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Archive for Author: story
« 1 ...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

特洛爾先躲在陽臺桌子底下,想想覺得不放心,小吸吸一掀桌布,他就要給捉到了。於是他向周圍張望,看到了牆角那頂黑色高帽子。這倒是個好主意,躲在帽子底下,小吸吸絕對找不到!特洛爾縮起身子鑽進了帽子,當他聽到其他人一個接一個被捉到時,他禁不住格格偷笑。最後所有的人都在找他。 特洛爾怕大家找得發脾氣,從帽子裏爬了出來,大聲喊道:“我在這兒呢!” 小吸吸認真地看了他半天,很不客氣地說:“你是誰?我們不認識你呀。” 其他人也都好奇地盯著他看。 “你們開什麼玩笑?我是特洛爾啊,你們怎麼不認識我啦。”特洛爾奇怪地問。 “你可不是小木民矮子精特洛爾,”斯諾爾克小妹鄙夷不屑地說,“他有漂亮的小耳朵,可你的耳朵活像壺把!” 特洛爾摸了摸自己的耳朵,天哪,自己怎麼會有一雙捲曲的大耳朵! “小木民矮子精特洛爾有一條漂亮的小尾巴,可你的尾巴,活像掃煙囪人用的刷子!”斯諾爾克小弟說。 特洛爾用發抖的手掌摸了摸屁股,噢,他們說得一點也不錯! “你的眼睛活像兩個湯缽,”小吸吸附和說,“小木民特洛爾的眼睛小小的,又靈巧又和善。” “難道這裏沒有任何人相信我?”特洛爾轉過身來央求木民媽媽,“你仔細看看我吧,媽媽。我是你的兒子呀!” 木民媽媽仔細地看了看他,長久地凝視著他那驚恐的眼睛,然後肯定地說:“嗯,你是我的小木民矮子精特洛爾。” 木民媽媽的話音剛落,特洛爾就開始變形了;他的耳朵、眼睛和尾巴逐漸收縮,鼻子和肚子重新脹大,最後恢復到老樣子。 “哦,媽媽!”特洛爾撲進了媽媽的懷裏。 小木民矮子精特洛爾斷定自己遭受變形之苦與黑帽子有關,他們決定進行一次試驗。 試驗物件是一隻蟻獅。蟻獅是一種住在沙坑中的動物,它非常兇惡,曾經把木民媽媽拖進沙坑,往她眼睛中噴過沙子,木民一家非常恨它。 小木民矮子精特洛爾邀上斯諾爾克小弟一起去誘捕蟻獅。他們將一隻大罐子埋在了離蟻獅洞不遠的沙地裏,然後對著蟻獅洞大叫大嚷: “蟻獅都是膽小鬼,他們一點力氣都沒有。你知道嗎,他們要花幾個小時才能鑽進沙裏去!” 蟻獅馬上從洞裏探出頭來,怨氣衝衝地說:“誰說的?我只要三秒鐘就能鑽進沙裏去!” “那你鑽給我們看看,往這兒鑽。”特洛爾指了指埋瓦罐的地方。 … Learn more

小木民矮子精奇遇記 在芬蘭的一個與世隔絕的山谷裏,生活著一群神秘的矮子精。他們身材矮小,模樣古怪:長長的河馬臉,胖胖的豬身子,短小的四肢,細細的尾巴,看上去非常滑稽。人們稱他們為木民矮子精,山谷也被叫做木民穀。 一個春天的早晨,第一隻杜鵑來到了木民穀,它停在木民家的藍色屋頂上,咕咕、咕咕地叫了八遍。 小木民矮子精特洛爾醒來了,他已經睡了一百個白天加一百個黑夜,還沒睡夠呢。他正準備換個舒服的姿勢再睡的時候,忽然看見小夥伴嗅嗅的床空了,便急急忙忙起床,用他的短腿小心翼翼地從窗戶裏爬了出去。 小嗅嗅正在河邊吹口琴,吹的是他最心愛的歌:《所有的小動物都應該在尾巴上打上蝴蝶結》。特洛爾跑去坐在了他的身邊。 “小吸吸還沒醒嗎?”嗅嗅把口琴塞進衣袋裏,問道。 “我想沒有,”特洛爾回答,“他向來比別人多睡一個星期。” “那咱們去把他叫醒。”小嗅嗅跳起來說。 他們倆走到小吸吸窗下,使勁兒吹口哨。小吸吸總算醒來了,咕噥咕噥地抱怨著爬出窗子,三個人一同往外走。 到處都是冬眠醒來的小動物。他們忙著梳頭發、熨衣服、整理舊房子,進行大掃除。 “特洛爾、小吸吸,我們去山頂堆石塊吧,這可以證明是我們最早來到那裏。”小嗅嗅出主意說。 他們到了山頂。山頂上有一頂帽子,一頂黑色的高帽子。 “咦,有人上這兒來過了!”小吸吸說。 “這頂帽子可真不錯,嗅嗅,你戴吧。”特洛爾仔仔細細地端詳著帽子,說道。 “哦,我可不要,它太新了!”嗅嗅說。 “那我們把它帶回家吧,也許可以給木民爸爸。”吸吸說。 他們帶著帽子下山了。他們一點也沒想到,這是一頂魔法師的帽子,不用多久,木民穀就要出怪事了…… 特洛爾、小吸吸、小嗅嗅回到家中,開飯的時間早過了。別的人已經吃完走了,只剩下木民爸爸在看報。 “瞧我們找到了什麼!”特洛爾得意洋洋地說,“一頂漂亮的新圓筒帽,送給你吧!” 木民爸爸仔細看了看帽子,走到穿衣鏡前試著戴了戴,帽子太大了,幾乎遮住了他的眼睛。他取下了帽子,聳聳肩說:“恐怕有的人不戴帽子更好看。” … Learn more

說了半天,吉姆和布克也沒把珍珠騙到手,他們只得動手搶。搶就得爬上去,那峭壁可不容易爬,兩人推讓了半天,力氣小一些的吉姆往峭壁上爬。 他的身子又笨又重,爬起來費力極了。只要有突出來的 東西他就死命抓住,冷汗從背上往下淌。 “小心抓住,別掉下去了。”皮皮鼓勵吉姆。 說時遲那時快,吉姆腳下一滑,一頭栽進了海裏。海裏的 鯊魚是很多的,另外幾條鯊魚圍了上來,吉姆在水裏哇哇地叫救命。 好心的皮皮不忍心讓鯊魚吃掉吉姆,就拿起洞裏的椰子,一個接一個地砸向靠近吉姆的鯊魚,有的砸著了鯊魚的鼻子,有的不巧砸中吉姆的腦袋。當他從水裏濕淋淋地逃上岸來時,頭上也添了幾個大包。 吉姆和布克不敢往上爬了,他們決定等著孩子們下來。天黑了,又下起了熱帶常有的暴雨,雨水像從天上倒下來一般,無休無止。 皮皮把一丁點鼻子尖伸到山洞外面,叫道: “你們的運氣好極了。晚安,祝你們睡得好!” 山洞裏很溫暖,渴了有椰子汁喝,餓了有椰肉吃,困了有草鋪睡,舒服極了。 下麵有人連聲咒駡,聽不出是吉姆還是布克,罵聲持續了一夜。當第二天的太陽從海面升起的時候,兩個強盜又鼓足信心,決定搶到珍珠再離島。 這時候發生了一件意外的事,皮皮的馬跑到了海邊。馬尾上拴著好幾朵蝴蝶結。兩個強盜知道這匹馬一定是孩子們的。 布克走過去一把抓住了馬鬃,叫道: “聽我說,再不拿珍珠來就一刀宰了這匹馬,必須拿珍珠來,全部拿來!” 皮皮鄭重其事地看了他們一會兒,說:“好,我下來,不過別忘了,是你們叫我下來的。” 她利索地從一塊突出的石頭跳到另一塊突出的石頭上,一下子來到吉姆和布克面前。她的眼睛裏閃爍著一種憤怒的光。 “珍珠呢,小鬼?”布克咆哮著說。 “別著急,我的好夥計。”皮皮說著把他攔腰夾住,往天上一扔,啪嗒一聲落在岩石上。緊跟著吉姆也飛上了天,隨即落到大聲呻吟的布克身邊。皮皮走到他們面前,雙手捏住兩人的後頸,提起來走到汽船那兒,將他倆扔了進去。 “回家去吧!”她說,“看你們的媽媽能不能給你們幾個子兒買幾顆石頭彈子玩,它們跟珍珠一樣好。” … Learn more

