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大盜賊Ⅲ-03-送給瓦斯蒂愛吃的東西

11.28.2010, 長篇童話故事, by .

剛才的這番激動實在沒有必要。卡斯佩爾和賽伯爾正要拔腿飛奔追趕強盜,卻見霍琛布魯茨主動返回了園子。 他推著狄姆莫瑟爾的自行車,把它斜靠到長椅上。

“您忘了上鎖了,分隊長先生!我想,還是幫您把它放進來好。”

說完,他摘帽為禮,作最後告別。 狄姆莫瑟爾先生如同挨了一擊,站在那裏一動不動, 時間長達半分鐘又三十七秒,才緩過勁兒來開口說話。雖然他是一個恪盡職守的官員,而且又在執行公務,他還是向奶奶說道:“勞駕,奶奶,我想來杯燒酒。”

“是啊,燒酒能穩神定驚。”奶奶說道。這會兒她也想來上一口。當她急急回屋拿酒的當兒,狄姆莫瑟爾先生轉向卡斯佩爾和賽伯爾。

“快到施蘿特貝克夫人家去,”他交待任務道,“告訴她,我隨即就到。這段時間裏讓她從速準備好,等我一到,立即開始追蹤強盜!”

他想把自行車鎖上,可是摸遍上下所有的!口袋也不見鑰匙的蹤影。他一想,乾脆用根繩子把它綁在長凳上。 “打它24個結,總不會再被人偷跑吧。”警長嘀咕道。 好不容易打完結,他才往屋內走去。 “祝你酒興好! ”卡斯佩爾和賽伯爾向他的背影喊道。 然後他倆走園子後門,抄近路,朝施蘿特貝克夫人家撒腿飛奔。不過在經過園子角落的肥料堆旁時,卡斯佩爾一眼瞥見了南瓜。他立住了腳。

“不知瓦斯蒂愛吃不愛吃?”

“為什麼不愛吃?”賽伯爾說道,“現場試驗重於紙上談兵嘛! ”

他們摘了兩個最小的。奶奶早已把所有的南瓜點了數,這一點他們毫不知情;這些都是非同尋常的南瓜,奶奶對他們的保密工作做得述真不賴。

施蘿特貝克夫人仍是一如既往。兩個小傢夥足足按了六七次門鈴,她才懶洋洋過來開門。她臉上雖然留有痛哭過的痕跡,然而總體上說來她已經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緒。

“又帶來什麼新的藥草給瓦斯蒂吧?” 她這會兒說話鼻音很重,就好像患了枯草熱病,鼻子發了炎。

“哪里,”卡斯佩爾說道,“我們受警方委託而來。狄姆莫瑟爾先生需要您的支援!請聽著,以下我們傳達他的指令……”

施蘿特貝克聽完事情的原委,雙手舉過頭,使勁拍了一下巴掌。雖然她是一個“國家考試合格的千里眼專家”, 但是她不得不承認,對於這等大事她事先毫不知曉。

“世道如此,世事難料,幹我這一行也是如履薄冰啊。” 她歎息道。

她毫不猶豫地表示,將盡全力支持狄姆莫瑟爾先生。

動用水晶球,小事一樁,不足掛齒。說完她拖拖遝遝走回屋去,兩個小朋友跟在她的身後。

在過道上,瓦斯蒂迎了上來。它快活地吠叫著撲過來,張嘴咬他倆的手。

“你能不能懂點規矩!”施蘿特貝克夫人罵道,“這可不是一條乖乖狗應有的舉止。”

當施蘿特貝克夫人進屋開櫥取水晶球的當兒,兩個小傢夥留在過道裏,和瓦斯蒂呆在一起。

“瞧,我們給你帶來了一樣東西,”卡斯佩爾把一個小南瓜舉到瓦斯蒂面前,“怎麼樣,來嘗嘗!”

其實,瓦斯蒂巳經吃得太飽太多了。剛才它已吃了十八個馬鈴薯丸子,外加佐餐的蒸青豆莢兒和黃瓜沙拉。一開始它只是在南瓜四周嗅嗅聞聞,當然,為了不讓卡斯佩爾和賽伯爾掃興,它還是張嘴去咬。

“怎麼樣,味道如何?”

