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最後一課

03.17.2010, 兒童故事, by .

最後一課

――阿爾薩斯省①一個小孩的自敍

〔法國〕都德

那天早晨,我很遲才去上學,非常害怕老師的訓,特別是因為哈 墨爾先生已經告訴過我們,他今天要考問我們分詞那一課,而我,連 頭一個字也不會。這時,我起了一個念頭,想翹課到野外去玩玩。

天氣多麼暖和!多麼晴朗!

白頭鳥在林邊的鳴叫聲不斷傳來,鋸木廠的後面,黎貝爾草地上, 普魯士軍隊正在操練。這一切比那分詞規則更吸引我;但我畢竟還是 努力克服了這個念頭,很快朝學校跑去。

經過村政府的時候,我看見一些人圍在掛著佈告牌的鐵柵欄前面。 這兩年來,那些壞消息,吃敗仗啦,抽壯丁啦,徵用物資啦,還有普 魯士司令部的命令啦,都是在這兒公佈的;我沒有停下來,心想: “又有什麼事了? ”

這時,正當我跑過廣場的時候,帶著徒弟在那裏看佈告的鐵匠瓦 赫特,朝著我喊道:

①法國東北部一省,普法戰爭後割讓給普魯士。

“小傢伙,用不著這麼急!你去多晚也不會遲到了!”

我以為他是在諷剌我,於是,氣喘喘地跑進了哈墨爾先生的小院子。

往常,開始上課的時候,教室裏總是一片亂哄哄,街上都聽得見, 課桌開開關關,大家一起高聲誦讀,為了專心就得把耳朵捂起來,老 師用大戒尺不停拍著桌子喊道: “安靜一點!”

我本來打算趁這一陣亂糟糟,不被人注意就溜到我的座位上去; 但是,恰巧那一天全都安安靜靜,象星期天的早晨一樣。我從敞開的 窗子,看見同學們都整整齊齊坐在各自的位子上,哈墨爾先生夾著那 根可怕的鐵戒尺走來走去。我非得把門打開,在一片肅靜中走進去, 你想,我是多麼難堪,多麼害怕!

咳,事情可不是那樣。哈墨爾先生看見我並沒有生氣,倒是很溫 和地對我說:

“快坐到你的位子上去吧!我的小弗朗茨,你再不來,我們就不 等你了。”

我跨過條凳,馬上在自己的課桌前坐下。剛從驚慌中定下神來, 這才注意到我們的老師這天穿著他那件漂亮的綠色常禮服,領口系著 折疊得挺精緻的大領結,頭上戴著剌繡的黑綢小圓帽,這身服裝是他 在上級來校視察時或學校發獎的日子才穿戴的。此外,整個課堂都充 滿了一種不平常的、莊嚴的氣氛。但最使我驚奇的,是看見在教室的 盡頭,平日空著的條凳上,也坐滿了村子裏的人,他們也象我們一樣 不聲不響,其中有霍瑟老頭,帶著他那頂三角帽,有前任村長,有退 職郵差,還有其他一些人,他們都愁容滿面;霍瑟老頭帶來一本邊緣 都磨破了的舊識字課本,攤開在自己的膝頭上,他那副大眼鏡橫放在 書上面。

正當我看了這一切感到納悶的時候,哈墨爾先生走上講臺,用剛 才對我講話的那種溫和而嚴肅的聲音,對我們說:

“我的孩子們,這是我最後一次給你們上課,從柏林來了命令, 今後在阿爾薩斯和洛林兩省的小學裏,只准教德文了……新教師明天 就到,今天,是你們最後一堂法文課,我請你們專心聽講。”

這幾句話對我簡直就是晴天霹靂。啊!那些混帳東西,原來他們 在村政府前面公佈的就是這件事。 這是我最後一堂法文課!

可是我剛剛勉強會寫字!從此,我再也學不到法文了!只能到此 為止了!……我這時是多麼後‘侮啊,後’侮過去浪費了光陰,後’侮自己 逃了學去掏鳥窩,到沙亞河上去滑冰!我那幾本書,文法書,聖徒傳, 剛才我還覺得背在書包裏那麼討厭,顯得那麼沉,現在就象老朋友一 樣,叫我捨不得離開。對哈墨爾先生也是這樣。一想到他就要離開這 兒,從此再也見不到他了,我就忘記了他以前給我的處罰,忘記了他 如何用戒尺打我。 這個可憐的人啊!

