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Archive for Author: story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 53 »

小狐狸非常喜歡吃有殼的魚類。他以前總是到河邊,沿著河岸抓螃蟹一類的東西。 有一次,當他在抓螃蟹的時候,他非常餓,沒有先看清楚,就把手爪伸到水裡去抓一個大螃蟹,但那樣做是不行的! 他的手爪一伸進去,「啪」一聲—住在水下泥土裏的大鱷魚就把他的手咬進嘴裡了。 「哎呀,糟糕!」小狐狸想:「大鱷魚把我的手含在嘴裡, 再過一分鐘,他就會把我拉下去,一口吞下了!我該怎麼辦呢?我該怎麼辦呢?」然後他突然想到:「我要騙他!」 於是牠換上一副很快樂的聲音,好像這一切的事都沒有關係,牠說:「哈!哈!聰明的鱷魚先生!聰明的鱷魚先生,竟然把那枝蘆葦的根當成我的手了!我希望你會發現它香軟的很喲!」 那隻老鱷魚在泥土下面,什麼都看不見。 他想:「咻!我搞錯了。」所以他就把嘴巴張開,放走小狐狸。 小狐狸用最快的速度逃開,當他在跑的時候,他大喊著說: 「多謝了,鱷魚先生!好心的鱷魚先生!你真好心哪,竟然放我走了!」 老鱷魚痛甩尾巴,張嘴去抓,但一切都太遲了,已經抓不到小狐狸了。 經過這件事,小狐狸就遠遠的避開河邊,以免危險。但是,經過大約一個星期,他又有了食慾,好想吃螃蟹,什麼事都阻止不了他,他覺得一定要吃一隻螃蟹才行。 所以,就走到河邊,很小心地看看四週。他沒有看見鱷魚,但牠心裡想:「我不能再冒任何危險了。」 所以就站著不動,開始大聲自言自語地說: 「當我在陸地上看不到小螃蟹的時候,一般我都會看到牠們從水裡冒出來,我就把我的手伸進水裡去抓他們。我在想,今天的水裡有沒有又肥又美的小螃蟹呢?」 老鱷魚藏在河底下的泥土裏面,當他聽到小狐狸說的話, 牠想:「阿哈!我要裝成一隻小螃蟹,當牠把手伸進來的時候,我就用牠來做我的晚餐。」 所以,就把他黑黑的鼻尖伸到水面上等著。 小狐狸看了一下,然後說: 「謝謝你,鱷魚先生!好心的鱷魚先生!你實在是太好心了,讓我看到你在那裏。我可要到別處吃晚餐了。」牠就像一陣風似的跑走了。 … Learn more

從前從前有一個王子,不想在國王的宮殿過著安逸的生活,就離開宮殿,走進廣大的世界。他日夜不停地趕路,經過巨人的家,看到庭院裡有保齡球瓶和球,就不禁玩了起來。 巨人聽到吵雜聲,跑出來說:「臭小子,幹嘛玩我的保齡球瓶?你怎麼有那麼大的膽子?」 王子回頂他:「不是只有你有膽子而已。」 巨人因爲新娘想要生命樹的果實,就要求王子去幫他採。生命樹的果實四周有鐵欄杆包圍,欄杆前面還有野獸看守。就算可以靠近果子,果子前面還有一個環,手要伸進環裡面才採得到。 王子穿過原野,越過高山,終於來到奇妙的庭園。看守的野獸都在睡覺,所以王子一點都不費工夫就來到生命樹的旁邊。他伸手穿過那個環,要摘取果實的瞬間,環扣住了他的手腕,附著的魔力使王子更有力氣。他要回去時,原本在睡覺的獅子也在後面跟著。 王子把生命樹的果實交給巨人,巨人立刻拿去給新娘。可是他的手腕沒有套著環,新娘不肯相信那是巨人採的。巨人要王子把環給他,王子不願意,巨人就用詭計騙了王子,挖出他的眼睛,還想把瞎了的王子推下懸崖,以便取下那個手環,可是每次都有獅子在一旁阻止,巨人沒有得逞,反而被獅子推下去。 忠心的獅子把王子帶到小河邊,把水潑到王子的臉上,王子的眼睛就稍微看得見了。後來又有一隻小鳥叫他用河水洗臉,王子的視力就完全恢復了。王子對神表達謝意後,帶著獅子繼續旅程。 他來到一座城堡,看到一個女孩從裡面走下來。女孩雖然長得很美,整個人卻是黑濛濛的。原來她中了魔法,希望王子能夠拯救她。 女孩說,只要他能夠在城堡裡,毫不畏懼地忍受三天痛苦,就能解除她身上的魔法。王子什麼都不怕,就答應借用神的力量試試看。 第一天晚上,王子熬過惡魔的攻擊,隔天早上女孩帶來裝著生命水的小瓶子,塗在王子的傷口上。傷口立刻癒合,女孩的雙腳就變白了。 第二天晚上,王子仍然撐過惡魔的攻擊。隔天早上,女孩又用生命水爲王子療傷。女孩連指尖都變白了。 最後的晚上,王子受到最殘暴的惡魔攻擊,倒在地上不省人事。女孩走進來把生命之水灑在他身上。沒多久,王子醒過來,恢復了精神,看到旁邊有個肌膚白皙如雪的美女。 「站起來,在樓梯上把劍揮三下,魔法就會解除。」 王子照做,城堡就擺脫詛咒回復生機。原來女孩是一個富國的公主。當天就擺了喜宴,在歡樂的氣氛中慶祝王子與公主結爲連理。

兒童詩

09.29.2015, No Comments, 兒童詩, by .

