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大盜賊Ⅱ-06-大盜的誘拐陰謀

11.25.2010, 長篇童話故事, by .

大盜霍琛布魯茨身穿警長狄姆莫瑟爾的制服,騎著偷來的警用公務自行車,載著卡斯佩爾的奶奶,穿過夜深人靜的城市。

奶奶雙手抓住車座,兩腿併攏,坐在自行車後座上。剛開始時她挺緊張,漸漸地她感到坐自行車挺有樂趣。

“您知道嗎,”她“吃吃”地笑著說,“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坐自行車。我年輕做姑娘的時候還自行車還沒發明出來。到後來呢又沒機會學習。這下子倒好了,您倒使我對它產生了興趣。到老來是不是該弄輛車子騎騎呢?您以為如何?”

霍琛布魯茨只是嘟噥著:“好主意”或者,“我看挺不錯”。其實他心裏只是想,“只要再有一會兒不露餡……”

最遲到下一個路口奶奶就會發現方向不對了。然而一個老練的強盜總是會隨機應變的。

“小心哪,奶奶! ”他噓聲說道,“前面就是工地,到處碎磚爛瓦,車子從上面壓過,碎片會飛起來打著臉。最好您先把夾鼻眼鏡摘下來一會兒,把眼睛閉上。懂我的意思嗎?” “謝謝!您真想得周到!”

奶奶果真摘下眼鏡閉上眼。這會兒她的感覺如同一輛自行車的主,人,騎著車穿行在大街上,路上所有的行人都以驚異的目光注視著她呢。

儘管想像在馳騁,可並不妨礙她問,這個工地怎麼這麼大,老也走不完。

“可惜還沒完,”霍琛布魯茨總是用話搪塞,“最好還是別把眼鏡戴上,碎磚爛瓦可不是鬧著玩兒的。“

所以,當奶奶發現受騙上當時,已經晚了——她心裏越來越不踏實,便把眼鏡戴了起來,才發現街道和房屋已被遠遠拋在後面,那騎車人已經從大路上下來,騎向森林。

“喂! ”奶奶高叫道,“您往哪兒騎呀,警長先生?為什麼不往消防隊去呀?”

“什麼為什麼! ”大盜賊粗暴地說。 從這時起,他又恢復了往日的大嗓門。奶奶一聽就覺 得事情有些不妙了。

“聽著!前面騎車的! ”奶奶叫道,“您根本不是什麼警長狄姆莫瑟爾吧?”

霍琛布魯茨邊笑邊蹬車子。

“您發現得實在晚了點兒,”他說道,“猜猜看,我究竟是誰,呵呵,呵呵呵呵。” 奶奶氣得要命。

“在這一帶我只認識這麼一個無賴,我輕信了他! ”奶奶高叫道,“這個無賴就是您!說吧,您準備把我怎樣? “我綁架您!”

“別引人發笑了!綁架?我會叫救命的!救命一救命救命哪!有人綁架我啦,救救我,救救我呀!”

“叫吧,喊吧!使勁叫,拼命喊吧!能叫喊多久就叫喊多久! ”大盜霍琛布魯茨說道,“在這大森林裏有誰聽得見您的喊叫聲!喊到後來只能把嗓子喊破。”

大盜賊這話倒是不假。奶奶抽噎了幾下,帶著哭腔說道:

“您不感到羞恥嗎?霍琛布魯茨先生!作為一個無助的老太婆我請求您就此把我送回家去,並向我道歉。” 霍琛布魯茨一陣怪笑。

“那好吧?”奶奶說道,“您不送我回去我就跳車跑回去!” “

“請跳吧! ”大盜賊嘟嚷道,“第一,您這把老骨頭跳車不怕危險?第二,就算跳了車,您又能跑多遠呢?” 這回大盜賊又說對了。

“倒是有個辦法,”奶奶想道,“只有用自行車打氣筒砸他的腦袋了。”

坐在後座上很容易拿到打氣筒。奶奶高高舉起打氣筒,用盡力氣敲下去。砰!沉悶的響聲震得她心裏發痛。可是霍琛布魯茨卻像沒事一般,照常騎車。

“沒事兒,您只管敲打吧,奶奶”他說道: “只是別忘記我戴著頭盔呢一警用頭盔。”

這時奶奶才明白,此時幹什麼都沒有意義。她想把打氣筒遠遠地扔掉。可是轉念一想,這打氣筒可是警長狄姆莫瑟爾先生的呀,於是只有作罷。

卡斯佩爾和賽伯爾趕緊把“俘虜”身上的水龍帶解開來。狄姆莫瑟爾先生的遭遇真使他倆心中萬分不安。他倆七手八腳地幫助警長先生穿好制服,對這場誤會給警長帶來的傷害道歉了不下十來次。

“說到底卡斯佩爾回顧道,“這場禍事的罪魁禍首是洗衣鋪,誰想到他們會這麼快洗好您的制服呢?”