原來他是為了上最後一堂課,才穿上漂亮的節日服裝,而現在我 也明白了,為什麼村裏的老人今天也來坐在教室的盡頭,這好象是告 訴我們,他們後悔過去到這小學裏來得太少。這也好象是為了向我們 老師表示感謝,感謝他四十年來勤勤懇懇為學校服務,也好象是為了 對即將離去的祖國表示他們的心意……

我正在想這些事的時候,聽見叫我的名字。是輪到我來背書了。 只要我能從頭到尾把這些分詞的規則大聲地、清清楚楚、一字不錯地 背出來,任何代價我都是肯付的啊!但是剛背頭幾個字,我就結結巴 巴了,我站在座位上左右搖晃,心裏難受極了,頭也不敢抬。只聽見 哈墨爾先生對我這樣說:

“我不好再責備你了,我的小弗朗茨,你遭到的懲罰已經夠了…… 事情就是這樣。我們每天都對自己說:‘算了吧,有的是時間,明天再 學也不遲。’但是,你瞧,今天發生了什麼事……唉!過去咱們阿爾薩 斯最大的不幸,就是把教育推延到明天。現在,那些人就有權利對我 們說:‘怎麼,你們自稱是法國人,而你們既不會讀也不會寫法文!’ 在這件事裏,我可憐的弗朗茨,罪責最大的倒不是你,我們都有應該 責備自己的地方。

“你們的父母並沒有十分堅持讓你們好好念書。他們為了多收入 幾個錢,寧願把你們送到地裏和工廠去。我難道就沒有什麼該責備我 自己的?我不是也常常叫你們放下學習替我澆灌園子?還有,我要是 想去釣鱸魚,不是隨隨便便就給你們放了假? ”

接著,哈墨爾先生談到法國語言,說這是世界上最美的語言, 也是最清楚、最嚴謹的語言,應該在我們中間保住它,永遠不要把它 忘了,因為,當一個民族淪為奴隸的時候,只要好好保住了自己的語 言,就如同掌握了打開自己牢房的鑰匙……隨後,他拿起一本文法課 本,給我們講了一課。我真奇怪我怎麼會理解得那麼清楚,他所講的 內容,我都覺得很好懂,很好懂。我相信,我從來沒有這樣專心聽過 講,而他,也從來沒有講解得這樣耐心。簡直可以說,這個可憐的人 想在他走以前把自己全部的知識都傳授給我們,一下子把它們灌輸到 我們的腦子裏去。

講完了文法,就開始習字。這一天,哈墨爾先生特別為我們準備 了嶄新的字模,上面用漂亮的花體字寫著:“法國,阿爾薩斯,法蘭 西,阿爾薩斯。”我們課桌的三角架上掛著這些字模,就象是許多小國 旗在課堂上飄揚。真該好好看看,每個人是多麼專心!教室裏是多麼 肅靜!除了筆尖在紙上劃寫的聲音外,聽不到任何別的聲響。這時, 有幾個金龜子飛進了教室,但誰也不去注意它們,就連那些最小的學 生也不例外,他們專心專意在劃他們的橫一道豎一道,好象這也是法 文……在學校的屋頂上,有一群鴿子在低聲咕咕,我一面聽著,一面 想:

“那些人是不是也要強迫這些鴿子用德國話鳴唱? ”

有時,我抬起頭來看看,每次都看見哈墨爾先生站在講臺上一動 也不動,眼睛死死盯著週圍的東西,就象要把這個小學校舍都吸進眼 光裏帶走……請想想!四十年來,他就一直待在這個地方,老是面對 著這個庭院和一直沒有變樣的教室。只有那些條凳和課桌因長期使用 而變光滑了;還有院子裏那棵核桃樹也長高了,他親手栽種的啤酒花 現在也爬上了窗子碰到了屋簷。這可憐的人聽著他的妹妹在樓上房間 裏來來去去收拾他們的行李,他就要離開眼前的這一切了,這對他來 說是多麼傷心的事啊!因為他們第二天就要動身,離開本鄉,一去不 複返了。

不過,他還是鼓起了勇氣把這天的課教完。習字之後,是歷史課; 然後,小班學生練習拼音,全體一起誦唱如,06,01,00,加。那 邊,教室的盡頭,霍瑟老頭戴上了眼鏡,兩手捧著識字課本,也和小 孩子們一起拼字母。看得出他也很用心;他的聲音由於激動而顫抖, 聽起來有一種說不出的味道,叫人又想笑又想哭。唉!我將永遠記得

這最後的一課……

忽然,教堂的鐘打了十二點,緊接著響起了午禱的鐘聲。這時, 普魯士軍隊操練回來的軍號聲在我們窗前響了起來……哈墨爾先生 面色慘白,在講臺上站了起來。他在我眼裏,從來沒有顯得這樣高 大。

“我的朋友們,”他說,“我的朋友們,我,我……” 他的嗓子被什麼東西堵住了,他無法說完他那句話。 於是,他轉身對著黑板,拿起一枝粉筆,使出了全身的力氣按著 粉筆,用最大的字母寫出:

法國萬歲

寫完,他仍站在那裏,頭靠著牆壁,不說話,用手向我們表示: “課上完了……去吧。”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