種子 在黑暗的泥土裏, 我拼命的往上鑽, 鑽呀!鑽呀! 終於探出了頭, 世界是多麽明亮呀! 露珠 是姊姊斷線的珠鍊? 是弟弟忘了的玻璃珠?在葉片中,草叢裡,粒粒透着晶瑩。 當我伸手去取時, 却被太陽伯伯拿走了。 星星 不知什麽時候, 夜神把把黑幕拉上了。 天空裏, 閃爍著無數的眼睛, 那是一群小天使醒了。 眨呀貶那明亮的眼睛, 準備飛入孩子們的夢中。 朝陽 … Learn more

從前,有一個富商資本雄厚,經常到世界各地去做買賣。一天,他騎馬離開家鄕出去做買賣。天近中午,他感到又熱又累,便坐在路旁的一棵大樹下休息,並隨手掏出一把棗充飢。吃後,他把棗核向前扔去。突然,地面上冒出一個高大的魔鬼,對他上下打量一番,然後大聲吼道: 「你應該立即被處死,因爲你殺了我的兒子!」 商人驚恐萬分,戰戰兢兢地說:「我一生中從來沒有殺過人,怎麼能說我殺了你兒子呢?」 「你扔棗核時,正好我兒子從這裡經過,棗核打在他的胸上,他就死了。所以我要爲兒子報仇!」 「可是我並沒有看見他,更不是有意殺害他。」 「你明明可以將棗核扔在身邊,爲什麼要用力扔出去呢?我必須報仇!」 商人見魔鬼兇惡而頑固,就哀求道:「我家還有妻室兒女,請允許我回家通知他們寫個遺囑,我再來聽任你的處置。」 魔鬼聽信了商人的話,放他走了。 商人到了家中,向親人講述了他的遭遇。親人們悲痛欲絕。商人立下了遺囑, 告別了家人,便回到那棵大樹前。 商人悲哀地坐下來,靜候魔鬼的出現。 過了一會兒,一個手牽羚羊的老人來到他面前,見他滿臉愁雲,忙問原因。商人向他講述了自己的不幸。老人聽了非常驚訝,說道:「我不離開你,我要親眼看看事態的發展,並盡最大的能力幫助你。」 正當兩人談話的時候,一個手牽兩條黑狗的老頭和一個牽著一頭騾子的老頭也來到大樹下。第一個老頭向這兩人講述了商人的情況,這兩人聽了覺得很奇怪,決定留下來幫助商人度過難關。 突然,狂風四起,塵沙遍地,之後,一個手持寶劍身材高大的魔鬼出現在衆人的面前。他一把抓住商人,舉寶劍就要砍。 三個老人一齊站起來,其中手牽玲羊的老人走上前,吻了魔鬼的手說:「偉大的魔王,倘若我給你講個離奇古怪的故事,你能將他的罪過免去三分之一嗎?」 這個魔鬼酷愛聽奇聞軼事。他聽說老人要給他講離奇古怪的故事,立刻坐下來洗耳恭聽。他答應,如果故事確實離奇,將免去商人三分之一的罪過。於是,第一位老人講道: 「你見到的這隻羚羊,本是我的妻子,也是我叔叔的女兒,我們一起生活了三十年,但是沒有子女。後來我又娶了一個小妾,她爲我生了一個漂亮的男孩,我們認眞地教育撫養,使他成爲一個聰明健壯的少年。他十五歲的時候,我到外地經商,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我妻子趁我不在,用魔法將我兒子變成一頭小牛,將他的生母變成了一頭母牛,並把他們送給了牧人。我回來後不見他們母子倆,便向妻子打聽他們的下落。 她說:『你的小妾死了,你的兒子因爲悲痛離家出走,至今也沒回來。『我沒有懷疑這一消息,只是感到生活無比殘酷。』 「宰牲節到來,我叫牧人去牧場給我挑選一頭母牛,我要親手把牠殺掉。牧人給我拉來一頭肥壯的母牛,原來這就是我那中了魔法的小妾。當我舉刀要宰時,牠發出我從未聽過的悲切的哞叫聲,我不忍下手,便叫牧人代我執刀。牧人剝開牠的皮之後發現,除了骨頭,裡面什麼都沒有。我很後悔。當即又叫人拉來一頭肥壯的小牛,牠就是我那中了魔法的兒子,牠一見我,便淚如泉湧,趴在地上用乞求的目光望著我。我動了惻隱之心,叫牧人把牠放回牧場。 … Learn more

發表《相對論》前,默默無聞的愛因斯坦在紐約街頭散步,迎面走來一位老朋友,他看到愛因斯坦邋遢的樣子,大爲詫異地嚷嚷道:「尊敬的愛因斯坦先生,紐約的夜色如此迷人,我看你可以換一件新大衣了」 愛因斯坦聳聳肩,滿不在乎地說:「才不呢!現在這件舊大衣挺保暖的,再說了,紐約也沒多少人認識我,穿什麼衣服無所謂。」 發表《相對論》後,已經譽滿全球的愛因斯坦又一次在紐約街頭散步,又和這位老朋友迎面相逢。那位老朋友再次驚呼起來:「天啊,尊敬的愛因斯坦博士,你已經是全世界聞明的大科學家了!怎麼還穿著這件舊不拉嘰的大衣?該買件新大衣了」 愛因斯坦還是輕鬆地搖搖頭道:「才不呢!這件衣服還能保暖呀!再說了,現在紐約人都已經知道我是誰了,穿什麼衣服無所謂。」

