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Archive for Author: story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 201 »

當第二次世界大戰發生期間, 一位美國青年吉米接到了服兵役的通知書, 並要他在第二天去醫院接受體檢。 因為吉米不太想當兵,所以他苦想了大半夜,終於編好了一套理由,想騙過醫生避免服兵役。 第二天當吉米走進醫院時,看見醫生正站在桌子後面。醫生抬頭看了看,就對吉米說:「先把你的外套和內衣脫下來,再把褲帶鬆開,坐在旁邊那張椅子上去。」 吉米按照他的話做了。可是醫生卻一直站在那裡沒有動,只看了吉米一會兒,才慢吞吞的說:「好,把你的衣服穿起來吧!」 「可是你根本還沒有幫我做檢查呢!」 吉米沒料到醫生會這麼說,便氣急敗壞的叫了起來:「醫生,我………」 「別急,年輕人,」醫生用沉穩的聲音打斷了他的話,說:「不必再檢查了。你看,我要你把外套和內衣脫掉你都聽見了,可見得你並不是聾子。同樣的,你也看見了我指示你座的那張椅子,也就是說,你的視力完全夠得上參軍的條件。」 醫生又說你既然有辦法自己脫掉衣服並且坐在這張椅子上,這證明你的身體非常健康,同時你也聽得懂我要你去做的事,這說明你的智力對參軍來說,是毫無問題的,現在,你可以離開了。」 「這,這……..」吉米這下子可愣住了。

一個炎熱的夏天早晨,一朵小小的雲從海邊升起來,輕巧又快樂地飄過湛藍的天空。大地遠遠地躺在它的下面,因爲久旱而焦黃、枯乾、荒蕪了。 小雲可以看見地面上,可憐的人們在炎熱的田裏工作、受苦。而她自己卻飄浮在晨間的微風中,一點都不必、擔心,到處遊蕩。 「要是我能幫助下面那些可憐的人們就好了!」小雲想著。 「但願我能使他們的工作輕鬆一些,或者讓飢餓的人有食物吃,口渴的人有水喝!」 隨著那一天的過去,小雲變得越來越大,她想爲地上的人們做點事的願望,在她心中也越變越大。 地面上,天氣愈來愈熱。太陽很嚴酷地燃燒著,人們在它的陽光下暈倒了。他們看起來好像會被熱死,但是他們不能不繼續工作,因爲他們很窮。 有時候,他們站著,抬頭看著雲,好像是祈禱一般的說: 「要是您能幫幫我們就好了!」 「我會幫助你們!我會的!」雲說著。然後她就開始朝地面輕輕下降。 但正當她往下飄降的時候,她突然想起了人家告訴她的話。那時她還是一片小小的雲娃娃,坐在大海娘娘的膝上,人家悄悄的告訴她說,假如雲太靠近地面的話,就會死的。 當她想起這些,就停住自己,不再下降,隨著微風到處搖擺著,千思萬想。 到了最後,她站住不動,勇敢而驕傲地說:「地上的人們,我會幫助你們,不管代價如何!」 這個念頭使她突然很不可思議地長大起來,強壯、又有力。她從來沒有想過她能變得那麼大。 她站在大地的上空,好像是一個偉大的天使一樣;她抬起頭來,把她的翅膀遠遠的延伸到田野和森林之外。 她好偉大、好莊嚴,人們和動物見了,都感到很敬畏,樹和草都在她的面前屈膝。然而,地上所有的生物都知道,她的立意是善良的。 「是的,我們會幫助你們的!」雲再一次大聲地說:「接受我,我會給你們生命!」 正當她說這些話的時候,一道奇異的亮光,從她心裏發亮,打雷的聲音破空而過,一股超乎言語所能形容的愛,充滿了雲的心。 她下降、下降,越來越接近地球,在一場施恩的、止傷療痛的大雨中,雲犠牲了她的生命。 那場雨是雲的重要事蹟,那是她的死,但也是她的榮耀。整個大地無論多遠,凡是雨所降臨之處,一道可愛的彩虹升起它的拱橋,天上明亮的光彩不勝斑爛,那是在向她的那種犠牲自我的大愛,致上最後的敬意! 這些瞬間也會消失,但在那些被雲所救的人們與動物的心中,她的祝福將被牢牢記著,直到久遠。