船長威風凜凜地走下了跳板,皮皮用雙手舉著她的馬跟在後面,然後是湯米和安妮卡。幾乎所有的人都注視著那力大無窮的紅頭髮小姑娘。 太陽像個火球似的滾進了南海,天空中很快亮起了星星。庫萊庫萊島的居民在廣場上生起了一個大火堆,圍著火堆跳起了舞。震耳的鼓聲、永不停息的海浪聲,火光映照下美妙的舞姿,還有微風中奇異的花香,令孩子們心醉神迷。 深夜,當他們住進椰子樹下的茅屋裏時,還激動得久久不能入睡。 第二天,皮皮、湯米和安妮卡剛走出小茅屋,一群等待已久的黑孩子就圍了上來,他們嘰嘰喳喳地講著庫萊庫萊語,笑起來牙齒在黑臉上閃著白光。 皮皮領著他們在水準如鏡的海裏游泳,在輕軟的沙灘上打滾,爬樹摘椰子、麵包果和香蕉,玩得特別開心。最後,他們跑到海島南側的一座大珊瑚礁上。 這座珊瑚礁實際上是小小的珊瑚島,島上有許多海浪沖出的小洞穴,沒有平坦的路,只能攀著突出的岩石塊往前一步步挪。而岩石底下就是海,落下去倒沒什麼,可就在這個地方有許多鯊魚,它們最貪吃小孩子。 “我怎麼也不去,我害怕!”安妮卡不肯往前走,一個勁兒往後退。    湯米十分生氣。 “哼,怎麼也不該帶你來,”他動手抓住岩壁說,“瞧,瞧我的!只要這樣就行……” 只聽見“撲通”一聲,湯米掉下了海。 鯊魚聞聲而動。水面上露出了一根魚鰭,正飛快地向湯米沖去。安妮卡大聲尖叫著,連庫萊庫萊島的孩子們都嚇壞了。 又是“撲通”一聲,皮皮跳進了海中,她跟鯊魚差不多同時游到湯米身邊。鯊魚張開大嘴正準備咬,皮皮雙手抓住了這個龐然大物,把它舉出了水面。 “你真不知道害臊。”她說。 鯊魚朝周圍看看,又驚訝又難受,離開了水它呼吸就不那 麼舒暢了。 “你答應不再這麼幹,我就放了你。”皮皮很凶地說,然後用足力氣一掄,把鯊魚遠遠扔到大海裏。 鯊魚毫不耽擱,趕緊遊著離開這地方,它決定儘快回大西洋去。 所有的孩子,包括驚魂未定的湯米和心驚膽顫的安妮卡終於爬到了峭壁之上的岩洞裏。黑孩子們紛紛拿出洞中收藏的椰子、果醬給三個白人孩子吃,還分給他們每人一把珍珠,教他們用珍珠打彈子玩。這些珍珠是庫萊庫萊的孩子們從海中撈得的珍珠貝裏取出來的,皮皮的爸爸有時拿上幾顆去外面的海島換鼻煙,而孩子們只拿它們當彈子玩。 皮皮手搭涼棚往遠處觀瞧,她看到一艘汽船正飛速地向 島上駛來,覺得很奇怪。 … Learn more

皮皮在附近找到了一塊長木板。她一手夾住木板,另一隻手拽住繩子,用腳在樹幹上一蹬一蹬的,輕快地沿著繩子往上爬。人們驚訝得連哭都忘了。她到了樹頂,把木板搭在粗樹枝上,小心地推進頂樓視窗。長木板在樹梢和窗口之間搭起了一座橋。 皮皮跑過木板,跳進頂樓,接著她一個胳肢窩夾一個男孩,重新爬出來,站在跳板上。 “現在我們可以做做遊戲,你們看。”皮皮說著,在木跳板之間,高高地翹起一條腿,就跟她在馬戲場上做的那樣。 人群中掠過一陣不安的嗡嗡聲,皮皮的一隻皮鞋掉了下來,幾位老太太當場昏了過去。可皮皮還是帶著兩個孩子安全地到了樹上。她用繩子把孩子一個一個地送了下去。廣場上的人群歡聲雷動。 皮皮又回到了木板上。她在那窄窄的木板上跳舞,動作自如,姿勢優美。大人們嚇得捂住眼睛,孩子們卻樂得拍掌大笑。 皮皮終於不跳了,她抓住了繩子,像閃電一樣快地滑到了地面。 “為長襪子皮皮四呼萬歲!”消防隊長大叫道。 “萬歲!萬歲!萬歲!萬歲!”全場群眾歡呼。可有一個人歡呼了五遍。這個人就是皮皮。 皮皮成了英雄之後,報上登了她的照片,世界各地都知道了瑞典這個舉世無雙的小姑娘。 一天傍晚,皮皮正和湯米、安妮卡一起吃野草莓,一個威風凜凜的黑人國王闖進門來。他身上系著草裙,頭上戴著金冠,脖子上掛著一串珍珠項鏈,一隻手拿著長矛,一隻手拎著盾牌,胖胖的毛腿上套著金鐲子。 皮皮撲上去,吊在那人的脖子上,兩條腿拚命亂搖,搖得那雙大皮鞋都掉了下來。 “爸爸,爸爸”她叫道,“親愛的老爸爸,你總算回來了,我知道你不會淹死,會回來的!” “淹死!當然不會!要我淹死就跟駱駝穿過針眼一樣不可能。我被風暴刮到海裏,漂到庫萊庫萊島,我空手拔起了一棵棕櫚樹,島上的黑人們就擁戴我做了國王。”皮皮的爸爸滔滔不絕地講述他的傳奇故事,三個孩子都聽呆了。 “我在報上看到了你的照片,好傢夥,火中救人,真不賴。”爸爸笑眯眯地稱讚道,“我特意來接你,接你去當庫萊庫萊島公主!” “真的?”皮皮跳了起來,摟著爸爸跳起了兩拍子圓舞,他們發瘋似的旋轉著,湯米和安妮卡看得頭昏眼花,納爾遜先生早早捂上了眼睛,看樣子皮皮和她的船長爸爸以前也這麼幹。 皮皮上船出發的那一天,鎮上所有的大人和孩子都來送行。 安妮卡整個早晨喉嚨裏都有個疙瘩,等她看見皮皮舉起馬走上船,這個疙瘩鬆開了,她坐在碼頭上哭了起來,先是輕輕地哭,後來越哭越響。湯米咬著牙,把一塊塊石子往水裏 踢。 皮皮跑下跳板,一直跑到湯米和安妮卡旁邊,握緊了他們 的雙手。 … Learn more