一個年過半百的人得知自己患了絕症,出於對生命的依戀,他找到了一位高人向他求救。高人對他說:「你身上的症狀一般人很難醫治,我知道有只有一個人可以治癒。他深居簡出,誰也不知道他在哪里。但他很喜歡音樂,只有你四方遊吟,到處唱歌,才有可能找到他的蹤跡。」 患者仿佛找到了救命稻草,生命之樹仿佛從新找到了甘露。爲了尋找這位能醫治絕症的人,他背起吉他,開始了四方遊吟。每到一個地方,他都很熱情奔放地高聲吟唱,每次唱完都引來了聽眾的陣陣喝采。就這樣,雖然一直沒有遇見傳說中可以醫治絕症的人,但患者卻因爲熱愛歌唱而越來越精神抖擻,充滿活力,一直活到了九十幾歲還思維淸晰、身體矯健。 有一天患者正在高聲吟唱時,那個可以醫治他絕症的人終於出現了,他檢査了一下患者的身體,說:「你並沒有什麼絕症啊!」患者大吃一驚,反問道:「你確定我沒有絕症?」在再次得到了肯定沒有絕症的答復後,患者如釋重負,從此不再有尋找醫者的動力,也不再四方遊吟,熱情高唱,結果兩個禮拜後,他就一命嗚呼了。

什麼也沒種的農夫 這一年的天氣一如往常,沒什麼特別的。有人想收購農作物,就問農夫:「你在田裡種玉米了麼?」農夫搖搖頭說:「沒有,因爲我怕天公不作美,不下雨。」 那人繼續問道:「那你種了棉花嗎?」農夫擺了擺手答道:「沒有,因爲我怕會有蝗災,害蟲會吃了棉花。」 那人很確定地說:「那你一定種了西瓜吧?」農夫依然搖頭道:「沒有,因爲我怕會有水災,洪水會把瓜田淹沒。」 那人滿臉狐疑地問道:「那你究竟種了什麼呢?」「既然種任何東西都會有危險,那麼爲了保險起見,我什麼也沒種。這下任何的災難我都不用害怕了。」

一名商人和一名燒餅販子在外邂逅,不愼同時被洪水困在一個城外二十米高的山崗上,山崗上沒有任何的野生動物,沒過多久兩人隨身攜帶的食物都吃光了。商人只剩下一麻袋沒用光的金幣,燒餅販子則還剩下一麻袋沒賣完的燒餅。 從來不把燒餅放在眼裏的商人此刻饑腸轆轆,他向燒餅販子提出一個金幣換取一個燒餅,而平時的價格一個金幣可以買50個燒餅。面對這個空前划算的買賣,燒餅販子居然覺得還不滿足,他認爲千載難逢的發財機會終於來到了,他要求商人用兩個金幣來換一個燒餅,或者一麻袋金幣換一麻袋燒餅。商人想了想,選擇了用一嘛袋金幣換取一麻袋燒餅。 過了好幾天,洪水並沒有任何消退的跡象,商人靠用金幣換來的燒餅每天很悠閒地度過,而燒餅商則空對著一整袋金幣而餓得咕咕叫,最後他實在忍不住饑餓,向商人提出用每兩個金幣的價格換回燒餅。商人不同意,並把價格漲到每個燒餅五金幣。爲了活命,燒餅販只能屈辱地按照五金幣的價格買單。 洪水退後,燒餅全部吃光了,而那一整袋燒餅販子夢寐以求的金幣,又完整地回到了商人手中。

有個男人帶了一條混種的梗犬走進酒吧。這個人告訴酒保,這條狗的品種相當珍貴,並且出示牠是冠軍犬的文件給酒保看。但這個人無法久留,他已經約好要跟銀行行員見面,但狗又不能進銀行。於是他希望酒保能代爲照顧狗兒兩個小時,事後會給他十美元的報酬。 狗主人離開後,另一名顧客出現了,他點了飲料,注意到這條狗,並且大爲讚賞。意外的是,這個客人居然願意出5000美元買這 條狗。想當然爾,酒保不能把狗賣給他,因爲狗不是他的。 「聽好了,」客人說:「我不是在唬你,這條狗的品種很珍貴。我是懂狗的人,我願意花5,000美元跟你買狗,現在就給錢。怎麼樣,要不要賣一句話!」 酒保覺得回絕這筆交易是不智的,於是告訴對方,眞正的狗主人很快就回來了,他會轉告狗主人這個提議。 客人說:「那就看你的囉!我現在必須離開一下,三小時後回來。如果你能幫我搞定這件事,我會付你5000美元買狗的錢,外加200美元傭金。」說完客人就走了。 不久,狗主人回來,一副心情沮喪的樣子:「我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貸款泡湯了,我需要現金。」 就在這個時候,酒保說,自己願意出500美元買他的狗。可想而知,狗主人當然不願意自己的狗只賣這個價錢。最後,價錢拉高了一些,順利成交。原先的狗主人走了之後,酒保開始等啊等,等著那位買狗的客人出現。不用說,那個客人是不可能出現的,因爲這兩個人是串通好來騙錢的。 PS. 騙子想馬上獲取現款時,會設下這類騙局,在商業上,這種詐騙模式又稱爲簡易詐騙。當被害人不是酒保而是有錢的商人,當標的不是雜種狗而是金礦、油井、珠寶或佛州溼地時,獲利可以達到數十萬美元。小心:不管是哪種標的,你可以確信它其實跟狗沒什麼兩樣。 原則:詐騙可以分爲六個部分。 牢記詐騙的六個部分,如此當有人試圖騙你時,你就能認出模式並加以反制。 部分一:勸誘。勸誘的工作通常交給下套人來做,他們的任務是讓被害人進入圈套中。下套人會用各種方式取得你的信任,少數人會出示證件,但絕大多數是訴諸個人魅力與推銷術。 部分二:誘因。誘因是被害人遭到詐騙的主因。在典型的騙術中,誘因通常是快速致富,其他的好處則包括性行爲(例如假賣淫眞詐財或仙人跳〉。有時誘因來自於助人,例如慈善捐款。當然在詐騙的例子裡,慈善是假,錢進了騙子的口袋是眞。 部分三:誘餌。絕大多數的騙局會使用誘餌,也就是第三人,這些人有時爲配合演出還會裝笨,或者裝做與雙方沒有任何利害關係,好誘使被害人上鉤。在拍賣會上,假買家會哄抬價格。誘餌也會讓被害人知道,要贏得果殼遊戲與三張牌賭局有多容易。

