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大盜賊-07-深夜歷險記

11.23.2010, 長篇童話故事, by .

這一天剩下的時間,卡斯佩爾是在大魔法師茨瓦克曼的縻堡廚房裏度過的。他得不停地削馬鈴薯。因惡的大魔法師嫌他削出的馬鈴薯還是不夠吃。這一天中午,大魔法師喝掉了七盆馬鈴薯糊糊。晚飯時,他蘸著大蔥醬吞下了 78個馬鈴薯糊子。從現在起他無須自己動手削馬鈴薯了, 所以這天晚上他心情特別舒暢,這也是不足為怪的。

終於他停下吃喝,從餐桌上抬起頭來,笑眯眯地拍了拍卡斯佩爾的肩膀,說道:

“今天就到此為止吧。現在我帶你去看睡覺的地方。跟我來,賽伯爾!”

卡斯佩爾跟在大魔法師茨瓦克曼後面經過長廊來到一個小房間。房間裏只有一張光溜溜的空床和一張洗濯用的桌子。

“這就是你的房間,賽伯爾,你就在這裏過夜。”

“就在這裏!睡在光溜溜的床板上?”卡斯佩爾問道。 “著什麼急?”彼特羅西烏斯‘茨瓦克曼說道。 他打了一下響指,卡斯佩爾眼睛眨也沒眨一下,忽然看見空空的鐵床上不知從哪里飛來了一張厚厚的草褥子。接著,茨瓦克曼又打了第二下、第三下和第四下響指, 草褥了上出現了亞麻布床單,鴨絨被和枕頭。

“夠了夠了,”大魔法師茨瓦克曼說道,“我上床休息了,晚安,賽伯爾!”

“晚安!大魔法師彼特羅拉稀烏斯塔克茨曼先生! ” 茨瓦克曼不理會他,自管去睡覺。他的寢室在魔堡尖塔的第六層上。而卡斯佩爾的臥室和廚房一樣,都在最底層。假如從窗戶朝外望一望,就可以看到花園,一出菜園就是森林。

再說這窗戶……

這窗戶沒有安裝圍欄,而且是內開窗! “太好了! ”卡斯佩爾想道,“恐怕這個大魔法師從明早起,又得自個兒削馬鈴薯了!”

卡斯佩爾等呀等呀,一直等到外面黑透黑透。他要從這裏逃出去。逃出去以後,以最快的速度去解救他的朋友賽伯爾。至於怎麼才能救出賽伯爾,還得認真考慮考慮,這會兒的最要緊的任務是:逃出去!

凶惡的大魔法師茨瓦克曼是不是已經真的睡著了呢? 卡斯佩爾小心翼翼地從窗戶裏爬出去,來到菜園裏。 他抬頭觀察魔堡,到處黑洞洞的,一片死寂。“這就好!”卡斯佩爾心想。

菜園的圍柵也不怎麼高。卡斯佩爾正想翻越圍柵呢, 突然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有人在他的背後,抓住他的衣服下擺和後領使勁向後一拉,卡斯佩爾跌了個四腳朝天,這一跤實在跌得不輕。

是誰?是誰拉住了他?不會是兇惡的大魔法師彼特羅西烏斯,茨瓦克曼吧?

心驚肉跳的卡斯佩爾四下瞧瞧,可是萊園裏什麼人也沒有哇!

“我想,剛才是太緊張產生的幻覺吧。重選一個地方試一試。

他這麼想了,也這麼做了。

卡斯佩爾站起身來,向後退了許多步。然後他加速朝園子圍柵跑去——他想跳過圍柵。可是這一回還是沒有成功!有人抓住他的衣領往後一拉,撲通,如同一個面口袋, 他重重地摔在地上。

有好一陣子卡斯佩爾躺著沒動,也就是說,紋風不動地躺在大魔法師的香菜畦裏。他側著耳朵細聽,可是還是什麼動靜也沒有。

“聽著! ”卡斯佩爾壯著膽子說道,“有人在園子裏嗎?”

沒有回答。

“有人就出個聲音。”

死一般的宁静,只有菜圍外面的森林在夜風中發出簌簌聲。

“也許又是我自己嚇自己吧,”卡斯佩爾思索道,“再來 試試第三遭……不過我已經沒有興趣從上面越過去了,換個方法,我從下面爬過去。”

卡斯佩爾沿著菜園圍柵匍匐前行。他想找一個缺口。 好,這裏有一塊木條鬆動了,他用勁把它朝一旁推去,現在,缺口夠大了,足以從這裏鑽出去!

“太棒了! ”卡斯佩爾一陣狂喜,伸頭就想往外鑽。可是這回他更不走運,有人抓住他的兩隻腳猛地朝後一扯,把他扯離了圍柵。

而且事情並不到此為止。

突然間“啪”的一聲,有人狠狠地抽了卡斯佩爾一記大耳光,嚇得他沒命地喊叫起來。

大魔法師彼特羅西烏斯,茨瓦克曼被吵醒了。燈亮了,戴著睡帽的腦袋從魔堡尖塔六層寢室的窗戶裏伸了出來。

“哈!沒搞錯吧! ”茨瓦克曼高聲嚷嚷,“賽伯爾,你想逃跑?可是,誰會愚蠢到這個地步呢,賽伯爾?到了我的魔堡裏,你就上天無路入地無門了!如果你想離開魔堡,除非你得到我的許可,不過你永遠別想指望得到我的許可,你若偷跑,其結果絲毫不會比剛才發生的好。上床睡覺去吧,賽伯爾!別再來打擾我的美夢了,否則,哼……”

從這樣一個惡人那裏你能指望什麼呢?

