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Archive for Author: story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 55 »

陶穀,字秀實,是中國南北朝時周人。他的學問很淵博文章也寫得很好。到了宋朝的時候,他看見宋太祖趙匡胤對於文官,包括他這個翰林院的學士都不太重視,於是他就請求調離開翰林院,太祖說:「你們翰林院的翰林學士所寫的文章,都是按照前人的舊書本抄寫下來的,沒有什麼創意,只不過是改變一些詞句罷了。可以說是按照葫蘆的樣子去畫葫蘆,陶穀到底做了什麼事呢?」 陶穀聽了便不太高興,有一天,他在翰林院的牆壁上提了一首詩,來抒發心中的牢騷:「官職有來須與做,才能用處不憂無:堪笑翰林陶學士,一生依樣畫葫蘆。」 大意是說要想當官就得標新立異,如果皇帝不中用你,再有才能也沒有用處。可笑我這個可憐的翰林學士,一輩子只會照著葫蘆的樣子畫葫蘆。 宋太祖看了這首詩後,就對他更加反感,以後陶穀始終沒得到重用。

司馬相如是西漢有名的文學家。他不但風度翩翩,更彈得一手好琴,當時的人都很敬重他。而卓文君則是城裡有名的千金小姐,既有才氣又漂亮,雖然是守寡在家,仍然有不少人登門求親。 他們的名聲在城裡老百姓的口中傳來傳去,他們也都互相仰慕對方。只可惜,就是從來沒見過面,不知道彼此的真面目。 有一次文君的父親卓王孫在大廳宴請司馬相如和當時的一些名人雅士。 文君就利用這機會,躲在客廳的屏風後面,偷偷觀看司馬相如。一看果然風采非凡,文思敏捷,應對得宜,文君心裏想,果真是「百聞不如一見」。 司馬相如瞥見屏風後面的窈窕倩影,心裏想:「這一定是卓文君。」 於是,就借機會演奏了「鳳求凰」的曲子,想用琴聲來打動佳人的心弦。 聰明的卓文君一聽這曲子,知道是馬相如的心意,當下就做了決定,要與司馬相如長相廝守。當天晚上,他便投奔司馬相如,兩人從此結為夫妻。後來「司馬遇文君—-一見鍾情」就成為千古流傳的佳話。

與金錢有關的幾則笑話 視若無睹 在搞事業的男子對朋友說:「眞糟糕!俺需要一筆現金應急才行,否則的話只有破產一途。可是,我能夠到那兒弄錢呢?眞是一點眉目都沒有。」 「聽到你這麼說,我就放心啦!」朋友說:「你剛開始說話時,我以爲你要向我借錢呢!」 用錢 一對上班族,彼此在閒談。 「阿德那廝用錢像流水一般,領薪水不到的幾天,又一文不名了。「他向你開口借錢嗎?」 「不是!是我想向他借錢呢!」 興趣 「爲了自己的興趣,我需要多餘的一些錢。」小鮑對朋友麥克說。 「興趣?我頭一遭聽到你這麼說。」麥克問:「你的興趣是什麼呀?」 「就是日常的衣食住行呀!」 公平 「你能不能借我二百元?」小唐對老劉說。 「好啊!」老劉拿出錢包,取一張百元的鈔票給小唐。 「怎麼,只有一百元呀!」小唐說。 「是啊,這樣才算公平。」老劉說:「你損失了 一百元,我也損失了一百元。」 零倒過來看 喬治的行爲放蕩,又不搞正經事,叫他的兄弟們感到頭痛萬分,而且,他甚至伸手向兄弟借錢。到了這種境地,兄弟們在商量的結果,以九分的利息,把錢借給喬治。 … Learn more

兩個醫學院學生來到某座小城市,他們投宿在一家旅店裡。店主按照以往的慣例,詢問他們的姓名、職業和停留的時間。 這兩位旅客說:「我們可能會住上四個星期,職業是格羅克市的名醫。不過這件事請別告訴其他人,因為我們必須在這裡進行一項實驗,非常需要安靜。」 旅館的主人十分好奇的問:「是什麼樣的實驗呢?」 這兩個旅客說:「我們在格羅克市創造了一個奇蹟,可以使死人復活。這項實驗在那裡進行了三個星期,現在我們想換個環境,所以才來這裡進行實驗。」 說完他們就拿出格羅克市市長所簽署的一張證明給店主看。 不久店主變把這個令人吃驚的消息傳播開來。剛開始的時候,大家並不在意,可是幾天之後,這兩個人怪異的行徑終於引起了人們的注意。因為他們常常在墳墓前徘徊,特別是一座年輕貴婦的墓地,他們所停留的時間最長。 漸漸的,這個地方出現了全所未有的恐慌,當第三個星期快要過去的時候,這兩位旅客收到了那位富商所寄來的一封信。信裏寫著:「我那以死去的太太既溫柔又美麗,我也非常愛她,可是她有重病纏身,所以我不希望他帶著病體復活。」同時在信封內附了一大筆錢,做為酬金。在這封信之後,他們又陸陸續續收到其他的來信。其中一個正繼承著舅舅遺產的外甥來信說:「請你們別打擾他死後的安寧吧!」 一個太太在丈夫死了之後又重新嫁人了,她在信裡說:「我死去的丈夫已經老邁不堪,他一定不願意再活著受苦。」來信如雪片般的飛來,而且每個信封裡都有一大筆錢。可是這兩個人對他們的請求卻無動於衷,依然在墓地前徘徊。後來這個城市的市長也忍不住了。因為受到市民擁護的前任市長才剛去世,因此現任市長不願意這麼快就離開市長寶座。他送給那兩個旅客一筆巨款,同時在信裏寫著:「我們深信你們可以使死者復活,但是希望奇蹟不要在這裡出現,為此我照樣幫你們開立一張證明,並請你們立刻離開本市。」這兩個旅客在聽從的市長的勸告後,帶著大筆的金錢和證明,離開了這個實驗成功的地方。