春秋戰國時期,齊國有一個很有才學的人叫鄒忌,他看到齊威王常常沉溺於享樂,而不專心國家大事,非常著急,總想找機會勸諫。但鄒忌是一介平民,根本沒有資格和機會見到齊威王,更別提給出建議和主張了。 可是鄒忌不甘心,總想施展自己的抱負。他聽說齊威王喜歡音樂,於是就想出了一個辦法。有一天,他抱著一架古琴去求見齊威王,說自己是技藝高超的琴師,聽說大王喜愛聽音樂,特地前來拜見。 齊威王聽說來了一個琴師,心中高興,就趕忙將他傳召進來。鄒忌拜見齊威王之後,就坐下來,不疾不徐的調校著琴弦。等把音調好以後,又煞有介事的把兩隻手擱在琴上,作出即將彈奏的樣子,但卻又一動也不動。 齊威王左等右等,見鄒忌一直沒有真正彈奏,就問:「怎麼不彈呢?」鄒忌雙手作揖說:「小人不僅會彈琴,還知道彈琴的道理。」齊威王雖然愛好音樂,自己也能彈琴,但是對樂譜的理論知識還不是很明白,聞言頓時來了興趣,於是他就讓鄒忌講來聽聽。 鄒忌整理衣冠,正襟危坐,從作琴的始祖伏羲氏講起,一直談到文王、武王對琴的形狀樣式的改造,越講越深沉。齊威王起初還頗有耐心,後來便漸漸的有些不高興了,於是他氣呼呼地說:「你說得天花亂墜,我聽得雲山霧繞,光講這些空洞的大道理有什麼用呢?你還是彈奏一曲給我欣賞吧!」 鄒忌聽了齊威王的話,連忙站起身來,再次跪拜,神情嚴肅地說:「大王看見我拿著琴卻不彈,光講空話,一定是很不滿意吧?現在,所有的齊國人看見大王拿著齊國的大琴,九年來沒彈過一回,也都有點不滿意呢!」 齊威王是一個善於納諫的君王,聞言,他馬上恍然大悟,趕忙站起來說:「原來先生是拿彈琴來勸導我啊,我明白了。」於是便吩咐人把琴拿下去,和鄒忌談論起國家大事來。 在鄒忌的輔佐下,齊威王勤政愛民,終於使齊國強盛起來,成為東方的強國。

莊子是戰國時期道家學派的代表人物,是一個很有名望並頗受人們尊重的學者。但是,莊子雖然學富五車,家境卻貧寒窘迫,一直過著清苦的日子。 有一回,莊子家又到了青黃不接的時候,一連幾天都沒有入肚的口糧。莊子沒有辦法,打算到不遠處的監河侯那裡借一點糧食糊口。這個監河侯是管理當地河道水利的小官,依靠俸祿和小買賣營生度日,生活過得還算不錯。因為他平日與莊子的關係很融洽,所以莊子覺得向他求助應該沒有問題。 來到監河侯的家門前,莊子剛好見他從裡面走出來。監河侯看見莊子,連忙招呼:「先生這是到哪裡去?」莊子說:「我來找您求助!」監河侯呵呵一笑,很禮貌地說:「先生別客氣,有什麼請說吧。」 當莊子羞澀地道明來意後,監河侯卻面露難色,吞吞吐吐地敷衍道:「這個是小事情啊,沒有問題的!但是,我這幾天實在太忙了,東邊的河堤要整修,西面的河道要拓寬,整日暈頭轉向。你等一等,過一段時間後,我的封邑就可以收穫糧食,等我收了租子,不要說借你一點口糧,就是借你三百兩金子也沒有問題!」 聽到監河侯虛偽的托詞,莊子很氣憤,就對他說:「昨天我到這邊來時,走到半路聽到 「救命啊,救命啊」的呼救聲,仔細一看,原來是一條鯽魚正躺在一根乾涸的車轍中,在那裡有氣無力的喘氣。我很好奇,就問牠:「你怎麼躺在這裡?」鯽魚回答說:「我本來是東海水族的臣民,現在落在這裡,眼看就要沒命了,請你快給我水,哪怕是一斗一升,救救我的命吧!」我覺得牠很可憐,就對牠說:「你不要害怕,我一定幫助你!現在我馬上就出發到南方去,向吳王和越王遊說,讓他們拿出整條西江的水來給你。」沒想到這條不知好歹的鯽魚居然氣憤的對我吼叫:「我就快要死了,如果現在能得到一升半斗的水就可以活命了,而你卻還在誇誇其談,哇啦哇啦說些沒用的空話。如果按照你說的那樣辦,還不如早點兒到賣魚乾的店鋪裡去找我呢?」 莊子說完就拎著空口袋離開了,留下滿臉通紅的監河侯在那裡發呆。

