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大盜賊Ⅲ-07-在生死關頭當中及時援助

11.29.2010, 長篇童話故事, by .

卡斯佩爾和賽伯爾把牆上的文字讀了一遍,又讀第二遍,讀過三遍以後,他們確信,那是霍琛布魯茨親手劃寫上去的。

真是好心沒得到好報!

“這人是怎麼想的?”賽伯爾問道,“我們不是向他許下諾言,要幫他解決問題的嗎?”

“他不可能走遠。”卡斯佩爾說道,“我們得把他找回來,讓他恢復理智!現在一分鐘也不能耽擱!”

他們從階梯上飛跑上去,在家門口差點把正要進屋的奶奶和施蘿特貝克夫人撞翻。

“又是這樣風風火火的,你們能不能小心點兒” 卡斯佩爾沒有時間停下來給她們細細解釋。 “霍琛布魯茨!”他喊道,“他想去美洲找金礦!” 奶奶和施蘿特貝克夫人搖著頭,目送他倆的背影。

“什麼時候才能聰明懂事呢,這兩個孩子!真被他們磨死了,您說呢,施蘿特貝克夫人?”

卡斯佩爾和賽伯爾該去何方呢?從城裏到城外共有三條大道,向南、向北,向東各一條!鄉間小道起碼有十來條! “讓我們數鈕扣單雙來決定走哪條路吧。”賽伯爾說道,“反正又不能靠鼻子嗅出他的去向。”

“鼻子嗅?這才是好主意! ”卡斯佩爾說,“我們應該先到森林裏去找狄姆莫瑟爾和瓦斯蒂!有了瓦斯蒂,你再瞧瞧,它會多快幫我們找到霍琛布魯茨的蹤跡!”

要到林子裏去,必先經過半個城鎮。在他們經過員警分所時,發現狄姆莫瑟爾先生的自行車停在入口處。

“好傢夥! ”卡斯佩爾說道,“這車子對我們來說簡直是從天而降,有了它我們可以節省不少時間! ” 可是車子是被綁在停車架上的。 一不做二不休!身上帶著小刀子是幹什麼用的? 哢嚓哢嚓,卡斯佩爾三兩下就割斷了綁車的繩子。這會兒,他們就像狩獵人策馬馳騁一般,騎著自行車飛快行進。卡斯佩爾蹬車,後架上坐著賽伯爾。 “小心,別從後架上掉下來!”

他們在林間小路上來回穿行。卡斯佩爾大拇指不停地按車鈴,手指都按痛了。兩個人扯著喉嚨大喊:

“狄姆莫瑟爾先生狄姆莫瑟爾先生!請過來!請過來!,’

可是,狄姆莫瑟爾先生能夠聽見他們的呼喊嗎?

叫喊過度,他們的嗓子漸漸嘶啞了。就在這時,他們聽見有一條狗在叫,“汪、汪汪”的吠聲正從林間傳來。“肯定是瓦斯蒂!”

卡斯佩爾撮起兩個手指吹起了口哨,賽伯爾奮力大叫:“這兒來瓦斯蒂!到我們身邊來! ”

狗吠聲很快越來越近。不久又聽到林間樹枝的折斷聲和路旁灌木叢的簌簌聲,瓦斯蒂從樹叢裏竄了出來。

它喘著粗氣,朝卡斯佩爾和賽伯爾撲來,奔到面前 它發出一陣悲鳴。

“你怎麼啦?”卡斯佩爾問。 “汪、汪汪汪!”瓦斯蒂嗚咽著,“汪汪、汪! ” 它夾著尾巴,朝來的方向爬幾步,然後又轉身爬回來,重新發出悲鳴聲。

如此重複了好幾次。

卡斯佩爾和賽伯爾一開始弄不懂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後來他們發現了一樁險些被忽略的事。 那條牽狗索!

瓦斯蒂是拖著狗索在林間爬行的。 卡斯佩爾心中有數了。

“你把狄姆莫瑟爾先生丟哪兒啦?他是不是遇到什麼不幸啦?”

“汪、汪汪”瓦斯蒂似乎在用吠聲回答他的問題,“汪 汪、汪! ”

兩個小傢夥把自行車推到附近的榛樹叢後面放好。卡斯佩爾牽著狗索,由瓦斯蒂拉著他向林子裏飛奔。他們從強盜洞旁跑過,越過樹樁和岩石,一直跑向大沼澤邊緣。 果然,那狄姆莫瑟爾正站在泥淖裏大喊救命呢。他憑空揮舞著雙臂,帽盔滑落到耳後,由於極度恐懼,臉漲得血紅。

“喂! ”卡斯佩爾大喊,“您怎麼了?” “你們沒有看到我陷進臭泥坑了嗎?快幫我上來,否則 我就會全部陷下去!”

看來,在追蹤霍琛布魯茨的過程中,瓦斯蒂跟上了他們昨天留下的蹤跡。

對這個,卡斯佩爾和賽伯爾心裏明白得很。可是這位狄姆莫瑟爾先生呢?

