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大盜賊Ⅲ-04-森林裏的壯觀煙火

11.28.2010, 長篇童話故事, by .

卡斯佩爾一驚,嚇得說不出話來。能扔下賽伯爾不管,自己開溜嗎?絕對不可以!永遠不能!隨大盜賊怎麼去處置吧,豁出去了!

“你們好哇,兩位捕盜專家!”霍琛布魯茨蹲到卡斯佩爾身旁’搭搭賽伯爾的脈搏。

“我們試試,讓他醒過來。”他從褲兜裏掏出鼻煙盒, “這玩意兒,知道吧,常常有奇效。” “是嗎?”

霍琛布魯茨在賽伯爾鼻孔裏塞滿鼻煙。 “注意看,它怎麼起作用!”

沒到兩秒鐘,賽伯爾打了一個極響極響的大噴嚏,緊接著噴嚏不斷,仿佛要從體內把他撕成碎片似的。 卡斯佩爾抓住他的雙肩拼命搖晃。 “啊嚏! ”賽伯爾艱難地吸著空氣,“我肯定是得了重傷風吧,卡斯佩爾!啊嚏!啊一一嚏丨”

卡斯佩爾把自己的手帕遞給他。賽伯爾揩揩鼻涕揉揉眼睛,這才發現了身旁的霍琛布魯茨。 “怎麼是您! ”

“如果你不反對,正是本人!那麼現在跟我好好說說, 這倒底是怎麼回事?”

‘嗐!” 卡斯佩爾繞開話題道:“我們自己也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這是一個意外,您懂嗎? 一個愚蠢的意外,霍琛布魯茨先生……”

“那麼這個沙袋,還有這絆腳索怎麼解釋?”大盜用一陣不屑的冷笑打斷了卡斯佩爾的話,“我已經在附近觀察你們好一會兒了,我想你們今後最好還是別幹這種事。”

“什麼事?”卡斯佩爾儘量裝著沒事人似地問道。“給我設圏套啊!第一,這樣做定會落入別人的眼…..”

“落人眼睛還算好的,”賽伯爾搶著說道,“它會落到頭頂上那麼第二呢?”

“第二,以魔鬼和它姥姥的名義起誓,我再說一遍,從昨天起,我就是一個和平市民了。你們為什麼還想讓沙袋砸在我的頭上,砸在我這個不壞的,上年紀的,早先的大盜賊的腦瓜上呢?”

到了這種時候,霍琛布魯茨還在拿他倆尋開心!“您不要裝瘋賣傻了! ”卡斯佩爾叫道,“賽伯爾和我對您的所作所為知道得分毫不差,霍琛布魯茨先生! ”

“警方對情況也一清二楚!”賽伯爾說道。 霍琛布魯茨一臉茫然:“我真不知道你們指的是什麼。

“那就想想昨天晚上吧! ”卡斯佩爾提醒道,“我只消說:螞蟻窩! ”

霍琛布魯茨以驚異的目光打量著他。 “你是說那六把手槍的事。”

“至少還有七把刀子! 此外還有兩桶火葯,難道您忘記了嗎?霍琛布魯茨先生?”

霍琛布魯茨一拍自已的大腿。

“如果指的是這些事,你們可以放心! 呵呵呵…。

“您還笑!” 卡斯佩爾發火道,”這事我們認為一點也不好笑。”

霍琛布魯茨依然大笑,直笑得淚珠從面頰上滾滾而下:發自內心的、名符其實的當年的強盜淚。

“我把所有的火藥挖出來的目的,是把它們徹底銷毀,我再說上一遍! ”

“銷毀?”賽伯爾問道。

“做一個誠實守法的人不再需要槍、刀、火藥了,這些都沒用了,懂嗎?”

大盜賊的這番話能相信嗎? “您把那些火藥理掉了?”

“眼下還沒有,霍琛布魯茨道” “昨天晚上天太黑了。”

“這會兒呢,卡斯佩爾問。”

“現在我們就來收拾它,霍琛布魯茨答道,“起來,跟我走! ”他用肘碰碰他倆的背,“起來,開步走!“

一行人無須走很遠。走不了多少步他們就來到一處林間空地上,低窪處就放著那兩桶火藥。 “就在這兒,”霍琛布魯茨說道,一切準備就緒,我們來個一了百了!”

卡斯佩爾和賽伯爾這時腦袋低垂,心裏直打鼓。就是,落到霍屯督人手裏,也不見得比這更恐怖。大盜賊究竟會拿他們怎麼樣呢?反正不會有果子吃。

“你們看到條灰色的索子了嗎,那邊林子的地上?”

“看到了。”卡斯佩爾目光捜索一陣子說道。

“這是導火索,直通火藥桶。我正想讓它們飛上天呢, 趕巧你們兩位偉大的捕盜人插了進來。真是好運氣。” 卡斯佩爾一聽,臉都嚇白了。 ‘

“怎麼,您想把我們炸上天?”

“胡說! ”霍琛布魯茨叫道,“只是讓你們一起看我放焰火,別無它意!”