看鳥人的三條大罪 齊景公非常喜歡鳥,他經常命人捕很多品種的鳥兒讓他細細賞玩。而燭鄒則是齊景公專門委派來管理鳥兒的負責人,他每天都要盡心照料好這些活蹦亂跳的鳥。 有一天,燭鄒忙著給鳥兒準備食水時,忘了關住一個鳥籠的門,結果竟然讓齊景公最珍愛的一隻鳥兒飛走了。景公聞訊後非常生氣,於是便下令要殺死這個疏忽的看鳥人。 群臣們都覺得為了 一隻鳥而處死一個人有失公允,但卻都不敢去勸說盛怒的齊景公。晏子也很同情燭鄒,於是他便主動站了出來,說:「大王啊,你別生氣了!這個可惡的燭鄒有 三條罪狀,讓我先好好地數落他一番,你再下令取他性命,讓他在黃泉路上不會嘮叨抱怨!也算是罪有應得!」 齊景公十分高興,急忙叫人將燭鄒押了進來。 晏子板著臉,踱著方步走到了渾身顫抖的燭鄒面前,一本正經地說:「大膽燭鄒,你可知罪?你為國王管鳥卻讓牠逃走,這是第一條罪狀;你使國王為了鳥而殺人,這是第一 一條罪狀;這事一旦傳到天下,人民都會認為我們的君王重小鳥而輕士人,讓國王的名譽蒙上塵埃,這是第三條罪狀。你真是罪不可恕,罪該萬死啊!」說完,晏子立即請求景公下達斬殺令。 齊景公聽完這些話語後,臉上紅一陣白一陣,非常慚愧。他想了想說:「大夫說得極對,我接受你的指教,燭鄒就不用殺掉了!」

在廣吿學上有一個有關啤酒的個案: 有一個品牌的啤酒為了找出重型消費者,在經過市場調查之後,發覺這群人都屬藍領階級及教育程度較低者。 結果這個調查一公佈,一時之間啤酒銷量大減,因為人們擔心買這個品牌啤酒會被誤認為「沒水準」的人。當然一段時間過後,這個故事就被淡忘’啤酒銷售量自然回升。 另一個有關「淡啤酒」的故事是這樣的,市場不知從那傳出:飮用淡啤酒是娘娘腔的人才幹的事。驟然淡啤酒銷量大減,生產淡啤酒的公司急忙推出帥勁粗獷牛仔於酒吧中打贏一 場架後,痛飮淡啤酒的廣告,結果淡啤酒銷路立刻回升甚至超越原先業績。  

意外發生後過了三個星期,馬羅走進酒吧。他居然沒死! 他的「朋友」裝作十分關心他的健康,問他這段時間去了哪裡,馬羅說他出了車禍。他有點腦震盪,頭蓋骨和肩骨都有點裂傷。馬羅在佛登醫院接受治療,但是因爲一些人爲疏失,這家醫院沒登記他的住院記錄。 「謀殺集團」一陣大亂。硬漢湯尼當機立斷地指出:他們得在第一時間幹掉馬羅。別再耍什麼花招,趕快宰人拿錢才是上策。 他找馬羅比酒。可憐的馬羅再次喝下大量要命的甲醇,不省人事。 丹尼爾,克萊斯伯是「謀殺集團」的第六個,也是最後一個成員,爲了五十塊錢加入這項計畫。  克萊斯伯和莫菲把馬羅帶到富爾頓街1210號租來的房間。莫菲在煤氣口插上一條橡膠水管,另一端塞進馬羅嘴裡。但水管長度不夠,他們只好把馬羅拖下床遷就一下。克萊斯伯把瓦斯打開(他在審判時說自己聽到了氣體外洩的「嘶嘶聲」)。「謀殺集團」終於把幾星期前就該了結的事辦成了,馬羅死於一九三三年二月二十二日。 要料理馬羅的屍體並不難,帕斯夸幹的是殯葬業,他在此接手一切。帕斯夸找來一個前任議員法蘭克,曼茲拉醫生,僞造一份死亡證明,宣稱馬羅因爲喝酒過量,死於肺炎。帕斯夸用十塊錢的廉價棺材把馬羅裝起來,草草埋在威切斯特郡菲可利夫墓園的慈善墓地。當然,他記在帳上的價格高達四百元。 當然,故事還沒結束。這些傢伙起了爭執。計程車司機格林要求額外的汽車修理費,還向不認識的人徵詢意見。硬漢湯尼和克萊斯伯公開談論他們為這次謀殺付出的心力。故事就這麼口耳相傳,最後終於傳到警方那裡。經過兩星期的調查,涉案者全數就逮。 -全文完- 相關網站 http://www.twisted-helices.com/music/primus/misc/malloy.html