皮皮家的燈光總算媳滅了,兩個竊賊從後門溜了進去。裏面靜悄悄的,借助手電筒的光,他們看到房間裏有兩張床。一張床上睡著皮皮,另一張床上睡著一隻小猴子。 “咦,那個納爾遜先生睡哪兒呢?”一個小偷悄悄地說。 “納爾遜先生就睡在你們身邊的娃娃床上。”被子底下傳出了皮皮平靜的聲音。 小偷們嚇了一大跳,當他們看見猴子正睡在一張娃娃床上,又樂得哈哈大笑起來: “猴子!納爾遜是只猴子!那麼你的爸爸媽媽呢?” “不在。”皮皮說,“他們不在,一直不在。” 兩個竊賊高興得咯咯笑:“那麼我的小姐,起來吧,我們想跟你談談!” “不要,我睡了。”皮皮無精打埰地說。 一個傢夥狠狠抓住被子一拉:“小姑娘,剛才地板上那些錢在哪兒?” “在櫃子上的大皮箱裏。”皮皮老老實實地回答。 “我希望你不介意,我們要拿走你的皮箱。”竊賊彬彬有禮地說。 “哦,一點也不,”皮皮說,“當然不介意!” 兩個小偷合力抬起箱子向門外走。 “先生們,你們也不介意我把它拿回來囉?”皮皮笑嘻嘻地說,話音剛落,她已把皮箱拿回到自己的手裏。 竊賊們撲上來,一人捉住皮皮的一隻手臂,不顧一切地搶奪皮箱。 皮皮雙臂一使勁,小偷們蹬蹬蹬倒退了好幾步,一屁股坐到牆根上,他們嚇得魂都掉了,傻呆呆地坐在地上。沒等他們反應過來,皮皮已經拿來繩子,把兩個賊的手腳捆了個結實。 “好心的小姐,放了我們吧!我們只是開了個玩笑,不要傷害我們。我們連吃的都沒有,現在還餓著呢。”小偷異口同聲地哀求著,他們已經明白皮皮不是個普通的小姑娘,其中一個甚至流下了一兩滴眼淚。 皮皮審問她的兩個俘虜: “你們誰會兩拍子圓舞?” “我想我們都會一點兒。”小偷們給弄糊塗了,不知道這個非凡的小姐會怎樣發落他們。 … Learn more

湯米和安妮卡氣喘吁吁地跑來找皮皮,他們的手裏緊緊握著幾個銀幣。 皮皮正在走廊裏給馬尾巴編小辮子,每一根小辮子都紮著一個紅色的蝴蝶結。 “皮皮,你跟我們一起去看馬戲嗎?”湯米問道。 “馬戲?馬戲是什麼?馬演的戲?我正給馬梳妝打扮呢,你們看它好了。”皮皮漫不經心地回答。 “馬戲有趣極了,有馬,有小丑,還有走繩索的美女呢……” 湯米和安妮卡好容易向皮皮說清楚馬戲到底是什麼。皮皮從她的皮箱裏抓了一把金幣,三個人一起去看馬戲。 樂隊奏起了熱烈的進行曲,演員出場處的幕布拉開了,一匹黑色的駿馬快步跑了出來。馬背上站著一位漂亮的姑娘,穿著一身綠色的綢衣。她叫卡門小姐,節目單上是這麼寫的。 馬在場地上一圈圈快跑,卡門小姐安詳地站在馬背上微笑。突然,一件東西飛到了馬背上,哦,不是東西,是一個人,一個紅頭髮的小姑娘! 卡門小姐嚇得差點兒從馬背上跌下來,她生氣了,用手使勁往後推,想讓皮皮下去,可是辦不到,皮皮緊緊摟住了她的腰。 馬戲班班主上來攔住了馬,皮皮大失所望地跳了下來,說:“多好玩的遊戲啊!幹嗎我不能一塊兒玩?”她慢騰騰地走回座位上。 下一個節目是薇拉小姐表演走繩索。她穿著粉紅色的紗裙,手裏拿一把粉紅色的小傘,用靈巧的步子在繩索上做出種種優美的動作,博得觀眾的齊聲喝采。 薇拉小姐剛下來,皮皮就跑到了繩子上,她的表演遠遠超過了薇拉。她能單腳立於繩索中央,把另一條腿筆直地伸到空中,轉動著腳上的大皮鞋去搔耳後根。 馬戲場上掌聲雷動。薇拉小姐的臉色很難看,她偷偷走過去轉動絞盤,把繃緊的繩子弄松,想讓皮皮摔下來。 可皮皮沒有摔下來,她把松了的繩子當秋千蕩。繩子一前一後地晃動,皮皮越蕩越高,簡直像在空中飛一樣,場子裏響起了觀眾的陣陣尖叫聲和歡呼聲。 皮皮停住了繩子,跳下來朝座位上走,馬戲班主攔住了她: “小姑娘,你也許願意跟我們馬戲班的大力士較量較量。如果你贏了,獎你一百個銀幣。如果你輸了,你必須離開馬戲棚。如果你不願意,那也是認輸。” 不等皮皮回答,班主就拍手叫出了大力士阿多夫。阿多夫長得又高又大,胳臂上的肌肉鼓起來像兩個球,他穿著猩紅色的緊身衣,肚子上圍著一塊豹皮,一副得意非凡的樣子。 皮皮走到了阿多夫的面前,她握住大力士的一雙手,猛力一拉,大力士躺倒在墊子上。 滿臉通紅的阿多夫爬起來,惡狠狠地朝皮皮撲去,他還從來沒丟過這麼大的臉。 “再使點勁。”皮皮穩如磐石地站著,給阿多夫打氣。接著她輕輕地一掙,大力士又四腳朝天地躺下了。 … Learn more

長襪子皮皮歷險記 瑞典有一個很小的小鎮,小鎮盡頭有一個荒蕪的舊花園,花園中有一所舊房子。夏天的時候,房子裏住進了一個九歲的女孩,她的名字叫皮皮。 皮皮的媽媽很早就去世了,她爸爸是一位船長,皮皮一直跟爸爸航海。最近她爸爸在一次海上風暴中失蹤了,皮皮不相信爸爸會淹死,獨自一人回到老家的舊房子裏,等候爸爸回來。 皮皮是個了不起的該子,她力氣很大,全世界沒有一個人能比得上,只要她高興,她可以隨隨便便地舉起一匹馬。 皮皮的頭髮是胡蘿蔔色的,紮得硬硬的兩根辮子向兩邊翹起,圓圓的鼻子像個小土豆,上面佈滿了雀斑。皮皮身上總穿著一件古怪的罩衫,是她自己做的,做衣服的藍布不夠,她就鑲上了許多的紅布條。皮皮那兩條又瘦又長的腿上穿著一雙長襪子,一隻棕色,一隻黑色,所以人們都叫她長襪子皮皮。另外,她的腳上穿的是一雙南美洲皮鞋,鞋比她的腳大一倍。 皮皮有三個好夥伴,他們是猴子納爾遜、男孩湯米和女孩安妮卡。納爾遜是她爸爸送給她的禮物,湯米和安妮卡是鄰居家的孩子。皮皮還有一大皮箱金幣,怎麼花都花不完。她來這兒的頭一天就買了一匹馬,天天舉著玩。 鎮上的人很快知道了皮皮的事,他們一致認為不能讓皮皮一個人生活。所有的小孩都應該有大人照管,而且所有的孩子都得上學念乘法表。於是鎮委會決定立刻把皮皮送進兒童之家,兩名員警先生負責執行這個任務。 這天下午,皮皮正和湯米、安妮卡一起喝咖啡、吃餅乾,咖啡是她煮的,餅乾也是她自己烤的,他們吃得很開心。兩名全副武裝的員警走進院子大門。 “你就是新搬來的小女孩嗎?我們來接你去兒童之家。一位員警說。 “我早就進兒童之家了。”皮皮說。 “什麼,已經進了?是哪一家?” “是這一家,”皮皮指著自家的房子,神氣地說,“我是個兒童這是我的家,這兒一個大人也沒有,所以就是兒童之家。”員警被逗笑了,他們耐心地對皮皮說:“兒童之家是一種正規的教養機關,有人會照顧你。” “我的馬可以去嗎?”皮皮問道。 “不行,當然不行。”員警說。 “那麼猴子呢?” 員警又搖了搖頭:“肯定不行,不行。” “哦,”皮皮撅起了嘴,“那你們就去找別的孩子吧,我是不會去的。” 員警也拉長了臉對皮皮說:“別以為你愛怎麼幹就叫以怎麼幹,你必須進兒童之家,而且馬上就進。” 他說著就去抓皮皮的手,皮皮一下子就掙脫了,一眨眼工夫爬到走廊上面的陽臺上,又猴子般輕巧地上了屋頂。 兩個員警有點傻眼了,他們商量了一陣,搬來了一架梯子,心驚膽顫地朝屋脊上爬去。 … Learn more