當第二次世界大戰發生期間, 一位美國青年吉米接到了服兵役的通知書, 並要他在第二天去醫院接受體檢。 因為吉米不太想當兵,所以他苦想了大半夜,終於編好了一套理由,想騙過醫生避免服兵役。 第二天當吉米走進醫院時,看見醫生正站在桌子後面。醫生抬頭看了看,就對吉米說:「先把你的外套和內衣脫下來,再把褲帶鬆開,坐在旁邊那張椅子上去。」 吉米按照他的話做了。可是醫生卻一直站在那裡沒有動,只看了吉米一會兒,才慢吞吞的說:「好,把你的衣服穿起來吧!」 「可是你根本還沒有幫我做檢查呢!」 吉米沒料到醫生會這麼說,便氣急敗壞的叫了起來:「醫生,我………」 「別急,年輕人,」醫生用沉穩的聲音打斷了他的話,說:「不必再檢查了。你看,我要你把外套和內衣脫掉你都聽見了,可見得你並不是聾子。同樣的,你也看見了我指示你座的那張椅子,也就是說,你的視力完全夠得上參軍的條件。」 醫生又說你既然有辦法自己脫掉衣服並且坐在這張椅子上,這證明你的身體非常健康,同時你也聽得懂我要你去做的事,這說明你的智力對參軍來說,是毫無問題的,現在,你可以離開了。」 「這,這……..」吉米這下子可愣住了。

一個炎熱的夏天早晨,一朵小小的雲從海邊升起來,輕巧又快樂地飄過湛藍的天空。大地遠遠地躺在它的下面,因爲久旱而焦黃、枯乾、荒蕪了。 小雲可以看見地面上,可憐的人們在炎熱的田裏工作、受苦。而她自己卻飄浮在晨間的微風中,一點都不必、擔心,到處遊蕩。 「要是我能幫助下面那些可憐的人們就好了!」小雲想著。 「但願我能使他們的工作輕鬆一些,或者讓飢餓的人有食物吃,口渴的人有水喝!」 隨著那一天的過去,小雲變得越來越大,她想爲地上的人們做點事的願望,在她心中也越變越大。 地面上,天氣愈來愈熱。太陽很嚴酷地燃燒著,人們在它的陽光下暈倒了。他們看起來好像會被熱死,但是他們不能不繼續工作,因爲他們很窮。 有時候,他們站著,抬頭看著雲,好像是祈禱一般的說: 「要是您能幫幫我們就好了!」 「我會幫助你們!我會的!」雲說著。然後她就開始朝地面輕輕下降。 但正當她往下飄降的時候,她突然想起了人家告訴她的話。那時她還是一片小小的雲娃娃,坐在大海娘娘的膝上,人家悄悄的告訴她說,假如雲太靠近地面的話,就會死的。 當她想起這些,就停住自己,不再下降,隨著微風到處搖擺著,千思萬想。 到了最後,她站住不動,勇敢而驕傲地說:「地上的人們,我會幫助你們,不管代價如何!」 這個念頭使她突然很不可思議地長大起來,強壯、又有力。她從來沒有想過她能變得那麼大。 她站在大地的上空,好像是一個偉大的天使一樣;她抬起頭來,把她的翅膀遠遠的延伸到田野和森林之外。 她好偉大、好莊嚴,人們和動物見了,都感到很敬畏,樹和草都在她的面前屈膝。然而,地上所有的生物都知道,她的立意是善良的。 「是的,我們會幫助你們的!」雲再一次大聲地說:「接受我,我會給你們生命!」 正當她說這些話的時候,一道奇異的亮光,從她心裏發亮,打雷的聲音破空而過,一股超乎言語所能形容的愛,充滿了雲的心。 她下降、下降,越來越接近地球,在一場施恩的、止傷療痛的大雨中,雲犠牲了她的生命。 那場雨是雲的重要事蹟,那是她的死,但也是她的榮耀。整個大地無論多遠,凡是雨所降臨之處,一道可愛的彩虹升起它的拱橋,天上明亮的光彩不勝斑爛,那是在向她的那種犠牲自我的大愛,致上最後的敬意! 這些瞬間也會消失,但在那些被雲所救的人們與動物的心中,她的祝福將被牢牢記著,直到久遠。

