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大盜賊Ⅱ-08-施蘿特貝克夫人

11.26.2010, 長篇童話故事, by .

貝克夫人住在森林旁邊一所年久失修、破敗不堪的房子裏,整個房子都被高高的荊棘所包圍。房子院子的大門上掛著一塊牌子,上面寫著:

離這塊招牌一巴掌寬,下麵還釘著一塊紅色邊框的警 告牌,上寫著:

寡婦鮑爾蒂恩庫娜‧施蘿特貝克

國家考試合格之千里眼

紙牌算命‧圓夢‧看手相

用咖啡渣預言吉凶禍福

召魂術隨處可見靈驗

諸如此類各項業務

每天開業,均需預約

離這塊招牌一巴掌寬,下面還釘著一塊紅色邊框的警告牌,上面寫著:

小心有狗

被咬者勿謂言之不預

狄姆莫瑟爾警長拉拉院門旁邊的門鈴,刹那間裏面傳來暴怒粗野的狗吠聲。警長吃了一驚,情不自禁地往後縮了一下,手按住佩刀柄。

就在他等施蘿特貝克夫人應聲的當兒,他想起這樁咄咄怪事一整個鎮子上除了這個寡婦,沒有一個人不讓自己的狗露面的。她卻把狗一年到頭關在一個類似羊圏的棚屋裏,天黑以後才讓它在園子裏跑動。不過,只要她自個兒認為合適,盡可以一直這樣做下去,關鍵是,只要她交納養犬稅——當然,在這方面她是無可指責的。

狄姆莫瑟爾警長有意等了一陣子,然後他才第二次,第三次拉響門鈴。這施蘿特貝克夫人在家嗎? “我是不是傍晚再來找她呢……” 警長正想轉身離開,聽到裏面嘎吱作響的開門聲,施蘿特貝克夫人腳步拖遝,朝著院門走來。

施蘿特貝克夫人渾身各處滾瓜溜圓,這也包括她的臉蛋,她的六道皺折的下巴頦和左右下垂的面頰肉。雖然這時已快下午四點了,她還穿著一件繡花的晨服。她滿頭卷著髪卷,腳下穿著一雙破舊的氊子拖鞋。她每走一步都氣喘吁吁,活像一台超負荷運轉的蒸汽機。

“啊,原來是您哪,警長先生!”她的聲音深沉而空洞, 不像發自喉嚨,倒像來自排煙管。“您找我有何貴幹?” “我想跟您敍談敍談,施蘿特貝克夫人。我可以進來嗎?”

“歡迎,請進吧!”

就在他倆經過荒蕪的園子的當兒,那條狗又不識相地狂吠起來。

“你能安靜一會兒嗎,瓦斯蒂!”施蘿特貝克夫人面色窘迫地瞥了一眼警長狄姆莫瑟爾,“您得包涵包涵,警長先生!只要有一點響動,瓦斯蒂都會有所反應。”

施蘿特貝克夫人的客廳半明半暗,一派神秘氣氛。她從早到晚總是放下窗簾的—按照她們這一行的規矩,躲在暗處方能看得遠。 “請坐,警長先生!”

施蘿特貝克夫人點亮了桌子中央的一根蠟燭。這張桌面上滿是各式各樣稀奇古怪的圖案。有大小不一、形狀各異的星星圖,有四方形和十字形圖,有數字、有圓圈,還有一種狄姆莫瑟爾先生不認識的外文字母。

“來支雪茄嗎?”

她把一個扁扁的盒子推到警長面前。 “謝謝!公務時間從不抽煙。” “如果我來一支,您不會介意吧?”

說著,她從盒子裏拿出一支粗大的黑雪茄,用鼻子嗅了嗅,咬去尖頭,點上就開始吞雲吐霧起來。 “您是有話要跟我談囉?” “是這樣。”

狄姆莫瑟爾警長正要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告訴她,可是施蘿特貝克夫人卻一下子打斷了他。

“無須開口,我的妙人兒,您只管往這裏看! ”她把一隻單眼鏡夾到右眼下,用手指點一點它的下端說:

“你若開口,還要我來洞察您的思想何用?不過,請別眨眼睛”

