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大盜賊-03-小心,內有黃金

11.22.2010, 長篇童話故事, by .

小心,內有黃金

奶奶為兩個小傢伙的決定感到有些擔心,然而卡斯佩爾和賽伯爾已下定決心,無論如何得抓住大盜霍琛布魯茨,把搶走的咖啡磨奪回來還給奶奶。遺憾的是,他倆對霍琛布魯茨的行蹤一無所知。

“我們們總會有辦法弄清楚的!”卡斯佩爾信心十足地說。兩個小傢伙使勁想啊想啊,一直想到星期天中午,卡斯佩爾才“撲哧”一下笑出聲來。

“無緣無故地笑什麼? ”賽伯爾問。 “我終於想到辦法了!” “快說說什麼辦法!” “你馬上就會明白的。”

卡斯佩爾帶著賽伯爾來到奶奶的地下室,找到一個裝馬鈴薯的空箱子,並把它抬到園子裏。然後他倆揮動鏟子,在箱子裏裝上滿滿的細白沙。

“現在幹什麼?” “把箱蓋蓋上! ”

他倆在馬鈴薯箱子上蓋上蓋子,卡斯佩爾又找來幾個釘子和一把錘子。

“現在把箱蓋子釘上,儘量釘牢固些! ” 賽伯爾點點頭,馬上開始工作。可是,第一錘就敲在大拇指上。忍痛再釘第二下,真見鬼,又敲了大拇指,這下可痛得不行!賽伯爾咬緊牙關忍住痛,繼續釘著,就好像面臨的是一場國家級的“馬鈴薯箱釘蓋子”考試。

卡斯佩爾跑到貯藏室找來了一支粗大的畫筆,又在一個顏料盆裏調上紅顏料,當他端著顏料盆,拿著畫筆跑回園子的時候,賽伯爾已經第57次敲到大拇指了。 蓋子終於釘牢了。 “現在瞧我的!”卡斯佩爾說。

他把畫筆在顏料盆裏飽飽蘸上紅顏色,在賽伯爾詫異不解的目光中,往馬鈴薯箱上寫上鮮明奪目的大字:

這是什麼意思?賽伯爾在一旁絞盡腦汁也想不出一個所以然。

“嗨,賽伯爾!與其在這裏傻看和吮大拇指,還不如到工具棚去幫我把手推車推來! ”

賽伯爾馬上朝工具棚跑去,把手推車推了過來。然後, 他得幫卡斯佩爾把箱子抬上手推車。這可不是一件輕鬆的工作。兩個小傢伙氣喘吁吁,汗流浹背,就像是兩隻小河馬。 “好傢伙,”賽伯爾歎氣道’ “今天是星期天呢,我們還幹這種苦差事!”

本來今天可以大吃奶奶做的李子蛋糕外加摜奶油,可是由於奶奶老惦記著被搶的咖啡磨,沒有心思烤蛋糕了。 這還不算,兩個小傢伙還得辛苦工作兒。 不過,箱子終於被抬上了手推車。 “下面幹什麼呢? ”賽伯爾問。 “等著看壓軸戲吧!”

卡斯佩爾從褲口袋裏掏出一個手工鑽,在箱子底上鑽了一個小孔。拔掉鑽子以後,細白沙子就簌簌地流了出來。 “成啦成啦,”卡斯佩爾滿意地叫道,“這就成啦! ” 說著,他又用他的小折刀把一根火柴棍削得尖尖的, 用它把箱底的小孔重新塞上。

賽伯爾在一旁搖著頭,不解地看著。 “對不起,”賽伯爾說道,“你到底在幹些什麼呀,我怎 麼弄不懂呢?”

“弄不懂?”卡斯佩爾笑了,“很簡單嘛,明天早晨我們倆推著這箱子朝森林走去。那霍琛布魯茨肯定在林邊某處窺視過往行人呢。當他看到我們倆時,也一定會看到箱子上的大字。這傢伙就會想,哇! 一箱金子!” “原來如此! ”賽伯爾叫道,“說下去! ” ‘‘那傢伙肯定要搶這金子。我們倆讓他來搶,自管逃走就是了。霍琛布魯茨搶得箱子,他會把它弄到哪里去呢?”

“我怎麼知道?卡斯佩爾我又不是霍琛布魯茨肚子裏的蛔蟲! ”

“這又不是什麼難以預料的事情,賽伯爾他會把箱子弄回去,弄回他的巢穴!半路上,細白沙會從箱底漏出來, 在林子的地上留下一條細細的沙跡。要想弄清霍琛布魯茨的藏身之處,只要沿著沙跡尋找就得了。你以為這個主意如何?”

“太偉大了!”賽伯爾說道,“我們倆一齊幹!不過在我們逃跑之前,千萬別忘記拔掉箱底的火柴棍! ”

“你就別操這個心了! ”卡斯佩爾叫道,“這個我早就想好了,這事讓我來幹!”