兩個小朋友聽從指揮,在他的身邊趴了下來。“臥倒,肚皮貼地!”在用火柴點著導火索的另一端前,他又再三叮囑道。伴隨著嗤嗤的響聲,一股藍色的火苗飛快地從草叢中向火藥桶竄去。

“埋下頭去!”

霍琛布魯茨按住卡斯佩爾和賽伯爾的後腦勺,按得他倆的鼻子貼著苔蘚。

一聲驚天動地的大爆炸,如同十二門大炮同時發射。土塊和木片在空中飛舞,劈裏啪拉落下來。

等到兩個小傢夥把頭抬起來的時候,火藥桶早巳不見了蹤影,所留下的只是草地上的一塊光禿禿的黑斑。

“所有的火藥都被銷毀了嗎?”卡斯佩爾問。 “一丁點兒都不剰了,“霍琛布魯茨保證道,“你們倆現在總該相信,我已下定決心告別強盜生涯了吧! ” “現在信了。”賽伯爾說道。 “那麼你呢,卡斯佩爾?” “毫無疑問了,霍琛布魯茨先生! ”到此為止,一切都清楚了。然而還有一個關鍵問題有待這個當年的強盜去解決。

“不知道狄姆莫瑟爾先生肯不肯相信我?”

“肯定會的!”卡斯佩爾說道:“施蘿特貝克夫人會向他報告有關火藥的事情,假如他沒有親眼觀察翻您銷毀火藥的經過的話。”

“這是怎麼回事?霍深布魯茨問道: 卡斯佩爾和賽伯爾向他透露了施蘿特貝克夫人那個奇妙的魔球的功能。

“這倒是一個有趣的寶貝,我得說: ”為了讓施蘿特貝克夫人客廳裏的人能夠聽清他的說話聲,霍琛布魯茨撓撓左耳根,清清嗓門,大聲地喊叫道:

“正如你們所觀察的,尊敬的朋友們!我已經把我所有剩餘的火藥徹底銷毀了! 下面請各位注意,卡斯佩爾、賽伯爾和我將如何處理刀子和手槍!如果你們仍然把我看成是一個強盜,那就是你們的不是了!說到底,我再說一遍,人嘛總是有羞恥心的,不是嗎?特別是您,狄姆莫瑟爾先生,您不可忘記這一點哪怕您當一千次的員警! ”

然後他向兩個小朋友招招手,說道: “我們走!讓他們瞧瞧!”

他們一起前往強盜洞。裝著刀槍的麻袋就放在橡木門背後伸手可及的地方。霍琛布魯茨把麻袋往肩上一扛,帶著卡斯佩爾和賽伯爾穿過森林與灌木叢,朝沼澤邊緣走去.。

“緊緊跟在我身後,”他告誡他倆,“這兒的小路和獨木橋都很窄很窄,有些人踩一個空,結果就陷人泥淖,遭了滅頂之災,就好像世界上從來不曾有過這個人似的。如果說有人能在這裏出入自如的話,那就是我,霍琛布魯茨!”

“但願平安無事! ”賽伯爾心想。賽伯爾連吐三口唾沫,以求上蒼保佑平安。

他們緊跟霍琛布魯茨走進沼澤地帶忽閃忽閃的小道。

有的地方地面咔吊亂響。似乎隨時都有可能把他們陷住。

有時,水會漫進他們的鞋子裏。不過,每次都化險為夷, 重新踏上結實的土地。

在一個水深發黑的孤零零的池沼旁,二人停住了腳步。

“從這裏開始吧!”. :

霍琛魯茨從他的麻袋裏掏出一把刀子遞給卡斯佩爾。

“扔掉它!”

“扔三回才解氣!”

卡斯佩爾伸直手臂,手一鬆,刀子落下。沼沼裏固嚕咕嚕直泛水泡,那把刀子永遠永遠不見了蹤影。

“誰想要,有本事就來撈。現在換一個地方!”在霍琛布魯茨的帶領下,他們在沼澤地四處穿行。從這個池沼到那個池沼、卡斯佩爾和賽伯爾輪流扔刀槍。每一個池沼都是外人無法到達的地方。

“扔啊!”他倆喊道:“扔啊,至少扔三次! ”隨著他倆的喊聲,黑色醬油似的泥淖咕咚咕咚地冒著泡泡。

往後怎麼辦

把袋子裏的武器扔完還真花了不少時間。然後,大夥兒一起回到森林裏的強盜洞。

“知道嗎?”霍琛布魯茨說道’ “這會兒我們得生個火,把襪子和鞋子烤烤乾,再說我的肚子餓得不行! “我們也是。”卡斯佩爾說道。“好極了!”霍琛布魯茨拍拍肚子,“我相信就會有東西來填滿它了。”

離強盜洞不遠的地方長著好多棵老橡樹,其中一棵老得盤根錯節。

“想讓我給你們看幾樣東西嗎?”霍琛布魯茨按按樹幹上一個特別的地方,一處樹皮就像櫥門一樣自動打開了。裏面簡直是一個儲備日常食品的小倉庫:裝滿豬油的沙鍋、熏板肉、一些罐頭醃豬肉、好幾袋麵包乾、六圈義大利式“薩拉米”香腸、七大塊乾奶酪,還有八、九條熏鯡魚。

“那些瓶子裏裝的是什麼?”