七 第二天黎明前,尼爾斯就起床朝海邊走去。 他站在海岸上,以便讓大雁們看見他那高大的身軀。 一群大雁飛了過來,它們放慢了速度,沿著海岸飛來飛去。尼爾斯認出是阿卡的雁群,但他不明白,大雁們為什麼不在他身邊落下。實際上,當他變成人以後,就聽不懂他們的叫聲了。 尼爾斯揮動著自己的帽子,順海岸跑著呼喊著雁群,雁群卻被嚇得高飛了。但是不久,他們又飛了回來,阿卡終於認出了尼爾斯。 尼爾斯高興地抱住了阿卡,其他大雁都伸出嘴殼去撫摩他,在他周圍擠著、叫著。他們互相祝賀著、感謝著。 突然大雁們漸漸平靜下來,紛紛向後退去。他們知道尼爾斯再也不可能與他們同行了。 尼爾斯站了起來,他想趁大雁們還在為失去他而悲傷時離開他們。他從海岸朝陸地走去。 等他回頭再看時,只見大雁們排著嚴整的隊形,默默地向前飛去。尼爾斯對大雁無比留戀,他似乎盼望再次變成小人兒,能夠跟隨大雁飛越陸地和海洋。 騎鵝旅行記 原為瑞典作家塞爾瑪・拉格洛孚的長篇童話。根據高子英、李之義、楊永範等的中譯本改寫。

六 十一月初,大雁們越過哈蘭德山進入了斯戈耐省境內,尼爾斯表示希望能和大雁一起跨過波羅的海到外國旅行。 這天霧靄沉沉,大雁們停在了斯古羅鋪教堂周圍的田野上。吃飯後正在午休,阿卡走到男孩身邊:“明天就要飛往外國去了,現在離你家很近,你大概想回家一趟吧。” “哎!”尼爾斯只應了一聲,他心裏很難過,因為他一直希望自己在回家時能恢復人形。 阿卡帶著尼爾斯飛到了他家的石頭牆後面,阿卡有種感覺,似乎尼爾斯或自己要遇到什麼不幸,似乎以後再也不能見面一樣,便對尼爾斯說:“如果說你從我們這裏學到了什麼好的東西,那就是:人類是不能獨霸地球的。你們有很大的國家,完全可以把幾個光禿的石島、幾千個淺水湖、幾座荒山和偏僻的森林留給我們一無所有的動物。如果人類知道,像我這樣的一隻鵝也需要有個安身的地方就好了。” 阿卡不敢久留,因為她知道尼爾斯的父親有獵槍。她讓尼爾斯第二天早晨去海邊的一個地方找雁群。說完,她張開翅膀飛走了,但很快又飛了回來,用嘴把尼爾斯從上到下撫摩了幾次,最後才離去。 尼爾斯翻進院子,裏面一個人也沒有。他跑進牛棚,他知道從老牛那裏最能瞭解到各方面的情況。牛棚裏氣氛淒慘。春天的時候,那裏有三頭漂亮的牲口,可現在只有一頭叫“五月玫瑰”的牛站在那裏。它低著頭,眼前放的草幾乎一根都沒有動。 “你好,五月玫瑰,”尼爾斯說著,毫不猶豫地跑進了牛圈。“我父母親怎麼樣?貓、鵝、雞還好嗎?你的夥伴們哪兒去了?” 老牛聽見尼爾斯的聲音忽然一愣,它本來好像要頂他一下子,但他還是認出了尼爾斯。尼爾斯還像離開家時一樣小,還是原來的裝束,不過多了一種令人肅然起敬的風采。 “哞,”老牛叫道,“歡迎你回來,尼爾斯,歡迎你回來!我很久沒有這樣高興過了。” “謝謝你,五月玫瑰。現在請告訴我,我父母怎麼樣?” 老牛告訴他:“自從你走後,遇到的都是傷心事,最糟的是買了匹不能幹活的馬,為了他,家裏欠了債,賣掉了我的夥伴們,現在正要賣房子。” 尼爾斯急忙走出牛棚到馬廄裏去找到了那匹病馬。他向馬詢問了病情,又仔細察看了一下,發現不過是馬蹄上紮進了一個鐵片,於是他在馬蹄旁寫下:“拔出蹄上的鐵片。” 這時父親和母親從外面回來了。尼爾斯覺得母親臉上的皺紋比以前多了,父親頭上長出了白髮。母親走進屋去,父親朝馬廄走來,尼爾斯趕緊躲到一個牆旮旯裏。 父親像往常一樣搬起馬蹄子,想看看能不能找出毛病。他意外地發現了幾個令人驚奇的字,便對著馬蹄子認真觀察起來,最後終於拔出了那塊鐵片。 正當這時,又有客人進了院子。原來,雄鵝茅幀一到老家附近就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了,他一定要讓主人家的老朋友們看看他的妻子、兒女,於是領著美羽和小雁們飛離了雁群。 茅幀毫無顧慮地落在地上,不慌不忙地在院子裏轉來轉去,領著美羽看他 過 去 生 … Learn more

五 四月底的一個早晨,大雁們在田野裏吃飽後又向北飛,可是西風刮起來了。一直刮到傍晚才停了一會兒,然後又突然刮起來。尼爾斯冷不防被風從鵝背上掀下去,風把他輕飄飄地帶到地下一個大土坑裏。 尼爾斯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摘下自己的帽子,向天空喊:“我在這兒,我在這兒!” 但茅幀飛遠了,天空也不見任何大雁的影子。更糟糕的是,坑裏有頭母熊把他抓住,交給自己的兩隻小熊取樂。兩隻小熊把他當成皮球一樣扔來扔去,直到他們玩累以後睡著了,才甘休。 不久,公熊回來了。他一邊吼叫著:“這裏有人呀!”,一邊要吃掉尼爾斯。尼爾斯趕緊從口袋裏掏出根火柴,劃著以後塞進了熊的嘴裏。熊沒有再去進攻,卻想出了個新主意,他把尼爾斯帶到不遠的一個大工廠前,氣哼哼地說:“自從這裏建 了鋼鐵廠,我就沒有了安全的地方,現在你為我效勞,把它點著燒了,我就饒了你。” 尼爾斯找不到擺脫的辦法,心裏很害怕,但他決不能毀掉人們用無數心血建造起來的工廠。他說:“鐵有很大用處,我不能去燒毀鋼鐵廠!” “你不再想活了,是不是?”熊說。 “是的,我不想再活了。”尼爾斯說。 熊用爪子掐尼爾斯的肩膀,尼爾斯疼得滴出了眼淚,但是他咬緊牙關,再不說一句話。 忽然,尼爾斯聽到身邊喀嚓一響,看見一支獵槍明晃晃的,槍口在幾步以外閃光。 “公熊,”他尖叫道,“你沒看見獵槍麼?快跑!不然你會被打死的。” 熊連忙拉起尼爾斯跑了,子彈從他耳邊呼嘯而過,但他僥倖沒受傷。跑進森林後,他把尼爾斯放在地上:“謝謝你!”公熊說,“要沒有你,子彈一定會擊中我。現在我告訴你,以後你要是遇到熊,就對他說這幾句話,他就不會傷害你了。”於是熊湊近尼爾斯的耳朵邊,小聲吐出幾個字,然後轉身走了。 太陽落山后,尼爾斯終於看見了雁群。大雁們尋找他,已經整整一天了。 他們又向北飛去。 五月到來了,大雁們飛到梅拉倫湖,在一堆蘆葦上睡覺,尼爾斯獨自跑到岸上,忽然後面撲通一聲響,尼爾斯轉身發現斯密爾就在他身後,他連忙向兩個在湖上捕撈了一天一夜,正往家走的漁夫跑去,狐狸不敢靠近,遠遠跟著。 那兩個人進了屋,尼爾斯見門口有只看門狗,便希望他能幫自己捉狐狸。看門狗聽說過尼爾斯的故事,便決定幫助他。他們一起走進狗窩裏。 狐狸守在狗窩不遠處,狗出來對他說:“滾開,不然就抓住你。”狐狸卻冷笑說,“我知道你脖上的鎖鏈多長,別多管閒事。” “我警告過你了!”狗縱身一跳,毫不費力就捉住了狐狸,現在只好怨你自己了。”狗對狐狸說。原來,尼爾斯事先解開了狗脖子上的鎖鏈。 男孩用拴狗的鏈子把狐狸斯密爾牢牢拴住。“現在,狐狸斯密爾,我希望你做一隻忠實的看門狗。”尼爾斯說……