說著,他在手帕上打了一個大大的結。

手帕上打結作用可大了,它會提醒人不要把重要事情忘記。

霍琛布魯茨幹他的強盜職業頗有“敬業精神”。夏天, 除了週末,他都是清晨六點鐘起床,最晚七點半,他就會離開強盜洞去打劫。就說今天吧,他從早上八點鐘起就躲在林邊的金雀花灌木叢後面窺視過往行人。他用他的望遠鏡瞭望著大路。現在已經是上午九時半了,他還是一無所獲。

“光景不好了!”大盜霍琛布魯茨自言自語地罵道,“這種狀況繼續下去的話,早晚我得換個買賣了。幹強盜很少有幹得長的,再說這工作也實在太累人了。”

他掏出一小撮鼻煙,正想解解乏。他在工作的時候,通常是極少這樣做的—就在這時,他聽到大路上遠遠傳來手推車“嘎吱嗄吱”的聲音。

“妙! ”霍琛布魯茨心中叫好,“看來我埋伏在這裏不是白廢勁。”他不再嗅鼻煙,拿起了望遠鏡。

遠處有兩個人繞過林子拐角,正推著手推車走上大路。手推車上有一個大箱子,看樣子 箱子挺沉,那兩個推車人正使盡吃奶的力氣推著它前行。

那兩個人中的一個是卡斯佩爾,打老遠就可以看到他頭上戴的獨有的尖頂帽。 另一個是誰呢? 唔,假如其中的一個是卡斯佩爾,另一個必是他的形影不離的好朋友賽伯爾,這一點連大盜霍琛布魯茨都了如指掌。

“嗜!我頂想知道的還是那箱子裏到底裝的什麼!”霍深布魯茨思索道。

且慢,那箱子上不是寫著字嗎?那色澤鮮紅、耀眼奪目的字寫的是什麼呢?

“小心,內有黃金!”大盜霍琛布魯茨終於看清了箱上的字。為了不致於搞錯,他又迅速地讀了第二遍,第三遍。

沒錯!千真萬確!強盜自有強盜運啊,霍琛布魯茨心花怒放,這強盜工作還是有幹頭!

他迅速從腰裏拔出手槍,裝上彈藥。他等卡斯佩爾和賽伯爾推著車子來到離他沒幾步遠的地方,這才一個箭步跳到大路上來。

“舉起雙手!”霍琛布魯茨大喝一聲‘否則我就開槍! ” 卡斯佩爾和賽伯爾撒丫子就跑,不過,這倒沒有讓他感到一絲一毫的驚訝。

“快跑吧,兩條好漢!”霍琛布魯茨沖著他倆的背影大喊道,“只要這箱子不跑就行了,哈,哈哈……”

霍琛布魯茨爆發出一陣大笑,他把手搶重新插到腰帶上,然後繞著箱子轉開了,他要從各個角度仔細地打量打量這個箱子。

“唔,這箱子釘得嚴嚴實實。也難怪,裏面裝的是黃金嘛!要不要現在就打開它瞧瞧呢?最好還是別在這當兒。卡斯佩爾和賽伯爾必定是跑到警察那裏去報案了。倒不是我怕警察,要知道我是響噹噹的大盜霍琛布魯茨!還是趕緊走吧,有句俗話怎麼說來著:小心在意沒虧吃!”

霍琛布魯茨氣喘吁吁地把沉重的箱子背到背上。那手推車可無法在林子裏派用場。他飛起一腳,把手推車踢翻在路旁的溝裏。然後,他喘著粗氣,腳步沉重地跨過灌木叢,背著他的擄獲物朝強盜洞走去。

他匆匆忙忙往回趕,竟然一點也沒有覺察,背上的箱子越來越輕。那卡斯佩爾在逃跑之前並沒有忘記拔掉箱底 小孔處的火柴棍,於是那細白沙源源不斷地淌了出來,在霍琛布魯茨的身後留下了一條細細的沙跡。

一回到老巢,霍琛布魯茨便把箱子放在桌子上,把洞門從裏面拴緊。接著他便從工具箱裏取出錘子和鉗子,迫不及待地前來開箱。霍琛布魯茨是一個久走江湖、經驗豐富的強盜,撬起箱子來毫不費勁,沒多久,箱蓋子便打開他彎下身子朝箱子裏看去。 這一看使他呆如木雞。

這是怎麼回事?箱子裏只有一堆沙子,普普通通的,普普通通的白沙子!

“哈! ”大盜霍琛布魯茨火冒三丈,大叫起來,“他們騙了我,把我當白癡給耍了!”

霍琛布魯茨雙手握緊他的大馬刀,對著那可憐的馬鈴薯箱子亂劈一氣,把它劈得碎片亂飛,就連那張用結實的 橡木板做成的桌子,也被剁得支離破碎。然後他跑到洞口, 打開洞門,他需要呼吸新鮮空氣。 那又是什麼?

地上有一條細細長長的白線……從灌木叢那邊延伸過來,直通他的洞口。

霍琛布魯茨不愧是一個經驗老到的強盜,他立即就知道其中的機關了。

他發出一陣狂暴的咒駡。

“卡斯佩爾,賽伯爾,好 兩個臭小子,你們把我騙慘了 !瞧我怎麼來收拾你們,我要讓你們倆知道我的厲害! 竟敢來耍弄我霍琛布魯茨, 哼!我要報仇、報仇!”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