“那是李子燒酒,”霍琛布魯茨說道,“瞧,洋蔥和大蒜有的是,還有胡椒粉和大辣椒,想拿多少儘管拿!”

接著他又從附近的一個灌木叢裏拉出一個煎鍋來,然後升起篝火,掛起鞋襪以便烘烤。

“現在我來給大家做一份地道的強盜餐。”霍琛布魯茨摸摸腰帶,一下子愣住了。 “怎麼回事?”卡斯佩爾問道。“我連一把刀子都沒有了……” “拿我的去用吧,很樂意借給您!” 霍琛布魯茨用卡斯佩爾的小刀把配料切成小塊,放入煎鍋。一起翻炒,很快,林子裏就彌漫起令人垂涎的香氣。卡斯佩爾和賽伯爾的口水都要流出來了,他們幾乎等不及霍琛布魯茨把煎鍋從火堆上移開。煎鍋終於移開了,霍琛布魯茨又把一瓶李子燒酒放到野餐的地方。“祝你們胃口好! ”

吃這份強盜大餐就得用手指去抓。那味道特別特別美。奶奶是一個烹調的能手,這一點大夥一致認同。可是哪怕是頂頂重要的節日裏,她也不曾給卡斯佩爾和賽伯爾做過如此的美味佳餚啊。有這麼多的洋蔥,這麼多的熏板肉,尤其是這麼多的大蒜!

“這真使我驚訝。” 卡斯佩爾在大啃大嚼的間歇抽空說道: “您竟然願意放棄綠林生涯,霍琛布魯茨先生! ”

“這事很好解釋! ” 霍琛布魯茨啜一口李子燒酒。

“當然囉,強盜生涯嘛也有愜意的一面。林子裏空氣清新,能使人年輕健康,日子也不單調。只要不蹲大牢就能過著野性十足的無拘無束的生活,可是……” 說到這裏他頓了一頓,又喝上一口李子燒酒。

“說白了吧!長時間幹這活緊張得讓人受不了。在這個世界上,沒有一樁事比總是扮演一個壞蛋的角色更讓人生厭的了。總是幹一些罪惡勾當,哪怕你不是刻意去做也罷。去襲擊老奶奶們囉,偷自行車囉,在員警面前東躲西藏囉,實在是消耗體力折磨神經!這是實話,你們得相信我……再說……”

霍琛布魯茨一揚脖,又灌了第三口酒。

“我對強盜生涯已經厭煩透頂!我很慶倖,這一切終於結束了!再說一遍,對此我由衷地高興!”

“那麼往後怎麼辦呢,”卡斯佩爾問道,“對於您的前途您作何打算呢?”

“那還沒有呢,”霍琛布魯茨說道:“總會想到什麼主意的吧。”

他們把鍋裏的東西吃個精光,然後熱烈地討論起什麼樣的職業今後對霍琛布魯茨最為合適,可是想有個結果還真不容易,這是因為,第一,除了強盜營生外,他從來沒有學過別的。

“再說,”霍琛布魯茨道,“最好能在林子裏找個工作幹,這個工作不要太重,而且還能帶來點兒樂趣。”

當伐木工?想都不要去想;挖泥炭?免談;採石場幹活? 不幹不幹。

“可供選擇的職業不多,“卡斯佩爾說道,“一種迄今為止還沒有發明出來的職業也許對您最合適,霍琛布魯茨先生!比如:

(註)

在苗圃裏當圖畫教員之類…”

“或者您來種植能食用的劇毒食蠅菇?”賽伯爾建議道,“要麼來培植罐裝雞油菇?”

“這個主意倒不賴,”霍琛布魯茨嘿嘿地笑著,“我還能製造莨菪毒醬呢。’’

“做熏山鷸糞供應市場……” “做鵝卵石奶油……” “做臭羊肚菌粉去賣……” “製造螞蟻卵燒酒……”

“要是你們問我的意見嘛,有個工作又輕鬆又有趣,” 卡斯佩爾說道,“霍琛布魯茨先生,您在野獸出沒的小徑上擔任扳道工最好,您來扳道,野鍺糜鹿,各行其道!這個工 作有前途,頂多千上一年半,就能提拔到獸徑扳道工工長的重要崗位上!”

(註)以上的有關職業的談話都是笑談。

三個人在那裏胡扯亂談,直到想不出什麼新的花樣為止。然後一起放聲高唱強盜歌。唱累了,霍琛布魯茨就給他倆講述他的冒險行徑,以及他怎麼怎麼有運道,常年累月地牽著員警的鼻子轉等等。 他講得又緊張又好玩。

講得眉飛色舞,聽得津津有味,誰也沒有發現時間過得很快。

一下子就到了傍晚,林間暮色沉沉。霍琛布魯茨說道:“我想,你倆該冋家了!否則又會生 風波!我們把鞋子襪子穿起來吧,把篝火徹底滅掉。我送你倆回城,這樣你們就不會在半路上落人強盜之手了。呵呵, 呵呵呵呵 ”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