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大盜賊-04-化裝很重要

11.22.2010, 長篇童話故事, by .

化裝很重要

卡斯佩爾和賽伯爾並沒有去找員警報案,他們只是跑到附近的林子拐角處,躲到一叢灌木的後面等著瞧。當他 們看到霍琛布魯茨背走那個馬鈴薯箱子的時候,那高興勁兒就甭說了。

“想想那傢夥也夠倒楣的。”賽伯爾說道。 “怎麼呢?”卡斯佩爾問。

“死沉死沉的沙箱,他一個人得背那麼遠,不把他壓成平腳才怪。”

“那傢夥哇,”卡斯佩爾氣哼哼地說,“他活該,你可別忘了,他是一個打家劫舍的強盜’就是他搶走了奶奶的咖啡磨! ”

為了安全起見,他倆在林子拐角的藏身之處還呆了一陣子,然後才小心翼翼地返回到霍琛布魯茨襲擊他們的地方。那輛手推車兩輪朝天,躺在路旁的水溝裏。

“就讓它翻倒在那裏好了。”卡斯佩爾說道: “等我倆回來再說。”

那條沙跡怎麼樣了呢?

要找到那沙跡並不費時間,那兒,朝著林子深處穿過去的,不正是那條細細的沙跡嗎?卡斯佩爾只想趕快追蹤, 可是賽伯爾一把拉住他的衣服下擺說道: “等一等,我們得先化化裝!” “化裝?”

“沒錯’化裝。無論如何不能讓大盜霍琛布魯茨認出我們來! ”

“唔,說得有理。可是匆匆忙忙的,從哪里去弄化裝的衣服呢?”

“再簡單不過了!我把我的帽子給你,我來戴你的尖頂帽! ”

“我要你的帽子幹什麼?”

“愚蠢的問題!帽子不就是戴的嗎?怎麼樣?戴上合適不合適?”

“一點也不合適。”卡斯佩爾說道。 賽伯爾的帽子實在太大,卡斯佩爾戴上它,活像一個閒逛的稻草人。可是在賽伯爾看來這樣最好不過。

“太偉大了!”賽伯爾說道,“誰也認不出你來了!怎麼樣,我戴上你的尖頂帽不錯吧?”

“醜死人了!”卡斯佩爾說道,“奶奶看到你這副模樣, 又會嚇得昏倒過去。”

可是,強盜並不總是像兩個小家夥想像的那麼傻呀。

“那就對了!那樣大盜霍琛布魯茨就認不出我們倆了,我們走吧! ”

卡斯佩爾和賽伯爾循著霍琛布魯茨留在林中的沙跡向前追蹤。沙跡倒是清清楚楚,可是越往前走,林子越來越密,光線越來越暗。

“呀,”賽伯爾暗自驚歎,“這真是一座強盜出沒的林子。所幸的是我們倆事先化了裝。”

就這祥,他們向前追蹤已近一小時了,走著走著,前面的卡斯佩爾突然停下了腳步。 “你怎麼啦?”賽伯爾問道。

地上的沙跡突然分成了兩股!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呢?一股沙跡好好的變成了兩股,一股向左,一股向右。 “你能解釋解釋嗎?賽伯爾?”

“當然沒問題啦,卡斯佩爾!兩股中必有一股是假的。” “廢話,那麼哪一股是真的呢?” “這就難說了。我倆來檢測檢測。最好我們倆也分成兩撥。”

“好吧,賽伯爾。你願意向左還是向右?” “抽籤決定吧! ” “沒問題! ”

卡斯佩爾和賽伯爾用拋硬幣的方法來決定。賽伯爾扔了兩個正面一個反面,這就是說,他得向左。 “當心哪,賽伯爾,千萬小心! ” “好吧,卡斯佩爾,我會盡力的,你自已也要小心!”

