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大盜賊Ⅱ-10-紅色蘑菇湯

11.27.2010, 長篇童話故事, by .

強盜洞裏,卡斯佩爾和賽伯爾跪爬著刷地板。剛才霍琛布魯茨去拿肥皂和取水的時候,他們兩個人迅速把計謀透露給了奶奶。

這個時候霍琛布魯茨正愜意地坐在扶手椅上,擺弄著他的胡椒手槍。他壓根兒不知道三人嘀咕了什麼。

“您有絕對把握,這是真正的紅帽菇?”奶奶邊整理蘑菇邊問,“您知道我眼睛近視,出了任何問題我可概不負責。”

“瞎扯! ”霍琛布魯茨答道,“我說這蘑菇沒問題,它就沒問題! ”

“可是,萬一有斷腸菇混在裏面呢?斷腸菇可是出名的極毒的蘑菇,它最容易與紅帽菇相混淆了……”

“快給我住嘴!什麼斷腸菇,全是胡說八道!我聽都沒聽說過。那些都是紅帽菇,我可以保證!您儘管放心好了。”

奶奶在灶台前忙開了。不一會兒強盜洞裏香氣四溢, 霍琛布魯茨聳著鼻子貪婪地嗅著。 “蘑菇湯就快好了吧?”

“馬上就好,”奶奶說道,“再擱點胡椒粉和鹽,放一點兒醋……喏,請用吧!”

奶奶把湯罐端到桌上:“您是不是先嘗嘗?” 霍琛布魯茨把胡椒槍放到一旁。 “等等!”他朝卡斯佩爾和賽伯爾喊道,“我喝湯的時候,你們可以爬到角落裏去喘會兒氣! ”

他坐到餐桌邊,嗅嗅鮮湯,舀起一勺揚正想往嘴裏送, 就聽到賽伯爾壓著嗓門對卡斯佩爾說道:

“想不通會有人這麼瘋狂地愛喝蘑菇湯,要是我,情願發配到霍屯督人的部落裏去(註)也不碰這種湯! ”

“噴! ”霍琛布魯茨大喝一聲,“你在說什麼,賽伯爾!你 不愛喝蘑菇湯?”

“哎呀呀,”賽伯爾趕緊捂住鼻子,“一聞到這味兒,就夠讓我噁心的了。”

霍琛布魯茨用眼角瞟著賽伯爾。 “要是強迫你呢?” “強迫我幹嘛?” “來喝點這湯啊! ”

“別別,千萬別!”賽伯爾大驚失色,“您不要這樣整我!”

(註)霍屯督人,非洲的一個部落,歐洲人認為他們野蠻,不開化。

“不要這樣?”霍琛布魯茨說道。他接下去的行為,卻正中卡斯佩爾的下懷。

“奶奶! ”霍琛布魯茨喊道,“把我的湯,盛一盤子給那小無賴!盛滿一點,懂嗎?”

“可是,您、您不能強求我……”賽伯爾結結巴巴道。 “強求你把盤子裏的湯喝完?”霍琛布魯茨齜著牙惡狠狠地說,“是的,我就是要強求你!凡是我的話,你都得照辦。趕快喝要不就倒大楣!我他媽再說一遍”

奶奶這時也來為可憐的賽伯爾求情。 “這孩子就是喝不得蘑菇湯嘛。” “正因為如此,我偏要他喝! ”霍琛布魯茨說道。 大盜賊沒有絲毫鬆動,賽伯爾只好把盤子裏的蘑菇湯一勺一勺喝個底朝天。其實,他平日喝奶奶做的蘑菇湯真是老鼻子了,今天喝這種湯一點也不難。可是瞧他喝湯的樣子,簡直是難過到了極點。霍琛布魯茨在一旁幸災樂禍, 還不時地說上幾句風涼話:

“喝吧喝吧,使勁喝吧!今天的年輕人別太嬌氣了,尤其是在喝蘑菇湯的時候,呵呵,呵呵呵呵。”