狄姆莫瑟爾先生聽施蘿特貝克夫人說什麼看穿大腦之類的話心裏很不舒服,不過他還是乖乖地聽話。所幸的 是這一套很快就過去了。

“現在我已知道癥結之所在了,”施蘿特貝克夫人說 道,“不過沒關係,我會給你消災解憂!明早八點半您再到我這裏來。為了您,我會破例把鬧鐘撥到八點一刻。” “您是說……”

施蘿特貝克夫人吐出一個濃濃的煙圈,點頭說道: “我們來使用水晶球。通過水晶球,從這裏就能觀察到您的朋友們的每一個舉動,而霍琛布魯茨卻毫無覺察。不過我得請您原涼,我要給瓦斯蒂送早餐去了。您聽,它在抱怨呢,叫得多悲傷,我可憐的狗丨”

第二天早晨八點鐘,卡斯佩爾和賽伯爾就動身了。他倆隨身帶了一隻鐵皮壺。看到這種裝束,誰都會以為他們是到林子裏採黑莓子去的。其實,壺裏裝的是贖金。他倆數了五遍,一直精確到每分每厘絲毫不差為止。狄姆莫瑟爾警長送他倆到最近的一個街道轉角處。

“你們倆好自為之——不過放心,一旦出了岔子,我會及時解救你們! ”

“不會的。”卡斯佩爾說道。

他倆與警長分道而行。兩個好朋友的目的地是森林裏一個破舊的石制十字架,人稱“老石十字架”的地方。狄姆莫瑟爾先生呢,還是到施蘿特貝克寡婦家去。這回他又是拉了好幾道門鈴,又聽到瓦斯蒂在裏面狂吠不止。施蘿特貝克夫人會不會睡過頭了呢?

好不容易她過來開院門了。瞧她,光腳穿著拖鞋,頭戴一頂皺巴巴的睡帽,睡衣上披著一條長絨披巾。 “進來吧,一切都已準備妥當啦。”幽喑的客廳裏,桌上的蠟燭巳經煌煌點燃。旁邊的一個黑色天鵝絨枕頭上安放著一個椰子般大小的天然水晶球,球體正閃爍著星星點點的藍光。

“千萬別碰,”施蘿特貝克夫人警告道,“稍稍一點震動,它就會變渾濁,而且一連幾個小時甚至幾天都不能恢復。

“這東西有什麼妙用?”警長狄姆莫瑟爾問道。 “借助它,您能看到方圓十三哩之內任何一個地點發生的事情,但有一個前提,必須是發生在露天下的事情。”施蘿特貝克夫人坐到桌前,小心翼翼地抓住枕頭的兩只角,問道: “您估計一下卡斯佩爾和賽伯爾現在在什麼地方?” 狄姆莫瑟爾先生瞥了一眼懷錶。 “九點差十分……唔,他倆該到藻溪橋附近了吧。” “行了,有這句話就夠了我們馬上就可以找到他們。”

施蘿特貝克夫人用尖尖的手指反復轉動枕頭及上面的水晶球。

“掃描需要的時間最長,”她解釋道,“不過一旦發現了目標,接下去就順當了……瞧,我怎麼說來著,我們已經找到藻溪橋了,如果我沒搞錯,那林子後面,卡斯佩爾和賽伯爾已經露面了”

“真的嗎?”狄姆莫瑟爾先生問道。

施蘿特貝克夫人點點頭,伸手拉住警長的衣袖說道: “過來,坐到我的位置上來。從現在起,最好您自個兒觀察他倆的行動。不過千萬別碰桌子,一碰就玩完了!” 警長狄姆莫瑟爾如履薄冰,有生以來他還不曾像這問 如此小心翼翼地靠近一張桌子。

“好極了!”施蘿特貝克夫人贊許道,“你盯住水晶球看,對,現在您看見了什麼?”

剛開始,狄姆莫瑟爾先生只看到球內藍光閃爍,不過慢慢地就呈現出圖像,而且越來越清晰沒錯,現在他已能認出卡斯佩爾和賽伯爾了,他倆正走過藻溪橋呢。還可以聽到他倆的腳步聲,如果豎起耳朵來聽,甚至可以聽到他倆在說話!

“怎麼樣?現在感覺如何,我的好人兒?”施蘿特貝克夫人問道,“我沒有誇海口吧?” 狄姆莫瑟爾先生非常興奮。

“這、這太了不起了!”他喊道,“霍琛布魯茨那惡棍要是知道卡斯佩爾和賽伯爾在警方的監護之下,不氣得七竅生煙才怪! ”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