一百多年以前,浙江省奉化縣的茭湖村還是一個很小的村落,村中二十多戶人家都以打柴賣柴來維持簡單的生活。 村中有位孤兒閻厚三,原本和雙親同住,可是在『厚三』十歲的時候,閻老爹上山打柴,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的翻下了山溝,手中握著一個捕獵的夾子,讓人奇怪的是閻老爹從不打獵,怎麼會拿著捕獵夾呢? 當村中的人找到閻老爹將他抬下山的時候,閻老爹已經奄奄一息,過了兩天就傷重不治而死。 閻大娘和厚三傷心欲絕,而小小年紀的厚三在悲痛中,仍然惦記著父親不明不白的死因。 沒有想到就在失去父親的第三個月,閻大娘也因哀傷過度而去世,臨終前,閻大娘拉著厚三的手說:「三兒,爹娘不得已才丟下你一個人,你得做個好孩子,老老實實的打柴……」 好心的鄰居張叔叔、張嬸嬸幫著厚三料理了母親的後事,張嬸嬸也每天替厚三準備三餐,照顧生活起居。而張家的獨子小柱子因為和厚三年紀差不多,每天一大早就帶著柴刀邀厚三一起去砍柴。有了張家的細心照顧,厚三的生活也就不覺得獨單。 轉眼一年過去了,一天清晨,厚三才剛剛起床,就覺得心神不寧,但他仍和往常一樣和小柱子一塊兒上山。當他們來到閻老爹出事的山溝附近,竟然看到山溝旁的大石頭上,站著一位白鬍子幾乎快要拖到地上的老先生,厚三他們正想開口問話,老先生倏的就消失了。留下了愣在一旁的厚三和小柱子。 老先生的出現和消失,帶給厚三滿腹疑間,他很想向老先生問個清楚,是不是知道一年前父親出事的情形? 第二天天還沒有亮的時候,厚三就一個人趕上山,坐在山溝旁的大石頭上等。太陽已經升上了半天高,仍然沒有看見老先生的踨影,厚三跳下石頭,伸了個懶腰,就在這個時候,身後響起了蒼老的聲音:「厚三呀!你天天打柴太辛苦了,明天拿個大口袋來,我給你一些金子,往後就可以舒舒服服的過日子!」 「謝謝您,老先生,」厚三恭敬的回絕了,「我每天靠自已的勞力打柴賣錢,生活的很好,不需要您的金子。不過,您為什麼要送我金子呢?」 「閻家對我有救命之恩,我必須想辦法報答,你如果不接受我的金子,我只有另想辦法了!」 老先生說完話就不見了。 一個星期之後的一天中午前,厚三砍了一大擔柴,正坐在路邊休息,看到一對灰兔驚慌失措的跑來,躲有他的柴擔下。不遠處,一位獵人拿著獵槍氣喘噓噓的追來,看到厚三就問:「這位小兄弟,您可曾看見一對灰兔?」 厚三知道他的目的,一向慈悲的他就撒謊說沒有看見,等獵人一走,他抱起灰兔,擔起柴擔就急忙下山去了。說也奇怪,灰兔在厚三的懷裏意然毫不驚慌,似乎知道厚三的善意呢! 於是厚三就把兩隻灰兔養在家裏,每天和小柱子出門砍柴,同時撿些野菜、蕃薯葉回來餵牠們。有了灰兔的作伴,厚三的生活也就更不寂寞了。 厚三收養灰兔子沒幾天的一個傍晚,他才進家們,張嬸嬸就慌慌張張的跑來找厚三:「厚三呀!今天你不在家,我好像看見有人在你們家走動,等我過來一看,嚇了我一大跳呢,你瞧!」她邊說邊指著床上洗好的被子和衣服,以及飯桌上熱騰騰的飯菜,「厚三,你知道是誰在你家裏做這些事嗎?」 看到這種情形,厚三也愣住了,「我也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呀?」 雖然飯菜香噴噴的令人難以抗拒,但厚三滿腹的疑問,怎麼吃得下呢:?他躺在床上根本難以入睡。到了半夜,廚房裏傳來唏唏嗦嗦的聲音,厚三正想起床查看,一對年輕的夫婦已來到厚三的床前。他們一句話也沒有說,雙雙跪下,厚三嚇了一大跳,失措的問:「你們是誰?為什麼要這樣做呢?」 那對年輕的夫婦表明了他們的身份,原來,他們就是厚三養的那對灰兔。一年以前,他們的父親在閻老爹出事的山溝附近,幾乎被一個捕獵夾夾到,就在驚險的剎那,閻老爹一把抓開了捕獵夾,可是自已卻失足跌下了山溝。 「您前些日子在山溝邊遇到的老先生就是家父,他是在山中修煉多年的兔仙,我們一家人也都住在山中洞穴裏。家父原本打算送您一袋金子,可是您不肯接受,其實,閻家對我們的救命之恩,也不是一袋金子就能報答的。因此我們決定送您這一袋種子,只要您想種什麼,隨手撒在土中就能長大,就算是我們報答您的一點心意吧!」 … Learn more

郭子儀制服了造反的安祿山,威名震驚全國,連塞外民族都佩服他的英勇。 當他年紀較大的時候,回紇人反叛唐朝,集合數十萬人攻進中國。皇帝大吃一驚,急忙召來郭子儀,請他想辦法平定亂事。郭子儀身經白戰,知道戰爭對兩國都有害處,而百姓所受的損失更大,所以他決心勸服回紇人,免去這場戰爭。於是,他單人獨騎地進入回紇軍營。 回紇首領看郭子儀不穿甲胄,也沒有攜帶武器,就懷疑郭將軍要耍什麼奇招,等他弄清了郭子儀勸和的意思後,才發現郭將軍是個真正的偉人,便接受了郭子儀的建議,撤兵回國去了。