也許,在狂熱中他走錯了路。其實只消邁錯半步,就足以使他身陷泥潭。

“請您稍等一下我們儘快趕來! ” 兩個小傢夥小心翼翼地進人沼澤地帶。這時可不能瞎 忙乎,每走一步,心都得提到嗓子眼。

“快點呀!快點”狄姆莫瑟爾先生叫道,“你們的動作不快一點,我就要遭滅頂之災了!那樣的話,誰來捉強盜, 還有,施蘿特貝克夫人怎麼才能找回被偷走的水晶球呢?” “那您就不必操心了”卡斯佩爾說道,“施蘿特貝克夫人的水晶球,我們早就找到了!根本不是霍琛布魯茨偷的,而是瓦斯蒂弄走的。”

狄姆莫瑟爾先生揪心的根本不是這些。他的小腿肚已經陷入泥沼——他感到每一秒鐘他都在往下沉。

“你們是不是想看著泥淖把我吞沒?快幫我上岸你們兩個快幫幫我! ”

可卡斯佩爾仿佛沒聽見。 “一樁一樁來,首先說清霍琛布魯茨的事兒! ” “沒有時間說啦?我求求你們啦!“ “偏不忙!”卡斯佩爾答道,“霍琛布魯茨根本沒有偷竊那個水晶球。這事現已清楚了。您給我一句話:是否能從現在起,讓他得到安寧? ”

“我以莊嚴的、官方的、本地員警當局的名義作出保證!如果你們現在把我拖出泥潭的話。” “一言為定! ”卡斯佩爾說。

他抓住狄姆莫瑟爾的兩隻手腕。賽伯爾的兩手手指勾牢卡斯佩爾的腰帶。瓦斯蒂也不閑著,用嘴咬著賽伯爾的背帶。

“一二三,往後拉呀!”

把狄姆莫瑟爾從泥淖里拉上來,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不過,經過努力,最終還是大功告成,只是分隊長的高統靴長襪子統統留在沼澤裏了。

“光著腳活著比穿著鞋襪去死要強。”卡斯佩爾道。 狄姆莫瑟爾先生用衣袖擦去額上的冷汗。 “我感謝你們,這是生死關頭的援手!

卡斯佩爾和賽伯爾把他拉到沼澤邊上安全地帶。

“您這會兒先回家,狄姆莫瑟爾先生去弄點熱水泡泡腳——可別著涼感冒了。” “你倆呢?”

“我倆和瓦斯蒂來解決其他問題。運氣好的話,相信再不會出什麼岔子!”

“汪!汪!”瓦斯蒂應聲道。

這在狗語裏的意思就是“放一百個心吧,員警分隊長先生! ”

他倆把狄姆莫瑟爾先生留在林子裏,往回跑到放自行車的小道邊,騎上車就走。賽伯爾仍然坐在後架上,懷裏抱著瓦斯蒂。一上路,就以最快的速度蹬車前進。

在奶奶的園子後門旁,他們把瓦斯蒂放到地上。卡斯爾把牽狗索的另一端緊繞在自已的左手腕上。

“尋找霍霍琛布魯茨,瓦斯蒂,尋找霍琛布魯茨!”

這鱷魚狗用不著別人多說,它東嗅嗅,西聞聞,馬上就發出了短促而尖銳的吠聲。“汪,汪”邊叫邊往前竄,卡斯佩爾得使勁蹬車,才能跟上它的腳步。

一開始,他們是順著往北的公路前進。雖然他們知道,美洲是在西方。不過,瓦斯蒂很快轉上了一條鄉間小路。卡斯佩爾累得精疲力竭,差點兒從車上摔下來。“換我騎吧!”賽伯爾請求道。

打這時候起,每騎一段小路,兩個人就互換一次。

而瓦斯蒂卻頭腦清醒、精力充沛。它的四條短腿如同穿上了七哩靴(註1)似的,邁得飛快。

他們穿過森林,越過田野,一會兒上山,一會兒下坡,一會兒又行進在平地。忽然,他們發現來到了一個似曾相識的地方。

“你瞧!”卡斯佩爾叫道。

他指的是圍繞著一堆斷垣殘壁、碎磚爛瓦的荊棘。這是大魔法師彼特羅西烏斯“茨瓦克曼的魔堡廢墟”。

看到眼前情景仍然使他們不寒而慄。

“還記得嗎,當初我們得為他削多少馬鈴薯?”賽伯爾說道,“如今他壽終正寢了,萬惡的大魔法師茨瓦克曼!”瓦斯蒂又轉上了前往高原的路。

對於卡斯佩爾來說這是多麼意外啊。不知道那棵老雲杉如今還孤零零地長在黑水湖畔否? 想當初,他曾在樹下坐待月亮的升起。

你簡直想像不出,賽伯爾,當仙女草在雲杉樹下閃閃發光的時候,我是多麼興奮!那銀光閃閃的嫩莖,那銀光閃閃的柔軟的葉子……”

卡斯佩爾迷醉了。

“只要一小束這樣的草,就足以讓仙女阿瑪麗絲從魔法下解脫出來,擺脫了七年的水牢之災。忘記告訴你了賽伯爾!昨天她還在我夢中出現來著,你知道她怎麼對我說?”

“小心!”賽伯爾驚叫道,“快撞到樹上了! ” 卡斯佩爾急忙轉過方向。

“差點兒吧!”賽伯爾說道,“別老去想昨夜的夢,還是注意點兒眼前的路! ”

註:德國民間傳說中的一種靴子,穿上它一步能邁七哩。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