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Archive for Author: story
« 1 ...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

辛巴達 1

02.26.2010, No Comments, 遊記, by .

在古代巴格達城中,住著一個叫辛巴達的腳夫,他終日搬運,生活卻十分貧困。有一天,天氣炎熱,他累得大汗直流。當時他從一家富商門口經過,便放下擔子,坐在石階上稍事休息。 忽然他聞到屋裏散發出來的芬芳香味,聽到婉轉的歌唱聲,他不禁悄悄向裏窺看,只見裏面是一座富麗堂皇的庭園,豪華猶如王公的宮殿。他不禁長歎一聲,說道:“啊,老天!你真是太不公道了。為什麼有的人——就像這房子的主人,就這麼幸運,能穿絲綢,吃美味,而像我這樣的人,卻要終日勞碌呢?” 這時,屋裏有人出來,說主人邀請他進去。腳夫無法推卻,便放下擔子走到屋裏,只見筵席上擺著各式果品、美酒和山珍海味。主人請腳夫坐下,問過他的姓名,便微笑道: “你我同名同姓,我叫航海家辛巴達。剛才我聽到了你的感慨。但是,你可知道,我富有舒適的生活是從千難萬險中奮鬥得來的。我願意向你敍述一下我離奇古怪的經歷。” 我的父親原是個大商人,擁有很多金銀財寶和房屋地產。他去世時,我還年幼。我繼承了他的財產。成年以後,我儘量過享樂生活,吃山珍海味,穿綾羅綢緞,結朋交友,揮金如土。我只知道享受,對其他事都不感興趣。 我本以為父親留給我的钜款能供我享用一輩子,沒料到錢財很快就花完了。沒了錢,我就變賣家產,繼續揮霍,終於有一天到了身無分文的地步。朋友紛紛離去,我孑然一身,無人關心,無人同情。這時我才恍然清醒,心裏格外痛苦。 我決心靠自己的雙手去奮鬥,去開闢一條新的生路。我拍賣了僅存的傢俱、衣物和田產,獲得三千金幣,置辦了一些貨物,便和其他商人一起乘船作長途旅行,到遠方去經商。 航行了幾晝夜之後,我們路過一個小島。那裏風景秀麗,小河淙淙流淌,樹林綠蔭濃密,花草芬芳四溢,鳥鳴清脆悅耳。船長命令停泊靠岸,旅客們都舍舟登陸,分散到各處,有的點火燒烤獵到的飛禽;有的採摘成熟的野果;有的漫步欣賞景色;有的躺在樹蔭下的草地上納涼。 突然,船長高聲大喊:“旅客們,快上船吧!這不是島,而是一條大魚。它很久以前就漂在這裏,日子長了,身上堆滿泥沙,長出草木,所以成了島嶼的樣子。剛才你們在它身上生火做飯,熱氣刺激了它,現在它已活動起來。一會兒,它就會把我們帶入大海。快扔下東西,趕緊上船來吧。” 聽到這嚇人的消息,大家馬上向船奔去。可是只有一部分人上了船,其他人還沒來得及登上去,那個所謂的小島便潛入海底,人們被捲進了海浪裏。 我也是落水者之一。我在浪濤中奮力掙紮.最後死死抱住一塊木板。我看見載我們來的那條船已在啟航,便拼命向它遊去,同時大聲呼救。可是船已經揚帆而去了。 這時,暮色籠罩了海面,黑暗吞噬了我的希望。我感到自己只有葬身魚腹了。此時,我又冷又餓,渾身癱軟,再也無力與波浪搏鬥,只好任憑木板漂流。黑夜過去,白晝降臨,我一直在海浪中顛簸。第二天也是這樣。後來我索性趴在木板上,默默地閉上雙眼。不知什麼時候,突然,什麼東西碰了我一下,我猛然驚醒。啊,我漂到了一個荒島。我振作精神,抓住岸邊大樹垂下的枝條,攀上了岸。 上岸後,我剛要起身邁步,突然雙腳疼痛難忍。我抬起腳來一看,原來兩腳已被魚咬得血肉模糊。我當時便摔倒在地,失去知覺。 我再睜開眼時,已是又一個清晨。我向四周張望,發現附近許多樹上掛著果實,一泓清泉從林間流過,我拖著又腫又痛的腳爬過去,摘野果充饑,喝泉水解渴。幾天後,我慢慢恢復了力氣,我便折根樹枝作拐杖,沿著海濱漫步。 一天,我遠遠望見一個影子在晃動,便好奇地走了過去。原來是一匹高大的駿馬,被人拴在一棵樹上。馬看到我,引頸長鳴,我嚇了一跳,轉身想走。這時突然從地底下鑽出一個人來,大吼一聲,走到我面前,問道:“你是誰?你從哪兒來?你到這兒來做什麼?” 我趕快回答:“我是遠方來的商人,在海上翻了船,漂流到這裏來的。” 那陌生人便拉住我的手說:“跟我來吧。” 他帶我走進一個地窖,給我端來飯食,繼而問起我的身世經歷,我就把我的遭遇從頭到尾,詳細敍述一遍。然後我說:“先生,請問你為什麼住在這個地窖裏?為什麼把馬拴在海岸邊呢?”

