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大盜賊Ⅲ-02-無懈可擊的釋放證明

11.28.2010, 長篇童話故事, by .

卡斯佩爾和賽伯爾剛剛走到奶奶的院子門前,就聽到一陣自行車鈴鐺響。轉過身來一看,原來是員警分隊長阿洛依斯!狄姆莫瑟爾先生全速騎著車子在最近的一個街角拐彎哩。瞧他的架勢:左手又握車把又按鈴,右手捋著他的鬢鬚。陽光照得他制服上的銀扣子直晃眼,靴子和腰帶 熠熠生輝。狄姆莫瑟爾先生給人一種感覺,似乎有人剛剛在他身上從頭到腳打了蠟,仔仔細細拋了光一樣。
卡斯佩爾和。賽伯爾知其原委。早晨吃早點的時候,奶奶朗聲讀報,說狄姆莫瑟爾警長由於功勳卓著已於本月一號破格提昇為員警分隊長,小城居民自然無不贊許云云。 ‘‘您好,狄姆莫瑟爾先生!”
兩個小朋友一個揮舞與頂帽’ 一個揮舞闊邊帽向他致敬。
向您致以最親切的問候!狄姆莫瑟爾先生!我們祝賀您!”
“謝謝!十分感謝! ”狄姆莫瑟爾先生刹住車,車輪嘎吱作響,然後揚腿下車,“這事兒你們已經知道啦?” “是啊! ”卡斯佩爾說。 “你們對它滿意不滿意?” “對誰?”賽伯爾問道。

狄姆莫瑟爾先生自豪地用食指指著自己的領章。
“我說的是這第三顆星啊!我的房東馮特米切爾太太剛剛幫我縫上去的。”
“馮特米切爾太太真不錯,真不錯。”卡斯佩爾贊道。賽伯爾也強調,狄姆莫瑟爾先生讓女房東縫上去的這顆星, 帥得不能再帥了。“奶奶看到這顆星也會贊嘆不已的。”卡 斯佩爾說道。


狄姆莫瑟爾先生把自行車往園子籬笆牆上一靠,把藍色制服拉拉挺,把帽盔扶扶正,跟著卡斯佩爾和賽伯爾進了屋。門沒有鎖上,廚房的窗子大開著,屋裏也沒見奶奶的蹤影。
“可能在園子裏,”卡斯佩爾道,“或者是在洗衣房裏吧。”
兩個小朋友最終找到奶奶時,實在嚇得不輕。老太太僵僵地躺在草地上,兩眼緊閉,鼻尖高聳,雙臂攤開。
“奶奶!奶奶!”卡斯佩爾和賽伯爾彎身向她,“你倒是說點什麼呀,奶奶!你不能應聲嗎?”
“不能。”奶奶虛弱不堪地說,“我暈過去了。’’ 賽伯爾跑去拿澆花壺,卡斯佩爾拖來了水龍帶。就在卡斯佩爾打算扭開龍頭的當兒,奶奶的眼睛睜開來了。在搶救行動開始前的一刹那,奶奶復蘇了。


“卡斯佩爾!”她叫道,“賽伯爾,你們因來了,這下可好。
然後她才發現狄姆莫瑟爾先生也在旁邊。 “您得原諒,剛才我沒有看見您。”她委頓不堪地說道, “人不可能每天都暈厥的,您說是不是?”
她拉拉自己的圍裙,眉頭皺成一團,好像是在拼命回憶什麼事情。
“有件什麼事來著,”她說道,“對,有件事我想對您說,一件十分重要的事……可是,是件什麼事來著?”
卡斯佩爾和賽伯爾偷偷地向她使眼色,一個拉拉自己的衣領,另一個張開三個手指頭,對著狄姆莫瑟爾。
“你們在幹什麼? ”奶奶問道,“總是這麼鬼鬼祟祟的!” 奶奶總是不明白,卡斯佩爾只好明說了。 “你不是想向狄姆莫瑟爾的提升表示祝賀嗎?”他直截了當地說。
“當然當然,這也是一件事。”
奶奶先是說了一番慶賀的話,接著又陷人了深深的思索中。“還有件事兒來著,”她小聲道,“是有件事兒來著……”
奶奶的冥思苦想進行不下去了,因為就在這時有人在洗衣房內使勁擂門道:
“開門,開門! ”這是一個粗魯的男人的大嗓門,聽上去挺熟悉的,“有人把我非法拘禁在這裏!你們倒是開門哪!我的老天!”

