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大盜賊-10-營救仙女任的承諾

11.23.2010, 長篇童話故事, by .

為了能在黑暗中更好地看清事物,大魔法師彼特羅西烏斯茨瓦克曼戴上了他的夜視眼鏡。然後他匆匆地跑上魔塔平臺,坐上他的魔袍,呼地一聲飛向空中。他眯起眼睛四處瞭望,儘量地飛遠,儘量地仔細搜索,可就是無法找到卡斯佩爾。
這當中月亮已經在高原上空升起。雲杉樹的老根間,仙女草閃爍出銀光,卡斯佩爾已採下一束。此刻茨瓦克曼就無法看見他了,儘管那大魔法師的鼻子上架著夜視眼鏡。

卡斯佩爾把拿著仙女草的右手插進褲子口袋裏,便踏上了歸途。有兩三次,駕著魔袍的茨瓦克曼從他的頭頂飛過。卡斯佩爾嚇得縮了一下脖子彎了一下腰。不過,這一切是多餘的,就算他不縮頭彎腰,茨瓦克曼也不可能發現他。茨瓦克曼飛得夠低的,有時卡斯佩爾都會感覺到他飛行的氣流。

仙女草不但使卡斯佩爾成了隱身人,而且使他健步如飛。仙女草放在口袋裏,他全身的疲勞一掃而光,早晨的陽光剛剛露出來的時候,他已經回到了魔堡。
魔堡的大門是緊鎖著的。卡斯佩爾用仙女草碰了碰門,它就自動打開了。他順利地進了城堡。就在這時,他聽到空中傳來一陣強烈的呼嘯聲,抬頭一看,大魔法師茨瓦克曼這時正好降落在魔塔平臺上。但願他還沒有產生懷疑。
可是兇惡的大魔法師彼特羅西烏斯茨瓦克曼偏偏留意到,剛剛那魔堡的大門打開了又關上了。
“啊呀! ”他髙叫道,“真是活見鬼了,那是怎麼回事!有一個我看不見的人,竟然成功地進入了我的魔堡!這究竟是什麼人呢?他是怎麼做到這一切的呢?”
彼特羅西烏斯茨瓦克曼打了個響指,變來了他的魔杖。
“不管他是誰,”他怒氣衝天地吼道,“我也要找到他, 對他的膽大妄為嚴加懲罰,以煉獄烈火的名義發誓! ”
茨瓦克曼三級臺階作一級,急速地從塔頂順著轉梯下到底層。與此同時卡斯佩爾已經快速地進入了地窖並沿著黑喑的過道向黑水潭跑去。這回他手裏可沒有風燈,但是他手擎著仙女草,也就用不著帶燈了。借助仙女草,卡斯佩爾的眼睛像貓眼那樣能在黑暗中看得清清楚楚。
第一道門——現在是第二道——這會兒第三道…… “我來啦!我採到仙女草啦!告訴我,現在該怎麼做!“

“快把手伸給我,幫我上來!”
卡斯佩爾臥倒在地,把拿著仙女草的右手向黑水潭中的鈴蟾伸去。
“不是這只手,是另一隻! ”鈴蟾呱呱地說,“你先得把我從水中拉上去!”
外面,在地窖的入口處,響起了大魔法師茨瓦克曼憤怒的吼叫聲。他已經發現通往地窖的大門洞開著,覺得這件事大有可疑。他大聲叫駡和詛咒著沿著階梯向下面奔來,要不了一會兒他就會出現在這裏。
“動作再快點兒! ”鈴蟾叫道。
卡斯佩爾用左手拉住了鈴蟾,把它拉到身邊的地板上。此時茨瓦克曼越來越近,他暴跳如雷地咒駡著,震得拱型小屋隆隆作響。
“快! ”鈴蟾叫道,“快用仙女草碰我! ”
卡斯佩爾依命行事。
與此同時兇惡的大魔法師彼特羅西烏斯,茨瓦克曼已經沖進了第三道門,可是他突然目瞪口呆,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
就連卡斯佩爾也嚇了一大跳。那倒不是因為他看到邪惡的大魔法師,而是因為整個地窖突然被耀眼的光芒照亮 了。他被弄得眼花繚亂,不得不閉上眼睛。當他重新睜開眼睛時,猛然發現他的身邊站著一個漂亮的姑娘。
她像太陽一樣光芒四射。她身上的一切,臉龐啦,纖手啦,頭髮啦,金色長裙啦,全都美得無法形容。


