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大盜賊-06-大魔法師與大盜賊的交易

11.22.2010, 長篇童話故事, by .

大魔法師與大盜賊的交易

凶惡的大魔法師彼特羅西烏斯‧茨瓦克曼正面色陰鬱地蹲在魔堡的廚房裏削馬鈴薯皮。

這位茨瓦克曼雖然是一個大魔法師(他能輕而易舉地把人變成任何一種他想變的動物,他也能把石頭變成金子》,然而至今為止,雖然使盡全身解數,他還不能用法術去掉馬鈴薯皮。假如他不想每天都吃麵條和大麥糊的話,他就得好歹抽出時間,繫上圍裙,親手來幹削馬鈴薯皮這種令人厭煩的活兒。

“還不是因為我沒有僕人嘛。”大魔法師彼特羅西烏斯,茨瓦克曼邊削馬鈴薯皮邊歎氣。 可是為什麼沒有僕人呢?

“這是因為我老找不著合適的僕人。”茨瓦克曼想道, “這個僕人首先得極其愚蠢。在我的魔堡裏只能使用一個傻瓜僕人,這樣,他才無法發現我的秘密或偷學我的本領。否則的話,就是一個魔法大師也是防不勝防的。沒有找到合適的人選之前,不管有多麻煩,還是我親自動手削馬鈴薯皮吧。” ‘

彼特羅西烏斯‧茨瓦克曼想著想著就停下了手裏的作工。就在他剛要繼續削皮的當兒,門鈴響了起來。

“等一下!”大魔法師彼特羅西烏斯茨瓦克曼高叫道,“我馬上就來開門!”

他跑進門廊裏,伸手抓住沉重的門栓,正想打開魔堡大門。可是在最後的一秒鐘裏他才發現,腰間還系著廚房的圍裙呢。噢,天哪,繫著圍裙的大魔法師”彼特羅西烏斯茨瓦克曼”。讓外人看到這副寒酸模樣成什麼體統! 這時門鈴又響了第二遍。 “來了來了 !”茨瓦克曼叫道。 他解下圍裙,可是把它擱哪兒呢? “霍克斯暴庫斯,…-”

大魔法師茨瓦克曼念起了魔咒,又伸手打了個響指, 那圍裙浮起來朝廚房飄去,自個兒掛在餐具大櫃的鉤子

門鈴響了第三遍。

彼特羅西烏斯,茨瓦克曼拉開門栓打開堡門,門外是 大盜霍琛布魯茨,肩上還扛著一個大麻袋。

“原來是你呀!“大魔法師開心地叫道,“老朋友,你還沒有下地獄呀?歡迎你的來訪,歡迎!怎麼,不想進來嗎?” ‘‘怎麼不想。”霍琛布魯茨說道。 彼特羅西烏斯茨瓦克曼把他領到書房裏。對於霍琛布魯茨來講,這可是一種很高的禮遇。大魔法師一向只把他最好的朋友帶進書房。普通來客,如果他想接待的話,一般只是在魔堡的客廳裏就打發了。

茨瓦克曼的書房裏有一個其大無比的書櫃,裏面塞滿了厚厚的皮面精裝書,還有一摞摞厚厚的皮面精裝書堆放在寫字臺上,窗臺上和地板上。寫字臺上面的天花板上,吊著個鱷魚標本,後面的角落裏,立著一副骷髏骨架,骷髏的白骨嶙峋的右手裏,擎著一枝煌煌點燃的蠟燭。

彼特羅西烏斯“茨瓦克曼在寫字臺前的軟椅上坐下,又指指對面的一把扶手椅說道: “不想坐下嗎,老小子?”霍琛布魯茨點點頭,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來點鼻煙怎樣?” “再好不過。”

茨瓦克曼打了個響指,憑空一抓,就拿來了一個精美的銀製鼻煙盒。 “請用吧! ”

霍琛布魯茨掏了一撮鼻煙嗅了嗅,他馬上打了一個極響亮的大噴嚏,直打得天花板上吊著的鰐魚亂晃蕩,差一點兒就從上面掉下來。

“啊呀呀,厲害,夠勁兒!親愛的朋友,這才叫鼻煙哩! 它比碎玻璃渣子還要厲害三倍。從哪兒弄來的這玩意兒?” “自製的! ”大魔法師茨瓦克曼說道,“這是我本人研制的配方,這種鼻煙的牌子嘛,叫‘鼻得樂’,再來一撮如何?”