瓦斯蒂發出一陣驚喜的“汪汪”聲,那意思是:“唉呀呀!這真是美味哩!”然後它就大嚼起南瓜來,嚼得“咯嘣咯嘣”直響。

“瞧這兒! ”賽佑爾說道,“這兒還有一個呢! ” 瓦斯蒂嗅嗅第二顆南瓜。這一次它不張嘴咬了。它實在是太飽太飽無法下嚥了。它只是用嘴尖輕輕地撞著它玩兒。它竟然熟練地把小南瓜玩得團團轉,頂出走廊,滾出門外,蹦進園子,一直滾到離它的棚屋不遠的地方。

“看哪!”賽伯爾喊道,“瓦斯蒂在耍嘴球啤!它馬上就要射門了!”

狗棚前,瓦斯蒂放慢了速度。它拱嘴瞄準著,撲地一個猛撞,小南瓜竄進了棚門。 “好球! ”

儘管卡斯佩爾和賽伯爾拼命鼓掌叫好,可瓦斯蒂卻並不因此重新來一遍它的絕活兒。它再也不理他倆,獨自爬進了棚子,併發出一陣嗚嗚聲,好像在說:

“這會兒我想安靜一陣子了,汪汪!我得小睡片刻

兩個小朋友當然想得出它要表達的意思。、

“走吧! ”卡斯佩爾對賽伯爾說,“我們到施蘿特貝克夫人那裏去。”

客廳裏的窗簾依然低垂,照明只是靠一根點燃的蠟燭。這枝蠟燭插在那張佈滿罕見圖案和符號的圓桌中央,旁邊是那個黑色天鵝絨枕頭和那顆神奇的天然水晶球。借助這顆水晶球就能夠觀察到方圓十三裏之內在露天底下所發生的一切事情。

直到現在為止,卡斯佩爾和賽伯爾還只是聽說過這個寶貝,從來沒有見過它呢。

“看起來,”卡斯佩爾一見之下思索道,“它和奶奶的小南瓜挺像嘛。只是水晶球是藍色的,我們的南瓜是綠色的而已。”

確實如此,奶奶種的特種南瓜和施蘿特貝克夫人的魔球還真是容易混淆呢。

狄姆莫瑟爾先生讓人等了好一陣子仍不見人影。兩個小朋友真是弄不明白,他怎麼還不露面。是不是半路上他遭到大盜霍琛布魯茨襲擊了呢?

“讓我們來瞧瞧到底是怎麼回事。”施蘿特貝克夫人說道。

她坐到圓桌旁,開始轉動放著水晶球的黑色天鵝絨枕頭。就在這時門鈴響了,卡斯佩爾和賽伯爾沖出去開門,門外站著手扶自行車的狄姆莫瑟爾先生哩。只見他面色紅如蒸蝦,吁吁直喘粗氣,就像一台老舊的蒸汽機。

“那24個結,實在是太難解開了,”他喘息道,“往後,我想打上3個結也就可以了。” 他從口袋旱掏出繩子,四處看看。 “這兒哪里可以綁車子?”

您把車子停靠在瓦斯蒂的棚子旁不行嗎?”卡斯佩爾建議道。

“說得對,“狄姆莫瑟爾先生說道,“放那兒最保險,連霍琛布魯茨都不用擔心。而且用不著綁繩子。”

在客廳門口,他受到施蘿特貝克夫人的歡迎。她叫道: “您終於大駕光臨了! ”然後她給他沏上一杯茶。

“多謝! ”狄姆莫瑟爾說道,“先不忙喝茶,最好立即開始追蹤盜賊。現在每分鐘都是珍貴的!”

