釋道。

這下子你可以清楚地看到,跟仙女關係融洽,會給人帶來多大的幫助。

“可上哪兒去弄呢?”

“別忘記我們們還有一個魔戒。”

卡斯佩爾轉動魔戒並說道:

“我想要一頂尖頂帽,要和舊的那頂一模一樣! ”

話音剛落,願望就滿足了,一頂尖頂帽戴在了卡斯佩爾的頭上。它跟舊的那頂如同一個模子裏倒出來的一樣。

“太偉大了! ”賽伯爾說道,“假如我不是親眼看到大盜霍琛布魯茨把那頂舊帽子扔在爐子裏燒掉了的話,我決不會相信,這是一頂新帽子!好啦,現在可以走了吧!” “走吧! ”卡斯佩爾說道。

他倆共同拎著鳥籠,大步走在回家的路上,一邊走一邊吹著歡樂的口哨,吹完一曲又換一曲。

“我實在太高興了! ”過了一陣子卡斯佩爾說道。 “我也是,”賽伯爾說,“奶奶也會和我們一樣高興。” “奶奶?”卡斯佩爾突然停下了腳步,“哎呀,我的天哪, 賽伯爾……”

“你怎麼啦?怎麼站住不走啦?”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我們差點兒把頂頂要緊的事兒忘記了!”

“頂要緊的事兒?”

“可不是嘛! ”卡斯佩爾說道,“奶奶的咖啡磨! ” “啊喲!”賽伯爾叫了一聲,又用手扯了一下頭髮,“你說對了,卡斯佩爾,得把奶奶的咖啡磨找回來,任何其他東西都不能代替!回轉吧!我們倆回強盜洞去! ”

“有了! ”卡斯佩爾說道: “我們們有捷徑可走! ” 他又一次轉動魔戒並說道: “我想要回奶奶的咖啡磨!” 撲通一聲,咖啡磨已經落到他腳旁的草地上。 “我的天哪! ”賽伯爾叫道,“實在是太棒了!看看它有沒有摔壞。”說著,他揀起咖啡磨,試著轉動了手柄。

咖啡磨還是好好兒的。手柄一轉,它就奏出“五月裏萬象新”的曲子來。不,還要奇妙,現在竟然是二重奏。

“聽,二重奏! ”賽伯爾驚奇萬分地說道,“要是奶奶聽到這,那才……不過這怎麼回事呢?你能解釋解釋嗎?” 卡斯佩爾也覺得這事十分稀奇。 “是不是仙女阿瑪麗絲的仙術呢?”卡斯佩爾說道。 “沒錯: “賽伯爾肯定地說,“這是當然的!她想讓我們開心,並給奶奶一個驚喜。卡斯佩爾,我們的第三個願望是什麼呢?”

“你還想不出來嗎?”卡斯佩爾問道,“我已經有了主意!”

奶奶這幾天憂心如焚。這麼長時間了,卡斯佩爾和賽伯爾究竟跑哪兒去了呢?

光是昨天,奶奶就跑到員警分所去了三趟,與警官狄姆莫瑟爾進行了交談。今天她又想到他那兒去碰碰運氣, 但願他已經有了兩個孩子的消息。

“警官先生,有卡斯佩爾和賽伯爾的消息了嗎?”她問。

“遺憾,還沒有。”警官狄姆莫瑟爾說道。他正坐在辦公桌後吃早餐呢。

“還沒有呀?”奶奶邊問邊哭起來。 “沒有,”警官重復道,“太遺憾了。我不能對您說假話。那兩個小傢夥的下落,我們到現在一點有價值的線索都沒有。”

“真的什麼也沒有嗎?” 警官聳了聳肩膀。

“唯一找到的與他倆有關的東西是一輛手推車,瞧,就在那邊角落裏。您認識它嗎?”

“是的,”奶奶抽泣著,“那是卡斯佩爾和賽伯爾前天一大早把它推出去的。這手推車您是在什麼地方找到的?”

“它兩輪朝天,翻倒在森林邊上的水溝裏,是我們把它弄回來,由我們代為保管。”

“眼下怎麼辦呢?”奶奶著急道。 “是啊,怎麼辦呢?”警長嘟噥道。 他皺起眉頭,陷人思索。忽然,他一巴掌拍在辦公桌上,“膨”的一聲,震得早餐餐具一陣亂晃。

“奶奶!”警官大叫道,“我有主意了!知道怎麼做嗎?我們可以通過區公所的辦事人員,發出通告尋找他們! ” “您認為這樣管用?”

“有沒有用得等著瞧,可以斷定的是決不會有害。” 警官狄姆莫瑟爾杷餐具推到一邊,從抽屜裏拿出一張老大的公文紙,又把筆在墨水瓶裏蘸了蘸,就開始寫了起來。

寫完以後警官滿意地瞧了噍,“現在只缺一個署名了。”

搖頭晃腦地欣賞了一番,他正要在下面簽上自己的大名。這時,門“嘭”的一聲被撞開了,警官筆尖的一大滴墨水落到了通告上。他惱怒地抬頭一看,是卡斯佩爾和賽伯爾衝了進來!