麥可‧馬羅(Michael Nalloy)是紐約布朗士區一個六十歲的失業消防員,原本是愛爾蘭人,後來移民到美國。但這不是本故事的重點,你只要知道他是個酒鬼就夠了。只要有酒喝,他什麼都願意做。 話說,正是貪杯的習慣惹了麻煩,使他變成史上最詭異的謀殺對象之一。 我們先把時間調到一九三三年一月,地點是安東尼‧馬利歐經營的地下酒吧。 當時酒店的老闆馬利歐急需一筆現金,他於是和他的常客蘭西斯想出一個速成的法子:先幫某人買保險,然後再把他幹掉。 兩人在酒吧裡頭一張壞牌桌邊,環視著整個店內。他們的眼光很快落在麥可,馬羅身上。馬羅再合適不過,他是個酒鬼,無親無故,沒人會記得他。 計畫馬上付諸實施。他們以”尼可拉斯馬洛里”的名義幫馬羅買了三份保險:在大都會人壽投保八百元,在保誠人壽另買兩份各値四百九十四元的附加險。他們買的保險都附有加倍補償損失條款,也就是說馬羅若死於意外,就有雙倍的保險金可拿。 現在只剩把馬羅幹掉了。他們以爲這事再簡單不過,只要多灌馬羅幾杯酒,他就會嗚呼哀哉。 結果出乎意料。 首先他們讓馬羅賒帳,隨便他喝多少。第一週,馬羅從進門就沒停過杯,一直喝到醉茫茫步出酒吧。 然而事與願違,馬羅繼續到酒吧報到,灌下更多的酒。 保險費和酒錢越花越多,馬羅卻沒半點要死的樣子。於是他們決定在馬羅的酒裡動手腳。  地下酒吧的酒保喬瑟夫‧莫菲(綽號紅人)正好幹過藥劑師。他有一記整惡客的絕招:在酒裡加入少量的三氯乙醛水合物(麻醉劑)。莫菲同意以美金一百元的代價協助「謀殺集團」了結馬羅的性命。問題是三氯乙醛剛好用完了,他便從自己的福特型車中取出防凍劑代替。莫菲每晚都在馬羅的杯裡加入一點防凍劑(當時用的是有毒的甲醇),但一點用也沒有。馬羅每晚還是向酒吧報到,神清氣爽,越喝越多。 接下來他們試了松節油、馬用藥膏,甚至毒老鼠藥。正常人喝下其中任何一種都會中毒,但長年酗酒的馬羅,似乎已經練就一身百毒不侵的功夫。帕斯夸在酒意中想起,他聽說有人吃了威士忌的生蠔或蛤蜊一命嗚呼。他們決定更進一步,把生蠔和蛤蜊 浸在致命的防凍劑加料肉湯中,讓馬羅大啖一頓。出乎意料的是,隔天馬羅又出現在酒吧,還要再喝。 謀殺不死者 「謀殺集團」又想出一個萬無一失的辦法。他們開了一罐沙丁魚,放上一個星期,等沙丁魚都臭了,再拿來做成三明治。三明治當然不可缺少礦物質。因此馬利歐把錫罐磨成碎屑混入沙丁魚醬,順便加了一些剁碎的大頭針。 你應該猜得到結果如何。馬羅吃下三明治,舔舔手指就走。他死了嗎?當然沒有。他隔天又來了,意猶未盡。 一般人到了這個地步大概都放棄了,但「謀殺集團」的成員可不。 「謀殺集團」有了第四名成員。賀希格林 … Learn more

史上最黏的災難 我小時候就聽過這個故事,但不知典出何處。有些故事就是這樣:隔了一二十年再讀到,一直以爲純屬虛構的事原來都有憑有據。 接下來我要說的(如果你有看標題的話),就是一九一九年一月十五日發生在麻州波士頓的「糖蜜洪水」。 當時,糖蜜還是美國最主要的甜味佐料,餅乾、蛋糕、麵包,還有甜酒都用得到。因爲需求量很大,波士頓沿岸一帶有許多糖蜜工廠、倉庫、儲存槽。當時的波士頓,可說是美國的製酒重鎮。 這個故事就發生在其中一處—–波士頓北方的一個大型儲存槽,如今是有名的法紐爾會館 (Faneuil Hall)、昆西市場(Quincy Market)和新英格蘭水族館的所在地。 這個糖蜜儲存槽可不是普通的大。它用生鐵鑄成,直徑二十五公尺,高十五公尺,可以容納兩百五十萬加侖的糖蜜! 接下來發生什麼事情,大家都知道了。當地人突然聽到一聲儲存槽爆裂的巨響,裡面的糖蜜便往街上一湧而出。 據估計,糖蜜潮的高度約在五到十公尺之間,以每小時四十到五十五公里的速度從儲存槽流竄而出,周邊的深度則只有一兩公尺,你怎麼跑也逃不過。 糖蜜洪水肆虐所及,救人變成不可能的任務。一接近就會被捲入其中,淪爲黏稠的犧牲品。 這場意外造成二十一人死亡,一百五十人受傷。其中有人被嗆死、有人被燙死,也有人被狂潮掃進海裡。這些不幸的人可以說是被「甜死」的。 糖蜜洪水也毀掉價値數百萬元的財產;房屋和倉庫被連根拔起,甚至市區的高架鐵道也遭破壞—–儲存槽的碎塊撞坍了幾座大樑。 洪水過後,接著就是清理。被糖蜜困住的馬救不出來,只好統統射殺。消防栓的清水沖不走糖蜜,只能從港口汲取鹽水刷洗地面。 一共花了六個月,石子路、戲院、商店、汽車以及住家裡的糖蜜才清除乾淨。波士頓港整整半年都是棕色的。 信不信由你,聽說三十年後,還有糖蜜從地面和人行道的裂縫冒出來!還有人說,只要是大熱天,在城裡就會聞到糖蜜的味道。 好了,這場災難到底是怎麼來的? 沒人確定,不過有兩種解釋:一種說法是,業者爲行將生效的禁酒令預作準備,把儲存槽裝得太滿,導致壓力過度而爆裂。 另一種說法則和天氣有關:前一天溫度只有華氏二度(約攝氏零下十七度〉,隔天氣候反常,溫度驟升到四十度(約攝氏四度〉。溫差可能造成糖蜜迅速膨脹,超過儲存槽所能負荷的程度。 … Learn more