在浙江省杭州城西,有個景緻幽美的西湖。可是在很早以前,杭州還只是一片乾涸的海灘,根本沒有西湖的影子呢! 梁家一家在杭州已經住了好幾代了,他們雖然並不富裕,卻因為梁爺爺和獨子梁大叔熱心、講義氣,所以當地的人都相當敬重他們。 尤其梁爺爺曾經從地方上一戶大戶人家,救了一頭飽受虐待的牛,更為街坊鄰居讚佩不已。 梁家為那頭牛取名為大黃,牠在梁家生活了十多年,這段時間,梁大叔不但結了婚,還生下了一個女兒梁培珠。由於培珠從小缺少玩伴,因此她跟老牛大黃的感情特別好,平時總是騎著大黃四處遊玩; 而大黃對小主人也忠心耿耿,寸步不離,梁家因為有大黃保護培珠,也就放心讓她四處玩耍。 住在杭州城裏的居民有一個煩惱的問題,那就是杭州周圍數十里的地方都找不到小河和小溪,用水都得擔著水桶到好遠的地方去挑,於是大家經常聚在梁家,希望想出一個解決的方法。 有一天,地方上熱心公益的朱鐵民、李大春、王二爺等七、八個人,又聚在梁家商量用水的問題,培珠卻在這時候氣噓噓的跑進來,大聲說:「爺爺!爺爺!大黃說山上有泉水呢!」 梁爺爺笑著說培珠:「培珠,小孩子不可以亂講話的喲! 大黃明明是頭牛,怎麼會說話呢!妳別在這兒胡鬧了,快進去找妳娘!」 小培珠張著一雙大眼睛,小手亂搖著說:「爺爺,我沒有說謊,是大黃剛剛告訴我的,您不信,可以去問牠嘛!」 梁大叔覺得培珠胡鬧的過份了,使了個眼色要培珠不要再說,培珠覺得好委屈,氣嘟嘟的跑開了。 當晚,梁大叔入睡以後做了個夢,夢中出現一位穿著土黃色衣服的老人,用低低沉沉的聲音對他說:「靈隱山裏有一股清泉,只要鑿穿一面有牛角圖形的石壁,就會有清泉流出來,不過石壁鑿穿的時候,裏面會噴出一股石漿,千萬要當心別讓石漿噴到身上,否則人會凝成石頭的!」 黃衣老人說完就消失了,梁大叔驚醒,想起了下午培珠說的話,就再也睡不著了。 第二天一早,梁大叔邀集了左右街坊七、八個壯漢,帶了糧食、鐵錘和鑿子,登上了靈隱山,找著了兩面有牛角圖形的石壁,趕忙動手開鑿。當他們鑿了一段時間停下來休息,鑿過的石壁又復合起來,就像沒有鑿過的一樣。他們嚇了一跳,趕緊繼續動手。到了傍晚,大家鑿得手破了皮,渾身酸痛,然而一停手,石壁又復合的像原來一樣,這時天色暗了,大家只好拖著疲憊的身子失望的回家。 那天晚上,梁大叔又在夢中看到了黃衣老人,他告訴梁大叔必須不停的鑿才能鑿通石壁,否則就前功盡棄了。 翌日清晨,梁大叔就迫不及待的四處邀人上山,可是昨天一起上山的八個人當中,只有一半肯再上去,不去的人說:「大叔,夢未必可信,在那種高山上怎麼可能有泉水,我看還是用桶子挑水可靠些!」 最後,只有梁大叔和朱鐵民、李大春、劉大叔四個人一起上山。大家決定好輪流鑿石壁,由早到晚,一錘一錘不停的鑿。時光匆匆,轉眼就過了一個多月,他們的鑿子短了,雙手也起了厚繭,可是石壁仍然沒有鑿通,只鑿了個大洞,李大春和劉大叔灰心了,他們抱怨說:「梁大叔,您說一口氣鑿到底就可以鑿通,可是鑿到現在什麼也沒有,誰知道要鑿到什麼時候,我們得回家去看看啦!」 梁大叔也不強留他們,任他們走了。剩下他和朱鐵民每天辛苦的鑿石壁,一刻也不敢鬆懈。 有一天午後,梁大叔正坐在洞外休息,老遠就聽到培珠的叫聲,只見培珠騎在老牛大黃的背上,一路跑上來。 「爹,今天大黃好奇怪,一個早上吵個不停,中午吃過飯,我跟牠到屋外玩,牠就朝著出上跑來,我喊也喊不住!」 … Learn more

有一天,傑克在家裡請朋友吃飯,他想招待得體面一點、豐富一點,可是又不願意多花錢,想了一會兒便決定和妻子商量一下: 「今天中午我們會用一隻美味的燒鵝招待客人。」 妻子很驚訝的說:「要用燒鵝才可以嗎?」 傑克說:「我只是說說而已,實際上只要用一碟豬肝就可以了。」 「這樣做好嗎?」對於丈夫的安排,連向來小氣的妻子也感到有些為難。 「你不用為難了,妳只要在廚房故意摔壞一支舊碟子,然後跑到飯廳驚呼裝燒鵝的碟子打碎了,要裝得像一點,這樣子燒鵝自然就吃不成了,客人也不會覺得不滿意。」 「你真聰明啊!捷克!」 到了中午的時候,客人剛剛就座,便聽見從廚房傳來「啪」她的一聲巨響,和一陣女人的抽泣聲。傑克暗自對妻子的表演感到滿意,他裝出一副關心的樣子緊張的抱著從廚房跑出來的妻子說:「親愛的,發生了什麼事啊?」 妻子委屈的回答說:「碟子打碎了。」 傑克兩手一攤假裝抱歉地說:「那麼,燒鵝不就吃不成了嗎?」 「不,」妻子糾正著說:「是裝豬肝的碟子打碎了。」

