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Archive for Author: story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 201 »

有一天,學校裡的老師指導學生作一篇作文,題目名稱是「我的小狗」,老師要求學生必須用170個字完成。小米回到家之後,便趴在桌上寫道:「我有一隻小狗,我叫他波波,我很愛我的小狗,牠的毛全是黑色的,只有鼻子是白色的…..」寫到這裏,他數了一數字數一共才33個字而已。他不停的抓著頭皮想了好一會兒又寫道:「我每天都會帶著他到花園裡散步,不過,下雨天的時候我就不帶他出去了。」 這下子又多了33個字。他繼續寫著:「我常常幫小狗洗澡。我也很喜歡洗澡。小狗愛吃糖,所以我常給他糖吃。可是有時候糖都會被媽媽藏起來,我只好偷偷到外面去買。」 寫到這兒,小米把筆停下來從頭到尾仔細算了一下,總共只有118個字,字數還是不夠。 這下他可愁了,他咬著鉛筆桿,想了好久好久,突然他有了一個主意,立刻很快的接著寫下去:「當我叫波波來時,我就說:波波!波波!」如果他一直不過來的話,我就繼續叫:「波波!波波!」牠還不過來,我就再叫:「波波!波波……」小米不停地寫一直寫到湊滿老師所規定的170個字為止。他立刻扔掉鉛筆,整個人才鬆了一口氣。 第二天他把這篇作文交給了老師………….。

陖州山區的獠族人,經常搶奪平地百姓的財物,百姓雖然很氣憤,卻沒有對付的法子,因為獠人十分狡滑,只要官兵一來,他們就躲進山裏,誰也抓不到。 大將軍陸騰知道獠人的詭計,就悄悄在山腳設下埋伏,另請康樂隊到山前空地奏樂表演。獠人聽見優美的音樂,一個個探出頭來,看到歌舞表演,都很好奇的走過來觀賞。這時候,埋伏在四周的大軍立刻撲上去。獠人來不及逃走,只有宣布投降了。 機智可以解決難題。我們在日常生活中,總會碰到一些難做的事情,只要我們肯動腦筋,一定能想出好法子的。  

長襪子皮皮 《長襪子皮皮》(Pippi Långstrump)是瑞典女作家阿斯特麗德•林格倫(Astrid Lindgren)從1945年開始所著的一部童話故事系列的名字 長襪子皮皮住在一座叫做威勒庫拉莊的小房子這小房子座落在瑞典的個小鎮上的一座老果園,長襪子皮皮九歲,孤零零的一個人。她沒媽媽也沒爸爸。 皮皮有過爸爸媽媽,不過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皮皮的媽媽很早就去世,那時皮皮還只是一個娃娃,皮皮的爸爸是位船長,在大洋上來來往往,後來他遇到風暴,被吹下海,失蹤了。可是皮皮不相信爸爸已經死了,她相信他爸爸總有一天會回來,所以在這一座爸爸許多許多年以前買下的威勒庫拉莊來等他回家。 當皮皮的爸爸在當位船長的時候,皮皮從她從船上帶走了兩樣東西:一隻小猴子,名字叫納爾遜先生(是她爸爸送給她的) 另外還有一只大皮箱,裡面裝了滿滿的金幣。 威勒庫拉莊隔壁還有一個果園和一座小房子。那座小房子裡住著一家四口,兩個小孩男的,叫湯米女的叫安妮卡。他們倆都很好,很守規矩,很聽話。湯米和安妮卡常常在他們的果園裡一塊兒玩耍。 在某個美麗的夏天日子裡,威勒庫拉莊的院子門打開,湯米和安妮卡看到長襪子皮皮,她早晨正要出去散步。蹲在皮皮肩膀上的小猴子引起湯米和安妮卡的注目。 ************************************************************************************* 皮皮的頭髮是紅蘿蔔色,兩根辮子向兩邊翹起,一張大嘴巴,牙齒雪白整齊。她的衣服是自己做的。本來要做純藍的,後來藍布不夠,皮皮就到處加上紅色的小布條。她兩條又瘦又長的腿上穿一雙長襪子,一隻棕色,一隻黑色。她蹬著一雙黑皮鞋,比她的腳長一倍。這雙皮鞋是她爸爸在南美洲買的等她長大以後穿的,可是皮皮有了這雙鞋,再不想要別的鞋子了。 皮皮順著街道走,一隻腳走在人行道上,一隻腳走在人行道下。湯米和安妮卡盯住她看,直到她走得看不見為止。一轉眼她又回來了,這回是倒著走。她就省得轉過身來走回家了這樣。她走到湯米和安妮卡的院子門口停下來。兩個孩子一聲不響地對看一下。最後湯米問那小姑娘說: “你幹嘛倒著走?” “我幹嗎倒著走?”皮皮反問他們,“這不是個自由國家嗎?我不能愛怎麼走就怎麼走嗎?告訴你們吧,在埃及人人都這麼走,也沒人覺得有一丁點兒奇怪。” “在埃及人人都倒著走?這你怎麼知道的?”湯米問道。“你又沒到過埃及。” “我沒到過埃及!我當然到過,那還用說。我到過全世界,比倒著走更奇怪的事情都見過。要是我學印度支那人那樣倒豎著用手走路,真不知你們會怎麼說呢?” “那不可能。”湯米說。 皮皮想了一下。 “不錯,你說得對。我說了謊。”她難過地說。 … Learn more

