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大盜賊Ⅲ-08-在高原上所發生的事情

11.30.2010, 長篇童話故事, by .

當卡斯佩爾和賽伯爾汗流浹背、精疲力竭地來到髙原上的時候,太陽已經下山了。遠遠地看到有—個人坐在歐石南草叢中’背靠著一塊大石頭。夕陽的餘輝映襯著他的剪影:頭戴一頂闊邊強盜帽,帽上一根長長的野雞翎。 “霍琛布魯茨先生!”

卡斯佩爾和賽伯爾從自行車上跳下來’不顧一切地朝他跑去。

您為什麼要走呢,霍琛布魯茨先生!現在事情都水落石出了,您不打算回去嗎?

霍琛布魯茨揉揉下巴,鬍子渣兒一陣沙沙響。

難道你們沒有見到我在馬鈴薯地窖的牆上寫的那段話嗎?”

“您在說什麼呀”卡斯佩爾道廣水晶球事件巳經澄清了,您現在用不著擔驚受怕了,連員警也不用怕! ”

“汪、汪汪”瓦斯蒂在一旁發言了,它似乎想證實卡斯佩爾的話。

霍琛布魯茨把帽子推到後腦勺。 “我知道你倆對我好。可是其他的人呢?在這個地區發生的一切糟糕事兒,他們全都往我身上推,事情遠不到此為止你們能為我設想一下我的前景嗎?我說的可是實話。人總得有個職業才能謀生,不是嗎?”

卡斯佩爾和賽伯爾承諾,他倆將認真考慮這個問題。“我們總會想到辦法的,霍琛布魯茨先生!”霍琛布魯茨苦笑了一下。

“你倆也曾許諾過施蘿特貝克夫人,可是瓦斯蒂直到現在仍然是條鱷魚。”

兩個小朋友一下子無以回答。

“一切都需要時間。”卡斯佩爾說道,“藥草治療有可能取得成功。”

這時田野幽暗,月亮升了起來,一輪金黃色的,胖胖乎乎的、圓滾滾的九月的大月亮!

卡斯佩爾回想起夢中見到仙女阿瑪麗絲的事,並講給大家聽。霍琛布魯茨、賽伯爾和瓦斯蒂一聲不響地聽著。當夢境快要敍述完的時候,賽伯爾一把抓住他的胳膊。

“我倒弄不明白了,”他叫道,“那仙女阿瑪麗絲不是指仙草又是指什麼?!”

“天哪?”卡斯佩爾說,“我怎麼會一時蠢到這個地步, 連這個都沒想到不想碰碰運氣嗎,瓦斯蒂”

那鱷魚狗一下掙脫繩索,大聲吠叫著沖向黑水湖旁的老雲杉。

雲杉樹下仙女草正在閃爍著銀光呢。它一頭衝向仙女草叢中――這一瞬間老雲杉樹從下到上通明透亮,光焰熠熠。

們看吧!你們看哪!”

只不過是眨眼之間,仙女草顯靈了。光焰消失,四周重新幽喑。

施蘿特貝克家的瓦斯蒂長期來一直是鱷魚模樣,如今又變為一條小小的、快活的長毛獵獾犬!搖著尾巴,晃著大耳朵跑了回來。

“汪汪汪汪,大夥兒驚奇地發現,它的口鼻部在黑夜中泛出銀白色,就像抹了銀粉似的。

這也許是碰仙女草的時間稍長的緣故。

“現在您有何話說,霍琛布魯茨先生?”卡斯佩爾問。

什麼可說的呢! 霍琛布魯茨撫摸著瓦斯蒂的背,然後他從草叢中站起來,緊緊腰帶。

“你們知道嗎”他一手摟著卡斯佩爾的肩,另―手摟著賽伯爾的肩說“如果你們認定我不要去美洲,留在這裏為好,那我就不去美洲了! 不過,請你們無論如何給我考慮一個職業,以免我有一天被逼無奈又重回綠林。

瓦斯蒂代替卡佩爾和賽伯爾作了回答。它撓撓霍琛布魯茨的小腿肚,吠叫著:“汪!汪!”