有一個乞丐順利的乞討到2塊乾糧,於是他高興的躺在太陽底下一邊吃著乾糧一邊曬太陽。 在寒冬的季節能遇到這麼暖和的天氣,討飯又順利,他心裡真是高興極了。 他看著來往的人們庸庸碌碌的樣子,他忽然感慨的說:「唉,這是何必呢!大家拼命的忙著,還不是為了一張嘴嗎?哈哈還不如我每天討兩片乾糧,隨便往地上一躺,多麼悠閒舒服啊!如果每天都能像今天這樣,我真是該知足了。」 這時有位縣官正好從這裏路過,聽到這些話覺得很奇怪,便說:「是什麼人這麼知足?快來帶給我看看!」 差役們領命後立刻將那名乞丐帶到轎子前。只見這乞丐蓬頭垢面的,腰間繫了一根草繩纏裹著快要滑下來的幾團棉絮,胳膊和10個腳趾都露在外面。 縣官看了大吃一驚,便問:「大家都說這個世上沒有知足的人,你只是一個乞丐,既吃不飽又穿不暖的,哪談得上什麼滿足呢?」 乞丐連忙回答說:「小的終日乞討,從沒有像今天這麼順利,既然兩塊乾糧能填飽肚子,天氣又如此暖和,我往這兒一躺,豈不是比那些庸庸碌碌的人舒服多了,哪還能不知足呢?」 縣官想了一會兒,對差役說:「將他帶回去好好的侍候他。」接著又吩咐說道:「從今以後你們要稱他為知足老爺,他有什麼要求你們要立刻告訴本官。」 就這樣知足老爺被供了起來,每天雞鴨魚肉山珍海味的。他越想越高興,又感慨的說:「這回可真該知足嘍!」 知足老爺無故被奉為上賓,既不是縣官的親戚又沒有什麼能耐,差役們覺得莫名其妙,便去問現縣官,縣官只是笑了笑並沒有回答,只要求他們好好服侍不可怠慢。 又過了一段日子,差役忽然來報告說:「大事不好了老爺,知足老爺突然不吃不喝,不知道怎麼搞的,口口聲聲說要見您不可。」 縣官急忙前去探視。只見知足老爺跪在地上,說:「大老爺,您真是一個大好人,現在只求您好人做到底。我每天光這樣子吃呀,睡的,說實在太沒意思了。要是能有個知足娘子陪伴的話,那就更好了。」 「就是啊!」縣官大笑著說:「有吃有喝以後,你現在又想要老婆,有了老婆以後你又想要什麼呢?真是不出我所料,『世間沒有知足人』這句話一點不假。把他給我轟出去!」

很久以前,城南大街上有個戈瞎子,他雖然雙目失明,但是家中卻萬貫家財,又有親戚在官府裏當官,在地方上也算是有財有勢。全城男女老少城內城外百里之中,沒有一個人敢在他面前說一個「瞎」字,甚至連和「瞎」有關的字都不敢說。 這天,從外地來了一個賣盆子的小販,推著一小車瓦盆來到街上叫賣,戈瞎子正帶著一群家丁上街玩兒,他一聽到有人在叫賣盆,就問:「賣盆的!這盆是怎麼樣的?」 賣盆的一看戈瞎子的派頭不凡,只見他身穿絲綢,戴著一副大墨鏡,拄著根拐杖,便想:這一定是個有錢的瞎子。可是小販不知道戈瞎子的忌諱,就熱心的回答說:「老爺,這瓦盆一敲就叮噹響,既光滑又結實,您不信的話,請摸摸看好了!」 一個「摸」字才剛剛說出口,戈瞎子便氣急敗壞的說:「把這些瓦盆給我砸了!」 於是家丁們就蜂擁而上,「叮叮噹噹」的將一車瓦盆砸個粉碎。戈瞎子一群人這才揚長而去。 賣盆的小販見了大哭起來,說:「我爹生了病,沒錢醫治,還等我賣了盆好送他去看病呢!現在可怎麼辦哪?」 就在這個時候,當地有名的「智多星」范二麻子路過這兒,聽了賣盆小販的哭訴和目擊者的敘述,便大罵一聲:「好個惡霸!砸了人家的瓦盆,一定得叫你賠出來才行!」 於是便和賣分的小販說了幾句悄悄話,於是才止住了哭聲,連忙撿起瓦盆碎片,往車上一堆,推了小車就跟范二麻子走了。 小車推到戈瞎子的後花園門口,戈瞎子正好站在那兒和家丁聊天,范二麻子大喊著:「賣盆啊!」 戈瞎子一聽,又來了一個賣盆子的,連忙問:「賣盆的,你的盆子怎麼樣啊?」 范二麻子連忙走上前去,一本正經的說:「老爺,你看這盆既光亮又結實,不是我吹牛,就算掉在地上也打不破呢!相信老爺這種好眼力一定會看中的!」 「多少錢?我全買了!」 家丁們都知道這是怎麼回事,紛紛勸著主人別上當了,戈瞎子生氣的說:「怎麼,連你們也瞧不起我?」 家丁們聽了個個噤若寒蟬。 就這樣,一車瓦盆碎片便倒在戈瞎子的後花園牆角下,而五十塊現大洋也進了賣盆小販的口袋裏。范二麻子連忙催賣盆的小販說:「你快帶你爹看病去吧!」  

