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麥可‧馬羅(Michael Nalloy)的故事1/2

08.28.2014, 小故事, by .

麥可‧馬羅(Michael Nalloy)是紐約布朗士區一個六十歲的失業消防員,原本是愛爾蘭人,後來移民到美國。但這不是本故事的重點,你只要知道他是個酒鬼就夠了。只要有酒喝,他什麼都願意做。
話說,正是貪杯的習慣惹了麻煩,使他變成史上最詭異的謀殺對象之一。
我們先把時間調到一九三三年一月,地點是安東尼‧馬利歐經營的地下酒吧。
當時酒店的老闆馬利歐急需一筆現金,他於是和他的常客蘭西斯想出一個速成的法子:先幫某人買保險,然後再把他幹掉。
兩人在酒吧裡頭一張壞牌桌邊,環視著整個店內。他們的眼光很快落在麥可,馬羅身上。馬羅再合適不過,他是個酒鬼,無親無故,沒人會記得他。
計畫馬上付諸實施。他們以”尼可拉斯馬洛里”的名義幫馬羅買了三份保險:在大都會人壽投保八百元,在保誠人壽另買兩份各値四百九十四元的附加險。他們買的保險都附有加倍補償損失條款,也就是說馬羅若死於意外,就有雙倍的保險金可拿。 現在只剩把馬羅幹掉了。他們以爲這事再簡單不過,只要多灌馬羅幾杯酒,他就會嗚呼哀哉。 結果出乎意料。
首先他們讓馬羅賒帳,隨便他喝多少。第一週,馬羅從進門就沒停過杯,一直喝到醉茫茫步出酒吧。
然而事與願違,馬羅繼續到酒吧報到,灌下更多的酒。
保險費和酒錢越花越多,馬羅卻沒半點要死的樣子。於是他們決定在馬羅的酒裡動手腳。 
地下酒吧的酒保喬瑟夫‧莫菲(綽號紅人)正好幹過藥劑師。他有一記整惡客的絕招:在酒裡加入少量的三氯乙醛水合物(麻醉劑)。莫菲同意以美金一百元的代價協助「謀殺集團」了結馬羅的性命。問題是三氯乙醛剛好用完了,他便從自己的福特型車中取出防凍劑代替。莫菲每晚都在馬羅的杯裡加入一點防凍劑(當時用的是有毒的甲醇),但一點用也沒有。馬羅每晚還是向酒吧報到,神清氣爽,越喝越多。
接下來他們試了松節油、馬用藥膏,甚至毒老鼠藥。正常人喝下其中任何一種都會中毒,但長年酗酒的馬羅,似乎已經練就一身百毒不侵的功夫。帕斯夸在酒意中想起,他聽說有人吃了威士忌的生蠔或蛤蜊一命嗚呼。他們決定更進一步,把生蠔和蛤蜊 浸在致命的防凍劑加料肉湯中,讓馬羅大啖一頓。出乎意料的是,隔天馬羅又出現在酒吧,還要再喝。
謀殺不死者
「謀殺集團」又想出一個萬無一失的辦法。他們開了一罐沙丁魚,放上一個星期,等沙丁魚都臭了,再拿來做成三明治。三明治當然不可缺少礦物質。因此馬利歐把錫罐磨成碎屑混入沙丁魚醬,順便加了一些剁碎的大頭針。
你應該猜得到結果如何。馬羅吃下三明治,舔舔手指就走。他死了嗎?當然沒有。他隔天又來了,意猶未盡。
一般人到了這個地步大概都放棄了,但「謀殺集團」的成員可不。
「謀殺集團」有了第四名成員。賀希格林 (綽號哈利)是布朗士區的計程車司機,也是酒吧的常客。這天晚上馬羅又喝得倒地不起,他們就把馬羅搬上格林的計程車,載到克萊蒙公園荒僻的地方,然後把他拖下來放在灌木叢後面,解開馬羅的衣服,把水澆在他赤條條的身子上。洗個好澡對酒鬼來說當然不錯,只不過當晚氣溫是華氏零下十四度。他們肯定馬羅非凍死不可。
不幸馬羅擁有金剛不壞之身,他活了下來,隔天照常走進酒吧,邊抱怨有點小感冒。
他們決定這次要找專家。於是再花了一百元,找來一個叫安東尼柏斯頓(綽號硬漢湯尼)的職業殺手。
硬漢湯尼打算直接幹掉馬羅,弄成意外的樣子,好領取加倍的保險金。
計畫就是用格林的計程車把馬羅撞死。又一次,他們載著不省人事的馬羅來到一個偏僻的路口,然後把人丟下去。格林以七十公里的時速度飛車衝過去,就在計程車近在咫尺之際,馬羅卻動了一下閃了過去。於是他們把馬羅拖上車開到更遠的地方。計畫圓滿落幕,馬羅終於死在輪下了。
至少「謀殺集團」以爲他已經死了。他們看到馬羅的身體被車輪輾過,心想這次總不會出差錯了吧。
「謀殺集團」每天在報上的訃聞欄尋找馬羅的化名,還有布朗士區撞人逃逸事故的消息,結果一無所獲。
好吧,如果他僥倖沒死,那麼一定在醫院裡,紅人莫菲以尋找他的「失蹤兄弟」名義,訪遍各個醫院和太平間,同樣一無所獲。
雖然馬羅已經死了。然而,少了死亡證明書和死亡通知書,還是拿不到保險金。

-未完待續-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