假如大魔法 目瞪口呆說不出話來,那麼他離滅亡……..。
‘‘哇!”卡斯佩爾心想,“我可不能長時間盯著她看,否則我的眼睛會瞎的。”
朝別的地方看嗎?朝別的地方看也不可能。卡斯佩爾只能小心謹慎地用一隻眼睛看,另一隻把它閉上。
彼特羅西烏斯茨瓦克曼像被天雷打了似的軟軟地靠在地窖牆壁上。他的臉像石灰一樣蒼白,膝蓋似篩糠一樣哆嗉,額頭上汗如雨下。他想開口說什麼,可就是張不開嘴。他是如此地驚慌失措,以至於手中的魔杖都跌落到地上。

仙女阿瑪麗絲用足尖輕輕一踢,跌落到地上的魔杖滴溜溜滾動起來,“啪嗒”一聲,掉進了深不可測的黑水潭。 直到這時,彼恃羅西鳥斯茨瓦克曼才如夢初醒。 “讓你見鬼去吧! ”他發出了一生中最後一次咒駡。 他猛地跳了過來,企圖一把抓住魔杖。可是已經晚了!他的手撲了個空!他腳下絆了一下,踉踉蹌蹌地直撞過來。在仙女阿瑪麗絲和卡斯佩爾拉住他之前,他已經跌下了深淵。一聲臨終的淒厲的哀號,一陣咕嚕咕嚕的水泡聲, 用來幽閉鈴蟾的黑水潭最終吞沒了兇惡的大魔法師茨瓦克曼。

賽伯爾削了半夜的馬鈴薯。他實在困得要命,可是他沒敢打瞌睡。出於對大魔法師茨瓦克曼的害怕,他的眼皮不敢合上。直到最後一個馬鈴薯削完並全部切成薯絲以後,他才在廚房的凳子上坐下來,身子前傾,趴在桌子邊上