四 幾天後,雁群來到一個小島上覓食。雄鵝茅幀在一堆石頭裏發現了一隻受傷的小灰雁,便精心照顧她。尼爾斯檢查她的傷處,見只是翅膀的關節有毛病,便捏住管狀骨推回了原位。小灰雁傷好了,加入了阿卡的放行隊伍,小雁叫美羽,她長著美麗的小腦袋,羽毛像緞子一般,尼爾斯覺得她像一個公主。 雁群在海上飛行了幾天後,開始轉向內陸飛行,這時,海而上起了大風暴。 精疲力盡的阿卡帶大家來到懸崖前,找到一個洞口,黑暗中,尼爾斯看到洞裏有幾隻羊。 一隻公羊告訴他們,這是一所不吉利的房子,去年冬天來了三隻狐狸,夜裏趁他們睡覺時,害死了許多羊,只剩他們了,昨夜他們又偷走一隻小羊,今夜還要來。他傷心地說:“看來我們就要斷子絕孫了。” 阿卡問尼爾斯願不願意幫助他們,為大家把守洞口。尼爾斯答應了。 夜裏,三隻狐狸悄悄爬上來,尼爾斯連忙推醒公羊,騎在它身上指揮,公羊對準狐狸頂去,把幾隻狐狸趕跑了。天亮了,尼爾斯望見島上有許多裂縫,最大的一條叫地獄洞,他立刻想出一個計策。 尼爾斯讓雄鵝茅幀馱著自己在地獄洞附近走動,茅幀不時啄食一根青草,連向周圍看也不看。三隻狐狸靠近了他們,雄鵝裝作不會飛,只是向前跑去,眼看就被追上了,突然雄鵝搧起翅膀飛上了天空,狐狸卻停不住,掉到了前面的“地獄洞”裏。消滅了這幾隻殘忍追捕和殺戮小動物的傢夥,大家都很高興,雁群決定在這兒休息一下。 這天晚上,月色格外明朗,尼爾斯躺在那裏思念家鄉。他離開父母已有三個星期了。忽然,他看見一隻大鳥從月亮前面飛過來,原來是白鸛埃爾滿裏奇。他問尼爾斯有沒有興趣騎在他身上出去玩一會兒。尼爾斯很樂意,於是,他們就飛到了一片荒涼的海岸上,白鸛說尼爾斯可以在海岸上散散步。尼爾斯沒走多遠,木鞋尖就碰到一塊硬東西。原來是一個鏽銅錢。他覺得銅錢太破,沒有揀起來,用腳把它踢到一邊去了。可是他抬頭時,簡直驚呆了——就在剛才還是海藻淺灘的地方,出現了一座高大的城門,他不由得走進去,想看個究竟。 裏面是個大廣場,地上鋪著整齊的大石板,四周是高大而華麗的建築,又窄又長的街道通向四面八方。廣場上人群熙攘,人們個個穿得跟貴族一樣華麗。 忽然一個賣貨人發現了他,便立即拿出最好的貨物擺在他面前,其他商人也兩手抓滿金銀首飾向他兜售,所有人都表示,他們的東西只想賣一個銅錢,看得出他們很焦急,有的甚至湧出了淚水。尼爾斯為他們所感動,但他身上確實一個銅錢也沒有,忽然他想起在海灘上看到的那個鏽銅錢,便連忙跑回去找。然而當他拾起銅錢回轉身時,眼前除了大海什麼也沒有了。 白鸛走過來給他講了這樣一個故事:這片海岸曾經有一個很富有的城市,但不幸的是那裏的人陷入了驕奢淫逸之中。作為一種懲罰,城市在一次海嘯中沉入了海底。但市民不會死,城市也不會破壞,只是每隔一百年的一個夜晚,它以原貌在地面上停留整整一小時,但如果一小時過去,城裏沒有一個商人能把什麼東西賣給一個活人,它就會再沉下去,只要你把很小的一枚銅錢付給商人,城市就會留在海岸上。 尼爾斯抱頭痛哭起來,他為自己錯過了挽救城市的機會傷心極了。

三 在斯戈耐東南,離海不遠有個古城堡,那裏空無一人,卻住了幾百隻黑家鼠。但是,褐家鼠卻要奪取這個城堡,現在,他們已經佔領了城堡以外的所有地方,只因為城堡牆壁結實,上面打通的鼠道極少,所以黑家鼠才成功地守住了它。 阿卡和她的雁群一飛到這裏,白鸛埃爾滿裏奇便來拜訪,他告訴阿卡,今天夜裏,黑家鼠都去克拉山參加一年一度的動物大會去了,因為他們相信所有的動物都趕到那裏。但褐家鼠卻沒有去,準備偷襲黑家鼠的家,白鸛不希望殘暴的褐家鼠統治城堡。 阿卡決心援救黑家鼠。她把雁群安頓好,便帶尼爾斯去了城堡。 果然,褐家鼠入夜便發動了進攻,他們沒有遇到抵抗,很容易就佔領了城堡,然後就興高采烈地跑到各個穀堆上去吃戰利品。 忽然,院子裏傳來一陣尖銳的哨音。奇怪的是,褐家鼠們一聽到哨音便紛紛丟下穀物慌張地奔跑。院子裏,尼爾斯正站在中央吹著一隻小哨,哨音把老鼠全部引到院子中,然後它們就乖乖地隨著尼爾斯朝大路走去。原來阿卡知道草鴞佛拉瑪有只魔哨,便借來讓尼爾斯説明黑家鼠。 尼爾斯引著褐家鼠們走了很遠,直到他們不可能在黑家鼠趕回城堡之前再到那兒去了。這時,白鸛飛來,把尼爾斯馱到了克拉山。 動物大會已經在進行了。烏鴉表演了對飛,兔子表演了翻筋斗,黑琴雞和紅嘴松雞比賽歌唱,馬鹿表演角鬥技巧,最後是灰鶴群表演飛行舞蹈。克拉山上熱鬧非凡,所有的動物都欣喜若狂。 兩天后,雁群飛到了風景美麗的羅耐畢河上,在絕壁下找到了一條安身的沙灘。 一直追蹤雁群的狐狸斯密爾也來到這裏,他正趴在崖上,眼巴巴地看著下麵的大雁,卻無法下去。後來,他看見一隻紫貂正在捉松鼠,便攛掇他去抓大雁。 紫貂順著絕壁跑了下去,不料快到大雁跟前時,卻從一根樹枝上掉進了水裏,大雁們立刻飛走了。 原來是尼爾斯跑過來用石頭去打紫貂,這才救了大雁。 大雁們沿小河找到一個瀑布,在它與山崖之間宿營。斯密爾也找到了這裏,他見一隻水獺正在捉魚,便恥笑他沒有穿過河捉大雁的本領,水獺不服氣,便從陡峭的岸上跳入河裏遊了過去。眼看就要靠近大雁了,突然跑來一個小人,用刀子在他腳上砍了一下,水獺便又仰面朝天落入河中,大雁們又飛上天空,重新去尋找宿營地。這小人當然又是尼爾斯。 晚上,大雁終於在卡爾斯克魯納市鐘樓上住下了。尼爾斯睡不著,便跑下來去廣場上玩。廣場上只有一個銅像,長著大鷹鉤鼻子,面部表情嚴肅,拿著拐杖,挺可怕的樣子。 “這個長嘴唇的人站在這裏幹什麼?”尼爾斯不在意地說了句便向前走,但馬上他就聽到後面銅人追過來的沉重腳步聲,嚇得他趕緊跑起來。 正當他向前跑時,忽然看見有個人向他招手。到跟前一看是個募捐的木頭人,木頭人彎下腰,叫尼爾斯跳到手上,舉起來把他塞到帽子下。 銅人過來問木頭人看到小人兒沒有。木頭人對他說: “陛下,他跑過去了,一定是到造船廠去了。” 尼爾斯這才知道銅人就是卡爾一世——城市的奠基人。 銅人命令木頭人跟他去船廠。船廠裏有各式各樣的船隻,有古老的戰列艦,供國王巡禮用的船隻模型,還有寬大沉重的裝甲艦和瘦長的魚雷艇。銅人忘記了找小人兒,開始從頭到尾地看這些船。 … Learn more

