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魔獸世界官方正史 5 時間之龍的痛苦

03.09.2011, 中篇童话故事, by .

那天晚上,克萊奧斯特拉茲飛到了卡利姆多。期間他停下來和羅寧一起吃了點東西,羅寧也不知道克萊奧斯特拉茲在哪裏喝水。一喝完後他們又啟程飛越下一座大山。離目的地越近,克萊奧斯特拉茲就飛得越快。他還沒告訴羅甯,他其實是想找諾茲多姆的,而且實際上他已經試過,但是失敗了。可是沒有關係,很快他們就會知道時間之龍痛苦的真正原因了。

“那座山峰! ”羅寧尖叫道。儘管他剛剛又睡下了,可他總睡不夠。那個有關邪惡島嶼的噩夢充斥著他的夢境。“我認得出那座山峰。”

克萊奧斯特拉茲點點頭。這是到達目的地前的最後一個地標,可就算沒有看到,他也能感覺到異樣,麻煩真的要來了。

他很肯定,但還是調整了一下節奏。事實上,他也別無選擇。 不管前方等待他們的是什麼,只有依靠他自己和身上的法師了。

當他們兩個真的看到目的地的時候,卻沒注意有很多雙眼睛也在看著他們。

“一條紅色的龍,” 一個獸人說,“上面還騎著一個人。”

“是我們的同伴嗎,布洛克斯?”另一個獸人問,“是一 個獸人嗎?”

布洛克斯哼了一聲。另一個獸人非常年輕,一定沒有見識 過燃燒軍團之戰,所以肯定不記得獸人是什麼時候騎在龍的上面了,而且是獸人並非人類,加斯科只聽到過一些傳說而已。“加 斯科,你這個傻瓜,現在想要讓一頭龍帶著一個獸人到處飛,

只可能讓獸人呆在龍的肚子裏!”

加斯科聳聳肩,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他看上去就是那種 驕傲的獸人勇士 –高高大大,肌肉發達,皮膚粗糙還泛著綠 瑩瑩的光,露出兩顆巨大的牙齒;他鼻子扁扁的,眉毛濃密, 是典型的那種獸人的眉毛,黑黑的頭髮披在肩上;一隻肉鼓鼓的手緊握著一把巨大的戰斧,另外一手拿著山羊皮做的繩子。 他穿著百褶裙和拖鞋,外面套件厚皮風衣來保暖,簡直跟布洛 克斯一樣。雖然獸人的生存能力很強,可在這麼高的山裏,也 需要注意保暖。

布洛克斯也是一個勇士,他不懼怕任何敵人,唯獨歲月已經磨損了他的靈魂。可能因為有點駝背的關係,他看上去比 加斯科矮一點,頭髮也不多,已經開始發白了,臉上爬滿了傷 疤和皺紋。他的眼神裏,早就沒有了年輕同伴的那種渴望,而全都是懷疑和不信任。

布洛克斯拿起久經沙場的戰斧,在雪地裏蹣跚前行。“他 們跟我們去的是同一個地方。”

“你怎麼知道?”

“除了那兒,還能去哪兒呢?”

加斯科覺得沒有什麼好爭辯的,於是就不說話了。安靜下來, 好讓布洛克斯好好想想兩個人究竟是為什麼要去那個荒涼之地。

老薩滿到薩爾這裏找聽眾的時候加斯科還不在,可是他聽 說過其中的一些細節。薩爾是那麼循規蹈矩,又將卡爾瑟奉若神明。如果卡爾瑟要即刻見他,一定是有要緊的事情。

即使不重要的事情,他也會第一時間出現。

在薩爾兩個衛兵的攙扶下,卡爾瑟進門坐在了酋長面前。 為表尊敬,薩爾坐在了地上,盤起腿,讓雙眼可以平視他。薩爾交叉的腿前面放著方頭的命運之錘,象徵著部落世世代代的敵人都終將毀滅。

獸人的新任酋長身材非常魁梧,薩爾在酋長裏算是很年輕的了,但是沒有人懷疑他的領導能力。他把獸人從收容所接回 來,幫他們重新找回了榮耀和驕傲。又和人類簽訂了條約,人類將給獸人帶去新生的機會。他的子民早已對他歌功頌德,並將代代相傳。

前任獸人酋長也頗具傳奇色彩,他將鑲有黃色青銅的厚重 金屬盔甲傳給了薩爾。這個最偉大的勇士低下頭,謙卑的問: “我很榮幸來到這裏,能幫你什麼呢?”