有一天,飢的烏鴉經過公園時,看到一位好心的老婆婆正在餵鴿子。烏鴉興奮的飛上前去,也想要分一點食物。但是,老婆婆一看到烏鴉,就大聲尖叫著把牠趕走了。 烏鴉難過的一面走,一面想:「為什麼人類一看到我們,就要趕我們走,卻拿食物給鴿子吃呢? 對了,一定是因為鴿子又白又漂亮!」 烏鴉開始想:「怎麼樣才能讓自己變得又白又漂亮呢?」 烏鴉一面走,一面想,在經過一家麵粉店時,牠興奮的大叫: 「啊,我有辦法了!」 牠很快的跑進麵粉店裏,劈劈啪啪的把麵粉拍到身上。果然,才一會凣的工夫,烏鴉就變得又白又漂亮了。 「現在我和鴿子一樣漂亮了,老婆婆一定會把食物分給我的!」 烏鴉得意洋洋的回到公園裏,果然,老婆婆又在餵鴿子了。烏鴉迅速飛上前,和鴿子們爭食。 「啊,真好吃!我已經好久沒有吃過這麼好吃的東西了。」 烏鴉一面吃,一面滿足的說。老婆婆和其他鴿子以為牠也是鴿子,所以沒有人趕牠。 烏鴉開心的想:「我以後每天都可以來吃了!」 第二天,烏鴉又混在鴿子群中,吃老婆婆給的食物。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下了一陣大雨,烏鴉身上的麵粉全都被沖走了。鴿子們一看,生氣得不得了。 「這是老婆婆給我們的食物,你怎麼可以來搶!」 鴿子們愈想愈生氣,就一窩蜂的擁上來,在烏鴉身上又抓又啄。烏鴉嚇得落荒而逃,再也不敢到公園裡來了。  

很久以前,有個農夫每天辛辛苦苦的工作著,終於存下了一點兒錢和許多麥子、酒、牲口,棚裏也養了四匹馬、八頭牛。他在有了這麼多家產後,便打算成家了。 於是他的朋友就替農夫向貧窮的老騎士女兒求婚,老騎也答應了。 騎士的女兒十分漂亮,農夫很高興,不久便舉行了婚禮。 婚禮剛結束,農夫就開始煩惱,覺得自己只是一個農夫,實在不應該娶騎士的女兒為妻。他心裏想:當我到田裏幹活時,我的妻子在家閒著,說不定會做出什麼壞事來。這可怎麼辦?對了,如果我每天一早先打她一頓再去工作,她就會哭上一整天,這麼一來,她就沒有時間去胡思亂想了,只要晚上回來再向她賠個不是,不就可以重修舊好了嗎? 於是在第二天吃完早飯後,農夫在出門前走到妻子身邊,狠狠的打了她一個耳光,然後就去田裏工作了。而妻子的臉上也頓時出現了五道鮮紅的指印。那妻子傷心極了,於是大哭著說:「爸爸,你為什麼要把我嫁給這個人?我們家真窮到這種地步了嗎?媽媽呀,要不是妳那麼早就離我而去,我怎麼會落到這種下場啊!我以後該怎麼辦呀?」 不出農夫所料,她傷心得哭了一整天。 到了晚上,農夫一回家就跪在妻子身旁,假裝出非常難過的樣子,罵自己早上是鬼迷心竅,還立下誓言再也不打她了。 就這樣,妻子答應忘掉早上的事,和丈夫言歸於好,一塊兒吃了晚飯。 計謀成功了,農夫打算繼續這麼做。第二天沒怎麼樣,第三天農夫一起床,就故意找麻煩,打完妻子後又出門了。 他的妻子認為這真是自己的不幸,就大哭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國王的兩名使者騎著白馬經過她家。他們以國王的名義向她問了好,並說他們快餓死了,想討一個麵包。於是農夫的妻子就拿出家裏最好的食物招待他們,問他們要到哪兒去。 使者說:「國王要我們找一個神醫為公主治病。在八天前,公主的喉嚨被一根魚剌卡住了,國王找了許多醫生都取不出來,公主難受極了,國王也非常著急,因為公主可是國王的心肝寶貝啊!」 農夫的妻子聽完使者的話,突然想到一個主意,於是她說道:「你們不必再找了,我丈夫就是最適當的人選。他是一位名醫,醫術很高明呢!」 「啊!真的嗎?妳不是在騙人吧?」 「我所說的都是實話。不過,他可是個怪人,不太喜歡表現自己的本事。所以如果你們不用棍子打他的話,他是不會跟你們走的。」 「這好辦,我們打他就是了。請告訴我們,他現在在哪兒?」 於是農夫的妻子便把她丈夫幹活的地方指給他們看,並且一再叮嚀他們,別忘了她的話。兩個使者道過謝後,手裏便拿著棍子來到農夫面前,他們先以國王的名義向他致敬,然後請他去為國王的女兒治病。 農夫說他只會種地,不會看病,還說如果國王需要人種地的話,他一定願意為國王效勞。 其中一個使者對另一個使者說:「我們光說好話是沒有用的,得打他才行。」 於是兩人就拿起棍子痛打農夫。 … Learn more