卡斯佩爾、賽伯爾、狄姆莫瑟爾先生和奶奶都好似當頭挨了一棍,人人大吃一驚。怔了一會兒才想起該採取什麼行動。
狄姆莫瑟爾先生一馬當先。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拔出佩刀。
“霍琛布魯茨!”他打雷一般地吼道,“您被包圍了!馬上給我出來!不許絲毫反抗!聽懂了嗎?”
“懂是懂啦,”霍琛布魯茨在門後說道:“只是一我出不來呀!卡斯佩爾的奶奶把我鎖在裏面啦! ” “卡斯佩爾的奶奶?” 奶奶一下子抱住自己的腦袋。
“這下對了!狄姆莫瑟爾先生!這會兒我又想起來了! ’’ 她得意地環顧一下四周,“是我幹的,也許您不敢相信吧?” “不管怎樣,幹得漂亮!”
狄姆莫瑟爾先生將佩刀插回刀鞘,抽出鉛筆,打開記事簿。
“請您報告一下經過,以便記錄在案! ” 奶奶正想打開話匣子,報告她如何不動聲色地讓強盜上了鉤,如何將他鎖進洗衣房,可是霍琛布魯茨打斷了她。
“開門!”他大叫道,“我受夠了!真見鬼,我是從縣城監獄裏釋放出來的!我可以對此加以證明! ”
狄姆莫瑟爾先生向卡斯佩爾和賽伯爾眨眨眼睛,似乎在說,瞧那傢夥竟然把我們都當成頭號大傻瓜。
“別引人發笑了!霍琛布魯茨!您被釋放?還有什麼更離奇的謊言您編不出來?”
“可這是事實!警長先生!您應該相信我!“ 狄姆莫瑟爾雙手交叉放在胸前。 “有兩樁事您得弄明白,霍琛布魯茨!第一,從本月一號起我已被正式提升為員警分隊長!第二,我對與您閒聊 沒有一絲一毫的興趣。您願意跟誰去亂閒聊好了,就是別來找我!“
“我沒有扯謊! ”霍琛布魯茨反復強調,“您願意看看相關證明嗎?您只要把門打開,我就可以把證明遞給您看!”
狄姆莫瑟爾先生不會那麼快上當呢。為了讓奶奶、 卡斯佩爾和賽伯爾放心,他簡短有力地說:“門當然得關著!”
“怎麼看證明呢? ”霍琛布魯茨問道,“我的釋放證明!”
“門下面有一道縫,有必要的話,您可以把它從下面塞過來!”
“這當然好囉! ”霍琛布魯茨叫道。聽得出他的聲音變輕鬆了,“這真是個好主意!”
接著是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再看,從門與門檻的隙縫中,一張折了兩折的紙被推了出來。卡斯佩爾和賽伯你正想彎腰去拿,狄姆莫瑟爾卻把他倆擋住了。

“這是警方的事情!”
他親自彎下腰揀起那張紙,直起身來將它展開,然後開始念。他不出聲,只見髭鬚在顫動。念著念著,他臉上現出越來越迷惑不解的表情。
“那上面說什麼?”卡斯佩爾急於知道。 狄姆莫瑟爾先生解開最衣服上面的一顆領扣,他似乎有些透不過氣。
“這文件是真的。遺憾,我們得放他出來。”他說道。 “霍琛布魯茨? ”奶奶手足無措了。 “他是依照合法手續釋放出來的,蓋章簽字一應俱全。那麼請您把門打開,我最尊貴的奶奶!”
奶奶從圍裙口袋裏拿出鑰匙,猶猶豫豫地插進鎖孔,一面說著:“責任可得由您來負。”門鎖“哢嗒”兩下,栓子拉開。 卡斯佩爾和賽伯爾屏住呼吸。
霍琛布魯茨將門推開,走到空地上。他將強盜帽子向後腦勺推了推,眯起眼睛瞧瞧太陽。
“您是怎麼來到這園子裏的?”狄姆莫瑟爾先生沒好氣地問。
“從園門走進來的。”霍琛布魯茨答。 “您到這兒找什麼?”
“我想到這裏來給奶奶問個好,順便向她道歉。當年 ……我想您應該知道……”
“我當然知道! ”狄姆莫瑟爾先生嚷道,“您知道我還知道什麼嗎?只要您稍有觸犯法律的行為,馬上就會把您抓起來送到您這種人該去的地方,那就是牢房!這事是毋庸置疑的!”


霍琛布魯茨側著腦袋。
“您就是不相信我,可是我已經下了決心做一個規矩誠實的人。當年的強盜,如今的好人——我起誓!”
“您還有什麼說的?”狄姆莫瑟爾繼續呵斥道,“快滾蛋吧,早點從我的視線裏消失!”
霍琛布魯茨把手一伸:“先把釋放證明還給我! ” “拿去吧!”狄姆莫瑟爾先生吼道,“帶著它下地獄去吧!您得時刻牢記警方有足夠的方法與途徑對您的一舉一動加以監視,例如,借助于一位夫人以及她的水晶球的幫助!,,
“難道您還沒有聽見,我已經下決心洗手不幹了嗎?” 霍琛布魯茨問道,“我得向您說幾遍,您才會相信我是當真的呢?再見!祝你們大家幸福愉快! ”
他把釋放證明放進馬甲口袋裏,舉手碰了碰帽沿,便離開了園子。
卡斯佩爾、賽伯爾、狄姆莫瑟爾先生以及奶奶望著他遠去的背影,多少仍有受騙的感覺。突然一陣刺耳的自行車鈴鐺聲把大家從沉思中驚醒過來。
“我的自行車!”狄姆莫瑟爾先生驚得連鬍子都變了色,“霍琛布魯茨又把我的自行車偷跑了,這已是第二遭了。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