二 大雁們又起飛了,他們沒有把尼爾斯趕回去。 大雁們飛到莊園東面一片遼闊的耕地上找草吃。尼爾斯也找到了幾個薔薇果,高興地吃掉了。 吃完飯,雁群在湖上遊戲到正午,大雁向雄鵝挑戰,比賽 各種運動:游泳、跑步,飛行。茅幀盡了最大努力還是被擊敗了,尼爾斯一直在他背上為他鼓勁兒,他們玩得很開心。 又一個早晨,尼爾斯正在到處找吃的,阿卡為他找來一些小果子,還警告他不要亂跑。因為像他這樣的小人兒要提防許多敵人:狐狸、紫貂、水獺、鼬鼠、貓頭鷹…… “你只有儘量同森林裏的小動物松鼠、兔子、燕雀、啄木鳥結為好友,他們才會在危險時警告你、幫助你,你才可能保住性命。”阿卡說。 回想起自己以前經常搗毀燕子窩,打破椋鳥蛋,把小烏鴉扔進泥灰石坑裏,還把松鼠關進籠子,尼爾斯感到很羞愧。現在,他決心按阿卡的話去做。當他聽說松鼠西爾萊的妻子被人捉走、孩子們快要餓死時,便決定前去幫助。 那天,母松鼠被關在一個籠子裏,她想念她的孩子們,又傷心又生氣。人們認為她是因為不習慣,不再去管她。入夜,農莊院子裏除了一位老媽媽以外,都去睡覺了。 尼爾斯找到這裏,見籠子掛得很高,就找來一根棍子豎在底下爬上去,小籠子門上有鎖打不開,他便跟松鼠商量了一會兒,然後順著木棍滑到地下,從院子大門裏跑了出去。 不久他又回來,手裏拿著兩個東西,分兩次送進籠子裏去,又急忙走了。 老媽媽看見這個高度不及手掌寬度長的小傢夥,很奇怪,便走到鼠籠旁邊,有只貓也跟了過來。尼爾斯又回來時,老媽媽這回看清了,他兩手裏各拿著一個小松鼠。看來,尼爾斯想把一隻放在地上,把另一隻先送上去,但看到了貓,便不敢放了。 這時他看見了老媽媽,便把一隻小松鼠遞給老媽媽,把另一隻先送上去,又從老媽媽手裏接過另一隻,送進了籠子裏。 第二天,老媽媽講她看見了小狐仙,大家說她是做了個夢,但見到松鼠籠裏的小松鼠時,便相信了,大家一致決定不再傷害動物,把松鼠放回去,讓他們重新得到自由。 星期天又來到了,尼爾斯正在吹自己用蘆葦做的口笛,大雁排著隊飛到他跟前。 阿卡說:“你從狐狸那裏救出了我的同伴,我卻沒有說什麼感激的話,我寧願用行動而不願用言語。我派了許多使音去告訴對你施了妖術的小狐仙,你的表現很好,他說,你一回家,就可以變成人。” 但尼爾斯聽了,卻顯得很傷心,他叫道: “我不願意變成人,我要跟你們一起旅行。” 阿卡終於同意了他的要求,尼爾斯興奮得流下了眼淚。

騎鵝旅行記 一 在瑞典最南部的西門荷格教區,到處洋溢著春天的氣息。樹木雖然還沒有綠,但已經抽出嫩芽,散發著清香的氣味,小灌木也都油光光透出了紫紅色,遠山上樹林越來越茂密,高高的天空,顯得格外藍。 在這裏住著一個小男孩,他叫尼爾斯,十四歲左右,淡黃色頭髮,他貪吃貪睡,並且非常淘氣。 一天,父母去教堂了,臨走時要尼爾斯讀十幾頁書,並說要回來檢查,但他才念了一會兒便不知不覺睡著了。 突然,尼爾斯被一陣輕微的響聲驚醒,他發現母親臨走時關上的箱子被打開了,令他害怕的是箱子邊上竟坐著個小人,他的個子還沒有手掌的寬度長,小人身穿黑長袍,齊膝短褲,頭戴寬邊黑帽,鞋上的紐帶和襪帶都打著蝴蝶結。尼爾斯明白了,這就是小狐仙。 小狐仙聚精會神地看他的東西,沒發現尼爾斯。尼爾斯便找來一個舊紗罩把小狐仙扣在裏面,小狐仙懇求釋放他,並說,如果放了他,就給尼爾斯一個古銀元,一把小銀勺和一枚金幣。 尼爾斯答應了,然而小孤仙快要爬出來時,他想應該再加一個條件,讓小狐仙把十幾頁書變進他的腦子裏,於是便又開始搖動紗罩,讓小狐仙再掉進去。 忽然,他挨了一記重重的耳光,身子飛了起來,撞到牆上後摔在地上,失去了知覺。 當他醒來時,小狐仙影也不見了,箱子蓋得好好的,紗罩仍掛在原來地方。他的目光落在鏡子上,立刻發覺鏡中有個和小狐仙一樣大的小人。他嚇得渾身發抖,因為他明白,小狐仙在他身上施了妖術,鏡中的小人就是他自己。 他連忙去找小狐仙講和,一邊尋找一邊哭喊著,說自己再也不對任何人失信,再也不搗蛋了,但在屋中再也不見小狐仙的面了,他只得出院子尋找。 天很藍,有幾群大雁飛過去,他聽到他們的叫聲:“現在飛向高山,跟我們來吧,現在飛向高山。”尼爾斯想:一定是我變成了狐仙的緣故,我才聽懂了大雁的話語。 大雁的呼叫使院子裏的一隻年青的雄鵝茅幀動了心,他試圖飛上天去,卻因為沒有飛行的習慣而又落下地來。“等一等!”雄鵝茅幀一面叫一面進行新的嘗試。 尼爾斯想:父母從教堂回來,發現雄鵝不見了,他們會傷心的。這時他忘記了自己已變得多麼弱小無力。他一下子跑進鵝群,抱住雄鵝的脖子,“你可千萬不能飛走啊!”他喊道。 恰恰在這一瞬間,雄鵝茅幀懂得了怎樣騰空而起,他來不及抖掉尼爾斯就飛向了天空。為了不至於從空中掉下來,尼爾斯連忙爬到茅幀光滑的背上,兩手死死抓住它的羽毛。 很長一段時間,尼爾斯暈得厲害,等他清醒點時,勉強朝地上看了一眼,他覺得平坦的土地變成了無數大大小小的方格,後來,他認出來了:碧綠的方格是去年秋天播種的黑麥田、那些灰黃色的方塊是去年夏天收過莊稼的土地、褐色的是老苜蓿地,黑色的則是還沒有長草的牧場或犁過的休耕地。    尼爾斯這時覺得大地上升起一股土壤和樹脂的清香,眼前是那麼開闊,簡直使他拋開了一切憂鬱、悲傷和煩惱。 飛到下午,雄鵝茅幀疲倦了,落在了後面。飛在隊伍最後的大雁向頭雁喊:“阿卡,阿卡,白鵝落後了。” “告訴他,快飛比慢飛省力。”頭雁照樣前進。雄鵝卻怎麼也飛不快,直向地下墜。 “阿卡,白鵝掉下去了。”飛在隊伍最後的雁又叫道。 … Learn more