“嗯,”狄姆莫瑟爾警長說道,“人生嘛,大部分是由意想不到的事組合而成的。這個霍琛布魯茨也不見得有多聰明,這小子就是運氣好!不過我得說,你們這兩棍打得夠準夠狠的。唉,不說這些了,先找個稍微舒服一點的地方躺一躺,明天一早總會有人來的,我們就可以出去了。”

“明天一早? ”卡斯佩爾反問道: “我們可等不了那麼長時間。”

“這是為什麼呢?”

“為奶奶! ”賽伯爾說道,“霍琛布魯茨已經在打奶奶的鬼主意。這是他自個兒洩露出來的。”

“正因為如此,”卡斯佩爾催促道,“我們不能耗費時間,得立即從這裏出去。”

狄姆莫瑟爾當然看出事態的嚴重性。於是三個人一齊來搖門,可門是無論如何弄不開的。接著他們又去試著掰小窗上的圍柵,這也徒勞無功;再去敲牆壁最薄弱的部位,同樣不成。

“能不能想法從門檻下面鑽出去呢?”賽伯爾說道,“我倒發現了幾樣工具……”

他從停車房的一個角落裏找來了兩把鐵鏟和一把鶴嘴鋤。

“用這個一定可以! ”

可是真正幹起來卻不容易。當初霍琛布魯茨肯定也看出此路不通。這停車房的地面堅硬得像石頭,大門與消防車之間的距離又短,只能容得下一個人挖掘。就是一個人 挖也困難重重,因為一動手就會碰到別的什麼東西。 過了一會兒,狄姆莫瑟爾警長說道: “咱們把車子往後移一移怎麼樣?車屁股和後牆之間起碼還有一米寬呢。”

“真能這樣就好了! ”卡斯佩爾說道,“這個龐然大物對於我們來說太沉重了。”

“太重?”警長笑了,“別忘了,每輛汽車都有發動機,還有倒檔。”

“可是,點火鑰匙呢? ”賽伯爾問。 “要什麼點火鑰匙?”狄姆莫瑟爾先生說道,“我們可以用‘手搖把’來發動。駕駛座下面就放著呢,一伸手就可以拿到,消防隊嘛,有備無患。你們懂嗎?”

他解下佩刀,爬進駕駛室,坐到方向盤後面,然後把手搖把遞下來。

“來吧,可以動手了。”

卡斯佩爾和賽伯爾使盡全身力氣搖動手搖把發動汽車。搖一下,搖兩下,搖到第四下時兩個人頭撞頭,搖到第六下時手搖把反轉回來,打著了賽伯爾的左手大拇指。

“不能鬆勁! ”狄姆莫瑟爾給他倆打氣道,“我就不信你們手無縛雞之力!手無縛雞之力?!

卡斯佩爾和賽伯爾咬緊牙關拼命搖。搖到第十二下時終於成功了!一聲轟鳴,車身跳動起來。狄姆莫瑟爾警長開了倒檔並加大油門。消防車原地不動。“手刹”卡斯佩爾和賽伯爾叫道。“什一麼?”警長高喊道,“發動機這麼響,我聽不到! ”

“手一刹! ”

他終於聽到了。他鬆開手刹車,緊接著消防車猛地一跳,向後退去。

轟隆嘭哢嚓!停車房搖晃顫動起來。卡斯佩爾和賽伯爾頓時滿眼滿嘴都是塵土。他倆快如閃電臥倒在地。卡斯佩爾的鼻子伸到油窪裏,賽伯爾帽子弄掉了,腦袋撞在一塊磚頭上。

突然間停車房變敞亮了。狄姆莫瑟爾關掉了發動機。 “操蛋”他驚叫道,“看樣子往後倒得太遠了,唉,太不小心了,弄成這樣。”

卡斯佩爾和賽伯爾站起身來。

消防車把停車房的後牆撞穿了。車子的後輪已在牆外。明亮的月光正照射著這車屁股呢。

有了這麼個大洞,他們幾個不費吹灰之力就到了室外。

“妙極了!”卡斯佩爾握著狄姆莫瑟爾先生的手說,“洞口大小正適合我們進出,真像量體裁衣一樣。”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