金飾店的劫匪-推理童話 傍晚,探長柯南和偵探麥可在星期六餐廳用餐,他們坐在靠窗的位子,能看到街上的行人來去匆匆。 忽然,窗外下起了一陣雷雨,街上的人一下少了許多。很快,雨停風歇,亮麗的晴空中出現了一道彩虹。 "真是好運氣,己經有十多年沒有看到彩虹了。"探長柯南推出了窗戶,笑著說道。他所面對的正好是東西向的交通要道,彩虹一覽無遺地呈現在他的眼前。 "說到彩虹……我小時候在農莊看到過好多次,現在到了城裏幾乎沒有見到過……"偵探麥可用餐巾擦了擦嘴角。 就在此時,他們接到警局的電話,說路旁一家金飾店忽然闖進了幾個劫匪,他們搶走了不少價格昂貴的金飾。 探長柯南和偵探麥可火速趕往現場,詳細瞭解了劫匪的外貌特徵, 下令全面追查剛剛逃跑的劫匪。過了半天,員警帶來了三個外貌相符的嫌疑犯。 第一個嫌疑犯激動地說:"我是無辜的!五點三十分的時候,我在公園邊的咖啡館喝咖啡,忽然下起了雨,我雖然咖啡喝完了,也只能在咖啡館裏閑坐著,等雨停了,沒有走多遠就被抓來這裏,我到底犯了什麼罪?" 第二個嫌疑犯說:"那時下起了大雷雨,我怕閃電和打雷,就到書店屋糟下躲雨。等雨停了,我走到教堂前忽然看到彩虹,就停下腳步觀賞。因為看得太久,而且陽光又很刺眼,所以就離開了。後來我被員警抓了,真不知是什麼原因。" 第三個男人接著說:"我和女朋友在服裝店買衣服,她買好衣服,我們就分手各自回家。你們要她的電話?想核實?我看沒有必要吧,我可不想嚇著她。我可能出來的時間比較晚,沒有看見什麼彩虹,反正我沒有做任柯壞事。" 偵探麥可一會兒雙臂交叉,一會兒抓抓頭髮,什麼線索也沒有理出來。探長柯南此時沉默了一下,斷定這三人中有一個人在說謊….。

愛麗絲小姐是一位教師,她深受學生的愛戴和家長們的尊敬,連學校校長也很器重她。可是今天怎麼了?己經十點多了,愛麗絲小姐還沒有來學校,而且也沒來電話請假,這在以往是不可能的事。 校長先生來到愛麗絲小姐的家裏,愛麗絲小姐家的門緊關著,屋子裏還亮著燈。校長先生使勁按門鈴,也不見動靜。校長先生知道事情不妙,他連忙報警。 員警來到後,使勁撞開門,進屋一看,不禁大吃一驚。愛麗絲小姐身穿睡衣,倒在血泊之中,她的胸前被凶 犯刺了幾刀,己經死了。據法醫推測,死亡時間大概是在頭天晚上八點半到九點左右。 經過周密調查發現,在那段時間只有兩個人來找過愛麗絲小姐。一位是剛從牢裏放出來的學生家長;他說,他找愛麗絲小姐,是為了感謝她在他坐牢的這段日子裏,對他女兒的關心和幫助。 另一位呢,是愛麗絲小姐的同父異母弟弟。弟弟說,父親近來病情嚴重,他是來向姐姐報告這一情況的。他們供述的情況大致滿相同:他們來訪時葛都按了門鈴,但屋內沒有回應,他們以為愛麗絲小姐外出,所以就走了。聽了上面的供述,偵探戴蒙納把房門關上,他獨自在屋內巡視了一 。 遍,並在門上仔細察看,他發現門上有個貓眼觀察孔,戴蒙納從貓眼裏朝外看了一會,他略一思索,立即就從他們兩人中抓出了兇手。

