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Archive for Author: Mackintosh

動物界ジャングルの法則、人間社会にも適用できるらしい。 Law of the wild, kill only when hungry.

ベストスパイダータトゥー デザイン その形の美しさからよく彫られるモチーフ、蜘蛛自体は悪意・絶望などの象徴とも言われます。

刺繍する猫と刺繍された猫、猫は猫を一匹刺繍をしていた! 猫は猫を一匹刺繍をしていた!   猫の刺繍

不完整的誓言 羊肉本來是阿凡提的最愛。但是有一次,在暴飲暴食了過多的羊肉之後,大病了一場,於是阿凡提對著大家大聲發誓:有生之年,一定再也不沾一丁點羊肉! 然而沒過多久,朋友們就撞見他在吃羊肉。 “阿凡提,你如何向我們解釋呢?” 他說:朋友,這要怪只能怪你們的耳朵。我當時的確是發誓決不再吃羊肉了,但你們卻沒有留意我說的第二句話……” “什麼話?” “但是要羊兒都死絕了才行!’ 你們聽到這一句了嗎?”

再也不原諒 發工錢時,雇主少給了阿凡提一個銅幣。阿凡提怒氣衝衝,大聲責問為什麼。 雇主說:”上個月多給了你一個銅幣,你為什麼不發怒?” 阿凡提回答說:”偶然出一次差錯,我可以原諒你;但第二次你還是出錯了,我肯定再不能原諒的。”

樂水 看到一個熟人在河邊自得其樂地釣魚,阿凡提雙手發痒¨老弟,能不能你一個問題?” 見對力點頭答應了,阿凡提接著問: “你做這事是為了魚呢,還是為了打發時光?” “當然是為了魚。” “那好,我幹此事的興趣恰好和你相反,純粹是為了消磨時間。既然這樣,不如我在這兒幫你釣魚,你愛上哪裏就上哪裏去吧,一會兒來取魚就是了。” 那個人覺得這主意實在不錯,就把釣竿交給阿凡提了。 倒霉的是釣了大半天,一點兒收獲也沒有。釣竿的主人轉了一大圈回來了,簍子裏連一條魚的影子都沒有見到,便挖苦地對阿凡提說: “是你這個人笨呢,還是今天的水不好?” 阿凡提說 “不,正是因為今天的水太好了,害得魚兒們根本不想從裏面出來。”

不付兩次錢 喝過茶後,阿凡提沒付錢就悄悄從茶館溜走了。 茶館老闆發現了,追上來向他討錢。 阿凡提問那老闆說:”你買茶葉的時候,付過錢了沒有?” 茶館老闆”答:”當然付過 ,哪有人會白送你茶葉的!” “那你還跟我要什麼錢呢?難道頭同一種商品要付兩次錢嗎?”阿凡提反問道。

日新月異 聽過阿凡提的一番談話後,有人質詢說; “老兄,為什麼你說話老是沒個準兒呢?上個星期,我聽見你當眾罵你的驢子比南瓜還要笨,”這會兒你又說許多人的腦袋都比不上你家的驢子!你這種信口開河、出爾反爾的人,教我們如何信得過呢?” “因為我種的東西越來越多,因為知識日新月異,所以這個星期的見識一定不同於上個星期。正因為這一點,你們應該更加信賴我才對啊! “阿凡提一點兒也不紅地答道。

與你何干 阿凡提走在街上,看到前面的一個人很像是自己的一位老友,於是趨前就給了那人背上重重一掌。不料對方慘叫一聲,轉過身來時,阿凡提看到的竟是一張陌生的面孔。 “喔,對不起!”冒失鬼阿凡提趕快道歉,說,”我還以為你是我的老朋友呢。” 那人餘怒未息,大看嗓門訓斥他道:”就算我是你的老朋友,你也不應該下手這麼重呀!” 這下子阿凡提也給惹生氣了,回答道:”就算我把我的老朋友打傷了,那又與你有何相干?”