“啊呀! ”奶奶大叫了起來。這回她又差一點昏倒,不過是由於太高興了。

“你們好哇!”卡斯佩爾和賽伯爾說道,“是我們回來了!”

奶奶把他倆一把摟在懷裏,又是笑又是哭。 “你們終於回來了,我為你倆擔心得要命噢。真的是你們嗎?我簡直不能相信。警官先生,您不覺得驚奇嗎?”

警官狄姆莫瑟爾從辦公桌子後面站起身來,一臉公事公辦的嚴肅樣子。

“我得說,我受夠了!我白白寫滿了一大張公文紙。你倆不能早一點回來嗎?”

“遺憾的是不能,警官先生。”卡斯佩爾說道,“不過我倆給您帶來了一樣東西,您會為之高興的! “是嗎?”警官狄姆莫瑟爾問道。 “沒錯! ”卡斯佩爾回答,“是大盜霍琛布魯茨! ” “我的天! ”警官驚奇地喊道,“大盜賊?他在哪兒?” “在這兒! ”卡斯佩爾說。 他走到辦公桌子跟前,把鳥籠朝上面一放。

警官狄姆莫瑟爾一看,不由得勃然大怒。 “什麼?”他喊道,“你把我當成什麼人了 ?你以為這樣做我會開心嗎?我可是官員!你愛跟誰惡作劇就去好了,就是別拿我尋開心!誰跟我尋開心,我就送他去坐牢! ”

“冷靜,冷靜,警官先生! ”卡斯佩爾一面說一面轉動魔戒。

“伹願鳥籠裏的小灰雀重新變成大盜賊! ”眨眼間這第三個也是最後一個願望實現了。鳥 籠中小灰雀棲身的地方如今站著大盜霍琛布魯茨。他就這麼站在警官狄姆莫瑟爾的辦公桌上,身穿睡衣腳套短襪, 肩以上的腦袋脖子,全套在鳥籠裏。

“喂!你!”警官狄姆莫瑟爾罵道,“還不快從我的辦公桌上下,你爬到桌子上去幹嗎?你從哪里冒出來的?你究竟是什麼人?”

警官先生,警官先生,”卡斯佩爾說道: “這不就是大盜霍琛布魯茨嗎? 您不是一直想把他逮到手嗎。

警官狄姆莫瑟愈發摸不著頭腦。

“這就是大盜賊?大盜霍琛布魯茨? 他叫道’“簡直是胡鬧,世上哪有穿短襪子亂跑的強盜? ”

“不。奶奶說道,“我認出他來了! 千真萬確就是他,你得把他—–。

就在這時刻,大盜霍琛布魯茨一聲狂野的大喝聲打所了她: “讓開! 別擋道。”

緊接著他從辦公桌上跳了下來,從警官狄姆莫瑟爾身旁跑過,直撲窗戶。他的腦袋撞破了玻璃,伸出窗外尋找逃路。賽伯爾趕緊上前拖住他的兩條腿。卡斯佩爾手疾眼快,“呼啦”一聲放下了鐵百葉窗。“哢嚓”一聲,大盜霍琛布魯茨被夾住了。

他就像一條落到旱地上的魚一樣拼命掙扎。 “賽伯爾,你小心看著,別讓他掙脫了!”卡斯佩爾叫道。他和警官狄姆莫瑟爾一起,急急跑到窗前的庭園中。

霍琛布魯茨的腦袋和上半身懸在窗外,他兩手亂舞, 就像個初學游泳的人一樣。

“救命!我喘不過氣來了!我堅持不住了! ”他痛苦地叫喊道,“我還得在這裏懸多久?”

“這取決於你自己! ”卡斯佩爾說道: “只要你乖乖地不亂動,一切馬上結束! ”

“那好吧。”霍琛布魯茨呼嚕呼嚕地說道,他知道已經掙脫無望了。

他老老實實地讓警官狄姆莫瑟爾用繩子把雙手捆在背後,一聲也沒吭。卡斯佩爾和警官一道把他從窗戶裏拖了出來,這個強盜就像一袋沉重的馬鈴薯一般,”嘭”的一 聲砸在前園的地上。’

“好了! ”警官狄姆莫瑟爾滿意地說,“終於逮著你了。 給我乖乖地走,老老實實去蹲監牢吧! ”

霍琛布魯茨費了好大力氣才從地上站起來。“您能幫我把頭上的鳥籠摘掉嗎?”他問道。

“不成。”警官狄姆莫瑟爾說道,“讓它留著吧!”他“刷”的一聲拔出了明晃晃的警官大馬刀。在他押走大盜賊之前,並沒有忘記以極快的速度向卡斯佩爾和賽伯爾致謝。 ‘

“我會安排好一切的,”警官狄姆莫瑟爾說道,“明天到我們的市長先生那兒去等獎賞。領完獎回來把經過告訴我,自然這也是要記在公事簿上的。

懂了嗎?那好吧,再見。

警官狄姆莫瑟爾牽著被捕的大盜賊在全城轉了三圏,人們紛紛從家裏跑到街上,驚奇地看著這一幕。大家都鬆了一口氣,大盜賊終於落入法網了。

“會把這傢夥怎麼處置? ”人們問道。 “暫時先把他送到消防隊去關起來。””然後呢?”

“送他上法庭受審。”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