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魔瓶

02.04.2020, 智慧的故事, by .

來自夏威夷的大船慢慢的駛進了舊金山市的港口。水手奇威是一個喜歡四處遊歷的人,他興致沖沖的上了岸,在這陌生的城市裏到處遊逛。他走著走著,來到一個蓋滿漂亮房子的地方。

「這些房子多美麗呀!住在裏面的人一定無憂四慮。」奇威心裏想著。

這時他經過一棟美麗的房子,一個老年人正坐在窗邊發呆,臉上充滿沉重的哀傷,還不時的搖頭嘆氣。老年人看到了奇威,突然對他笑了一笑,熱情的招呼他到家裏作客。「你願不願意參觀我美麗的房子呢?」老人嘆了一口氣說。

奇威隨著老人四處參觀,對於美侖美奐的房子簡直讚不絕口。「這真是一棟完美的房子呀,如果我住在這兒,一定會每天笑得合不攏嘴。你為什麼要嘆氣呢?」

「如果你願意,你也可以擁有一棟完美的房子。」老人說。

「你身上有錢吧?」

「我只有五十元,但是像這樣的房子,五十元絕對不夠。」奇威說。

老人盤算了一下,對奇威說:「可惜你只有五十元,以後你可能會有麻煩,但是我就賣給你吧。」

「房子賣我?」奇威問道。「不是房子,是魔瓶。」老人說。「我雖然看起來非常富有,可是這棟房子和裏面的財富完全是拜這個魔瓶所賜。」他從一個櫃子裏取出了一個頸子細長的圓瓶子,乳白色的瓶子隱約透著七彩的光澤。瓶子裏頭似乎藏著一個閃爍不定的影子。「你不相信嗎?」

老人對奇威說。「你把它打破試試看。」

於是奇威拿起魔瓶使勁的往地上摔,但是魔瓶卻像皮球一樣的彈跳起來,無論怎麼摔都摔不破。「這就怪了,明明是玻璃瓶子,可是卻摔不破。」奇威覺得非常奇怪。

「唉,這魔瓶可是用地獄的火熖燒成的,裏面住了一個小精靈,你只要擁有它,就可以擁有世界上的任何東西;愛情、名氣、財富、房子,甚至是一整座城市。」

「那你為什麼要賣掉它呢?」奇威問。「我的年紀大了,該有的也都有了。魔瓶雖然能夠呼風喚雨,卻不能夠讓我長命百歲。況且,如果魔瓶的主人在死之前還擁有魔瓶,他的靈魂就會永遠在地獄受煎熬。」老人說。

「天啊,要我在地獄裏受罪,那我寧可什麼都不要。」奇威急忙說。

「你的願望實現之後,可以再將它轉賣給別人呀。」老人繼續的勸說。

「這魔瓶以前可貴嘍,要好幾百萬呢,但是因為魔瓶的主人一定要比原本更低的價錢將它賣出,所以幾百年下來,魔就越來越便宜了。我只花九十元就買到它。記得喔,一定要用錢幣來買賣。」老人看奇威一副半信半疑的樣子,又說:「你不相信嗎?你不妨試一試,把五十元給我,拿了魔瓶後,再許個願把錢要回來呀。」

奇威掏出錢,一手把錢交給了老人,一手接過瓶子。」魔瓶,我要拿回我的五十元。」話才剛說完,他的錢果然回到口袋中。

老人趕緊說:「我沒有騙你吧,魔瓶是你的了,你快走吧。」說完馬上將奇威送出了門。

奇威滿心懷疑帶著魔瓶走到街上,走進了一家古董店,以六十元將魔瓶賣給老闆。可是回到船艙,一打開櫃子又看到了魔瓶,奇威不禁嚇了一跳。他一五一十將魔瓶的事告訴同船的好朋友羅帕卡。