米尼由於多次被小偵探卡德識破了詭計,一直對他懷恨在心。這天,一輛警車駛過來停在卡德家門口。羅伊芳警官和米尼從車裏出來,米尼一開口就說:”卡德的家差不多成了小偷的賊窩了。”羅伊芳警官對卡德說:”米尼說你搶了他的手錶。” 卡德辯解道:”我沒有搶他的手錶!” “你搶東西還想賴!”米尼大聲說,”中午我在沙灘上曬太陽,兩個高個子的人–下子把我的手錶搶走。我看見他們那麼高,也不敢叫人,就悄悄跟在後面。後來,我看見他們把手錶交給了卡德。” 羅伊芳警官問卡德:”今天中午你在什麼地方?” “我在海灘那邊的木屋外面等人。”卡德回答。”等人?你根本就在說謊!”米尼一臉怒氣。 卡德的好友查理在一邊忍不住了:”你怎麼知道他沒去過?你申午在沙灘幹什麼?” “我在曬太陽,讓你們看看我發達的肌肉吧。”米尼舉起雙臂,用力鼓起手臂上的肌肉給大家看,”曬太陽可是門學問,人要趴在海灘,翻來覆去地曬,不能只曬一面。” 查理承認米尼身上曬得很均勻,手上、腳上,甚至整個上半身,既沒有一處白印,也沒有一處硒得特別黑。 米尼又把話題轉到手錶上:”我敢肯定我的手錶就在卡德的賊窩裏。” 卡德鎮定地說:”你可以到我的屋子裏去找嘛。”米尼在卡德的臥室搜尋起來,一邊找一邊說:”曬太陽可是美事。我今天在沙灘上曬了三個小時,卻碰上兩個強盜!” 米尼用他那曬得沒有一處是白印的手在卡德的床下翻著,突然,他興奮地叫道:”找到了!我的表在這裏!”他揮動著手錶給大家看。羅伊芳警官間卡德:”這是怎麼回事?” “米尼,你的作秀該結束了。”小偵探冷靜地對米尼說,”手錶是你等我不在家時藏在我這裏的,你編出這個案子是想報復我。”

深夜幽靈 夏季的一個清晨,陽光快樂地籠罩在麥米倫家的屋子上。麥米倫雖然只有十三歲,但人們都稱他是”智多星偵探麥米倫”。這天,麥米倫的好朋友菲必來找他:”麥米倫,你要幫我破個案子。有人偷了我的照相機。昨天,我到艾斯家的老屋子去拍照片。屋子裏黑黑的,我剛要拍蜘蛛時,幽靈就從樓梯上下來。我嚇得把照相機一扔就跑了。過了一個小時,我再去找,照相機就不見了。” “幽靈是什麼樣子?”智多星麥米倫間道。”幽靈渾身上下像個被單一樣包 嘴裏還念念有詞。” 智多星麥米倫和菲必來到艾斯家的老屋,裏面破爛不堪。菲必指著客廳裏的一個樓梯說:”照相機就是扔在這個樓梯邊的。”他們走進廚房,菲必說:”你瞧,我想拍的就是它。” 麥米倫走過去一看,只見一隻蜘蛛正在後門上織一張又圓又大的網,這網都耍堵住後門了,看來這蜘蛛己經織了一整天。麥米倫回到客廳,在地上他發現一隻套鞋,這套鞋好像在哪里看見過。對了!是皮大王羅基的,因為這只套鞋的內側補了一個黃色的補丁。 菲必罵道:”這個壞傢伙還披著被單裝幽靈。” 他們來到羅基的家。 “羅基,”菲必臉紅脖子粗地說,”昨天你在艾斯家的老屋子披著被單嚇我幹什麼?” 智多星麥米倫說:”你還偷走了他的照相機!” 羅基頓時被嚇得臉色蒼白,不過,他很快鎮定下來:”我昨天的確去過那老屋子,可我沒有拿他的照相機。我看見菲必從裏面沖出來,以為裏面出了什麼事,想進去看個究竟。我剛進屋,就看見一個男孩在樓梯那兒撿起了照相機,他看見我,嚇得拔腿就從廚房的後門 鑽進了樹林。”   “羅基,你在胡說!”麥米倫說,”你剛剛的話恰恰證明是你偷了菲必的照相機。” 智多星是怎麼知道真相的?