“聽我說就可以了。”卡爾瑟回答,“用心聽。”

酋長往前靠了靠,藍色的眼睛裏充滿了疑惑–他想到了自己的子民。這一路走來,從奴隸變成角鬥士到最終成為一名領導者,薩爾親身感受,甚至還找到了一些其中的竅門。他非常瞭解卡爾瑟為什麼這麼說,為什麼這麼做。

隨即卡爾瑟告訴薩爾,他看見了一隻漏斗,時間是如何在其中流淌的。他說自己聽到那些聲音,那些警告,那些非常異樣的感覺。

如果不查明事態,他擔心會出事。

卡爾瑟說完,酋長就退了回去。他脖子上戴著一枚大勳章, 上面刻有金色的斧頭和錘子。眼睛裏流露出智慧,感覺上就有 一種領袖氣概。他走路的時候,也不像是個粗魯的獸人,而是步伐優雅。看上去更像一個人類或者精靈。

“這聞上去有魔法的味道。”他低聲說.“大魔法。也許是…… 巫師的魔法。”

“他們可能已經知道了。”卡爾瑟回答說,“但是我們等不起, 偉大的酋長。”

薩爾明白了: “你想讓我派人到你覺得有問題的地方去, 對嗎?”

“這是最保險的做法。這樣至少我們能清楚,到底面臨什麼樣的處境。”

薩爾摸摸下巴。“我想我知道該找誰了,一位優秀的勇士。” 他轉向士兵,“布洛克斯!叫布洛克斯來!”

布洛克斯就這樣被召來,接下了任務。薩爾非常尊敬布洛克斯,因為上次打仗的時候,布洛克斯是個大英雄,也是惡魔之戰中,衝鋒隊裏唯一的倖存者。

當時他揮舞戰錘奮勇殺敵。 當最後一個戰友沒等到增援就犧性了,身體也被劈成兩半的時 候,布洛克斯渾身傷疤,孤獨地站在血泊之中。就這樣,他的名字差不多和薩爾一樣令人尊敬。

可薩爾選擇他,不僅僅因為他聲名在外,經臉豐富,更重要的是,薩爾知道布洛克斯會效忠於他。薩爾不可能向山區派兵,他需要一兩個心腹隨時向他匯報。

加斯科被選中跟隨布洛克斯,因為他反應敏捷,又絕對服從命令。年輕一輩的獸人相比其他種族來說,成長於一個相對和平的環境。布洛克斯也很希望有個如此年輕有為的獸人能在他身邊。他們準備了詳細的路線圖,翻過山嶺時比預定時間提早了很多。布洛克斯說,他們的目的地就在下一個山脊也就是紅龍克萊奧斯特拉茲和法師羅甯消失的地方。

布洛克斯把斧子握得更緊了。獸人崇尚和平,但是如果有需要,加斯科和他都將不惜生命地戰鬥。

想到後來,他還是強忍住微笑。是的,他願意戰鬥一直到死。薩爾可能不知道,布洛克斯還忍受著深深的負罪感,這罪惡感幾乎一度吞噬了他的靈魂。

戰友們都死了,只剩下了布洛克斯一個。他不明白,同時感到很內疚,為什麼自己沒有和戰友們一起英勇就義呢?對他來說,活著反倒是一種遺憾,甚至是一種失敗。從那個時候起, 他就一直等待機會贖罪。贖罪,甚至去死。

現在,命運終於給了他這個機會。

“行動吧! ”他命令加斯科,“他們到達以前.我們可以追上他們。”他咧開嘴大笑。他的同伴們知道,他的熱情又燃燒起來了,這是典型的獸人的熱情。“如果他們想找麻煩, 我們會給他們點顏色看看,我們部落可不是好欺負的。”

之前那個島嶼有一些陰森可怕,而他們剛剛翻上的這座山又總讓人覺得有那麼點不對勁。羅寧找不到更好的詞來形容此時的感覺。不管他們找什麼都不應該,現實似乎發生了嚴重的

錯誤。

羅寧一個人經歷了太多的夢魘,所以情緒緊張極了,甚至想讓紅龍放棄。但是他什麼也沒說,只是不斷地回想起那些島上的噩夢。也許克萊奧斯特拉茲早已後悔找他來幫忙了。

只剩最後一段路程了。這時紅龍折起翅膀,要找地方停下來,只見巨大的爪子陷入了雪地裏。

羅甯緊緊地抓住紅龍的脖子,他可以感覺到紅龍的每次呼吸和脈搏,真希望就這樣握著不要放開。

最終,克萊奧斯特拉茲停下來,放下法師,問道:“你還好嗎?”羅寧喘了一口氣,說:“還行。”

他從前也這樣飛過,可卻第一次飛這麼長的路途。克萊奧斯特拉茲知道,羅寧和他自己,經過長途跋涉之後都萬分疲倦,都需要好好地休息一下。“我們在這裏呆幾個小時吧,恢復一 下元氣。我想周圍應該很安全,我們也得再儲備點兒體力,這樣比較好。”

“聽你的。”羅寧回答道。

風呼呼地吹,山峰側映出許多影子。羅寧躲在懸崖下,施了魔法才能保暖。他設法趕走自己心裏那些狂亂的想法。就在這時候,克萊奧斯特拉茲大步一跨,開始偵察周圍,很快就消失在蜿蜓曲折的路上。

羅甯包著一塊頭巾,終於入睡了。這一次,他的腦子裏全是美好的形象:真切的溫雷薩,還有即將出生的孩子們。他笑了,想著他回家的那個時刻。

這時,一陣腳步聲把羅寧給吵醒了。可回來的並不是紅龍克萊奧斯特拉茲,而是戴著頭巾的克拉蘇斯。

他驚愕地睜大眼睛。魔法師說,“附近有幾塊地凹凸不平,這樣反倒不容易跌倒。只要有需要,我隨時都可以再變身回去的。”

“有什麼發現嗎?”