這是麥克雞的故事。麥克可不是什麼普通的雞,差別可大了—牠是一隻無頭雞。如果要我說得具體點,牠是一隻沒頭沒腦的懷安多特(Wyandotte)公雞。 麥克不是生下來就沒有頭。牠誕生在科羅拉多州福祿伊塔的時候,百分之百正常,當然頭也長得好好的。 一九四五年九月十日,五個半月大的麥克噩運當頭,被判了死刑。牠的主人歐森夫婦決定對雞仔 們大開殺戒,賣掉一些,一些自己享用。主意既定,他們便往雞舍而來。小心啊,麥克! 你可以想見那一幕:羅伊先生手持斧頭將雞頭斬下,太太克拉拉負責拔毛、清理雞身。 咻!大斧一揮,只見麥克的頭應聲落地。麥克的頭當場死翹翹,但牠的身子卻還活得好好的。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誰都聽過雞被砍頭後還會四處亂竄,這也就是「Run like a headless chicken」這句成語的由來。然而我們也很清楚,沒頭沒腦的雞應該活不了多久。 麥克顯然沒學過大自然的遊戲規則。雖然腦袋點地了,牠不但站得好好的,還趾高氣揚走來走去,彷彿沒事一樣。隔天,麥克依然活蹦亂跳,羅伊決定繼續餵牠,看牠還能活多久。羅伊用眼藥水的滴管吸取穀粒糊,滴入麥克敞開的食道中,再丟入一些碎石,幫助砂囊磨碎食物。日復一日,麥克的體重不減反增。 麥克可以穩穩地站在最高處的棲木上,喉頭發出含混不清的啼叫聲,牠甚至嘗試用不存在的嘴去整理羽毛。如果不把雞頭的功能算在內,只要是雞能做的事,沒一件麥克辦不到的。顯然,牠沒注意自己少了一個重要部位。 我想你也明白,無頭雞並非尋常可見之事。就像著名的(Barnum)馬戲團表演,麥克雞顯然有利可圖。一位叫霍普‧維德的行銷商前來拜訪羅伊,認爲麥克必定能在雜耍表演團大出風頭。「奇蹟麥克」很快打響名號,在美國西岸各地巡迴。牠的頭放在玻璃瓶裡,跟著四處旅行。(其實麥克的頭被一隻猫吃了,瓶中的雞頭屬於另一隻可憐的雞。) 斷頭後六星期,麥克上了《生活雜誌》的報導,知名度水漲船高。只要二十五分錢,就能一睹麥克的眞面目;而在巔峰時期,牠每個月可進帳四千五百元,在當時算是賺翻了。 只要有利可圖,就會出現仿冒品。爲了趕搭順風車,麥克的鄉親開始往自家的雞腦袋動斧頭。其中一隻叫「幸運」(Lucky)的仿冒雞活了十一天, 卻不愼跌入火爐的煙囪一命嗚呼。還有幾隻無頭雞也活了幾天。 爲什麼只有麥克活得那麼久?科學家檢査的結果是,歐森先生並沒有把麥克的頭好好砍掉。大部份的腦袋是砍掉了,但是有一隻耳朵沒砍到,切口剛好避開頸靜脈,血塊凝結讓麥克不至流血而死。雞大部分反射動作都是由腦幹控制,而麥克的腦幹幾乎完好無傷。一些人道主義圑體檢査後,也認爲麥克毫無痛苦。 後來麥克遇到一個嚴重的問題:喉部產生的黏液會讓牠窒息。歐森夫婦的對策很簡單,就是用針筒把痰吸出來。然而,悲劇還是發生了。某次返鄉途中,歐森夫婦帶麥克住在鳳凰城的汽車旅館。夜裡,他們聽到麥克痛苦的喘息聲,卻發現針筒不愼遺忘在表演場地。奇蹟麥克從此不再。 向上帝借時間的麥克確切的死期不得而知。數年後,根據羅伊的資料推斷,奇蹟麥克應該死於一九四七年三月。牠十八個月的無頭歲月,應該算是世界紀錄了。然而,羅伊不願承認自己失手殺了這隻雞,只說把麥克賣掉了。很多關於麥克的故事受這則小謊言的誤導,宣稱麥克直到一九四九年還在全國各地巡迴演出。 … Learn more

妹妹出走 小玫離家出走了。父親想到警察局報案,哥哥志翔阻止說:「不要鬧得滿城風雨,小玫自尊心很強,等等吧。」 一年前,小玫隨再婚的母親進入這個家庭,新家庭除了父親還有一個哥哥,四口之家從此開始。志翔雖然有心照顧新妹妹,卻不善言辭,只能用行動來表示。爲了給小玫騰出一個房間,他甚至主動把自己的床搬進書房。 可是,剛進入青春期的小玫正是最敏感的時候,還是不習慣新家的氣氛,這天母親因爲她跟新爸爸鬧彆扭,對她大聲念了幾句,她就悶聲不吭打包離家了。 小玫的愛好是上網,志翔猜想她會去網咖。他知道她的電子信箱,寫了一封信 給她:「我知道你是生氣才躲起來。我們都很擔心你,但最後還是沒有驚動任何人。就讓你安靜地回味一下過去的快樂和苦惱吧。」 一天過去,小玫沒有任何回音。母親想打電話問小玫的老師和同學,志翔攔住了,他怕好面子的小玫以後上學會不好意思面對大家。於是母親只向老師請了病假。 夜裡十一點半,小玫終於回信了,只有一句話:「我很好,只是暫時不想回家。」大家都鬆了一口氣。 志翔回信:「我們相信你會照顧好自己,但還是要提醒你注意安全。媽媽很後悔兇你,她希望你能原諒她。我們打算這兩天去照全家福,希望你早點回來。」 第二天早上小玫回信:「我沒有怪媽媽,我只是想出來透透氣,希望媽媽保重身體。」 志翔想到一個主意,父親和母親聽了都點頭配合,於是他寫道:「媽媽昨天出去找你時淋到雨,發了高燒,我要和爸爸陪她去醫院。」 沒幾分鐘回信來了:「媽媽怎麼樣?還好嗎?」志翔從容關上電腦,並不理會。 中午電話響了,父親接起電話,那頭傳來小玫心慌的聲音,他也配合地用擔憂的口氣說:「媽媽已經吃藥了,醫生說如果燒一直退不下來,要趕快回診,以免變成肺炎。你快回家吧,媽媽很擔心你……」 一個小時過後,大門響起鑰匙轉動的聲音,熟悉的身影出現在志翔和父親眼前。小玫走進屋來把背包一扔,疲憊的臉上有兩個紅眼圈。「媽媽呢?」她焦急地問。 「噓……她在睡覺。」 小玫躡手躡腳地走進主臥室,只見母親安靜地躺著,她輕輕叫了一聲「媽」,眼淚滑了下來…….。

手牽手

07.13.2014, No Comments, 小故事, by .