一百多年以前,浙江省奉化縣的茭湖村還是一個很小的村落,村中二十多戶人家都以打柴賣柴來維持簡單的生活。 村中有位孤兒閻厚三,原本和雙親同住,可是在『厚三』十歲的時候,閻老爹上山打柴,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的翻下了山溝,手中握著一個捕獵的夾子,讓人奇怪的是閻老爹從不打獵,怎麼會拿著捕獵夾呢? 當村中的人找到閻老爹將他抬下山的時候,閻老爹已經奄奄一息,過了兩天就傷重不治而死。 閻大娘和厚三傷心欲絕,而小小年紀的厚三在悲痛中,仍然惦記著父親不明不白的死因。 沒有想到就在失去父親的第三個月,閻大娘也因哀傷過度而去世,臨終前,閻大娘拉著厚三的手說:「三兒,爹娘不得已才丟下你一個人,你得做個好孩子,老老實實的打柴……」 好心的鄰居張叔叔、張嬸嬸幫著厚三料理了母親的後事,張嬸嬸也每天替厚三準備三餐,照顧生活起居。而張家的獨子小柱子因為和厚三年紀差不多,每天一大早就帶著柴刀邀厚三一起去砍柴。有了張家的細心照顧,厚三的生活也就不覺得獨單。 轉眼一年過去了,一天清晨,厚三才剛剛起床,就覺得心神不寧,但他仍和往常一樣和小柱子一塊兒上山。當他們來到閻老爹出事的山溝附近,竟然看到山溝旁的大石頭上,站著一位白鬍子幾乎快要拖到地上的老先生,厚三他們正想開口問話,老先生倏的就消失了。留下了愣在一旁的厚三和小柱子。 老先生的出現和消失,帶給厚三滿腹疑間,他很想向老先生問個清楚,是不是知道一年前父親出事的情形? 第二天天還沒有亮的時候,厚三就一個人趕上山,坐在山溝旁的大石頭上等。太陽已經升上了半天高,仍然沒有看見老先生的踨影,厚三跳下石頭,伸了個懶腰,就在這個時候,身後響起了蒼老的聲音:「厚三呀!你天天打柴太辛苦了,明天拿個大口袋來,我給你一些金子,往後就可以舒舒服服的過日子!」 「謝謝您,老先生,」厚三恭敬的回絕了,「我每天靠自已的勞力打柴賣錢,生活的很好,不需要您的金子。不過,您為什麼要送我金子呢?」 「閻家對我有救命之恩,我必須想辦法報答,你如果不接受我的金子,我只有另想辦法了!」 老先生說完話就不見了。 一個星期之後的一天中午前,厚三砍了一大擔柴,正坐在路邊休息,看到一對灰兔驚慌失措的跑來,躲有他的柴擔下。不遠處,一位獵人拿著獵槍氣喘噓噓的追來,看到厚三就問:「這位小兄弟,您可曾看見一對灰兔?」 厚三知道他的目的,一向慈悲的他就撒謊說沒有看見,等獵人一走,他抱起灰兔,擔起柴擔就急忙下山去了。說也奇怪,灰兔在厚三的懷裏意然毫不驚慌,似乎知道厚三的善意呢! 於是厚三就把兩隻灰兔養在家裏,每天和小柱子出門砍柴,同時撿些野菜、蕃薯葉回來餵牠們。有了灰兔的作伴,厚三的生活也就更不寂寞了。 厚三收養灰兔子沒幾天的一個傍晚,他才進家們,張嬸嬸就慌慌張張的跑來找厚三:「厚三呀!今天你不在家,我好像看見有人在你們家走動,等我過來一看,嚇了我一大跳呢,你瞧!」她邊說邊指著床上洗好的被子和衣服,以及飯桌上熱騰騰的飯菜,「厚三,你知道是誰在你家裏做這些事嗎?」 看到這種情形,厚三也愣住了,「我也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呀?」 雖然飯菜香噴噴的令人難以抗拒,但厚三滿腹的疑問,怎麼吃得下呢:?他躺在床上根本難以入睡。到了半夜,廚房裏傳來唏唏嗦嗦的聲音,厚三正想起床查看,一對年輕的夫婦已來到厚三的床前。他們一句話也沒有說,雙雙跪下,厚三嚇了一大跳,失措的問:「你們是誰?為什麼要這樣做呢?」 那對年輕的夫婦表明了他們的身份,原來,他們就是厚三養的那對灰兔。一年以前,他們的父親在閻老爹出事的山溝附近,幾乎被一個捕獵夾夾到,就在驚險的剎那,閻老爹一把抓開了捕獵夾,可是自已卻失足跌下了山溝。 「您前些日子在山溝邊遇到的老先生就是家父,他是在山中修煉多年的兔仙,我們一家人也都住在山中洞穴裏。家父原本打算送您一袋金子,可是您不肯接受,其實,閻家對我們的救命之恩,也不是一袋金子就能報答的。因此我們決定送您這一袋種子,只要您想種什麼,隨手撒在土中就能長大,就算是我們報答您的一點心意吧!」 … Learn more

郭子儀制服了造反的安祿山,威名震驚全國,連塞外民族都佩服他的英勇。 當他年紀較大的時候,回紇人反叛唐朝,集合數十萬人攻進中國。皇帝大吃一驚,急忙召來郭子儀,請他想辦法平定亂事。郭子儀身經白戰,知道戰爭對兩國都有害處,而百姓所受的損失更大,所以他決心勸服回紇人,免去這場戰爭。於是,他單人獨騎地進入回紇軍營。 回紇首領看郭子儀不穿甲胄,也沒有攜帶武器,就懷疑郭將軍要耍什麼奇招,等他弄清了郭子儀勸和的意思後,才發現郭將軍是個真正的偉人,便接受了郭子儀的建議,撤兵回國去了。

