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大盜賊Ⅱ-09-夫人奇特而優秀的獵犬

11.26.2010, 長篇童話故事, by .

過了藻溪橋,卡斯佩爾和賽伯爾就有一種感覺,似乎每向前一步,腿都會重半磅。現在轉回去還來得及,是不是為了給自己壯膽打氣,他倆玩起了 “轉字眼兒”(註)的遊戲。

這是平日裏他們最愛玩的遊戲之一。

這個遊戲玩得越長,想出和說出的駡名越多,他倆的心裏就越是輕鬆。因而,當他們來到老石十字架附近時,兩個人都有些忘乎所以了。 “不許動,站住!”

隨著一聲大喝,霍琛布魯茨手舉起上了膛的胡椒槍, 從老石十字架後的草叢裏跳了出來。這回他是一身強盜裝束,頭戴黑帽子,插著彎彎的野雞翎。

(註) 這是一種文字遊戲,把一些單詞的宇母位置對調,又不更改原話意思,聽起來十分滑稽可笑,要求玩者機智靈活。

“真的就你們倆?”

“您不是看到了嘛。”卡斯佩爾說道。這時賽伯爾急急忙忙插了上來:“三個手指頭!”(註) 霍琛布魯茨一聽就火冒三丈。

“哇! ”他大喊道,“這種時候你還敢尋我的開心! ?該死的小東西,不知好歹的小笨蛋!”

“噢,對不起對不起! ”賽伯爾鬧了個大紅臉,“我想說的是,三個手指頭放在胸前起誓,就我倆來到這裏。” “那還差不多! ”霍琛布魯茨道,“贖金呢?” “錢在這裏頭! ”卡斯佩爾搖搖手裏的鐵皮壺,“555馬 克55芬尼,全是硬幣,一分不少。” “當面點一遍!“

“你不信嗎?我們已經數過五次,要數就再數! ” 賽伯爾摘下頭上的闊邊帽,卡斯佩爾把所有的錢幣叮叮噹噹地倒進帽子裏,然後邊數邊將硬幣扔回鐵壺。霍琛布魯茨目不轉睛地盯著他倆的手,也跟著點數,一直到全部數完。

“好了,”卡斯佩爾說,“現在您該把奶奶交還我們了!” “奶奶?什麼奶奶?”霍琛布魯茨一副摸不著頭腦的樣子,“這是怎麼回事?”

“您曾經對我們許諾過,”卡斯佩爾邊說邊從褲袋裏掏出那封急信,瞧,白紙上寫著紅字呢! ”

(註) 賽伯爾仍然沉浸在“轉字眼兒”的遊戲裏,“三個手指頭”也是一句罵人的話。

你們是說讓我釋放奶奶?霍琛布魯茨從他手裏拿過那封信,“你們還不會領會原意吧?是不是?我有一個字提到‘釋放’嗎?我只是允諾,讓你們‘活著見到奶奶’,如果你們如數帶來贖金……”

“就是!”卡斯佩爾叫道,“我們來了贖金! 一個人說話得算數,哪怕強盜也不能例外! ”

“是嗎?”霍琛布魯茨冷笑起來。他眯縫起左眼,張開胡椒手槍的機頭,說道,“我當然會讓你們和奶奶重逢,不過,是在你們當了俘虜的情況下! ”

事情來得太快。只見他突然舉起手槍大吼道:“轉過身去!手放背後! 動作快!要不要我來幫忙?! ”

卡斯佩爾和賽伯爾大驚失色,只好聽他擺佈。霍琛布魯茨把他倆的手綁在背後,再用一根捆牛犢的繩子把兩人掛上。

“目標正前方,開步走!”

一隻手拎著叮噹當作響的贖金壺,另一隻手拉著梱牛繩,大盜賊牽著卡斯爾和賽伯爾走進了幽深的大森林。

狄姆莫瑟爾警長觀察著老石十字架旁的事態發展,他越看越有氣。當他眼睜睜地看著霍琛布魯茨把卡斯佩爾和賽伯爾捉住帶走的時候,頓時激動起來。

“這條惡棍! ”他大罵道,“這個無賴!這個該遭天打雷劈的傢夥!“

罵著罵著,他猛地一拳擂在桌子上,弄得桌子枕頭上的水晶球也跳了一下。

“哎呀,狄姆莫瑟爾先生!”

施蘿特貝克夫人驚叫一聲,她已經來不及阻止這不幸事件的發生了。眼前的水晶球立即變暗發黑,猶如一股黑煙從深處彌漫開來,圖像模糊不清了。

“這下子可麻煩了! ”施蘿特貝克夫人雙手過頭使勁地拍了一下巴掌,“假如我事先沒有警告過您,那我也無話可說。唉,您這個倒楣蛋,您怎麼可以捶桌子呢?”