有一天,奧斯汀正走在街上,突然有個人從背後朝他脖子上猛揍了一拳。他轉過頭來一看,原來是一個陌生的年輕人,奧斯汀憤怒的大吼著說:「你為什麼打人?」這個年輕人只說他認錯人了,並沒有向奧斯汀道歉,反而責備說:「這有什麼大驚小怪的嘛!」奧斯汀當然無法忍受這種羞辱,他馬上到法院告了這年輕人一狀,年輕人只好出庭辯護了。 沒想到法官是那個年輕人父親的朋友,他裝出要秉公處理這件事的樣子,但心裡卻想著要如何為年輕人脫罪才不會露出馬腳。 最後法官對奧斯汀說:「我了解你現在的心情。如果我叫你打他一拳,你是不是會感到滿意呢?」奧斯汀說不滿意,並表示那年輕人無故打人應該嚴加處罰才對。 「那好吧,」法官對年輕人說:「我判你賠償10個里拉。」可是偏偏這傢伙身上沒帶錢,所以法官就叫他立刻回家拿錢。 奧斯汀等了兩個小時,年輕人還是沒來,這是法官已經在審理別的案子了。 等到法院快關門時,奧斯汀見法官正忙得不可開交,便偷偷溜到他背後,往他的脖子猛揍了一拳。接著奧斯汀對法官說:「對不起我不想再等了。等那個年輕人回來後,請你告訴他,我已經把那十個里拉轉讓給你了。」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非常小氣的書商,他老是想從別人身上賺到錢,可是卻不願付錢給別人。 有一次他的腳被一口大箱子給砸傷了,於是他的妻子便叫他到醫生那去看一看。 「這倒不需要」,書商滿臉狡詐的說,「到醫生那兒去,可是要付錢的,等下次醫生要來買書的時候,我再讓他看看,這樣可以省掉一大筆錢哩!」 沒多久,醫生果然來買書了。當他幫醫師把書包裝好之後,順便請醫師看了看他受傷的腳。 「這傷得可不輕呀!」醫師檢查了好一會兒,說:「每天晚上得用熱水泡泡腳,再把藥敷在上面就行了。住意,晚上上床後再敷藥。」 「真是謝謝您,」書商一面說一面隨手將包好的書遞給醫生。 醫生問:「多少錢?」 「兩磅。」 「這太巧了,」醫師說:「那我就不必找錢給你了。」 書商聽到醫師的話,驚訝的瞪大了眼睛。 「這是怎麼回事,」醫師望著他,解釋著說:「病人到我家來看病,我只收一磅;如果由我上門看病的話,就要加倍收取診療費用。你看我今天不是到府上替您看病了嗎?再見!」 說完,這位醫師就提起書,大大方方的出門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