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600號重油

03.28.2010, 一分鐘故事, by .

600號重油

作者:巴茲爾·威爾斯

儘管穿著厚厚的暖和的褐色大衣,吉姆還是打了個哆嗦。他站在有白色霜凍的平臺上,它可以通向那個巨大破舊的水車下部齒輪。從輪子上包有金屬邊的水桶的孔中,細細的水流噴射出來。在水輪下方,水珠輕輕濺落的聲音不斷從水色發暗的磨槽中傳出來。

笨重但由巴比合金做的軸頸把水車巨大的輪子牢牢地固住,輪子尾部有一個齒輪,正好和一個巨大的木齒輪咬合在一起。在輪齒上,一種黏糊糊的紅色的東西在昏暗的燈光下閃著幽濕的光。

“他本來應該是滑落到那邊去的,”磨坊主勉強承認道,“但這個活兒他幹了九年了……”他若有所思地皺著眉頭。

“看樣子他是想要給機器上油。”那個瘦長的農場主說道,他的穀物在樓上等著磨。他搖搖頭,“可憐的波琳,”他說,“她會受不了的。他們可是孿生兄妹呀。”

吉姆·卡瑟漫不經心地點了點頭。“我忘了你是他妹夫,”

他說,“傑夫·布賴恩是我認識的最好的人,阿克,我還打算週末為他舉行個晚會呢。”

“他上周要是辭了工就好了,”阿克·尼爾森慍怒地說,“這磨坊一直是個害人坑。”

卡瑟強忍住一句怒斥。他趴到那個小齒輪上仔細看了看超大軸頸的油孔。往輪子下面和金屬量具上的齒輪著時,他的眼睛眯了起來,那人肯定是往裏面滴油時,正在咬合的齒輪卡住了他的頭和右胳膊。

他小心地伸長胳膊,手指在油槽鮮綠色油的混合物裏攪了攪,回轉身時,眉頭緊鎖著。他在一條破皮帶條上把手上的油擦掉。

“我們把縣檢察官叫來吧。”他對瘦長的農場主和長著張大臉,頭腦遲鈍的邁洛·派克說道。這兩人站在佈滿白灰的臺階頂上,派克的臉仍是那樣笨厚,但尼爾森轉過頭來,留著短須,發紅的臉很驚詫的樣子。

“你——你什麼意思?”他問道。“你認為他是被人害死的?故意殺害?”

“恐怕是這樣,”卡瑟確認道,“我們到辦公室吧。在這兒受凍沒用。”

辦公室是個簡陋的小房間,有幾張破舊不堪的椅子,幾個木桶小凳圍在一個生銹的圓肚爐子周圍。在黑色木頭櫃檯後的角落裏,希爾頓·司各特…·那位磨坊經理,正在不安地擺弄一支被咬過的綠色的鉛筆。卡瑟皺著眉頭,一腳踢在爐子旁邊一個黏糊糊的黑色油量器上。

邁洛·派克打開爐子門,把半桶玉米芯倒進火裏。“真冷。”他說,有點困惑地裂嘴假笑了一下。

“回想一下,邁洛,”卡瑟突然說,“就是你打開門,要啟動水車之前,你聽到什麼聲響沒有?”

“沒有。”他說,現在通常的那種潮紅又湧回到了他土灰色的臉上。“我喊了一聲,就像平常那樣。沒人答應,我以為一個人都沒有。我抬起門,水轉動了車。然後我就看到了輪子齒上的紅色,於是就停了下來。”

“在那之前,”司各特冷笑道,黃色的假牙急著要把右頰裏的煙草弄出來,“傑夫已經死了。”

邁洛.派克淡藍的眼睛怪怪地斜看著他的雇主。

“可能你以為我是故意啟動水車的,”他咕噥著,“不是的。我沒理由恨他。但是他有。”派克猛然把頭甩向他的雇主那邊。司各特從凳子上跳了起來,罵罵咧咧,嚼著嘴裏的東西,向那個寬臉的人走去。

“坐下,”卡瑟輕聲說,他褐色的眼睛隱約有點發笑的樣子,“我們還是打開天窗說亮話吧……謀殺可是有嚴重後果的。”他轉向派克。“還是說了吧,”他給了他個臺階下,“希爾頓總是給顧客缺斤少兩。”邁洛·派克黑喪著臉,很執拗地說。

“不是這兒少一點兒,就是那兒少一點,找錢時也總出錯。傑夫昨天還為此罵了他。”

“那也不至於殺人呀。”卡瑟若有所思地看著那個經理。

派克寬厚的下巴顫抖著。“傑夫只是嚇唬嚇唬你,說他星期六無論如何都要辭工,說那也沒什麼了不起。”