有一個非常吝嗇的富翁,整天就想著要怎麼樣才能占有別人的錢財。有一天他正在街上閒逛,逛到一家鞋店時,立刻被店裏一雙擦得發亮的皮靴吸引住了,他眼睛眨也不眨的瞧著,心想,要是能不花一毛錢就把這靴弄到手,那該有多好啊! 正想著,一個年輕人忽然從後面過來,原來他也看上了這雙靴子,只見他喃喃自語的說了一會兒話之後,就不問價也不付錢的,提了那雙鞋就走。店裏那個胖老闆好像沒看見似的,連管都沒管。富翁覺得很奇怪,就偷偷跟在那個年輕人身後。 跟了一路之後,年輕人又進了一家帽子店,富翁躲在一旁看著;那年輕人又在咕嚕兩聲之後,把一頂最漂亮的帽子摘下來拿走了。這家帽子店的老闆和原先的那位老闆一樣,似乎根本沒有看見。 富翁心想,難道這小子有什麼法術,可以在拿東西時讓別人看不見?如果自已能有這種法術,可以在拿東西時讓別人看不見,那豈不是要什麼有什麼? 於是他追上前去拉住那個年輕人說: 「喂,你為什麼拿了東西不付錢!」 年輕人大吃一驚,一時之間也答不出來。這下子富翁更得意了,以為自已抓住了對方的把柄,吆喝著說: 「還不跟我見官去!」 「求求您千萬別把我送去見官。其實,剛才我是施了法術,蒙住了別人的眼,所以我才能見什麼拿什麼,而不用付錢。」 富翁這下子可樂了,就問:「你真的有法術嗎?」 「你不是都看見了嗎?要不然我早就被人抓去官府了。」 富翁想了想,說:「要我不送你去官府也行,你必須要教會我這套法術。」 年輕人聽了,為難的說:「要學可以,只是得交一點學費。」 「多少?」 「五十兩銀子。」 「什麼?」富翁瞪大了眼睛,心想:這個數目好比要他的命嘛! 年輕人無可奈何的說: 「既然您不捨得花銀子,那就算了。」 富翁一咬牙,心想:五十兩就五十兩,等法術學成之後,不就可以見什麼拿什麼,這些銀子只要自已去錢莊一趟,不就金撈回來了,於是便點頭答應。 幾天後,年輕人帶著富翁來到街上一家最大的商店,輕輕對富翁說:「您喜歡什麼?」 … Learn more

有個名叫艾倫‧洛夫特的年輕人,來到一座城市裏,他找了很久,才找到一個願意提供膳宿的地方。 他的房東叫費妮太太,是個愛貪小便宜的女人,她眼見艾倫非常老實,就對他說:「你既然在我這裏吃住,就要遵守我所定下的規矩。你必須每天按時回來吃飯,如果晚了,就沒有飯吃;飯後,必須洗碗,而且還要把桌椅擦乾淨!」 艾倫聽了,心想,這哪是房客,分明是當佣人嘛。可是他一時也找不到其他可以借宿的地方,只好答應下來。 從此以後,艾倫就像佣人一樣,吃完飯就洗碗、擦桌子,有時回來晚了一點兒,費妮太太就不給他飯吃;有時吃多了一點兒飯,費妮太太就瞪他,還扯著嗓門大喊道:「房租必須在月初就付給我,不許拖到月底。招待像你這樣的人,我得買不少食物呢!」 艾倫只好餓著肚子,氣得一整晚都沒有睡好覺。 艾倫在這兒住了一個月,也受了一個月的氣,真是窩囊極了。後來,他的朋友羅伊知道了艾倫的遭遇後,非常生氣。他對艾倫說:「我認識一個好房東,她有一間房子,明天你就去把它租下來。 從今天起,你要挺直腰桿,別再受這個惡房東的窩囊氣啦!」 艾倫高興的回到費妮太太那兒時,天已經黑了,他看到餐桌上和往常一樣,什麼也沒有。費妮太太瞪了他一眼說:「你今天沒飯可吃!」 艾倫想起羅伊要自己挺直腰桿,於是便用命令的口吻說:「妳快去替我準備晚飯,我已經付了晚餐費,當然隨時都可以吃晚飯。」 費妮太太嚇呆了,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眼前這個年輕人,會是那個老實聽話的艾倫。 「你是在跟我說話嗎?」 「是啊!快去替我準備晚飯,動作快一點!」 「你明天就給我搬出去。」 費妮太太氣得滿臉通紅的說:「我絕不允許你這麼跟我說話。 」 艾倫得意洋洋的說:「我正想告訴妳呢,夫人,我明天就要搬出去了。可是今晚我還是得吃我那一份晚餐。快拿來吧!」 費妮太太聽到艾倫說要搬走,口氣立刻緩和了下來,說:「你要搬到哪兒去?」 我找到一個既不要我洗碗,也不要我擦桌子,而且不管什麼時候回來,都有熱菜熱飯的地方。我不多說了,快幫我拿晚飯來。」 費妮太太把晚飯拿來後,艾倫看了一眼說:「太少了,再多拿一點兒來。」 於是,費妮太太又多拿了一些來。艾倫吃完晚飯後,把餐具一推,又大叫說:「替我倒杯水來。」 … Learn more

