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大盜賊Ⅱ-01-戴紅領章的先生

11.24.2010, 長篇童話故事, by .

大盜賊第二卷 01 戴紅領章的先生

這一天中午,卡斯佩爾的奶奶正在廚房的灶台前煎香腸。煎香腸的平底鍋旁放著一大沙鍋的煮酸菜。酸菜鍋 “噗嚕噗嚕”熱氣騰騰’煎香腸“嗞拉嗞拉”香氣撲鼻,屋子裏充滿了一種難以形容的好香昧。瞭解這個家庭的人都清楚,今天是星期四。按規矩,每星期西卡斯佩爾的奶奶總是要煎香腸和煮酸菜的。 ”

煎香腸和煮酸茶,這可是卡斯佩爾和賽伯爾最愛吃的菜肴了。若按照他們的心願,一星期最好有七個星期四, 不,頂好有十四個星期四因此,每星期四中午,他倆都特別準時回來吃飯。

’ 所以奶奶今天感到特別奇怪,他倆怎麼今天遲遲不回來呢?

“他們上哪兒逛去了”她想道: “現在經是十二點過三分了,會不會遇上什麼事了。

奶奶把平底鍋和沙鍋從火孔上移開,並把沙鍋蓋子打開一些,讓蒸氣放掉一部分。眨眼間她就被沙鍋裏跑出的蒸氣團包圍住了。她的夾鼻眼鏡蒙上了重重水氣,一下子竟什麼也看不到了。

“真是晦氣! ”她自言自語道,“戴眼鏡本是想得更清楚一些,這下糟糕。”

她把夾舉眼鏡從鼻子上摘下來,打算用圍裙下擺來擦擦它。就在這個時候,她聽到園子裏傳來一陣匆忙而沉重的腳步聲,聽聲音就知道這不是卡斯佩爾和賽伯爾。接著,門被 “咚”地一聲撞開了,有人邁著大步闖進了廚房。

“哎呀呀!” 卡斯佩爾的奶奶說道,“不要這麼魯莽嘛,警長先生!怎麼連門也不敲一下就往裏衝呢?”

沒有眼鏡,奶奶的眼前如雲遮霧罩,什麼也看不清。不過有一點她還可以稍加辨認。這個闖進廚房的人穿著鑲有銀扣子的藍制服,戴著紅領章和頭盔,佩著大馬刀—-這不是警長阿洛伊斯,狄姆奠瑟爾又是誰呢?在這個小鎮上,他可是唯一穿銀紐扣藍制服、戴紅領章的人。

“這兒的氣味真他媽誘人! ”戴紅領章的人說道。

奶奶一聽這聲音倒覺得有些耳熟。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這不是警長狄姆莫瑟爾的聲音。

“這倒底是誰呢?”奶奶詫異地思索著,竟然完全忘記了擦擦眼鏡並把它重新戴上。

穿著鑲有銀扣子的藍制服的先生大步朝灶台走過來, 發現了煎香腸的平底鍋。

“哇!油煎香腸熬酸菜!”那人饞涎欲滴地說,“整整十四天了,天天清水加麵包,總算熬出來了,現在有一一油煎香腸熬酸菜!“

然後他猛地轉過身子對著奶奶,舉起馬刀惡狠狠地威脅道:

“快!把煎香腸和熬酸菜給我端到桌上來,我餓了,吃完了還有急事!”

奶奶聽了極其惱火。

“您說什麼,警長先生,您是不是在開玩笑?”

來人用極其粗暴的聲音打斷奶奶道:“別裝模作樣了, 奶奶!您真的不知道是誰站在你面前嗎?把你的夾鼻眼鏡戴上瞧瞧,不過動作要快點!”

“好好,這就戴。”奶奶擦擦眼鏡並把它戴上。這下子她的臉“刷”地一下變得比新洗的床單還要白。“唉呀我的老天爺,原來是您!十四天來,您不是被關在消防隊裏的嗎?”

“那早已成為過去了,奶奶!”

“您是怎麼弄到這身制服和馬刀的?讓警長狄姆莫瑟爾知道了,那您……”

戴員警頭盔的人“呵呵”地笑了,說道: “他嘛,早就知道了。別扯了,快把煎香腸和熬酸菜給 我端上來。您是不是應該進一步見識見識我大盜霍琛布魯茨的。

卡爾的奶奶朝廚房的掛鐘瞥一眼,現在是十二點過八分。

卡斯佩爾和賽伯爾這會兒在哪里呢?她從餐具櫃裏拿出—個碟子,夾一根香腸並盛了一羹匙酸菜。

“一根香腸? 大盜賊“砰”地一拳打在餐桌上,“您是不是腦瓜子出毛病了?把所有的煎香腸統統拿來,還有沙鍋裏的全部酸萊!懂嗎?”

奶奶還能做什麼呢?她只好把所有的煎香腸盛到盤子裏,再把沙鍋放在盤子旁。

“這還像個樣子! ”霍琛布魯茨叫道,“奶奶,您得坐到我旁邊來,這樣您就沒法玩什麼花樣了。開吃了!祝我胃口好!”

