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鬼火之謎 5

03.16.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也就是說,案件陷入迷局中了? ”聽了草薙的描述,湯川問。 “無所謂了,反正我們的責任己經到此為止。接下來的事就交給二科的同事處理吧。“

“原來如此,也就是作為保險金詐騙案來處理了? ”湯川目不轉睛地盯著電腦螢幕。至於螢幕上那些複雜的圖形代表什麼意思, 草薙根本無法理解。

“可是,還沒發現弓箭嗎? ”

“只從矢島家的庫房裏發現了弓箭套.但最關鍵的弓不見了, 可能是被阪井處理掉了。”

“以他們的謹慎程度,應該會那麼做吧。”湯川一臉早己料到的表情。

“這個案件中令我最不能理解的.就是矢島貴子,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和矢島忠昭的自殺沒有任何關係。”

其實警方也圍繞貴子展開了徹底的調查.沒發現她有和案件有關的任何跡象。

“應該沒有直接關係吧。不過我想,她的作用應該不小” “作用? ”草薙凝視著湯川的臉, “什麼意思? ” 湯川轉動著轉椅,面向草薙這一邊。

“我雖然認為矢島忠昭並沒有把這個計畫告訴貴子,但這並不能說明她毫不知情。我想,她應該能從矢島和阪井的神態中覺察出什麼。”

“你是說,她知道丈夫要為保險金自殺? ” “你一定想問:如果是那樣的話,她為什麼不阻止自己的丈夫。 我想她其實也是被逼得走投無路了吧。”

聽了湯川的話,草薙無從反駁,因為他在調査中已經瞭解到, 野島工廠快瀕臨破產了。

“所以,她非但沒有阻止丈夫,還決定暗中幫丈夫完成這個賭命的計畫,那就是製造她不在場的證明,”湯川繼續說.“按你的說法,她通過三個地方製造了自己不在場的證明,對吧? ”

“對.最開始是兒童服裝賣場,接下來是咖啡店,最後是地下食品超市。”

“你覺得她為什麼要分成三個地方呢? ” “這個……”

草薙被問住了,他從沒考慮過這個問題。 “我的推理是這樣的:她不知道丈夫具體會在什麼時間自殺. 只知道應該是在阪井善之製造不在場證明的那段時間裏,而這段時間長達四五個小時。這麼長的時間很難都在一個地方度過。” “原來如此啊。”

“還有一個原因,”湯川豎起食指說.“她想有自由選擇時間段的餘地。你們推定忠昭的死亡時間是下午5點到7點,並以此為基礎調查她不在場的證明.於是她就故意隱瞞了去咖啡店的事。她的目的就是.先把警察的懷疑引向自己,如果你們問她7點以後不在場的證明.她肯定就隱瞞去地下食品超市的事。”

“原來是這麼回事啊!這樣一來,她就把員警的注意力都引到自己這邊.等過一段時間,她再裝作忽然想起來的樣子,提出自己有不在場的證明。”

“是不是覺得中了她的計了?“湯川藏在眼鏡片後面的雙眼裏流露出幾分幸災樂禍的神情。

“確實無法否定。”草薙坦白地承認,“如果不是被她轉移了注意力,我們可能早就從別的角度考慮了。一開始思路就被她給擾亂了。比如說搜尋目擊證人這一點吧,搜查員們費盡九牛二虎之力, 想找到在晚上5點至7點之間在賓館附近看到可疑分子的人。但這 根本沒有意義,因為同謀阪井釆取行動的時間應該是那天深夜。我們就這麼被她捉弄了。”

“這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吧,”湯川爽直地說,“其實我現在反倒希望.她們能順利地得到保險金.因為不管是不是投保一年之內的自殺,他到底為了他人付出了生命的代價,” “可這是違法的啊,” “一年這個數字真有什麼實際意義嗎? ” 被湯川這麼一問.草薙回答不上來.他的眼前晃動著矢島貴子蒼白而憂傷的臉。

就在這時.草薙的手機響了,是牧田打來的’又有新的案件發生了。

“我又要出動了。”草薙站了起來。

“拜託下次別再把麻煩帶到我這裏來了!“

草薙像根本沒有聽見一樣.徑直沖出了房間。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