“對不起了,”警長狄姆莫瑟爾嘟噥道,“激動起來,誰管得了那麼多?”

施蘿特貝克夫人用一塊黑手帕把水晶球包好,把它從桌上拿開。

“對我本人來說嘛,這事也沒有什麼大不了,”她解釋道,“等上一兩天,這球又可以用了。可是對您呢?您怎麼知道霍琛布魯茨把您的兩個朋友往哪兒帶呢?”

哇,上帝呀,這一點狄姆莫瑟爾先生還沒想過哪。施蘿特貝克夫人能給予幫助嗎?借助占卜術,或者用咖啡渣預測吉凶禍福?

“這些嘛,試一試是可以的,”她說道,“不過我想對您說實話,對這些,我本人也不甚相信。對您來說,一條狗要有用得多,毫無疑問,有用得多。” “一條狗?”

“沒錯,用來追蹤霍琛布魯茨。” 狄姆莫瑟爾警長撓撓後頸子。

“您的建議常常有些道理。怎麼樣,把您的瓦斯蒂借給我用一下好嗎?這樣最節省時間,免得我去找熟人到處打聽……”

“瓦斯蒂?”施蘿特貝克夫人猛吸一口雪茄,“瓦斯蒂嘛,這件事……您不知道……” “它太笨,不能勝任?” “正相反。“ “是不是膽子小?”

“那您就不瞭解瓦斯蒂了。” “噢,懂了,它不會聽我指揮……” 施蘿特貝克夫人擺了擺手。

“您一點也沒有聽懂我的意思,狄姆莫瑟爾先生。

这也難怪,您怎麼會懂呢?作為一條狗,我的好瓦斯蒂只有一個缺陷。來,請跟我來!”

她把狄姆莫瑟爾先生帶向瓦斯蒂的狗棚。瓦斯蒂聽到她的腳步聲就開始嗚咽起來,爪子抓撓棚屋嚓嚓有聲。 “放出狗來您可別嚇著——它不會怎麼伤害您的。”

施蘿特貝克夫人拉開栓子。瓦斯蒂興奮得高聲吠叫著沖了出來,高高躍起撲向她的懷抱。

狄姆莫瑟爾先生連連倒退幾步,手抓著自己的衣領。 “這,這是一條鱷魚嘛! ”他驚呼道。 “壓根兒就不是!”施蘿特貝克夫人糾正他道,“瓦斯蒂只是看上去像鱷魚,實際上它是一條純種的獵獾犬。否則我會白白地替它交養犬稅?您說呢?”

瓦斯蒂脖子的項圏上,果然有一塊狗牌照。

“話雖這麼說,”狄姆莫瑟爾警長說道,“您的這條狗的外表也太使我陌生和意外了。”

施蘿特貝克夫人窘迫地扯了扯肩上的羊毛披巾。 “我不瞞您說,”她說道,“年輕的時候,除了學習千里眼法術外,我也學過一些巫術。我也承認,閒暇時玩玩巫術給我帶來過很大的樂趣,直到有一天,這個可怕的失誤發生了……”

她指指瓦斯蒂,它正臥在她的腳旁,呼哧呼哧地喘著氣呢。看上去它完全懂得,主人在談論有關它的話題。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有一天我忽發奇想,想把它變成一條瑞士種雪山救难犬。也許是無聊,也許是為了打發時光。在那個不幸的日子裏鑄成的大錯,直到今天我都弄不明白它的根由。不管怎麼說,從那以後,我的可憐的瓦斯蒂看上去就是鱷魚的模樣了。而究其根本,它一直是一條乖乖的,優秀的獵獾犬。“

施蘿特貝克夫人的眼睛發潮,還得擤擤鼻子。“您明白了吧,警長先生,為什麼我不讓它在人前露面呢,我的可憐的瓦斯蒂! ”

狄姆莫瑟爾先生終於明白了這個秘密。 “那麼,您就從未試過,把它重新變回來嗎?” “怎麼沒有呢?”施蘿特貝克夫人說道,“我屢試屢敗, 最終只好放棄努力。您會明白,為什麼打那以後,我對巫術完全喪失了興趣。唉,扯這些陳年舊事幹嘛!假如您不介意瓦斯蒂的這副外形,那我同意您帶上它去追蹤大盜霍琛布魯茨。”

霍琛布魯茨牽著繩頭在前面走,後面跟著被捆住雙手的卡斯佩爾和賽伯爾。兩個小傢夥垂頭喪氣,連肚子都氣得生痛。要是狄姆莫瑟爾警長丟下他們不管,那麼前景就十分不妙了,這一點他倆心中有數。

“喂,你們兩隻跛鴨!看上去情緒不佳嘛!要不要你們的霍琛布魯茨好大叔給你們吹一曲解解悶啊?”