賽伯爾一把盤子裏的湯喝完,霍琛布魯茨就把他從餐桌邊趕開了。

“現在輪到我享用了,祝我胃口好!” 他喝得有滋有味,大夥兒都聽到他不停地舀湯,吧嗒著嘴,咂咂有聲。

卡斯佩爾和賽伯爾苦著臉蜷縮在強盜洞的一個角落裏,好像做了很吃力的工作在那裏恢復元氣。他倆不時偷偷地瞟一眼霍琛布魯茨。他們一直等到他喝光罐子裏的湯並“啪”地一下放下湯勺。對於賽伯爾來說,這是一個信號。他撲通一聲向前倒在地上,發出一陣陣壓抑的呻吟:

“噢喲,噢喲喲’唔呀,唔呀呀……” 霍琛布魯茨向他揮舞拳頭,威脅道: “鬼叫什麼?住嘴!還不給我住嘴! ” 奶奶儘管腳上拖著鐐銬,還是以最快的速度跑到賽伯爾身邊,彎下腰來看著他。賽伯爾痛苦萬狀,縮成一堆,不停地哀號著:

“噢一喲喲,你們倒是救救我呀!快點哪,我受不了啦,唔呀呀……”

卡斯佩爾試圖讓他安靜下來,可是賽伯爾越發大聲哀號,簡直撕心裂肺。

“他到底怎麼啦?”霍琛布魯茨站起身,走到近前問道。 “噢一呀呀呀呀,”賽伯爾號叫道,“我的腸子要斷了,肚子要裂了,我痛死了……”

奶奶猛地抓住自己的頭髮,就好像這一瞬間她明白大禍臨頭了一樣。

“斷腸菇! ”她開始撕扯自己的頭髮,“這肯定是斷腸菇中毒!可憐的賽伯爾!他會肝腸寸斷的!他會肚腹開裂的! 天哪,這可怕的斷腸菇!這裏可沒有醫生哪! ”

霍琛布魯茨臉色蒼白。這是斷腸菇中毒。他感到自己的胃部已經有隱痛。一下子他就覺得極端虛弱,全身都在冒冷汗。

“難道就無法可想了麼?”他問道。 “那倒不,卡斯佩爾說道,“幸好我還懂那麼一點蘑菇中毒的急救法。您手邊有沒有幾根結實點兒的繩子?”

賽伯爾痛得在一旁大叫,就像一頭生了病的牛。奶奶在旁邊哭得好不傷心。霍琛布魯茨發現自己的雙膝在不停地打抖。他跌坐在扶手椅中,用手指指衣櫥旁邊的小櫃子,有氣無力地說:

“那裏面有繩子,要多少有多少。出於工作的需要,我有一些儲備。”

卡斯佩爾看了一眼小櫃子說:“差不多夠了。” 在奶奶的説明下,卡斯佩爾把賽伯爾扶到一張凳子上。然後,拿過一根繩子,邊往賽伯爾身上捆邊好言勸慰: “保持安靜,不許出聲,賽伯爾,現在我們用繩子幫你 把肚子捆綁起來,盡可能地綁結實一點,這樣一來,斷腸菇 就沒法在裏面作怪,把你的肚腸撕裂了。這會兒感覺是不是好點兒啦?”

“嗯,”賽伯爾歎著氣道,“我覺得疼痛減輕一點兒了…… 再捆一根繩子吧,卡斯佩爾!”

霍琛布魯茨發現,卡斯佩爾每給賽伯爾的身上捆一根繩子,賽伯爾就變得安靜一點。這使他又驚奇又有些如釋重負。看到後來,只見賽伯爾平靜如常地坐在凳子上,還聽他活潑潑地說:

“平安無事了,卡斯佩爾!剛才還腹痛如絞,這會兒一陣風似的吹跑了。我相信,我已經過了這一難關了……” 卡斯佩爾拍拍他的肩膀。

‘知道不知道,咱們有福氣!再返六七分鐘,什麼也救不了你了!”

奶奶用手背揩揩臉上的喜淚,抽噎著說:“我無法用言語表達我的喜悅,賽伯爾!你終於脫險了。”

“還有我呢? ”大盜霍琛布魯茨叫道: “這裏就沒有一個人替我想想?”