美好的部位 為了修房子,阿凡提買來了一些木板。老婆發現他買來的都是些疤痕密佈的劣等木板,便罵了他一聲 “笨蛋”。 阿凡提不服氣,問老婆說: “誰是笨蛋?結疤是說明它曾經長著枝杈,而枝杈正是小鳥站著歌唱的地方,這麼美好的部位不要,傻不傻?”

為了墊高枕頭 夜晚,旅行中的阿凡提投宿到一位朋友家。朋友是個粗心人,沒問阿凡提是否吃過晚飯,便直接安排他睡覺去了。 阿凡提越想越覺得朋友對不起他,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到了半夜時分,他決定把朋友叫醒。 “怎麼啦?阿凡提?”朋友終於被敲門聲吵醒了,問。 “無論如何,告訴我你家的饢放在什麼她方!”阿凡提說。 朋友突然醒悟過來,問:”什麼?該不會是你還沒吃過晚飯吧?” “才不是呢!是你們家的枕頭太矮了,得把它墊高了才睡得著!”

睡不是躺 阿凡提推醒老婆說:”瞧,太陽已經老高了,還好意思睡呢!” “你不也一樣還睡在床上嗎?”老婆睜開眼,頂了他一句。 “我是躺,不是睡!”阿凡提正色道,日頭只和睡有關係,與躺無關。”

讓事實說話 有三位周遊列國的智者想親眼見識阿凡提的機智。人們特意為他們在廣場上安排了一個擂臺。 第一位向阿凡提挑戰的智者問:”世界的中心點在哪裏?” 阿凡提不假思索,用棍子指向驢子右前蹄踏的他方。 智者滿臉疑惑問道:”有何證據?” “簡更之至,你不信就量量看,差多少請告訴我!” 智者聽了,一時語塞。第二位智者趨前問道:”我想,你一定能夠告訴我,天上有多少星星?” 阿凡提又指向驢子:”這畜生身上有幾根毛,天上就有多少星星” “荒謬,這結論天免太籠統了吧!” 阿凡提說:”你不信?不信就數數呀!” ¨驢子的毛能數得清嗎?” “天上的星星又能數得清嗎?”阿凡提反問道。 第二位智者啞口無言,也悄然退下了。 第三位智者上前問:”你數不清天上的星星,總可以數得清我的鬍子吧?” 阿凡提毫不猶豫地應聲答:”我的驢尾巴有多少根毛,你的鬍子就有多少根!” ¨可笑,你怎麼知道驢尾巴的毛和我的鬍子數目是一樣呢?” “這還不容易嗎?我們拔一根你的鬍子,再拔一根驢尾上的毛,一根根他數,總不會錯吧?”

聰明絕頂的人 在城裏,阿凡提走到一戶富有的人家門前,乞求道: “好心的主人,請給不幸的阿凡提施舍一點東西吧。” “阿凡提?你真的是阿凡提?”那家的主人將信將疑,問,”像你這樣舉世公認的聰明絕頂的人,怎麼可能跑到我這兒要飯來呢?” 阿凡提摘下帽子,說:”如果不是我放下架子來當乞丐的話,您這樣的人有可能接觸到阿凡提嗎?” 結果,他得到一枚金幣。

為未來著想 早年,阿凡提在當王子的家庭教師時,曾經無緣無故打過王子的屁股。很多年過去了,王子心裏還一直記恨著這件事。 王子終於繼承了王位。即位之後,他專門將阿凡提從鄉下召來,問他說: “還記得那一次,你無緣無故打我的事嗎?” 阿凡提立即回答:當然記得。” “你不認為現在我應當報復當年你對我的虐待嗎?” 阿凡提連連擺手,說:”不,我之所以無緣無故他打您,是為了讓您從小瞭解被虐待的滋味,以便您登基後不虐待任何人!”