他坐到天然水晶球旁。施蘿特貝克夫人在圓桌對面坐下。卡斯佩爾和賽伯爾站在狄姆奠瑟爾先生背後,越過他的肩膀往下看。

“那就開始吧!“

施蘿特貝克夫人用她的尖尖的手指拉住枕角,先是向左轉了轉,接著略略向右轉了轉,動作輕緩,小心翼翼。魔球開始變亮,裏面泛出點點乳白色微光,就像一陣輕煙薄霧飄散開來。“您打算從哪里追蹤起,警長先生?”狄姆莫瑟爾先生撓撓後腦勺。

“從穿過強盜林的小路開始吧,那條小道直通他的老巢。”

施蘿特貝克夫人將枕頭向右大偏轉。輕煙消失了,球裏出現了森林的圖像。開始時有些模模糊糊,不過很快就變清晰了。

“強盜林!”賽伯爾驚異至極,“那兒是小道……看那兒,那兒有個大轉彎……”

“清清楚楚!”卡斯佩爾叫道,“轉過彎去有條羊腸小道,直通老石十字架~~從那兒往下走,就到強盜洞! ”

施蘿特貝克操作魔球十分熟練。卡斯佩爾和賽伯爾有一種感覺,似乎親身順著林間小路在往前跑,穿過複盆子和黑莓叢,跳過樹根、石頭以及藤藤蔓蔓,越過疏疏密密的草木,前面就是藻溪橋了一再往前幾步,馳們就發現了霍琛布魯茨。他正邁著大步走在歐石南草叢裏呢。這下子 他們可跟定他了。

“噓一一’’卡斯佩爾填,“他似乎在唱什麼躍呢。-” 大盜賊的歌聲雖然遙遠,但是歌詞的每一個字都聽得真切。歌詞只有一節,霍琛布魯茨反來復去唱著它:

綠森當強盜, 快活東逍遙, 咳喲咳,樂逍遙! 可我下決心’ 洗手不幹了’ 一二三,不幹了!

一切成過去了!

狄姆莫瑟爾先生面色慍怒地聽了一會兒,然後嘟囔道:“一派謊言,想讓我們員警相信,呸,唱破嗓子也不管用!”

大盜賊邁奢大步朝他的老窩走去。他來到洞前,扯掉狄姆莫瑟爾釘在入口處的木板條,開了門,身影消失了。

有什麼可說的呢?釋放證明上寫得明明白白,釋放後回到“原先固定住所”。

“我們等著瞧他下一步如何動作。”狄姆莫瑟爾先生怒氣衝衝地說道。

遺憾,魔球的威力無法到達洞內,無法觀察到大盜賊入洞以後的行為。

靜了一會兒,又聽到響動—–似乎有人在大聲打呼嚕,於是大夥兒斷定,那傢夥倒頭大睡了。

以下的好幾個小時,大家又緊張又激動。施蘿特貝克夫人用茶、乳酪餅乾和蔥油糕餅招待大家。等呀等,直到林子裏暗下來了,才見霍琛布魯茨走出洞來:

出洞以後,他打了一個大呵欠。又掏出一撮鼻煙,揉揉鼻孔,打了幾個響噴嚏。接著,他從灌木叢裏取出一把鐵鍬,往肩上一扛。大家目不轉睛地盯著他的一舉一動。只見他走到一個大螞蟻窩前站住了。

真幸運,這時候月亮出來了!

雖然天色很暗,由於有月光,還是能夠清楚地看到,霍琛布魯茨用鐵鍬挖掘的土堆並不真是一個螞蟻窩,而是他營造和偽裝的! “

瞧,他從裏面弄出兩個火藥桶和一隻鐵皮箱。… 他打開鐵皮箱,從裏面拿出好幾把手槍,至少七把刀子,然後把這些刀槍槍塞進一個大麻袋裏。

就在這時,一陣黑雲遮住了月亮,水晶球這時暗下來了。後來,無論怎麼努力,再也看不出什麼名堂。

卡斯佩爾、賽伯爾、施蘿特貝克夫人以及狄姆莫琴爾先生對大盜賊的行動已經觀察得夠多的了,這會兒他們堅信無疑,那霍琛布魯茨就是在夢中也未曾想告別強盜生涯。

“和平的市民根本用不著槍械火藥,”狄姆莫瑟爾先生說道,“再說他擁有那麼多刀刀槍槍,想幹什麼?扳扳兩根手指頭就能算出來了! 眼下的局面十分危險! 明天上午,我要把所有情況書面記錄在案,下午我就作出決定對他採取進一步的行動。