“替您想想?”卡斯佩爾問道: “我們怎麼會替您著想?” “因為我也喝了毒蘑菇湯!而且喝得不少,你們就看著 我肚皮爆開不成?”

“這樣倒最省事兒了,”卡斯佩爾道,“那就一了百了啦……不過,奶奶您看呢?”

奶奶搖搖頭,和善地,輕聲輕氣地說: “我想,不管怎樣我們還是幫幫他,我們不能不講人道啊。”

卡斯佩爾猶豫了一陣子。

霍琛布魯茨懇求他不要浪費時間,他說他已慼到腸子裏在咕嚕作響了。

“那好吧,”卡斯佩爾終於表了態,“那您得好好謝謝奶奶啦! ”

霍琛布魯茨深深地坐在扶手椅裏,雙手緊緊按住腹部,卡斯佩爾給他綁第一根繩子。

“坐正些,不可出聲!”他說道,“尤其要緊的是雙手不能移開。就是這樣,對,好極了!我相信,馬上就可以解決了。如果捆得太緊,請您吱個聲兒。”

“不會不會! ”霍琛布魯茨喘著氣兒說,“最要緊的是肚皮不能裂開!”

卡斯佩爾把他的手臂連同身體牢牢地捆在一起,還把繩子偷偷地從扶手椅下穿過。他一共用了四根結結實實的繩子捆他。捆得如此之緊,使他幾乎無法呼吸。 “現在您動動手臂看。” “動不了啊。”霍琛布魯茨說道。 “當真動不了嗎? ”卡斯佩爾追根究底道,“如果您使勁兒掙呢?”

霍琛布魯茨閉上雙眼,用足力氣掙扎,兩隻手臂還是動彈不了。

“這樣總對了吧?”大盜賊問道。 “沒錯,”卡斯佩爾說道,“這樣就沒問題了。這套猴子把戲我們也不想耍下去了。”

“跟誰耍什麼猴子把戲?”

卡斯佩爾給奶奶使了一個眼色,奶奶上前解掉賽伯爾身上的繩子,邊解邊說:

“你這個角色演得好哇,賽伯爾!要不是我事先知道這裏面根本沒有什麼斷腸菇,我非給你嚇死不可。”

大盜霍琛布魯茨這才如夢方醒。 “你們大概糊弄我了吧?其實壓根兒就不會爆肚皮吧? 不用綁繩子也不會吧?哇!你們這幾個可惡的騙子!這個無中生有的玩笑來嚇我!你們這些捉狹鬼! ”

卡斯佩爾和賽伯爾箅定,霍琛布魯茨會暴跳如雷,可是他只是發出一陣狂笑:“呵呵,呵呵呵,漂亮,幹得漂亮! 你們三個詭計多端的傢夥,幹得太棒了!不過你們是否知道,你們得乖乖地為我鬆綁?”

“那您就等下輩子吧! ”卡斯佩爾說道。 “別說早了,別說早了!你們有沒有忘記,我把你們腳鐐的鑰匙放在我的背心口袋裏了?鑰匙在哪兒,喏,就在這兒,在我的手按住的地方。呵呵,呵呵呵呵,不給我鬆綁,你們怎麼拿到鑰匙呢?你們倒是給出出主意看看!

那胡椒手槍,卡斯佩爾!這會兒它沒裝藥呢! 它對你毫無用處! 呵呵呵呵…。

卡斯佩爾,賽伯爾和奶奶如同當頭挨了一棍。霍琛布魯茨說的可是實情。真笨,怎麼沒有想到鑰匙呢?可是情急之下怎麼能想得面面俱到呢?

“看到你們懊喪的面孔,我簡直要笑死!”霍琛布魯茨大笑道,“說實話,真要笑死人!”

接著他一改腔調,以一種暴怒的語氣說道: “過來!你們這些可憐的低能兒!還要讓我在這裏等多久?先幫我把繩子解開,往後的事嘛還可以商量商量,快呀他媽的!”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