克拉蘇斯皺了皺眉頭:“我可以感覺到時間之龍的存在, 他有時候在,有時候又不在,我受到他的幹擾。”

”那麼我應該開始?”

羅寧話音未落,山間傳來一陣可怕的吼叫聲。這聲音讓羅 寧每一根神經都綳緊了,連克拉蘇斯也心神不寧起來。“是什 麼聲音?”羅寧問。

“我也不知道。”克拉蘇斯站起來,“我們得行動了,目標離我們不遠了。”

“難道我們不飛著去嗎?“

“感覺上我們要找的東西就在不遠的地方,也許就在隔著幾座山的山澗裏,那裏根本容不下龍,只容得下兩個小小的方良行者。”克拉蘇斯帶頭,兩人一起向東北方向進發,他似乎一 點都不覺得冷,可羅寧多念了一個魔咒還是覺得臉上冰冷,手上發涼。

不久,他們就到了之前說到的那個山澗,羅寧這才明白了克拉蘇斯剛才的意思。山潤裏只有一條很狹窄的通道,六個人能肩並肩走進去,可是紅龍想要把頭伸進去都很困難,更不要說龐大的身體了。而且他高大的身體遮住了大部分的光線,羅寧不禁想,一路上是不是需要找些東西來照明。

克拉蘇斯毫不猶豫,他下定決心要走這條路,他越走越快。

通道裏的風越刮越猛,羅寧只得跟在後面加緊腳步。

“我們快到了嗎?”羅寧終於忍不住了。 “快到了。就在” 克拉蘇斯不說了。

“是什麼?“

魔師克拉蘇斯仔細一看,不由得皺縈眉頭:“它,它不在原來的地方了。”

“它走了?“

“這只是我的假設。”

“確實要這麼做嗎?”法師看了者前方黑漆漆的路,發話了。 “我想你是誤會了,羅寧。我很清楚我們會得到什麼,我比你清楚。”

可羅寧還是不悅了:“那你說我們怎麼辦?”

克拉蘇斯知道他會這麼問,於是眼神又燃燒起來:“繼續向前,我們沒有選擇。”

可就在不遠處,他們碰到了又一個障礙。這是克拉蘇斯在天上飛行的時候不會遇到的情況通道突然間一分為二,形成了兩條岔路,也許在遠處還要合攏,但這也只是他們的憑空想象。克拉蘇斯看看腳下的兩條路:“這兩條路都通向我們的目的地.可不知道究竟哪條更近些,我們都得試試。”

“那我們分開行動嗎?”

“我是想別分開,可現在也沒辦法了。我們分頭走五百步,然後折返在這裏會合。希望到時候就可以知道,究竟該走哪條路了。”羅甯按克拉蘇斯的指示,走了左邊的通道。當他越數越快,就越發愈識到這條路可能是正確的選擇。路不但越走越寬,他對距離的感覺也好了不少。儘管在這方面他的感覺比克拉蘇斯要遲鈍得多,可即使是一個初學者也能感覺到,周圍充滿了異樣的感覺。羅寧深信自己做了一個正確的選擇。可到現在,他還沒掉轉身走回頭路,卻覺得越來越奇怪。他再也不敢輕易向前走一步。只要感覺到任何新東西,任何干擾的東西,他都會停下來,搞清楚究竟是什麼東西那麼反常。他焦慮,但不僅僅是因為他是隻身一人。

有東西在朝他移動,快速地移動。

看到它之前,他已經感覺到了,時間就像被擠壓過,延伸,再被擠壓的感覺。在其中,羅寧感到衰老,年輕,還有生命中每個瞬間。這種感覺充斥其中,他猶像了。

突然,眼前的黑暗變成無數閃爍的色彩,有些顏色羅寧還從沒有見過。燃起的焰火不斷噴發,直沖雲霄。他以為是一朵朵火花開放,凋謝,再次開放……每一次的開放都愈發絢麗。

這些花朵越靠越近,羅寧才回過神來。突然天旋地轉,他跑了起來。

聲音不斷向他襲來。說話聲,樂聲,打雷聲,鳥叫聲,流水潺潺的聲音……一切的聲音。

他很怕被趕上,但那些東西還是跟在後面。他一直跑一直跑,生怕遭到圍攻。

克拉蘇斯一定感覺到發生了問題,他必須抓緊時間回去跟羅甯會合,一起找出那條絡

一陣恐怖的叫聲傳來。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