今天和明天 阿凡提和朋友結伴出門旅行,路過一家客棧時,看見門板上寫著:”明天吃飯不要錢!”大家覺得很划算,就住下了。 誰知第二天吃飯時,客棧老闆照樣收錢。阿凡提的朋友問:”門口上不是明明寫著明天吃飯不要錢’嗎?” 老闆 “嘿嘿”一笑說:”是,我是說明天不要錢,可沒說今天不要錢呀!” 大夥這才知道這家客棧玩的是騙人把戲,說什麼都不願再住了。 阿凡提卻拍胸脯說:”這樣咱們更得多住幾天了。放心吧,大家食宿的費用,我全包了。” 朋友們於是又住了下來,阿凡提與他們好吃好喝了幾天。客棧老闆來結賬時,阿凡提說:”急什麼,我們還要住下去,走的時候再給吧! 於是,今天等明天,明天等後天,一連十多天,每天阿凡提都是如此打發客棧老闆。老闆實在沉不住氣了,焦急她問阿凡提:”你總說走的時候再給錢,可你們到底什麼時候才走啊?” 阿凡提不緊不慢地說:”你門口不是寫看 ‘明天吃飯不要錢嗎?我們就是要等到那個 ‘明天’才走的呀!”

一模一樣 妻子向阿凡提抱怨說:”我每次要求你給我買一件新外套,你老是用同一句話來搪塞我!” “這不能怪我,因為你每次提出來的要求都是同一個啊!”阿凡提回答道。

不是自已的 有個人看到阿凡提正在窪津有味他吃烤雞,便請求阿凡提也分一點給他嘗嘗。阿凡提馬上告訴這個人說,這只雞並不是他自己的。 那個人奇怪他問道:”如果它不是您的,您怎麼在吃它呢?” “這有什麼可奇怪的?它確實不是我的,但它是屬於我肚子的!” 阿凡提說。

立即受益 阿凡提和他的兒子走在街上,一只亮錚錚的馬蹬出現在他們的眼前。 顯然,這是哪位粗心鬼遺失在路上的。 “我們應該把它掛在樹杈上,這樣,那個丟東西的人找回來時一眼就能能看見。”阿凡提撿起馬蹬,還趁機教育兒子說,”誠實和好心,將會令你受益無窮!” 又走出一段路,另一隻馬蹬也出現了。阿凡提半是懊悔半是興奮地叫了起來:”啊!原來它們是一對完整的馬蹬而這正是我們家所需要的!” 他示意兒子趕緊跑回剛才發現第一隻馬蹬的地方,把那只馬蹬取來。他兒子吞吞吐吐地說:”你剛才不是說,說了誠實和……” 阿凡提揮手打斷孩子的話頭,說:”那還用說?我們這不已經在受益了?”

工作重擔 “怎麼回事,阿凡提,看你滿臉倦色的!”鄰居好心地問。 “唉,幹活,幹活,從早到晚,片刻不停……你說我能不疲憊嗎?”阿凡提訴苦道。 “這段時間都是如此嗎?” “不,從明天開始。”

多得裝不下 老婆一邊晾著衣服,一邊對阿凡提抱怨說:”瞧瞧我們家這副窮樣子,一件像樣的衣裳也沒有!” “噓 小聲點,你說這話就不怕別人聽到嗎?”阿凡提指著妻子手裏的濕衣服說,”這還不滿足哪!如果不是屋子裏都放滿了,你還需要把它放到院子裏來?”

成名前後 阿凡提還沒有出名的時候,經常不修邊幅,身上老穿著一套縫滿了補丁的衣服。一位朋友責備她說: “老兄,瞧你穿的這身破爛衣裳,多不光彩!穿件體面點的衣裳不好嗎?” “既然誰也不認識我,穿新裕伴有何用?”阿凡提反問。 “十多年後,阿凡提變成了一個名人,無人不知他是世上最聰明的人。那位朋友見阿凡提仍然成天穿著又舊又破的衣服,便又責問他這會兒為什麼還不穿新衣服 “如今你可是個名人啦,這身裝扮合適嗎?” 阿凡提答道:”既然人人都知道我的名氣了,穿新衣服還能對我有什麼幫助呢?”

更多證人 阿凡提在為一名有偷盜嫌疑的人作過辯護後,遭到了法官的批駁:”阿凡提,雖然你說得頭頭是道,但事實勝於雄辯。要知道,在案發現場,至少有七八個人看見了被告!” “大人,且慢 如果您重視這個的話,我保證可以找出七八百個沒有在現場看見被告的人來!”阿凡提信誓旦旦地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