奶奶只好座在餐桌旁的椅子上,眼睜睜地看著大盜賊吞吃她做的煎香腸。一共有九根,這和往常星期四一模一樣。霍琛布魯茨大咬大嚼,吧嗒吧嗒,嚼得津津有味。酸菜直接從鍋裏撈來吃,汁水淋漓,弄得桌布滿是斑跡,他也滿不在乎。

“嗯,味道不錯,”他把香腸、酸菜吃個精光以後,哼哼著說,“這一頓真他媽吃得痛快。奶奶,現在您給我好好聽著,瞧那鐘,現在是十二點過一刻。您老老實實坐在這兒, 不許作聲,絕對安靜!到十二點二十五分,你才可以喊救命一分鐘也不許提前,聽懂了嗎?”

奶奶沒有應聲。

“喂!您! ”大盜霍琛布魯茨吼道,“您聽見了沒有?為什麼不開口?” ‘

奶奶無法開口。

她坐在椅子上一動也不動。

就在霍琛布魯茨吞下最後一截香腸的時候,奶奶由於氣惱和驚恐暈了過去。

卡斯佩爾和賽伯爾在河邊釣魚。他倆運氣不佳, 除了釣上一隻舊攬蛋器和一個空醋瓶、什麼也沒釣著。攪蛋器還扔揮了河裏,酸醋瓶卻留著。也許我們以後做郵瓶傳信時,用得著這個瓶子呢。”卡斯佩爾這樣說道。

回家的路上,倘若不是遇上一件蹊蹺古怪的事,他們本來會像每星期四那樣,準時坐到家中餐桌旁的。

當他們經過鎮中心廣場時“聽到從消防隊裏傳來模模糊糊的呼救聲。

“你瞧,“卡斯佩爾說道,“霍琛布魯茨今天心情特別糟,聽,他在吵鬧叫罵呢。”:

“他不是在叫罵,” 賽伯爾說道, “他是在呼救吧。也許他牙疼或是肚子痛吧。

自從奶奶的咖啡磨事件發生以後,一提起大盜賊霍琛布魯茨卡斯佩爾就氣不打一處來。

“肚子痛,牙疼才好,最好每個腳趾上再生兩個雞眼! ” 話雖這麼說,他還是和賽伯爾一起朝消防隊跑去,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

消防隊的停車房只有一個小窗戶,自然還是裝上圍柵的。只站到這個小窗戶下,還是能聽清裏面疾喊什麼的。

“救救我!”停車房裏有叫聲傳出,“救命!有人把我鎖在裏頭了,開門,放我出去!”

卡斯佩爾和賽伯爾一聽,不由哈哈大笑。 “這是您罪有應得!”他倆叫道,“終於把您逮進去了, 我們開心著呢,霍琛布魯茨先生!”

十四天前,他倆幫助警方抓住了大盜賊霍琛布魯茨,為此他倆得到了市長先生的獎賞555馬克55芬尼。警官狄姆莫瑟爾也因此提升為警長。

‘‘放我出去!”那聲音氣急敗壞,“我不是大盜霍琛布魯茨! ”

‘‘是啊!”卡斯佩爾打斷他道,“我們知道,您不是強盜, 您是陪著七個小矮人的小紅帽!“別胡鬧,見鬼,我是警長狄姆莫瑟爾! ”

“住嘴!不要瞎叫喚了,員警馬上就要來了! ” “胡說,我就是員警,難道你們聽不出我的聲音嗎?快把我從這裏放出去,我可是官員!”

卡斯佩爾和賽伯爾對這呼救聲一個字也不相信,對他倆來說事情是明擺著的,霍琛布魯茨在耍陰謀詭計,想引他們上當,絕不能讓他得逞。

“假如您真是狄姆莫瑟爾先生,”卡斯佩爾說道,“那您就站到窗子跟前來,讓我們好好看看您。

“這辦不到!我被捆著,躺在地上。你們倆如果不立即把我放出去,你們會為此而受懲罰!你們懂嗎?會為此而受懲罰!懲—–罰!!” ”

就像往常一樣,卡斯佩爾和賽伯爾總無心領神會。用不著再商量,賽伯爾馬上背靠著停房的牆站著,卡斯佩爾站到他的肩膀上,從窗戶時圍柵朝裏看。 “站出來吧! ”他喊道,“您藏在哪里呀?” “我躺在這下面呢!在消防車後面!能著見我嗎?” “看不見!”卡斯佩爾說道,“除非消防車是玻璃做的, 那還差不多。您可別打錯了主意,以為胡編亂造能讓人受騙?”

“這不是編造的謊言!這是純粹的、正式的、經過警方證實的事實!我求求你相信我,把我從這裏放出去!到底我應該怎麼做,你們才肯相信我呢?”

卡斯佩爾和賽伯爾本想多聽一會兒。響噹噹的大盜賊霍琛布魯茨淪落到向他倆乞求的份上,這實在讓他倆興奮不已。

就在這會兒市政廳鐘塔上的大鐘敲響了十二點過一刻。他們突然想起,今天是星期四。

“想嚎您就繼續嚎吧!”卡斯佩爾朝窗戶裏叫道,”我的朋友賽伯爾和我得回家吃午飯去了。真遺憾,警長霍琛布魯茨先生! 您會不會認為,為了您的緣故我們會讓香腸煎得開了花呢?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