就是在睡夢中他還是在工作。他的面前馬鈴薯堆積如山,削呀削呀,總也削不完。那馬鈴薯堆成的小山不但沒有變矮,反而越來越高,越來越大。到後來大魔法師茨瓦克曼來到了廚房。當他看到可憐的賽伯爾還在削馬鈴薯,就開始破口大駡。吼叫聲和暴跳如雷的聲音是那麼的可怕,直把賽伯爾從凳子上嚇得跌坐到地上,並從睡夢中醒了過來。
坐在廚房地板上的賽伯爾揉揉眼睛,天亮了,已經是早晨了。這時他才搞清楚自己是在做夢。可是,茨瓦克曼的咒駡和暴跳聲是真真切切的呀!這不是做夢,這是真的!聽! 茨瓦克曼的吼聲這時還在魘堡裏回蕩!
那籠子裏的小灰雀也醒了,在那裏飛上飛下,向著賽伯爾嘰嘰喳喳地叫個不休。
“閉上你的鳥嘴! ”賽伯爾命令道。 他跑到廚房門邊倆耳細聽。大魔法師又在發什麼邪 火,值得這樣驚天動地?
可是突然大魔法師悄無聲息了,一段對間外面寂然無聲,可以說一片死寂。接著重新響起了他的聲音,這回特別暴怒,特別恐怖,可是這聲音只持續了很短的時間。 “他這是怎麼啦?”賽伯爾想道。 他轉動門把手,開了門來到過道裏。見不到人,也聽不到動靜。
且住!那是什麼?地窖的臺階上有光亮閃動,還有腳步聲!有人正在朝上走。怎麼回事?那不是大魔法師茨瓦克曼,那是—-卡斯佩爾!
賽伯爾一聲歡呼,張開雙臂朝卡斯佩爾跑去。 “卡斯佩爾!”
他太興奮了,恨不得把卡斯佩爾擠壓成肉餅。 “賽伯爾!”卡斯佩爾喜出望外,“我以為你還在強盜洞裏呢。你在這兒幹什麼?”
“我?”賽伯爾說道,“我削馬鈴薯來著。啊,卡斯佩爾, 你知道我多開心!你說說……”
直到這時,賽伯爾才發現了仙女阿瑪麗絲。她是在卡斯佩爾的身後從地窖的階梯走上來的。賽伯爾見到她,驚訝得眼睛瞪得老大,嘴巴也合不攏。 “那個女郎是誰?”
“那個女郎是位仙女,”卡斯佩爾說道,“仙女阿瑪麗絲。”
“多美妙的名字,簡直和人一樣美。” “真的嗎?”仙女阿瑪麗絲微笑道,“那麼你是誰呢?” 賽伯爾過於驚訝,還沒有緩過勁兒來回答仙女的問題,這時卡斯佩爾說道:
“他嘛,他是我的朋友賽伯爾,世界上最好的朋友!可是他是怎麼到這兒來的,我也不明白。他應該先說說這個事。喂,賽伯爾,快說吧!”
仙女阿瑪麗絲在賽伯爾之前開了腔: “過會兒讓他到外面給你說。現在你們隨我到野外空
地上去。茨瓦克曼死了,他的魔堡也應該不復存在。我要把它…。
“把它怎樣?”卡斯佩爾問。 “你們馬上就會看到的。”
仙女阿瑪麗絲上前來一手牽著卡斯佩爾,一手牽著賽伯爾,她要把這兩位親密的朋友帶到外面去。可是賽伯爾掙開她的手:
“稍等一下,我去拿一樣東西!”

他跑進廚房取來了鳥籠。
“怎麼? ”卡斯佩爾看到賽伯爾手中的鳥籠問道,“一隻小小鳥?”
“沒錯,”賽伯爾微笑著,“一隻小灰雀,可是它並不尋常喔。”
一對好朋友跟著仙女阿瑪麗絲來到魔堡的大門外。仙女阿瑪麗絲讓他倆向後退,一直退到森林的邊上,而她自己卻留在原處。當她看到卡斯佩爾和賽伯爾到達安全地帶以後,才轉過身來面朝魔堡。只見她舉起一隻手,灰色的魔堡霎時間無聲無息地瓦解了。昔日的大魔法師的城堡如今 只剩下斷壁殘垣,掩埋了地底下的黑水潭。

fairy

仙女阿瑪麗絲又讓廢墟四周長上一圈荊棘然後才轉過身,背對著廢墟走了過來。她哪裏是在走,簡直是在飄。
所飄之處,樹木花草都對她鞠躬致意。“我應該好好謝謝你,卡斯佩爾! ”仙女阿瑪麗絲說道, “你對我的恩情,我永遠不會忘記!”
說著,她從手指上褪下一隻細巧的金戒指。: “拿上這個戒指,好好保管它,”她說道;你要知道,這是一個魔戒。它可以滿足你的三個願望。不管是什麼願望, 只要你對它說了,並轉動一下戒指,你的願望就會實現。把手伸過來吧,卡斯佩爾!”
卡斯佩爾讓仙女把戒指戴在他的手指上,並向她致謝,可是阿瑪麗絲卻說,應該致謝的是她。
“我得回仙女國去了,”她繼續說道,“再見了,兩位小夥伴!祝你們生活幸福,回家一路平安! 我衷心祝願你們健康、幸運並充滿勇氣,現在、將來、直到永遠!”
說完這些她就冉冉飄起來了。卡斯佩爾和賽伯爾揮手向她致意。阿瑪麗絲飄行漸遠,她的身影越來越淡,最終氣化了,溶解了,徹底消失不見了。

disapear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