這個傢夥一定會碰個頭破血流。

他戴上頭盔,然後對施蘿特貝克夫人發話道: “明天繼續監視大盜賊,這件事情很重要,我不想讓他從我們手中漏網。

“您的話我堅決照辦。” 施蘿特貝克夫人保証道,”我會把鬧鐘調整到清晨四點。

狄姆莫瑟爾先生對霍琛布魯茨的進一步行動最早也得第二天下午才會開始,這讓卡斯佩爾和賽伯爾不能稱心如意。那大盜賊武裝到牙齒,這段時間內,誰知道他會幹出什麼罪惡勾當!

回家的路上,兩個小傢夥邊考邊商量,制定出了一個捕獲霍琛布魯茨的計畫。

“我們兩次親手逮住過他,卡斯佩爾說道,“這回我們再來第三次!”

第二天二皁天還沒亮,他們就從家裏溜了出來。卡斯佩爾背著一口袋的沙子,賽伯爾腋窩裏挾著奶奶晾衣服的繩子。

晨曦初露時,他們已在林子裏匆匆行進。他們渡過沼溪,從老石十字架附近一閃而過。

直到強盜洞近旁他們才停下腳步。那裏的小道兩旁,一左一右長著兩棵粗大的老山毛櫸樹。這裏就是設置圈套捕捉強盜最合適的地方。

“開始行動!” 卡斯佩爾說道。

在賽伯爾的協助下,他爬上了左面的一棵山毛櫸樹。一根樹枝正好橫過下面的小道。卡斯佩爾沒著這根樹枝小心翼翼爬到小道上空。這時賽伯爾把奶奶的晾衣繩的一端向卡斯佩爾拋去。

“接住了沒有?”

“謝縛,接住了!” 卡斯佩爾答道, “我把繩子從樹枝的另一面垂下來,你把沙袋綁上,明白嗎?”

“糊塗著呢。”

卡斯佩爾又從樹枝上往回滑,然後從櫸樹幹上爬下來。

“幹完了嗎?”

“再等一下,”賽伯爾說道: “為保險起見我多打了一個結……要是這樣還吊不住沙袋,我就是小叭兒狗!”

他倆齊心協力把沙袋拉到高枝上。晾衣繩的另一頭就繞在小路右面的櫸樹樹幹上“多餘出的繩子就繃在地上,做成一根“絆索”。

“你認為這樣一定可以?”賽伯爾問道:“誰告訴過我們,大盜霍琛布魯茨一定會走這條路―?” :

卡斯佩爾有分之百的把握。

“通往強盜洞的小道僅此一條沒有其它的路了”“還有這沙袋,一定可以從上面落下來? ”

“可以試一試嘛!”

“好吧,賽伯爾說道:“比如說吧,霍璨布魯茨從這條路過來了,他沒有發現絆索。他的腳碰上去了,很輕很輕的、就像我們現在的這個動作,喏,會怎麼樣?”

賽伯爾的擔心完全是多餘的。

他的腳尖剛剛觸到”絆索”,沙袋就猛地掉了下來,不偏不倚,正落在他的帽子上。賽伯爾兩眼翻白。”

“啊喲!”

“他撲通一聲倒在地上,好半天一聲不吭。 “賽伯爾! ”卡斯佩爾喊道,“你怎麼了?我的天哪,你倒是站起來呀!賽伯爾!”

賽伯爾就像遭了雷擊似的,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 “賽伯爾!”卡斯佩爾簡直在哀求了,“醒醒吧,賽伯爾! ”

他扯他的頭髮,揪他的耳朵,夾他的鼻子,不見任何效果。

就在這個時候,響起了一個粗魯男人的大嗓門:“生擒活捉,幹得漂亮! 呵呵,呵呵呵呵! ”

卡斯佩爾大吃一驚,抬頭一看,霍琛布魯茨出現在面前。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