“你要收回那句謊話嗎?”希爾頓怒吼了一聲。他略有些發紅的鬍子像被風吹得浮漂,上下抖動著。“邁洛和傑夫總是吵嘴,這個月我都勸了有十幾次。”

阿克·尼爾森把粗糙的鹿皮包的煙草使勁地往他的舊煙袋裏塞。他那張瘦長的臉吊著。

“傑夫跟我老婆說,他和邁洛經常吵架,”他說,“但他覺得那都是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他眯縫著眼睛又轉向希爾頓.司各特,“傑夫經常說希爾做生意太摳了。或許他比傑夫想的揩得油還要多。”

“在付款之前,我總是要查一下他算的賬。”說完,他劃了根火柴湊到熏黑的煙鍋前。他吐出一小圈藍煙。“錯誤一大把。”

磨坊經理怒吼著轉向他的顧客。“在付款前,”他咬牙切齒,“我讓他把糧食帶回家前,傑夫不得不多次借錢給他。因為我沒讓他白用磨坊,他就很生氣。”

“我要查出點什麼來,”卡瑟頗帶諷刺地說,“或許我最好在這兒再呆幾個星期。我覺得那三班人馬自己幹得了。”他粗短有力的手指握成了拳頭。

“我總是公正斷案,並為能保持這一紀錄而為自己感受到驕傲,”他繼續說道,“而且我還要保持這一紀錄。”

“說得好,”那個瘦長的農場主鼓掌道,他的煙斗噴出一縷縷煙,“我可以告訴你好多不對勁的事兒。你可錯過了不少主顧,吉姆。”

“你要是把那些點子用在家裏,”希爾頓·司各特低吼道,“可能就不會丟掉你的農場了,阿克。”他停了一下,向充滿鋸木的木桶噴了股青煙。“我敢說不到一年,你就會把你老丈人留下的牲畜和農具給糟蹋光的。”

邁洛.派克突然閉上了嘴。一輛小汽車在辦公室門外停了下來。透過窗戶,他看到兩個穿大衣的人,高高的個子,須面乾淨,正從卸載平臺向辦公室走來。

“檢察官來得還挺快,”他說,“你打過電話才十分鐘,吉姆。”他回到小桶凳上。“還帶了那個叫哈裏克的記者和他一起來。”

門開了。卡瑟上前迎接這位執法人和他的同伴。他們說話的聲音壓得很低。那個記者把腳上的雪跺掉。

“你說他們會逮捕誰?”邁洛·派克問道。那兩個人中沒有一人回答。“不知道吉姆為什麼就這麼肯定傑夫是被殺的。”

“我也一直在想這個問題,”希爾頓·司各特說,他的下巴在機械地嚼著煙草。“在我看來這是個意外事故。”

不一會兒,檢察官和卡瑟進來了。卡瑟冷峻褐色的眼睛掃視了一遍屋裏的人。最後他的眼光落在死者妹夫那佈滿紅鬍子茬的臉上。簡陋的辦公室裏一片令人很不自在的寂靜。

“你要抓的人在那兒,”卡瑟平靜地提出控訴,“他是惟一的嫌疑人。”

阿克·尼爾森一下子後退到火爐炙熱的鐵肚子上。他突然痛苦地尖叫起來,煙袋從地板上彈起來,煙草飛撒得到處都是。他想跑,但冰冷的手拷一下子套在了他的手腕上,他瘦長的身體如癱瘓了一般。

檢察官對此迷惑不解。他仔細地檢查過犯罪現場,也將阿克.尼爾森似乎是急於告訴他的一切與此作了核對。套在骨瘦如柴的手腕上的手拷已經徹底瓦解了這位農場主的抵抗,但那也不能解釋卡瑟是如何懷疑上他的。

“不會是幸運猜中的吧,吉姆?”他問道。“我明白你是怎麼算出他有這種動機的。傑夫一直沒有結婚,尼爾森的妻子就是他的繼承人了。尼爾森盤算著他會得到傑夫從他父親那兒繼承的農場,還有他妻子所得的地產中的牲畜和農具。”

“但是有這個動機並不至於判定就是尼爾森把傑夫·布賴恩打昏,然後把他扔進他正在上油的齒輪裏。”

卡瑟微微地笑了笑。“他並沒有正在給水車的頸軸上油,檢察官,”他說,“那是阿克·尼爾森故意打翻在齒輪下面的夸脫量器裏的輕油。並且尼爾森還犯了個錯誤,他把輕油注進了油槽裏。”

“看到爐子旁邊盛黑油的夸脫量器了吧?那是600號重油。我們只把它用在水車的頸軸上。在冷天裏,它就像瀝青一樣——沒經過加熱根本就倒不出來。”

“於是我就知道了邁洛派克和希爾頓·司各特對傑夫的死沒有任何責任。除了這種重油,他們根本不會用別的什麼東西。那就只剩下尼爾森嘍。”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