他們開始商議如何營救小香蕉以及關在瘋人院中那些說真話的好人。 小香蕉被捕後,警察局長很想利用他畫畫的特殊本領升官發財,就把他送給國王。國王讓小香蕉畫一個動物園,各式各樣的動物果然活了,國王就封他為食品大臣,讓他在王宮門口畫畫,人們想吃什麼就畫什麼。 人們向小香蕉要墨水,按假話國的語言來說就是麵包,可他真畫了一瓶墨水。於是他們明白,要向小香蕉討什麼,就得說出那些東西的真名來,而真名又是被禁止的。 宮廷官員們十分憤怒,這樣下去,誰也不會再說假話了。將軍們則認為小香蕉應該為軍隊畫大炮,用來擴張國土。 國王向小香蕉發佈了畫大炮的命令,可是小香蕉用鉛筆在紙上面寫了一個大大的“不”字,然後高舉著這張紙在王宮大廳走了一圈,讓每個人都讀到這個字。 於是,小香蕉被關進了瘋人院的單人房間。 瘸腿貓首先去瘋人院偵察。它看見了玉米老大娘和羅莫萊塔,還找到了小香蕉。 “我來想法救你們。”瘸腿貓說道。 “可惜我沒有筆,他們把我的鉛筆頭都搜走了。”小香蕉說。 “你需要畫些什麼聽?”瘸腿貓問,“可以用我的爪子。我的三隻爪子是粉筆畫出來的,只有第四只用的是油畫顏料。” “不錯,可那樣要磨損的。” 瘸腿貓堅持說道,“你隨時可以為我再畫出來。” 小香蕉感激地謝了他的朋友,迅速畫好了逃跑需要的種種東西:銼窗子的銼刀,跳樓的降落傘和渡過深水溝的小船。不幸的是,他們逃走時驚動了瘋人院的看守,那些人在後面窮追不捨。 幸好“一分鐘也不坐的本韋努托”推著他收破爛的小車在前面接應。 “快,快躲進去!”小老頭兒低聲說。他把小香蕉和瘸腿貓藏在小車中的破布堆裏。 看守們追來,他用手指著相反的方向,對他們說:“上那邊去看看吧,他們跑到那邊去了。” “你是誰?” “是個收破爛的窮老頭兒,停在這裏喘口氣。” 本韋努托為了表示他確實累了,就在小車的一邊把手坐下來,抽起了煙鬥。雖然只坐了幾分鐘,他知道自己又將失去生命的許多年頭,但他情願這麼做。 真不巧,瘸腿貓鼻子癢得要打噴嚏。它打了一個大噴嚏,小車冒起了一大股灰塵。為了不讓小香蕉被看守發現,瘸腿貓自己跳出了小車,沿著城裏的大街小巷飛跑,看守們在後面緊緊追趕,追得舌頭都吐出來了。 … Learn more

小香蕉激動得渾身是汗。他立即修改了其他的作品,畫上的那些動物都變活了,小茉莉和瘸腿貓也十分高興。小香蕉想到該吃飯了,就照實物的樣子,畫出魚給瘸腿貓吃,還畫出燒雞、美酒等食物和小茉莉共進午餐。三個朋友一起乾杯。 忽然,瘸腿貓的神情顯得很憂傷。兩個朋友問了半天。 它才把心事吐露出來: “說到底我還不是只真貓,而是像剛才你的畫布上的動物一樣的動物。我只有三條腿,要是能有四條腿……” 小香蕉不等它說完,趕緊拿起畫筆,一轉眼就給它畫了一 條腿。這麼漂亮的腿,瘸腿貓先是有點不好意思,一會兒就越來越神氣了。 第二天早晨,小香蕉不等小茉莉睡醒,就夾起畫板離開了家。 瘸腿貓把小香蕉送出家門,它回來時,順便買了一份《模範假話報》。識文斷字的瘸腿貓匆匆一看標題,就急得跑回家,叫醒了小茉莉。 原來,報上說,玉米大娘和羅莫萊塔被人控告,說是教唆狗講貓話,因此被關進了瘋人院。那七隻貓因為喵喵地叫,引得全市各處的貓都喵喵地叫,所以被認為是觸犯了法律,也得關進瘋人院。 然而,報紙卻把這一消息,叫做“闢謠”。最後,小茉莉念道: “外傳今晨三時,警察局在一口井胡同逮捕了玉米老太太及其孫女羅莫萊塔,現特 鄭重闢謠。有人還造謠說她們於今晨五時左右被關進瘋人院,此事純屬子虛烏有。 警察局長” “騙子局長!”瘸腿貓叫起來。“這就是說,可憐的老大娘和她的孫女的的確確已經給關到鐵窗裏了。這全都怪我。” “你瞧,”小茉莉打斷它的話,“還有一段闢謠呢。” 這一次是直接有關小茉莉的: “謠傳員警正在搜捕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小茉莉,這完全不符合事實。因為小茉莉對本市大劇院所受損失毫無責任。因此,任何人如知道小茉莉下落,請勿向警察局報告,否則將受嚴厲處分。” “事情壞了,”瘸腿貓說,“你只能呆在家裏,哪也別去,讓我出去打聽打聽。” 這是非常難熬的一天,小香蕉一直沒有回來。瘸腿貓很晚才回到家,它告訴小茉莉:聽說小香蕉到街上為大家畫畫。他的畫不論是動物還是植物都一畫就活。他還在街上對人們講真話,所以很快就被捕了。 “我們得去救他!”小茉莉很著急。 … Learn more

“唉!得想個辦法,可以寫字又不磨損爪子。”瘸腿貓自言自語。 “我想起來了。”羅莫萊塔叫起來:我認識一位元畫家,他就住在前面,他家在頂樓上,長年開著門,他窮得叮噹響,不怕盜賊上門。你可以跑到他那兒去借點顏料。” 瘸腿貓在小姑娘的指點下,來到畫家小香蕉的家。它先是跳上小香蕉的窗臺,向屋內張望。怎麼?小茉莉也在這兒!他正和小香蕉說著什麼。瘸腿貓激動地竄進屋裏。 “小茉莉!” “瘸腿貓!真的是你嗎?我的瘸腿貓?” 他們高興地擁抱在一起,把主人小香蕉都給忘了。 “你怎麼到這兒來了?”他們兩個同時這樣問對方。接著他們各自述說起分手後的事情。 小茉莉那晚在地下室的煤堆上睡著後,在夢裏唱起歌來。這也許是他的嗓子在跟他開玩笑,白天小茉莉迫使它沉默,夜裏它就要輕鬆一下。小茉莉夢中唱歌的聲音算是很小的,可這點聲音卻把半個城的人吵醒了。 離地下室十幾公里住著城裏大劇院的經理兼指揮,他也被小茉莉的歌聲吵醒,可他不懊惱,反而高興地跳起來: “多麼驚人的嗓子!絕妙的男高音。我要找到他,我的劇院就會賺大錢。”他從家裏跑出來,循著歌聲走了兩個小時,終於來到小茉莉身邊。他在打火機的火光下驚奇地發現,一個小傢夥是在睡著的時候唱歌。 睡著就唱得這麼好,醒著該唱得多麼好就不用說了。這小傢夥簡直是寶貝,准能使我發財。” 他推醒小茉莉,自我介紹說: “我是朵米索指揮,你嗓音不錯,一定想當個歌唱家吧。來,跟我走,明晚在我的歌劇院裏演唱,一定能讓你成名。” 小茉莉一再說他困得厲害。朵米索指揮馬上答應給他最舒服的沙發床睡覺。然後,不容分說,拉著他回到自己家。 第二天晚上,小茉莉站到了大劇院的舞臺上,他盡可能壓低嗓音,唱出一首家鄉的歌。一曲終了,台下響起暴風雨般的噓噓聲,聽眾們一齊跳起來,放開喉嚨大叫大嚷: “滾出去,下流的小丑!” “我們再不要聽你唱了!” “給鯨魚去唱你的小夜曲吧!” 其實,這是人們在為他喝采呢!如果報紙可以寫真話,那麼我們讀到的就是:“聽眾欣喜若狂”。 朵米索指揮高興極了,示意小茉莉唱第二支歌。小茉莉也反應過來,人們是愛聽他的歌的。於是,他又放開嗓門唱起來。這一次他唱得那麼美,那麼感人,一曲未了,整個劇院就開始東倒西歪,所有的聽眾部一個勁兒往出口處跑,劇院的樓梯和包廂也都塌了。 … Learn more