印地安毅力比賽-推理童話 “今年的印第安毅力比賽就要開始了,”拉特坐在少年偵探所裏對布朗說,”印第安毅力比賽有三個項目。 去年我勝了燒開水比賽,莫賓贏了搭帳篷比賽。決賽項目是喝苦飲料,結果我輸。今年,我想請你幫我一下。” “你是懷疑莫賓在喝苦飲料時弄虛作假?” “對,他太值得懷疑了。那麼苦的飲料他像喝可樂一樣一飲而盡。” 第二天清晨,布朗騎車到薩莉家,給她分配任務:”你盯著苦飲料,我去監視莫賓的行動。”他們到了賽場,搭帳篷的比賽己經開始。不一會兒,莫賓奪得了搭帳篷比賽的第一名。布朗緊盯著莫賓,只見他坐在樹蔭下,旁邊放著毛巾和冰盒,嘴裏還塞滿了冰塊。 這時,燒開水比賽開始了。拉特用雙手各抓起一塊大石頭,叭叭地用力撞擊,閃亮的火星從石頭裏蹦了出來,一下點燃了水壺下的乾草。拉特奪得了燒開水比賽的第一名。由於拉特私莫賓各勝了一場,最後將以喝苦飲料決出勝負。 下決心喝苦飲料比賽的只有五個人。頭三個人剛喝了一點點,就逃跑了。 觀眾都把視線集中在莫賓的身上。 莫賓不慌不忙地吐掉嘴裏的冰,用毛巾擦了擦手。他拿起杯子,一寸滿滿一杯 解苦飲料一飲而盡,眉頭一皺都沒皺。 “輪到你了,拉特。你咬緊牙關,拼一下吧。”布朗鼓勵著說。 “太可怕了。”拉特拿起杯子,心一橫,張嘴把苦飲料倒了進去,然後死死地咬緊牙關。不過,他還是苦得直翻眼珠子,雙腳又蹦又跳,身子一搖一晃,像個大炸錳。 少年偵探李洛·布朗笑呵呵地說:”這下冠軍是你的了。儘管莫賓手腳做得很隱蔽,但是只要我去和裁判一說,就會被取消成績。……..”

“湯姆,快到海濱去,用三美元就能賺到一百萬美元!”薩莉急勿勿地跑進湯姆的少年偵探所,她對湯姆說,”花三美元買一根尋寶魔棒,或許能賺到還不止一百萬美元呢。” 薩莉帶著湯姆騎著目行車向海濱駛去。一路上薩莉把尋寶魔棒的事詳細地說了一遍。原來阿里的爸爸上個禮拜從遙遠的海島帶回來二十根尋寶魔棒,阿里甩一根魔棒就探出十塊金幣。阿里打算把其餘的魔棒以三美元麗的價錢賣掉。 在海濱已經聚集了五十個孩子了。”你們中間一定有人不相信我的尋寶魔棒。”阿里大聲說,”那我就用這魔棒探出金子!很早以前,海盜在這個海灘埋藏了許多黃金和珍寶。” 一個拿鏟子的青年附和道:”我爺爺說,過去有很多海盜船在風浪申觸礁,船上的金銀財寶部被黃沙埋在海灘上。” 阿里用手中的尋寶魔棒在沙灘上尋找著。突然他走到埋有一根爛木頭的地萬,用魔棒一指:”就在這裏,快挖!”拿鏟子的青年沖上前,瘋狂地挖了起來。暫態間,沙土飛揚,眼看挖出一個大坑。突然,鏟子”砰”的一聲,像碰到了什麼東西。孩子們急忙擠上前。阿里跳進坑裏,從裏面拿出一塊像磚頭一樣的東西。那是一塊長三十厘米、寬和高都是十五公分的物體,它被嚴實地包在破布裏。阿里揭開布,長方形的物體竟像太陽一樣閃著金光。 “是黃金!”阿里用右手把金光閃閃的物體舉過頭頂,揮舞著給大家看,”怎麼樣?你們花三美元就買到這樣的魔棒。”一人限買一根。”拿鏟子的青年喊道。眾人部爭先恐後地擠了過去,害怕自己買不到尋寶魔棒。 湯姆擠進人群,大聲說:”不要上當。尋寶魔棒是假的!”

