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大盜賊Ⅱ-02-新發生的事情

11.24.2010, 長篇童話故事, by .

新發生的事情

一開始,卡斯佩爾和賽伯爾以為奶奶為他倆這麼遲回家動了大氣。瞧坐在廚房餐桌的後面一聲不響,似乎在用不理不睬來懲罰兩個小傢夥。

“奶奶!”卡斯佩爾說道,“別生我們的氣了,好嗎?這麼遲回來可不是我們的錯。”這時候卡斯佩爾才發現奶奶不對勁。 “噢,我的天,我看她又暈過去了! ” 賽伯爾指指空空的煎香腸平底鍋和熬酸菜砂鍋。 “也許因為我們沒有準時回來吃飯,奶奶生氣了,氣狠了,就一個人把所有的東西都吃光了,結果就吃壞了身體。” 、

“有可能,”卡斯佩爾說道,“九根煎香腸外加一大砂鍋的熬酸菜,她一個人吃是多了點兒。”

他倆一起動手,把奶奶抬上沙發,先是用燒酒擦她的額頭和太陽穴,接著又切開一個生洋蔥頭,把它放到奶奶的鼻子下面。這樣一來奶奶必定打噴嚏。果然奶奶打了一個大噴嚏,然後坐起身來東看看西看看,就好像是一個忘記了自己的姓名的人一樣。一會兒她的目光落在煎香腸的平底鍋和酸萊砂鍋上,她的記憶猛地一下恢復了。 “你們想像得出,我們們家出了什麼事嗎?”

她急匆匆地講述了霍琛布魯茨光臨的險事。 “真是聳人聽聞!真是不可思議!”她叫道,“光天化日之下,在這個城市裏連人身安全和香腸的安全都保不住了。我真不知道,這兒的員警有什麼用!”

奶奶長長地歎了一口氣,又軟軟地坐在沙發上。看上去她馬上又會暈過去。她有氣無力地跟卡斯佩爾和賽伯爾說,該馬上跑到警長狄姆莫瑟爾那裏去報案。

“據我所知,”她叹一口气氣說道,“警長這時候正在警察分所的值班室裏,趴在桌上睡午覺呢。” “今天不見得。”卡斯佩爾說。

雖然他的肚子餓得咕咕直叫(星期四早餐他倆隻吃個半飽,為的是空著肚子迎接中午的煎香腸和熬酸菜),他還是在好朋友賽伯爾的肋骨上捅了一下,叫道: “還不快到消防隊停車房去!” 他倆不再照管奶奶,而是轉身朝門外衝去。 “你們,你們幹什麼去呀?” 奶奶驚異地望著他倆的背影。

她還是成功地克制住了又要發生的暈眩,扶著沙發走到桌子前面,又摸著桌子走到食品櫃旁。為了恢復一下體力,她喝下了兩小杯蜂皇漿,又使勁地晃動了三下身體,這才匆匆地出門,追趕卡斯佩爾和賽伯爾。

消防隊的停車房有兩把鑰匙。一把由警長狄姆莫瑟爾親自保管,另一把在志願消防隊隊長呂貝薩門先生手中。這位呂貝薩門先生的主要職業是一家生產芥末的小廠廠長。

卡斯佩爾和賽伯爾向呂貝薩門先生說,是警長狄姆莫瑟爾派他倆來的,有急事要用鑰匙。…呂貝薩門先生也沒多想,就把停車房鑰匙給了他倆,並說:

“拿去吧,順便替我向警長先生致以親切的問候! ” 鑰匙一到手,卡斯佩爾和賽伯爾便以最快最快的速度向消防隊奔去。一到那裏,發現奶奶巳經在等著他們了。 “看在老天的面上,快說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你馬上就會看到的,奶奶!”卡斯佩爾把鑰匙插進鎖孔,打開了停車房的大門。 警長阿洛伊斯狄姆莫瑟爾躺在停車房最裏面的角

落裏,在牆壁和消防車之間。他從腳踝到肩膀被水龍帶纏著。一頭露出一雙精赤的光腳,另一頭只露出頸子和腦袋, 而腦袋上卻牢牢地套著一個空的消防水桶。難怪狄姆莫瑟爾先生呼救時那麼含糊不清,以至於卡斯佩爾和賽伯爾都辨認不出來哩。

“過來幫幫忙!”卡斯佩爾叫道,“我們得把水管帶子鬆開!”

他們抓住水龍帶的一端,使勁兒扯呀扯呀。 這樣一來,警長狄姆莫瑟爾就像紗錠繞著軸心轉一樣 打起轉轉來了,拉得越起劫,他轉動得越快。

“慢一點,慢一點,”警長叫道,“我的腦袋暈得不行,人可不是陀螺啊! ”

好一陣子才把水管帶子全部鬆開。可憐的警長狄姆莫瑟爾原形顯露—–他穿著一件貼身襯衣和一條短褲。其他所有的衣服都被霍琛布魯茨剝光拿跑了,就連每短襪子都沒有留下。

“為什麼你們讓我的頭這麼長時間在桶子裏呢?” 噢,對!還有消防水桶!大夥兒竟把它給忘了。卡斯佩爾費了好大勁才把警長的頭從水桶中得放出來,這樣, 警長才得以連續幾次做了深呼吸。

“終於解脫了!這該死的東西差點把我憋死!”他又上到下把自己打量了一番,然後咬牙切齒地說,“這條惡棍!連我的褲子都打劫——-求求您,奶奶,請您朝別處看! ”

奶奶拿下了夾鼻眼鏡。

‘‘這樣子比往別處看來得好,”奶奶說道,“不過警長先生,這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這會兒您可以詳細說一說了!”

狄姆莫瑟爾披上卡斯佩爾的外套,然後一屁股坐在消防車的踏腳板上。

“霍琛布魯茨那個流氓對我耍了詭計,把我騙了進來,”警長嘟囔道,“那是中午十一時半剛過的時候,和往常一樣,我正在中心廣場值勤,維護紀律和秩序。突然從消防隊這邊傳來響亮的呼救聲。”救救我吧! 警長先生,我肚子痛死了,我得了盲腸炎啦!快送我去醫院啊!快來呀!快來救命哪! ”我一聽趕緊往這裏跑。好傢伙,盲腸炎,這可不是鬧著玩兒的,弄不好會出人命的。我趕緊把門打開,想也沒想就往裏跑,誰知腦袋上突然莫名其妙地挨了一擊,有一陣子我失去了知覺。

“可怕呀,”奶奶叫道,“真叫人毛骨悚然。依我說,當今這個世道呀,就是生了重病的強盜也得防備著哇。”

“他哪里有什麼病! ”狄姆莫瑟爾咬牙切齒地說道,“說什麼盲腸炎,完全是用來騙我的鬼話,目的是來偷襲我的腦袋。您知道嗚?那傢夥是拿滅火棍打的,這個天殺的!等我醒來之後,他親口告訴我的! ” .

“可不是嘛!”奶奶嚷道,這個傢伙真正是無恥之尤! 得以最快最好的辦法把他重新抓起來,讓他接受正義的審判和制裁!您說對嗎?” ‘ “ ‘

“一點沒錯“

說這話的時被警長從消防車的踏腳板上跳起來,揮舞著拳頭吼叫道:

“我要讓這個流氓嘗嘗我的厲害! 對天起誓,就算他躲到月亮背後去,我也要把他……”

說到這裏警長便向門外衝去,他要去抓大盜霍琛布魯茨。賽伯爾手疾眼快,一下子抓住了他的襯衣下擺。“別, 別!警長先生! ”賽伯爾叫道: “別忘記您連長褲都沒穿哩! ”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