大盜霍琛布魯茨抚摸著他的黑色絡腮鬍不時發出“嘿 嘿”的冷笑聲。用箱子裏剩下的白沙再撒一條沙跡,這可是一條絕妙計策。一想到這,他就洋洋得意。但願卡斯佩爾和賽伯爾莽裏莽撞分頭行事,那麼,在兩條沙跡的盡頭,兩個小傢夥就會有好看的了。他霍琛布魯茨早已安排就緒。

賽伯爾走的左路沙跡倒是真的,它直通強盜洞。他怎麼也沒有想到的是,大盜霍琛布魯茨正拿著上了膛的手槍,在離洞門不遠的一棵盤根錯節的老橡樹後面等著他呢。手槍裏倒沒有裝槍彈,而是填滿了磨得細細的胡椒粉。霍琛布魯茨明白,在這樣的情況下使用胡椒槍再適合不過。

“那小傢夥還要等多久才會出現呢?”霍琛布魯茨心想,“且慢,如果沒看錯的話,那邊林子裏已經有人影在晃動!”

沒錯,那邊的林子裏,已經有人影出現。那人戴著一頂鮮紅色的尖頂帽,是卡斯佩爾無疑!

霍琛布魯茨哪里知道,那是賽伯爾戴了卡斯佩爾的帽子。他舉起胡椒槍,開始瞄準。

他瞄得極其仔細,然後才慢慢地勾下手指。砰! 一道閃 光,一聲爆響,一團胡椒煙霧穿林而去。

可憐的賽伯爾,這一槍正中他的臉龐。猛然間什麼也聽不見什麼也看不見了,除了打噴嚏,吐唾沫和拼命咳嗽, 他什麼也幹不了。臉上火燒火燎,如利爪在抓撓,眼睛也火辣辣地刺痛。可怕,真可怕呀!

此刻大盜霍琛布魯茨要處置他可不費吹灰之力了。 他掏出一根捆牛犢的繩子,把賽伯爾的手腳捆上,邊捆邊“呵呵”地大笑。捆完了,他把小傢夥往肩上一扛,大步地朝強盜洞走去。進了洞,他把小傢夥朝角落裏一扔。

“好囉! ”他叫道: “現在你可以盡情地打你的噴嚏了!” 霍琛布魯茨在一旁等著,等賽伯爾慢慢緩過勁兒來。 當他看到胡椒粉的威力已經減弱的時候,便走上前踢了賽伯爾一腳,嘲諷地說:

“你好啊卡斯佩爾!熱烈歡迎來到鄙人的洞府!怎麼樣,這地方你還滿意吧!遺憾的是你感冒了吧。這可是你自找的。有句俗話怎麼說,對,多管閒事多吃癟!” 賽伯爾無法說話。他又“啊啾”一聲打了個大噴嚏。 “祝您健康!卡斯佩爾! ”大盜霍琛布魯茨說道。

“我不是卡斯佩爾!”賽伯爾喊道,可是他馬上又打了 一個大大的噴嚏。

“是啊,是啊,”霍琛布魯茨訕笑道,“我知道你不是卡斯佩爾,你是康斯坦丁奧伯爾的大皇帝。” :‘不,不是!我是賽伯爾!”

“那當然了。如果你是賽伯爾,那本人就是警官狄姆莫瑟爾了!”

“可是,我真的是賽伯爾!”

“閉嘴!”大盜霍琛布魯茨吼道,“你再對我胡說八道, 把我惹火了,我就用這爐鉤子揍你!咦,什麼聲音?快聽! ” 丁零零、丁零零、丁零零這是強盜洞人口處的門柱上栓著的小鈴鐺發出的鈴聲。

“知道這鈴聲意味著什麼嗎?”大盜霍琛布魯茨洋洋得意地問,“不,你不可能知道的,卡斯佩爾!還得我來給你解釋解釋!鈴聲一響,就是說你的好朋友賽伯爾掉進了地洞, 說得準確些,就是撲通一聲落進了陷阱. 怎麼發愣啊?怎麼 不開口啦?放心吧!能夠隨心所欲地捉弄我們霍琛布魯茨的人還在娘肚裏呢!”

霍琛布魯茨“哈哈哈哈”地放聲大笑,邊笑邊拍打著自己的大腿。然後他從床底下掏出了幾根繩子和二個麻袋。 “為使你不至於太寂寞,現在我去接你的朋友、賽伯爾。”霍琛布魯茨說道廣這當中你給我好好想一想,你究竟是不是卡斯佩爾,回頭有你好瞧的! ”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