有一天,森林裡的動物們,決定要選出一隻最出色的動物,來當大家的國王。 獅子說:「我是萬獸之王,國王當然應該要由我來當。」 大象說:「我的體積最龐大,所以國王應該由我來當才對!」 就在這個時候,猴子帶著一頂王冠走過來,對大家說:「人類的國王,都戴著王冠,所以由擁有王冠的我來當國王,才是最適合的。」 森林裏的動物們一聽,都覺得非常有道理。 「那麼,我們就請猴子當我們的國王吧!國王萬歲!」 猴子聽了,心裏非常得意。 猴子當上國王以後,驕傲得不得了。每天要森林裏的動物們,拿食物來孝敬他。 「這是什麼東西,我是國王呀,,去找一些更好吃的來!」 狐狸看到這種情形,非常不高興。 牠想: 「你這隻猴子,一點本事都沒有,還這麼驕傲,由你來當國王,真是大家的恥辱啊!」 狐狸決心要給猴子一個教訓。 有一天,狐狸突然來找猴子,熱心的對牠說: 「國王陛下,我發現一個地方有好多好吃的食物,你快跟我來吧!」 猴子一聽,非常開心的跟著狐狸走,兩人來到一棵大樹旁邊。狐狸指著地上的食物說:「這些都是我發現的,請陛下慢慢享用。」 「啊,真是太棒了,這些東西一定很好吃!」 猴子興奮的撲向食物,突然,啪答一聲,一張網子掉下來,把猴子困在網子裏,動彈不得了!原來,這是人類設下的陷阱。 猴子慌張的大叫:「救命呀!救命呀!」 狐狸笑著說:「我們可不需要一個為了食物,而掉進陷阱裏的國王啊!」 … Learn more

很久很久以前,某座城裏有一個惡棍,名叫孫歪。有一天他打算到城南十五里鋪去喝酒,便叫了一輛馬車。馬車夫和他談好價錢後,便趕著馬車上路了。 十五里路不一會兒就到了。 到了目的地,馬車夫向孫歪要車費。孫歪說:「我喝完酒後還得回城裏,你在這兒先等一下,等把我拉回去城裏後,我們再一塊兒算帳!」馬車夫點點頭,表示同意。 日上三竿後,孫歪才醉醺醺的出來,馬車夫也依照約定把他拉回了城裏。到了城裏,馬車夫向孫歪要車費。沒想到孫歪把眼一瞪,說:「什麼?車費?你簡直在敲竹槓嘛!你把我拉到十五里鋪,現在又從原路拉了回來,兩相抵銷,不等於沒拉嗎? 憑什麼要我給你錢?」 馬車夫聽了,差點兒沒氣昏過去,正好瞥見一家店門前靠了根扁擔,就跑過去拿在手裏,往孫歪屁股上打,打得孫歪到處亂竄,還喊著:「打人啦!打人啦!」 馬車夫還來不及放下扁擔,正好被兩個過路的差人看到,不由分說把馬車夫給捉走了。 到了衙門,大老爺一拍驚堂木,對馬車夫大喝道:「大膽刁民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毆打良民,你該當何罪!」 馬車夫連忙說:「老爺,我沒有打人哪!」 大老爺生氣的說:「如果你沒有打人,人家會告你嗎?」 「大老爺,照道理我是打了他,可是,他也打了我的扁擔,兩相抵銷之後,當然算沒打!」 大老爺聽得滿頭霧水,於是馬車夫就把孫歪坐車往返十五里鋪,結果兩相抵銷的事說了一遍。 大老爺聽完後覺得很有道理,於是主持正義,還給馬車夫一個公道。

牛 〔南非〕赫-金寧斯 夕陽的餘輝從阿馬索拉山峰後面射出來,映紅了空中的雲層。在 那陰暗的山谷底下,有個男孩子站在一塊光禿禿的紅岩石上高聲呼喚 著:“來呀! 土斯瓦,來呀!”Yiza inkabi yami!①” 牛緩慢地越過小山坡,非常聽話地向孩子走來。好一頭漂亮的牲 口!乳白色的皮毛上點綴著黑花,頭上長著一對分叉得很開的角,真 是一頭地道的非洲牛。孩子向它跑去,一面聲色俱厲地責駡道:“沒用 的東西!你到哪兒去了?人家的牛都早回圈了,只有你還躲在山坳裏 受用青草。總有一天你會倒楣的一一大概你是太相信自己了吧?你以 為你總能鬥死豹子?簡直是個大傻瓜!“他一面用手中的樹枝輕輕地打 了一下牲口的額頭。牛搖了搖頭,仿佛是一隻蒼蠅叮了他一下似的, 那對豐偉的角在空中來回晃動了幾下。 “呵!你又要鬥? ”孩子說道,一面扔掉手中的樹枝,隨手齊根 抓住牛的兩隻角。他們倆相持了幾分鐘,牛雖然有意地不使勁,但還 是常常把孩子瘦弱的身體高高地頂了起來。 … Learn more

有一天,老虎和豹坐在草原上聊天,突然有一隻兔子從旁邊經過。老虎興奮的大叫:「啊,一隻兔子!我們有東西吃了。」 豹一看,也興奮的說:「太棒了,這麼胖的兔子,一定非常美味可口!」 兩人開始拼命的追兔子。 老虎和豹追呀追的,沒有多久就追上兔子了。豹的身體輕、動作比較靈活,所以先抓到兔子。 「哈,我可以飽餐一頓了。」 老虎不滿的說:「喂,是我先發現牠的,你怎麼可以一個人獨享!」 「哼!先發現又怎樣?是我先抓住牠的,牠當然是我的。」 老虎氣得撲向豹子。 老虎和豹為了爭奪兔子,開始打起架來。兔子一見有機可乘,立刻一溜煙的逃回洞裏去。等老虎和豹發現時,兔子早就跑得無影無蹤了! 「都是你,如果你不和我爭,兔子也不會跑了!」 「如果你肯分給我一半,不就什麼事也沒有了嗎?」 最後,老虎和豹都沒有吃到兔子,只好餓著肚子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