在獵獾犬的語言中,這就是它與小主人們一條心,願意為他們赴湯蹈火的意思。

將近午夜,卡斯佩爾和賽伯爾帶瓦斯蒂回到家。霍琛布魯茨還是喜歡回強盜洞去睡大覺。在洞裏他可以打呼嚕,愛打多響打多響,不會讓奶奶半夜起來使用纈草滴劑。

自行車也讓霍琛布魯茨騎走了。他打算在經過員警分所時,把車子放到那兒。

奶奶坐在窗戶旁織毛襪子,織著織著竟睡著了。卡斯佩爾和賽伯爾一敲窗子,把她驚得跳了起來。

“你們想搞什麼名堂? ”她道,“從中午起,我做好了蘋果卷等你們,一直就不見你們的影子! ” 她用手帕擦擦額頭和太陽穴: “還有,那是什麼?從哪兒弄來—條陌生的獵獾犬?”“嗨!奶奶! ”卡斯佩爾說道廣你不知: “這是施蘿特貝 克家的瓦斯蒂呀!”

“誰?瓦斯蒂?”奶奶驚異地問。”沒錯!你感到奇怪吧。”

卡斯佩爾和賽伯爾把高原上的一幕敍述給奶奶聽,聽著聽著,奶奶臉上的嚴厲表情明顯緩和了。她端來了蘋果卷。

“可惜冷了,不過我可以斷定、味道還是不錯的。” 兩個小傢夥埋頭大嚼蘋果卷的當兒,奶奶輕輕地抓撓著瓦斯蒂的頭和大耳朵。

這時掛鐘當當地敲響了。

“天哪!”奶奶叫道,“午夜了! 不得了了,趕快收拾上床睡覺!,,

瓦斯蒂就在卡斯佩爾和賽伯爾的臥室裏過夜。一條疊了四層的羽絨被做它的軟床。它像一條旱獺一樣,呼呼熟睡。它的銀白色的吻部在臥室裏閃著柔和的光。卡斯佩爾和賽伯爾在天亮之前偶然醒來,還以為是月光照亮了房間哩。

他們一直睡到上午近十時才起床。 用完早餐,兩個小傢夥準備去施蘿特貝克夫人家。“好生照顧瓦斯蒂,把它毫髮無損地帶給她”奶奶叮囑道。所以,他倆特地把瓦斯蒂裝在奶奶的旅行袋裏。 施蘿特貝克夫人為他們打開園子的門。 “是你倆呀”她說道,“我正在等狄姆莫瑟爾先生呢。我把瓦斯蒂借給他,說好最遲今天中午還給我。來吧,請進客廳吧! ”

兩個小傢夥跟施蘿特貝克夫人聊起天氣等等諸如此類的話題。然後,卡斯佩爾不經意地問她,倘若有一天她發現瓦斯蒂真的變回來,成了獵獾犬,她會怎麼做。

“那我會隨即舉辦一個盛大的慶祝宴會。”施蘿特貝克夫人說道。

“那好哇,”賽伯爾說’ “說話得算數。現在請您朝別處看,只消一會兒。”“幹嘛?”

“因為我們給您帶來一樣東西。毫髮無損,您知道嗎?” 施蘿特貝克夫人將臉轉向牆壁,卡斯佩爾和賽伯爾打開了奶奶的旅行袋。

“汪! ”瓦斯蒂吠了一聲,從袋裏跳了出來。 “現在,您可以轉過臉來看了! ” 施蘿特貝克夫人兩腿直晃,不得不撐著靠背椅。由於喜悅和意外,她哭了起來。

“瓦斯蒂! ”她抽抽噎噎道,“我的乖乖狗!過來,到女主人身邊來呀我的小小獵獾大,過來讓我看看你。’,

施蘿特貝克夫人把瓦斯蒂摟在懷裏,一會兒笑,一會兒哭,接著又抱著它跳起舞來。從客廳跳到廚房,從廚房轉到過道,跳遍了整個屋子。卡斯佩爾和賽伯爾由她跳了一陣子,然後問道:

“宴會的事兒呢?” “今天下午!”施蘿特貝克夫人叫道,“所有的人都邀請:奶奶,你倆,還有狄姆莫瑟爾先生”

“也請霍琛布魯茨先生嗎?賽伯爾問道。 施蘿特貝克夫人就像晃繈褓裏的嬰兒那樣,晃著瓦斯蒂”

“既然你們說了,好吧,也請霍琛布魯茨先生! ”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