「既然買了,你何必煩惱呢?」羅帕卡說,「你可以向魔瓶索取你要的東西,然後再將它賣給我。我自己想要一艘船來做買賣呢。」

「回到夏威夷,我就要一棟有花園的漂亮房子。」奇威這樣決定。

不久之後,奇威和羅帕卡回到夏威夷。奇威才一下船,馬上就有人告訴他壞消息———他的舅舅過世了。奇威傷心極了,匆匆忙忙的和羅帕卡到舅舅的家裏。律師告訴他,舅舅把所有遺產都給了奇威。

「你的願望就快實現了。」羅帕卡悄悄的提醒奇威。

「可是我要的是一棟房子,不是親人的死亡。」奇威哀傷的說。

「你想要蓋房子嗎?我認識一位很棒的建築師。」律師上前對奇威說。

奇威便帶著羅帕卡去見建築師,他還沒有開口,建築師已經將房子的藍圖擺在桌上。「這是不是你夢想中的房子呢?」奇威驚訝的說不出話來,那房子就和他相的模一樣。

不久之後,美麗的房子終於完成了。三層樓高的房子,四周環繞著爭妍鬥麗的花,一扇扇的落地窗明亮如鏡。每個房間更是裝飾的精美無比。

奇威心滿意足了,這房子比他想像的還完美。他毫不猶豫的將魔瓶賣給羅帕卡,希望他也能夠如願以償。

奇威愉快的住在大房子裏,過著非常寫意的日子。他經常邀朋友到家裏來玩,一起分享他的快樂。有時候,他也會外出拜訪友人,和他們聊天玩樂。

有一天,奇威認識了一位美麗的女孩,可娃,並且愛上了她。於是他就到可娃家提親,當可娃的父親知道奇威是大房子的主人,一口氣就答應了女兒的婚事。

事實上,可娃一見到奇威,就已經對他動了真情,即使她當時並不知道奇威是誰。這門親事就這麼說定了。

在回家的路上,奇威興高采烈的唱著歌。一想到美麗的可娃,他就忍不住微笑。

他相信,他們以後一定會過著比現在更美好的生活。

回到家裏,愉快的奇威哼哼唱唱的進了浴室,打算好好的洗個澡。突然間,奇威的歌聲停止了,房子頓時陷入一片沉寂。

為什麼奇威不再高興的歌唱呢?

原來當他把身上的衣服卸下時,發現身上長了一大片的癬。這是一種致命的皮膚病,奇威的心頓時涼了一半。對任何人來說,這都會是一個天大的噩耗;對奇威而言,這更像是一場不可置信的夢魘。他昨天才遇上心愛的可娃,他們昨天才決定要終身廝守。而現在,一切希望已經完全粉碎。

「我可以不要房子,不要錢財,但是我不能讓美麗的可娃悲傷。」這時,奇威的心中出現了魔瓶的影子。

「為了娶可娃,我一定要找回魔瓶。」

天一亮,奇威就開始去找羅帕卡。但是羅帕卡買了一艘大船出海去了,奇威只好向其他人打聽消息。就這樣,奇威拜訪了一位又一位突然致富的人,可是一提到魔瓶,他們馬上扳起臉孔請奇威趕快離開。

