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大盜賊Ⅱ-07-好歹有一輛機動車

11.26.2010, 長篇童話故事, by .

“真是聞所未聞哪!”他大叫道,“那傢夥不但偷警服,他連公務自行車也偷呀!有誰聽說過這種事情沒有?” “走吧! ”卡斯佩爾催促道: “我們得回家了! ” “而且要快”賽伯爾補上一句。 “就像消防隊那樣快! ”狄姆莫瑟爾說道。卡斯佩爾和賽伯爾喜出望外地發現,警長的這句話竟是字字當真的。 “第一,情況萬分緊急,第二,我的自行車不見了,因此,我必須動用消防車,”警長振振有詞地說道,“來—–我們發動汽車吧!”

狄姆莫瑟爾取車子倒到可以轉向的地方。兩個小朋友爬到救火隊員的座位上車子就呼嘯著開走了。左轉彎,右轉彎,駛過中心廣場,經過市政廳,然後開足馬力,沿著車站路向前飛馳。

卡斯佩爾和賽伯爾此時的感覺就像是坐在“8”字形滑道的過山車裏似的。過山車帶給他們的妙不可言的感覺,這裏都可以找到。耳畔的呼呼風聲,胃裏的翻騰感,前一秒鐘剛剛感到自己輕了二十磅,下一秒鐘又覺得自己重了三十磅。狄姆莫瑟爾警長的這一手真是不簡單。

遺憾的是享受的時間太短了。“嘎吱”一個緊急刹車,卡斯佩爾和賽伯爾的背,重重地撞在靠背上。“到了 !快下車!”

一出車門,見到奶奶客廳的燈光是亮著的,大夥兒不由松了一口氣。可是找遍了上上下下也不見奶奶的蹤影, 大家又慌了神。

狄姆莫瑟爾警長的眉頭皺成一團。 “丟了”他嘴裏嘀咕著,“就像我的自行車和警服一 樣,都不見了!”

卡斯佩爾不由心驚膽戰。“您是不是認為,霍琛布魯茨把奶奶搶跑了?” “搶跑?”狄姆莫瑟爾警長神情嚴肅地說道,“奶奶不是被搶走的,而是被綁架的。”

他揚起下巴,刷地一下拔出佩刀。 “必須立即展開大搜捕:” “展開什麼?”

“展開大搜捕!這就是說,為了逮住這個惡棍,解救出奶奶,我們必須採取一切手段!好歹我們有輛機動車!各就各位,開始行動!”

開著這輛消防車,他們在鎮內外四處穿行。從東到西,由南往北,中心大道,偏街僻巷,甚至郊外土路他們都找了個遍,哪裏有奶奶的一點影子。

將近淩晨一點半鐘不巧的是他們正開車經過森林的時候燃油剛好用完了。汽車引擎聲時斷時續,終於熄了火,消防車停在了林子中心。

“破船淨遇頂風!”狄姆莫瑟爾氣得大罵,“這一天真夠咱們受的”

他們只好把車子丟在林子裏,徒步回城。三點剛過,卡斯佩爾和賽伯爾精疲力竭地躺到床上。 他倆累得成了一攤泥,連脫衣服的力氣都沒了。外套、長褲都沒脫,鞋子襪子也沒扒就睡著了,頭上還戴著他們的卡斯佩爾尖頂帽和賽伯爾闊邊帽。

第二天上午十一時,當卡斯佩爾和賽伯爾還在悶頭大睡的時候,狄姆莫瑟爾警長來到消防隊長呂貝薩門先生的辦公室,向他講述了夜間發生在停車房裏的事情及消防車的情況。

“我希望,您不會為此而生我的氣,我親愛的。在這種情形下我別無選擇。追捕過程中損耗的燃油嘛由我們警方負責。至於停車房的後牆重建所需經費問題,可以採用公開募捐的方法加以解決,比如在下一次消防隊舉行的舞會。

呂貝薩門反正什麼都沒意見。他還允諾派他手下的人去把消防車弄回城裏。

“遺憾的只是,警長先生,”他說道,“您到現在為止還沒逮住大盜霍琛布魯茨! ”

“沒問題,”狄姆莫瑟爾警長答道,“那傢夥無論如何逃不出我們的天羅地網。一定會逮住他的!不過搜捕嘛還得照常進行,您是知道的……”