那是從小就養成的習慣! 每天吃過晚飯後,她、姊姊、父親和母親,總會一起走出家門,到河邊散步。 那時候正是幼年,沒有現在的許多煩惱,每天吃完飯和家人一起散步只是習慣而己。 對她來說,晚上的散步是一種很好的休閒方式,那時電視節目非常少,娛樂活 動也很有限。走在長長的堤防上,看頭頂漂亮的星空,看風中搖擺的長長狗尾草,聞聞腳邊小花若有似無的淡淡香氣,聽林中不知名蟲子的叫聲,聽蛙聲一聲比一聲高,心情多麼舒暢愉快! 有時候,母親也會提議大家走遠些,繞過堤防到大街上去。 就算是小鎮的夜晚,街道上也非常熱鬧,很多人都在散步,父母帶著孩子,老人牽著幼童,情侶甜蜜地依偎,還有許多和他們一樣,全家出動逛街散步的人!大家臉上都帶著淡淡的微笑,不一定有什麼話題,只是那麼閒聊著,東看西看,有時遇到熟人便打聲招呼! 現在她想起來,似乎好久沒有像那樣放鬆心情了。她上大學、找工作、加入社會、人事浮沉、談戀愛、結婚、有了小孩子,時間飛逝,快得讓人抓不住!那天的黃昏,她看著夕陽西下陪父母散步的那個年輕人,心一下子就被觸動了,好久、好久沒有散步了,好久沒有這樣陪著父母散步了! 週末回到家裡,看著父親和母親的臉,她的心境一下子變得平和起來。她招呼丈夫和女兒,還有姊姊、姊夫、小姪子,「吃過晚飯全家一起去散步吧,一個都不許跑喲!」 父母愣,轉而開心一笑,「好呀,難得女兒們都回來了!」 姊姊一愣,轉而釋然一笑,「好呀,感覺好久沒有全家一起去散步了!」 一大家子人就在這個夏天的夜晚全體出動,她左手是父母、右手是丈夫和孩子,後面是姊姊、姊夫和小姪子,心房一下子塡得滿滿的! 她看見了父母的笑容,看見了家人的笑容,她知道自己臉上也掛著滿足的微笑!夜空的星星仍如以前那麼美麗,晚間的奏鳴曲仍如記憶中那麼動聽。 晚飯後的散步是個好習慣,陪父母和家人一起散步,更是個非常非常好的習慣喲。

明朝末年,李自成攻克京城後,派人招降駐防在山海關的明朝遼東總兵吳三桂。吳三桂假降繼而反叛,反引清兵入關攻打農民起義軍。李自成非常惱怒,抓主吳三桂的愛妾陳圓圓,下令立即將其勒死。 陳圓圓是號稱色、藝、才三絕的蘇州名妓,並另有一絕,其舌如簧,生就一副好口才。行刑這天,李自成目光一掃陳圓圓的芳容,心也不由一跳,想到:「果然是天生尤物, 莫怪吳三桂要為她拚命,劉宗敏也被她迷了本性,這種『禍水』決不能留!」李自成對衛士示意,說:「拉出去,勒死!」 陳圓圓不愧為見過風浪的名妓,不待衛士動手,自己站了起來,面對李自成,看了他一眼,微微冷笑一聲,轉身欲走。 李自成大喝一聲:「回來!你冷笑什麼?」 陳圓圓復又跪下說:「小女子早聞大王威名,以為是位縱橫天下,叱咤風雲的英雄,想不到……………….」, 「想不到什麼?」 「想不到大王卻畏懼一個弱女子!」 「孤王怎麼會畏你?」 「大王,小女子出身良家,墮入煙花,飽嘗風塵之苦,實屬身不由己。初被皇親田畹霸占,後被吳總兵奪去,大王手下劉將爺又將小女子搶來,皆非小女子本意。請問大王,小女子自身又有何罪過?大王仗劍起義,不是要解民於倒懸,救天下之無辜嗎?小女子乃無辜之人,大王卻要賜死,不是畏懼小女子又作何解釋?」李自成被陳圓圓問住了,許久回答不出。他抬抬手:「你且起來說話。」 陳圓圓給李自成叩了個頭:「謝大王!」起身說:「為大王計,大王殺小女子實為不智。」 「怎麼不智?」 「小女子看宮中情形,大王有撤出京城的打算,不知是也不是?」 「就算孤有這種打算,那又怎樣?」 「大王是打算全師平安撤走,還是被追襲奔亡呢?」 陳圓圓的話觸及李自成的心病,不覺傾身問道:「想平安撤走,又當如何?」 「大王,吳三桂降而復叛,全由小女子引起。此時他兵鋒銳利,大王若殺了我,勢必激起他更大的仇恨,定會日夜兼程,追奔不息。若留我螻蟻之命,小女子感念大王不殺之德, 當盡心竭力,使吳總兵滯留京師。你全師而撤,鞏固西京,不久又可東山再起。正所謂緩兵之計。」 闖王思忖良久,說:「好,孤王相信你,留下你了。」 陳圓圓在刀刃之間,竟然片語釋難,足見利齒之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