霍琛布魯茨兩眼熠熠放光,腦於突然閃過一個念頭。 他嗅嗅鼻煙,打通噴嚏,然後開口道: “我們做筆交易怎麼樣?” “交易?”茨瓦克曼有些不解。 “沒錯。”霍琛布魯茨說道,“做一筆鼻煙買賣。” 茨瓦克曼清了清鼻子。

“你能提供我什麼呀! ”他問道,“你知道不知道,我一向視金錢如糞土?”

“誰跟您說金錢?”霍琛布魯茨說道,“我能供給你更好的東西。猜猜看!”

彼特羅西烏斯茨瓦克曼雙眉緊皺,思索著。霍琛布魯茨在一旁忍不住說道:

“要不要我提醒您?這是一樣您想了許久許久可又沒弄到手的東西。”

“想了許久又沒到手?”大魔法師說:: “是不是一本新的《妖法大全》?”

“不是。說給您聽吧,是一個僕人哪。” “哇!”大魔法師茨瓦克曼叫道,“真的嗎? 一個僕人,那小子夠傻嗎?”

“比他更傻的不會再有了。”霍琛布魯茨說道。 “那小子現在在哪兒呢?” “在這麻袋裏裝著呢。”

霍琛布魯茨解開紮袋口的繩子,袋子向下滑落,戴著賽伯爾帽子的卡斯佩爾露出全身來。

彼特羅西烏斯茨瓦克曼伸手一打響指就變出來了他的眼鏡。他戴上眼鏡上上下下,仔仔細細地打量卡斯佩爾。卡斯佩爾呢,也儘量地做出一副傻樣。

“這小子真的和他的外表一樣蠢嗎?”大魔法師問道。 “不會比他的外表機靈。您放心。” “好,”茨瓦克曼說道,“這很好!他叫什麼名字?” “賽伯爾! ”

“噢?叫賽伯爾?好吧賽伯爾,我收留你了!你會削馬鈴薯皮嗎?”

“那沒問題,屎來克曼先生! ” 彼特羅西烏斯茨瓦克曼頓時火冒三丈。 “你竟敢亂改我的名字,小子?”他怒吼道,“你稱呼我的時候,不能只簡簡單單地稱我為‘先生’,我要求你稱呼我為‘大魔法師彼特羅西烏斯茨瓦克曼先生’你給我牢牢記住,永遠不可忘記丨”

“遵命!大魔法師臭豬玀西烏斯‘茨瓦克曼先生! ”卡 斯佩爾說這些時,完全是一副天真無邪的樣子。 “見你媽的鬼喲!”

大魔法師怒不可遏,上前抓住卡斯佩爾的衣領,使勁兒把他搖來晃去。

“你以為,我會容忍你拿我尋開心嗎?說!現在我該把 你變成猴子呢,還是變成一條蚯蚓?”

彼特羅西烏斯,茨瓦克曼揚手打了一個響指,啪嗒一聲,他手裏就出現了一根鷹杖。可是霍琛布魯茨卻不想讓他這樣做。他拉住茨瓦克曼的手臂,設法使他平靜下來。

“賽伯爾不是故意改您的名字,老朋友,他記不住您的尊姓大名,他是個傻蛋嘛! ”

“原來是這樣?”彼特羅西烏斯,茨瓦克曼轉怒為喜。 他笑著大聲說,“霍琛布魯茨!我今天說不出的高興!這個賽伯爾讓我十分滿意,他是一塊天生給我做僕人的料!現在我把他帶到廚房去,讓他給我削馬鈴薯皮。然後我們就可以安安靜靜地談價錢了。”

“還不如現在就談。”大盜霍琛布魯茨說道。 “也好!我願意用半口袋鼻煙換這個賽伯爾”

“半口袋?”霍琛布魯茨反駁道,“這麼一個能幹活兒的僕人,半口袋鼻煙是不是少了點兒?”

“好吧!”大魔法師茨瓦克曼說道,“你就拿一整袋吧,成交! ”

願你舒舒服銀地享用茨瓦克曼向霍琛布魯茨伸出右手。 “成交! ”霍琛布魯茨與他擊掌,“從現在起賽伯爾是您的了,您想怎麼差遣,就怎麼差遣!”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