在浙江省杭州城西,有個景緻幽美的西湖。可是在很早以前,杭州還只是一片乾涸的海灘,根本沒有西湖的影子呢! 梁家一家在杭州已經住了好幾代了,他們雖然並不富裕,卻因為梁爺爺和獨子梁大叔熱心、講義氣,所以當地的人都相當敬重他們。 尤其梁爺爺曾經從地方上一戶大戶人家,救了一頭飽受虐待的牛,更為街坊鄰居讚佩不已。 梁家為那頭牛取名為大黃,牠在梁家生活了十多年,這段時間,梁大叔不但結了婚,還生下了一個女兒梁培珠。由於培珠從小缺少玩伴,因此她跟老牛大黃的感情特別好,平時總是騎著大黃四處遊玩; 而大黃對小主人也忠心耿耿,寸步不離,梁家因為有大黃保護培珠,也就放心讓她四處玩耍。 住在杭州城裏的居民有一個煩惱的問題,那就是杭州周圍數十里的地方都找不到小河和小溪,用水都得擔著水桶到好遠的地方去挑,於是大家經常聚在梁家,希望想出一個解決的方法。 有一天,地方上熱心公益的朱鐵民、李大春、王二爺等七、八個人,又聚在梁家商量用水的問題,培珠卻在這時候氣噓噓的跑進來,大聲說:「爺爺!爺爺!大黃說山上有泉水呢!」 梁爺爺笑著說培珠:「培珠,小孩子不可以亂講話的喲! 大黃明明是頭牛,怎麼會說話呢!妳別在這兒胡鬧了,快進去找妳娘!」 小培珠張著一雙大眼睛,小手亂搖著說:「爺爺,我沒有說謊,是大黃剛剛告訴我的,您不信,可以去問牠嘛!」 梁大叔覺得培珠胡鬧的過份了,使了個眼色要培珠不要再說,培珠覺得好委屈,氣嘟嘟的跑開了。 當晚,梁大叔入睡以後做了個夢,夢中出現一位穿著土黃色衣服的老人,用低低沉沉的聲音對他說:「靈隱山裏有一股清泉,只要鑿穿一面有牛角圖形的石壁,就會有清泉流出來,不過石壁鑿穿的時候,裏面會噴出一股石漿,千萬要當心別讓石漿噴到身上,否則人會凝成石頭的!」 黃衣老人說完就消失了,梁大叔驚醒,想起了下午培珠說的話,就再也睡不著了。 第二天一早,梁大叔邀集了左右街坊七、八個壯漢,帶了糧食、鐵錘和鑿子,登上了靈隱山,找著了兩面有牛角圖形的石壁,趕忙動手開鑿。當他們鑿了一段時間停下來休息,鑿過的石壁又復合起來,就像沒有鑿過的一樣。他們嚇了一跳,趕緊繼續動手。到了傍晚,大家鑿得手破了皮,渾身酸痛,然而一停手,石壁又復合的像原來一樣,這時天色暗了,大家只好拖著疲憊的身子失望的回家。 那天晚上,梁大叔又在夢中看到了黃衣老人,他告訴梁大叔必須不停的鑿才能鑿通石壁,否則就前功盡棄了。 翌日清晨,梁大叔就迫不及待的四處邀人上山,可是昨天一起上山的八個人當中,只有一半肯再上去,不去的人說:「大叔,夢未必可信,在那種高山上怎麼可能有泉水,我看還是用桶子挑水可靠些!」 最後,只有梁大叔和朱鐵民、李大春、劉大叔四個人一起上山。大家決定好輪流鑿石壁,由早到晚,一錘一錘不停的鑿。時光匆匆,轉眼就過了一個多月,他們的鑿子短了,雙手也起了厚繭,可是石壁仍然沒有鑿通,只鑿了個大洞,李大春和劉大叔灰心了,他們抱怨說:「梁大叔,您說一口氣鑿到底就可以鑿通,可是鑿到現在什麼也沒有,誰知道要鑿到什麼時候,我們得回家去看看啦!」 梁大叔也不強留他們,任他們走了。剩下他和朱鐵民每天辛苦的鑿石壁,一刻也不敢鬆懈。 有一天午後,梁大叔正坐在洞外休息,老遠就聽到培珠的叫聲,只見培珠騎在老牛大黃的背上,一路跑上來。 「爹,今天大黃好奇怪,一個早上吵個不停,中午吃過飯,我跟牠到屋外玩,牠就朝著出上跑來,我喊也喊不住!」 … Learn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