「這些人一定是靠魔瓶致富的,我一定會找到的。」奇威心急的想著。

過了幾天,奇威又找到一個剛搬進新房子的年輕人。奇威一看到他雙眼凹陷,面無血色,精神萎糜,便知道已經找而他要的人了。

「我是來買魔瓶的。」奇威對年輕人說。「買魔瓶!」年輕人不敢相信。

他迫不及待的將奇威拉進屋子裏,「請問魔瓶現在值多少錢呢?」奇威問。

「你……………….你不知道嗎?」年輕人結結巴巴的說,「現在已經很便宜了。」

「那不是很好嗎,我可以少花一點錢。」

奇威說。「你花多少錢買的呢?」

年輕人臉色蒼白。他回答:「兩分錢。」

「什麼!兩分錢!那你只能賣一分錢,而最後買的人…………」奇威說不出話了。只要他買下魔瓶,就再也賣不出去,他會一輩子跟魔瓶在一起,死後還要承受地獄火熖的永恒燃燒。

這時,年輕人激動的跪下來。

「求求你,買下它吧!我是逼不得已才會用兩分錢買魔瓶的。因為欠了人家一大筆錢,我怕坐牢,所以才……………..」

「可憐的傢伙,你竟然是為了錢冒險。」

奇威說。「那我為了愛情,還有什麼好猶豫的?這裏是一分錢,你拿去吧!」

就這樣,魔瓶又回到了奇威的手中,他許下願望,皮膚病自然就痊癒了,而且他也跟他最心愛的可娃結了婚。

可娃溫柔又體貼,可是每次奇威一想到可怕的地獄之火,就又會陷入不可自拔的沉痛中。

有一天,可娃哭著問奇威:「為什麼我們結婚之後,你就一直不快樂呢?」

於是奇威將魔瓶的事原原本本的說了出來。

「你別絕望。法國最小的錢幣是生丁,一分錢是五個生丁。我們可以到大溪地把魔瓶賣掉啊。」

可娃興奮的說。

奇威夫婦立刻前往大溪地。他們在那裏四處兜售魔瓶。可是,根本沒有人原意買。可娃眼看丈夫一天比一天絕望,一天晚上,她拿著四個生丁,悄悄的走到街上。「求你幫我一個忙。」可娃向路邊一位老人哀求,並將魔瓶的事說給他聽。「請你用四個生丁買下魔瓶,我會再用三個生丁買回來,這樣子我的丈夫就會得救了。」

老人禁不起可娃的苦苦哀求,便答應了她。

第二天,可娃告訴奇威:魔瓶已經被一位老人買走。奇威欣喜若狂,根本沒有注意到可娃痛苦的模樣。他一面興高采烈的吃著早餐,一面還喋喋不休的取笑老人。

「真是奇怪的傢伙,可能是腦袋有問題吧!現在他根本不用妄想將魔瓶賣出去了。」

「他可是幫了你的大忙呀。」可娃傷心的說。

「哼,我真搞不懂你為什麼要替他傷心,」奇威生氣的對可娃說。「為了你我受了這麼多的折磨,現在雨過天晴了,你不替我高興,還板著一張臉,真是氣死我了。」

奇威說完,就氣呼呼的找朋友喝酒去了。

他遇上了一位愛喝酒的水手,一起喝了不少酒。但是他始終掛念著可娃,於是又悄悄回去住的地方。

他看到可憐的可娃坐在地上啜泣,而可怕的魔瓶就在她的身邊。

「魔瓶沒有賣掉?」奇威忽然了解可娃的悲傷。「魔瓶是被可娃買了。」

他走進房間,輕聲對可娃說:「可娃,今天早上是我不好,我要向你道歉。」

可娃激動的淚流滿面,緊握著奇威的手。

奇威心想:「可娃為了我竟願意犧牲自己的靈魂,我一定要救回她的靈魂。」

奇威下定了決心。他找到了剛才一同喝酒的水手,請他去向可娃買下魔瓶。

「這裏是兩個生丁,等你買到魔瓶,我會用一個生丁向你買回來。」

「你不是在開玩笑吧。」水手半信半疑的說。

「快去吧,有了魔瓶我們才能繼續喝酒呀。」

水手拿著兩個生丁走了。一會兒後,他帶著魔瓶回來了,一面走一面愉快的喝著酒。

「魔瓶到手了?」奇威問。

「沒錯,可是你碰也別想碰它。它是我的!」水手醉醺醺的嚷著。

「快給我。你會下地獄的!」奇威著急的說。「別囉唆了,這瓶子老子要定了,反正我也上不了天堂,還不如留著這個寶貝瓶子哩。」

水手高興的揮一揮手中的酒瓶。告別了奇威,沒入深沉的黑夜中。

奇威急急忙忙的跑回住處,告訴可娃這個天大的好消息。兩個人高興的擁抱在一起,淚水和笑聲交織在一起。隔天,他們收拾起行囊,啟程回到夏威夷的大房子。從此以後,奇威和可娃就過著幸福而且甜蜜的日子。

史帝文生(Robert Louis Stevenson) 原著

(1850~1894) 以 《金銀島》一書聞名於世。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