告別了呂貝薩門先生,狄姆莫瑟爾還在小鎮上進行了一番短暫的巡邏,他得瞧瞧是不是一切安靜如常。在他確信平安無事以後,才在中午時分回到卡斯佩爾和賽伯爾那裏。兩個小傢夥還沒有吃早飯,在那裏團團亂轉,如同熱鍋上的螞蟻。

“你們怎麼了 ?”他問。

卡斯佩爾和賽伯爾同時開口向他報告所發生的事。他倆講得又快聲音又大,警長根本無法弄清他倆在說什麼,就好像在聽他倆講中國話似的。

‘、住嘴! ”他大喊道,“快住嘴!我一個字也聽不清! ”喊叫也無濟於事,於是他掏出警笛塞到嘴裏使勁猛吹,笛聲剌耳,卡斯佩爾和賽伯爾立即啞口無聲。

“安靜!我的天!你們想向我報告什麼事情,也得一個一個來,嚴格按照次序!好吧,現在開始! ”

卡斯佩爾和賽伯爾這樣激動,是確確實實有他們的原因的。約在一刻鐘以前,有一個郵遞員來按門鈴,把他倆從床上叫醒,然後送給他倆一封急信。

“一封急信? ”狄姆莫瑟爾先生問,“誰寄的?” “您也許不會相信——這是霍琛布魯茨寄來的! ” 卡斯佩爾把信交給警長。這封信是寫在一張舊的日曆紙的背面的。用的是紅墨水,寫得歪歪扭扭,錯字連篇:

給卡施培爾和菜倍心:

你們的奶奶現在在我的手心裏,如果

你們想活著見到她,可在新期天上午

九點中在森林里一個老的石字架旁邊

來見我。

隨身帶

贖金555馬克55芬尼!!

只許你倆前來,其他人禁止!!

你們要是想糊弄咱。

等著倒大霉!!!

霍針不魯刺

狄姆莫瑟爾先生認為,這是他幹員警多年以來所收到的一封最最無恥的信。

“我們會讓他的計畫徹底落空!這個無恥的綁匪,連他自個兒的姓名都不會寫!”警長叫道,“明天,等他來到老十字架邊的時候,我們就逮捕他!我馬上給縣城的警察局打電話,至少派上十二個員警,迎接這傢夥的到來!我們現場逮捕他—–這我可以向你們保證! ”

可是卡斯佩爾對他的這個提議並不感到興奮。 “可別這樣,狄姆莫瑟爾先生! ” “可別這樣?”警長問道,“那是為什麼?” “為奶奶! ”卡斯佩爾說道,“如果霍琛布魯茨嗅出味道不對,那奶奶就倒楣了。”

“那麼,”狄姆莫瑟爾警長嘟噥道,“你們就真的付贖金了?”

“有什麼辦法呢?”卡斯佩爾聳聳肩說道,“對於我們來說,奶奶總值555馬克吧,您說呢?”

“555馬克55芬尼! ”賽伯爾在一旁糾正道,“正好是十四天前我們從市長先生手裏獲得的獎金數目”這不是很滑稽嗎?”

狄姆莫瑟爾警長“撲通”一聲坐到沙發裏,他從頭上摘下頭盔,用手帕把裏面的汗水揩乾。

“這種做法我不滿意,”他說道,“明天我小心翼翼地跟在你們後面,這樣做,你們總不會反對吧?這樣我可以遠遠地觀察所發生的一切,情況緊急時我就介人……”

“千萬別! ”卡斯佩爾說道,“我們三個人都知道,跟霍琛布魯茨這種人開不得玩笑。既然他要求我和賽伯爾前去,那我們只有聽從。我倆曾經落入他的手中,那時,想什麼辦法也是不管用的。”

“要是你倆遭到什麼不測呢?”狄姆莫瑟爾先生嘮叨道,“誰能保證你倆能夠毫髮無損地回來呢?” 卡斯佩爾猶豫了一陣子才回答: “只好聽天由命了。我們又不是千里眼,打老遠就能看到未來的事情……”

狄姆莫瑟爾警長從沙發上跳了起來,雙手拍著卡斯佩爾的肩膀。“卡斯佩爾!”他叫道,“你的這句話觸發了我的一個念頭!非常情況下應該採取非常措施!我得去找施蘿特貝克夫人! ”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