大盜賊吹起了他最喜愛的“綠林當強盜,快活樂逍遙”的曲調,一面吹一面晃動錢罐子打拍子。

“這曲子不賴吧?是不是?我真不懂,你倆為什麼不跟著吹啊!你們兩個小老頭,呵呵,呵呵呵呵”

走著走著,他忽然發現小路旁的大樹下長著一窩紅帽菇,至少有一打以上,長得真水靈,如同畫上畫的那麼漂亮,那麼鮮活。

“好傢夥!“他叫道,“停住停住快停住別稀裏糊塗把我的好蘑菇給踩爛了!採回去可以做一份美滋滋的蘑菇湯呢! ”

霍琛布魯茨先把卡斯佩爾和賽伯爾結結實實地捆在附近的一棵樹上,然後他從腰帶上的七把匕首中拔出一把,割下那些紅帽菇,把菇柄上的松針和泥巴剔除乾淨,從褲袋裏掏出一塊老大的方格子大手帕,裝上紅帽菇,把它繫在腰間。

“好了好了!”他叫道,“現在趕快回府! 紅帽菇湯,這可是我平生最愛的美味!比油煎香腸外加熬酸菜還帶勁兒。 你們倆別指望我會給你們嘗鮮!半勺也不會給你們!我的紅帽菇湯,我得一個人把它喝光! ”

“別這麼小氣嘛。”卡斯佩爾在一旁說道。 這時,卡斯佩爾的腦海裏閃過一個主意,一個十四天來最為絕妙的主意。

“您懂不懂蘑菇噢?”他問道,“您有把握,這一堆蘑菇中就沒有毒菇?”

“毒菇?”霍琛布魯茨點點自個兒的腦袋,“你把我看成一個大傻瓜,是不是?這是地地道道的紅帽菇,和書上畫的一模一樣,絕不會有錯的,現在往前走,咱們快回去!”

自從採了紅帽菇以後,霍琛布魯茨顯得越發得意,跑調的口哨吹得更響,錢罐子也晃得叮叮噹噹,這樣一來,卡斯佩爾和賽伯爾正好悄悄地商量他們的計謀。

倘若還有一丁點兒的好運氣,那麼眼前的這蘑菇湯倒可以用來做文章。近一段時間來總是運氣不佳,是不是現在到了轉運的時候了呢?那樣他們……

因而,當霍琛布魯茨帶他們去見奶奶的時候,他們做出一副歡天喜地的模樣。奶奶一見,還以為他倆是來接她回去的呢。

“你們終於來啦! ”奶奶激動得眼淚都出來了,“我就知道你倆會到這裏來接我的,你們兩個好孩子!知道嗎,把我腳上的這銬子解掉我會多開心!它把我的皮肉和骨頭都要磨破了!”

奶奶的左腳套在腳鐐裏,腳鐐與一根長鐵鏈相連,鏈子的另一端拴在牆上的鐵環上。這樣,她可以在強盜洞裏給霍琛布魯茨幹活,而無法逃走。

“我得讓您失望了,奶奶! ”霍琛布魯茨說道,“卡斯佩爾和賽伯爾不是來帶您回家的。他們得留在這裏!至少眼下得呆在這裏,直到我考慮好怎麼處置他們為止!第一步嘛也得把他倆鎖上鐵鐐,讓他倆先給我擦洗地板! ”

說著他拿來了兩根鐵鏈,一根用來把卡斯佩爾鎖在牆上的鐵環上,另一根留給賽伯爾。賽伯爾跟它可是老相識了,三個星期前,他就曾領教過它的滋味。 “衷心希望腳鐐足夠牢靠。”

霍琛布魯茨鎖好腳鐐,把鑰匙放進馬甲的胸袋裏,不懷好意地笑著。

“留神!別把鐵鏈糾纏在一起!現在我去打水拿刷子來。要把地板擦洗得像新尿片一樣乾淨,否則有你們好瞧的!”

奶奶又驚恐又失望,呆呆地坐在一張凳子上。霍琛布魯茨上前踹她一腳,罵道:

“你發什麼呆?還是識像點,趕緊拿紅帽菇給我做一份蘑菇湯!放上火腿肉和蔥頭,懂嗎?再加一些黃油麵糊,這樣最對我的胃口!”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