假話國的國王賈科蒙原來是個有名的海盜,在海上橫行霸道,漂蕩了很多年。漸漸地,他想到自己已不再年輕,該給自己找個養老的地方。後來就侵佔了一個自由的國度。他自稱為賈科蒙一世,把手下的人封做海軍上將、侍從大臣、內侍官和消防隊隊長。賈科蒙怕人知道海盜的真正涵義,瞭解到他的底細,所以當上國王後,第一件事就是下令修改字典,把所有的字眼的意思都顛倒過來。這樣,“海盜”就被解釋為“好人”,“好人”倒被解釋成“海盜”。他們還制定了法律,規定說假話是這個國家人人必須履行的義務,誰說真話就是犯法,輕的罰款,重的關進瘋人院。就連動物也要說假諾,貓不能“喵喵”地叫,而要像狗一樣“汪汪”地吠。學校裏的情形更無法形容,小學生做算術,加法要當減法算,除法要當乘法做,錯誤越多分數越高。寫作文時,描寫晴天時必須寫雨下得怎樣大,描寫颳風時一定得形容樹梢絲毫不動…… “在這樣的國家裏可怎麼過啊!”小茉莉很為假話國的人難過。 “我可要說真話。”瘸腿貓說罷,用它的粉筆爪子在它原來待著的牆上寫下一行字: 妙妙妙!自由萬歲! 然後,它轉過身對小茉莉說:“再見吧,朋友,我餓極了,得去找食吃。” 瘸腿貓一說餓,小茉莉也覺得肚子在咕咕叫。他只好與瘸腿貓分手,其實他心裏很捨不得它離開,在假話國它是小茉莉遇到的第一個朋友,而且它肯講真話。天色已晚,小茉莉用一張紙當鈔票,“買了一瓶墨水和一塊橡皮。”也就是用假錢買了一塊麵包和一瓶乳酪。填飽肚子,小茉莉感到疲倦不堪,他看見有一扇門開著,就沖了進去,溜進地下室,在一堆煤上倒下來就睡著了。 瘸腿貓和小茉莉分手後,漫無目的地走著,不知不覺來到廣場。它算走對了地方。有一個人稱“玉米大娘”的老太太,每天傍晚都拿一紙袋吃食來這裏喂那些無家可歸的貓。今天玉米大娘一到,十來隻瘦貓“汪汪”叫著迎上去。瘸腿貓也聞到魚的香味,猛地沖到那群貓裏,尖叫一聲“喵!”這一聲把所有的貓都驚呆了,瘸腿貓趁機竄向前,叼起兩個鱈魚頭和一根比目魚骨,跳到一邊的矮樹叢裏去了。 玉米老大娘要比貓更吃驚,她自己也養貓,她喜歡貓,可是現在的貓都只會“汪汪”地叫,她很生氣,又不忍心看著它們挨餓,所以她始終好好照料它們。今天她才遇到一隻真正的貓,雖然它樣子怪,可它敢堂堂正正地叫“喵!”而不是像狗一樣“汪汪”。 “要是我養的那七隻貓能像它這樣講真話多好!”玉米大娘這樣一想,便來了主意,她走到瘸腿貓跟前。瘸腿貓沒有跑,它斷定這個老太太是好人。 玉米大娘對瘸腿貓說:“我想請你到我家去當家庭教師。”“什麼?”瘸腿貓以為自己聽錯了。 “是這樣,我家有七隻貓,可它們不知道貓該怎樣說貓話,總是說狗話,我想請你去教教它們說貓話。” “好,沒問題!”瘸腿貓立即答應了,它覺得這是一項很有意義的工作。 瘸腿貓跟著玉米大娘走,一進家門,它一眼認出屋裏的那個小姑娘。 “羅莫萊塔!”瘸腿貓驚喜地叫起來。 小姑娘瞧著它拚命地想,“它怎麼認識我?” “哎呀!難道我這身顏色就不能使你想起什麼來嗎?” “使我想起了一支粉筆。噢,想起來了!” “對呀,你幾乎可以說就是我的媽媽,不過我到底還是粉筆的女兒,所以我是一只有文化的貓:會說,會讀,會寫,會算。當然,如果你給我把四條腿都畫出來,那我就感激不盡了。不過,我還是夠心滿意足的。” “能再看見你,我也高興極了。”羅莫萊塔笑了,“你怎麼會來這兒?” “是我請它來的,”玉米大娘說,“我讓它教教咱們的小貓說貓話。” … Learn more

假話國歷險記 有時候,人只要有點與眾不同就會被別人另眼相待。 一個名叫小茉莉的男孩子,本來是個普普通通的孩子,可就是嗓門大得少有。他出生時,正好是半夜,像每個娃娃出世時一樣,小茉莉試了試嗓子,誰知全村人都被驚醒了。 小茉莉滿了六歲去上學。第一天,老師點到他的名字: “小茉莉!” “到!”這位新學生高高興興地答應。 只聽乒乓一聲,黑板碎成許多石片,嘩啦啦落下。 “誰往黑板上扔石頭了?”老師生氣地問大家。 “老師,誰都沒……”小茉莉剛想給大家開脫,可教室的窗戶又被震碎了。這回老師看清了,沒有一個學生亂動。 “准是校外的壞孩子。”老師這麼想著。 第二天,老師點小茉莉的名字時,隨著一聲:“到!”新換上的黑板又碎了。這下,老師明白了,她走到小茉莉身邊說:“孩子,你的嗓門太大,是你的聲音震壞了黑板,以後壓低嗓門說話,好嗎?” 從這以後,小茉莉可受罪了,在學校總是用手帕把嘴捂起來講話。回家後,也不能大聲講話,因為再結實的家也經不起小茉莉講話時那股氣流的震盪。 為了散散心,小茉莉跑到村外很遠的地方,趴在地上唱歌。才唱了幾分鐘,地下的田鼠、毛蟲、螞蟻等小動物都爬上來,逃到別處。它們以為是地震了。 只有一回,小茉莉忘了小心謹慎。那是他觀看自己的學校和另一個學校的足球比賽。場上的爭搶激烈極了,小茉莉激動地和啦啦隊一起喊:“沖啊!沖啊!”隨著他的呼聲,所有觀眾都看到那球莫名其妙地射進了外校球隊的球門。小茉莉立即意識到自己做出了什麼事。 “比賽應該公平。”小茉莉想著,他等待著對方進攻的機會。下半場,機來會了,小茉莉用他的大嗓門幫對方射進一個球,然後趕緊跑開。小茉莉當然希望自己的校隊贏,可他是個正直、善良的孩子。他就這樣在寂寞中長大。後來,爸爸媽媽先後去世,小茉莉更孤獨了。 一天早晨,小茉莉見自己家的梨樹上的梨已經熟透了,可以吃了,就想去搬梯子摘梨,這時,他又想出一個主意:“看看我的嗓子管不管用。”於是他大叫一聲: “喂,梨呀,掉下來吧!” 只見樹上的梨應聲而落。村裏一個老人恰好看到這種情形,他斷定小茉莉肯定是個巫師。這事很快傳遍全村,人們分成兩派;一派說小茉莉是個好魔法家,另一派說他是巫師。他們爭吵不休。員警來勸都勸不住。 小茉莉想:“我的太平日子過不成了,別人不是怕我,就是好奇地看我。家裏沒有我留戀的,乾脆到世界上去流浪吧,也許我能成個歌唱家。” 小茉莉四處流浪,幾天以後,他來到世界上一個最古怪的國家。 … Learn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