一道刺眼的閃電從六層高塔上直劈下來,劈到卡斯佩爾腳前僅一巴掌寬的地方。卡斯佩爾大吃一驚。高塔上,大魔法師彼特羅西烏斯“茨瓦克曼尖聲怪笑著關上了窗戶。

第二天早晨,卡斯佩爾不得不給大魔法師茨瓦克曼煮了滿滿一鍋馬铃薯泥。茨瓦克曼吃個精光,才放下手裏的調羹。然後,撩起他的魔袍的一角,心滿意足地擦擦嘴。

“我吃什麼呢?”卡斯佩爾失望地問道。他本來希望茨瓦克曼能給他剩一點兒。 “別著急,我的親愛的。”

大魔法師打了一個響指,變來了一個麵包、外加黃油和乳酪。

“你就吃這個,賽伯爾! ”他說道,“不過等會兒再吃,我有話對你說。”

他淸了清嗓子,開始說:

“今天你得一個人呆在這裏。我呢,要出門到布克斯特胡德去探訪一個朋友,到深夜才能回來。你要是肚子餓了, 可以到食品儲藏室去找你喜歡吃的東西。不過,你的首要任務是工作。現在你給我記住你今天的工作:第一,削六桶馬鈴薯的皮,然後細細地切成薯條,這是晚餐要用的;第二,有三塊木頭,你得把它們鋸短,劈開,然後绑起來;第三,把廚房的地板好好擦洗一遍;第四,把菜園裏的空菜畦深翻一次。現在你把我交待的重複一遍!”

“您吩咐的嘛,大魔法師屎貝克羅西烏斯茨克斯曼先生……”卡斯佩爾期期艾艾地說道。卡斯佩爾已經打定主意,一切盡可能地裝傻,要使大魔法師對他徹底失望,那樣,大魔法師也許會怒不可遏,把他這個無藥可救的“白癡”驅逐出魔堡。

此刻的卡斯佩爾做出一副竭力回憶的模樣。他轉動眼珠子,又撓撓脖子。茨瓦克曼盯著他看了一陣子,有些急不可耐了。

“快說快說! ”他叫道,“你沒看到我要出遠門嗎?張開你的嘴,告訴我你今天該幹什麼! ”

“是啊,我得幹什麼來著?”卡斯佩爾自言自語,“我應該……活見鬼了,我應該幹什麼?剛才還記得一清二楚,可是一轉眼……啊,等一等!我相信,現在我回憶起來了!” 卡斯佩爾把滑到額頭上來的賽伯爾帽向上推了推。 “第一,我得把六桶馬鈴薯鋸好,劈開然後綁起來。第二,把三塊木頭統統擦洗一遍。第三,把廚房的地板削好切成細條用來準備晚餐,第四嘛……”

“閉上你的鳥嘴! ”大魔法師茨瓦克曼吼道,“不要胡扯了!不許再胡說八道!”

卡斯佩爾一臉驚愕和不解的樣子。 “為什麼不許說?”他問道。

“因為你把一切都攪亂了,弄混了!重說!重新來過! ” “很好,大魔法師雷普洛臭屎鳥斯法克茨曼先生!第一,我應該把六桶馬鈴薯挖出來。第二,把廚房地板鋸短、 劈開、綁起來。第三,菜園裏的空菜畦統統擦洗一遍,第四嘛,這第四是什麼來著……”

“傻瓜!”大魔法師茨瓦克曼喊道,“笨蛋!白癡丨” “我又怎麼了 ?”卡斯佩爾問道。 “你怎麼了?”彼特羅西烏斯茨瓦克曼點點自己的腦門,“你這裏出了問題!你這個滿腦瓜稻草的大傻瓜!你連最簡單的工作都記不住,真讓人失去信心,真令人絕望! ” 說這些話時,大魔法師跺著腳。 “來了,就要來了,”卡斯佩爾想道,“他馬上就要把我趕出魔堡了!”

遺憾的是,情況不像卡斯佩爾想像的那樣。 大魔法師茨瓦克曼並沒有把他趕走。因為他需要他。 他伸手打了一個響指,憑空變來了一瓶白蘭地。他張口咕咚咕咚灌了幾大口,硬是把怒火壓了下去。然後他說道:

“作為一個傻瓜,賽伯爾,你在某些方面著實令人惱火,可是,你也有你的好處。簡單說吧,天黑之前你給我削六桶馬鈴薯就行了。削掉皮,切成薯條,注意,我想晚飯能吃上煎薯條,至於其他活兒嘛你實在太笨了,就免了吧。現在我得動身了,否則我的朋友還以為我把他忘了呢! ”

大魔法師彼特羅西烏斯,茨瓦克曼匆匆忙忙跑到塔頂平臺上。他把他的那件寬大的、繡著紅黃兩色圖案的魔袍鋪在地上,坐了上去,然後念念有詞地誦起咒語。只見魔袍載著他冉冉升空,接著便向布克斯特胡德方向飛去。

卡斯佩爾怎樣了呢?

他吞下黃油麵包加乳酪以後便去幹活兒。在魔堡的廚房裏,他邊削薯皮邊想心事。

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好朋友賽伯爾。 昨天分手的時候,大盜霍琛布魯茨用鐵鏈把賽伯爾的左腳鎖在強盜洞的牆壁上。那是一個黑咕隆咚的角落,一旁是火藥桶,另一旁是胡椒粉桶。

是不是到現在為止,他還被拴在鐵鏈上,躺在冰涼的石頭地上呢?

“如果能給他一小捆麥草或者一塊毯子就好了,這個該死的霍琛布魯茨! ”卡斯佩爾想道。

卡斯佩爾越是掛念賽伯爾,就越是強烈地想知道,自打他離開以後,強盜洞裏究竟怎麼樣了……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