少年偵探李洛·布朗在空閒時,常常邀請薩莉和小夥伴到河邊釣魚。黃昏時,布朗的爸爸開車經過這裏,小布朗鑽進車子:”裏面真涼快,外面熱得要命,恐怕有三十五攝氏度。” “不,氣象臺說是三十六攝氏度。”布朗警長笑著說。 這時,警車上的無線電話裏傳來警察局長的聲音:”布朗警長,十分鐘前,第一國家銀行被搶了。有四名強盜正在高速公路上逃跑。”布朗警長放下電話,掉轉車頭,向高速公路駛去。 過了一會兒,前方出現了一個想要搭車的男人。李洛·布朗對爸爸說:”如果強盜真的經過這裏,那個搭車人一定看見過。” 布朗警長停下車問道:”你在這裏站了多久?” “大約一個小時了。” “” “你看見一輛坐著四五個男人的藍色轎車嗎?” “看見了。他們從這裏向右拐的,車子開得非常快, 差一點兒撞到我。” “好,你上車吧。”布朗警長向搭車人說道。搭車人鑽進警車的後排坐下了。布朗警長打開無線電話,通知馬菲局長:”局長先生,有人看見強盜往高速公路的右側小路逃跑了。” 坐在後排的搭車人打開旅行包,遞給李洛·布朗一塊巧克力。小布朗說了聲”謝謝”,就喀擦一聲把小巧克力瓣成兩半,一半遞給搭車人,一半送進嘴裏。突然他的腦海裏閃過一個念頭,他越想越害怕。他在包巧克力的紙上寫道:”他是強盜的同夥。。 並悄悄把紙放到布朗警長的腿上。 布朗警長瞅了一眼紙上的字,依然無動於衷地開著警車。過了幾分鐘,警車開進了警察局。布朗警長跳下車子,把槍口對準搭車人:”舉起手來!”搭車人嚇得臉色刷白。 少年偵探布朗是怎麼知道搭車人是強盜的同夥的?

走私者的密秘 王伍是一名負責入境檢查的探長,他從事這個工作已經三十幾年了,他的經驗非常豐富,不管走私品如何巧妙地隱藏,他總是能夠很快地發現,所以走私者聽到王伍這個名字都非常害怕,但是有一位走私者阿曼卻不怕他。 每當阿曼開著他的車子從王伍的關口經過的時候,都會主動配合王伍的檢查工作。但是,讓王伍生氣的是,在他工作的三十年裏,從來沒有發現阿曼攜帶過走私物品,但是他一直懷疑阿曼決對不會那麼清白。 日子一年又一年地過去了,王伍的頭,王伍的頭髮都白了,也到了快退休的年齡,他指望能在最後的任期裏找到阿曼走私的證據。 這天,王伍探長最後一次來到檢查站。不一會兒,阿曼的銀色BMW出現了。 王伍沒有像往常那樣開始嚴格檢查,而是拍拍拉曼的肩膀說:”阿曼先生,你真是個聰明人!雖然我知道 你一直在走私,但我就是找不出來。這二十年來我猜過無數次,現在能不能告訴我你把東西藏在哪里?我向上帝發願,我這麼間純粹出於好奇,絕對不會將秘密透露 給任何人的。阿曼先生,滿足一下一個老人的好奇心吧!” 阿曼一聽,哈哈大笑:”其實我說穿了一文不值,你只是沒有想到而已。” 阿曼把嘴湊到王伍耳旁,輕輕說了一句話。老伍先是驚憎地睜大眼睛,然後忍不住大笑起來,最後連眼淚都笑出來了。 你知道阿曼把走私的物品藏在哪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