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鬼火之謎 3

03.16.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原來是這樣。”湯川再次仰過身去.平躺在床上.盯著天花板, “如果是銀座的商場,平時人也很多吧.兒童服裝賣場的店員和食品超市的店員怎麼能記住她呢? ”

“在兒童服裝賣場,她對要不要買一件小襯衫猶豫了近1個小時,最後還是沒買,接待她的店員都不耐煩了.所以對她印象很深。 買豬排時,她為了能買到減價品,一直站在店門前等到快要打烊. 所以賣豬排的店員也記得她。怛這樣的不在場證明就是再多也沒用.因為最關鍵的是中間這段時間。

聽了草薙的話,湯川什麼也沒說,一臉若有所思的表情。草薙知道.這時候和他說什麼都沒用,就坐在椅子上等著。

終於,湯川說話了 : “能帶我去被害人家裏看一看嗎? ” “當然可以,”草薙直起腰來,“你終於感興趣了?“ “讓我感興趣的,“湯川直起了上身.“是他妻子沒有不在場證明這件事。她為什麼會沒有不在場證明呢? ”

“野島工業”的車間裏,有三個男人在各自做著手頭的活。兩個35歲左右的是鈴木和田中,最年長的是阪井。

鈴木正用鑽孔機在金厲板上打孔,他看到草薙.歪起了嘴角。 “怎麼又是你啊,找我們有事嗎?“ “不,今天沒什麼特別的事,只想看看工廠的情況。“ “那倒可以.不過請不要影響我們工作-現在雖然不太景氣.我們還是要工作的。”

“啊,我知道。“草薙堆著笑說。

鈴木掃了湯川一眼,咂了一下嘴。

“夫人今天又被員警叫去問話了,你們到底想幹嘛?“

“因為有很多事必須向她確認一下。“

“你捫總說確認、確認,有什麼好確認的?你們該不會真的在懷疑她吧?夫人是不可能做那種事的! ”

“鈴木! ”裏面傳來阪並的聲音,“別亂說話了,趕緊幹活! ” “啊,知道了。鈴木輕輕舉起手.重新轉向鈷孔機,之後又掃了草薙他們一眼.意思是說:“都怪你們.讓我挨批評了。”

草薙和湯川肩並肩.巡視著工廠。他並不知道這樣做的目的是什麼,但這是湯川提出的要求。

工廠裏擺蓿的很多機床和大型電源,讓人聯想到忠昭可能雇過更多的工人.但現在只剩下眼前這三個了。

“有這些人都不在場的證據嗎?“湯川邊走邊小聲問草薙, “已經確認過了,三個人都有不在場的證據。年輕的兩個人一直在這裏工作,附近的鄰居可以證明,年齡最大的阪井.給一家顧客送貨去了,顧客是琦玉縣的一家公司.不管他怎麼趕,單程也需要1個半小時,己經確認了,他從那家公司出來時是5點半,而7 點多一點他就己經回到這裏了,沒有時間去大橋賓館,” 湯川聽了沒說什麼.點了點頭。

一個工人,也就是田中.正在製作白色的聚乙烯容器。具體說, 就是把兩個形狀複雜的器皿連到一起,形成一個容器。他沒用粘合劑,而是將器皿的邊緣加熱熔化,讓它們瞬間粘在一起,這就是所謂的焊接。用來加熱器皿邊緣的,是像扁麵條一樣細平的電熱器. 被彎成和器皿邊緣相同的形狀。

“原來如此,做得真了不起。”湯川站在田中身後.像是非常佩服地說道.”使用和邊緣形狀相同的電熱器.能讓每個部分都同時、 同火候地焊上,你們可真沒少費心思啊。”

“這是我們工廠的絕技。”田中語氣雖然平靜.但難掩心中的自豪感。

“您這是在做什麼呢? ”湯川問。

“這是裝洗車劑的容器.不過還只是試製品。”

噢,湯川點著頭。草薙在一旁心想:物理學家還是對工廠技術比較感興趣,案子的事估計已經被他忘了。

湯川的視線忽然定格在前方的牆壁上:“這是? ” 草薙也朝牆上望去.上面貼著一張紙,用毛筆寫著“一射入魂” 四個大字。

“這是社長寫的。”從身後傳來說話聲。回頭一看.阪井站在那裏。

“是嗎? ”這次草薙接話了,…一射入魂’是什麼意思? ” “是射擊用語,”阪井用手做出手槍的形狀,“他的意思是,我 們工作時要像射擊那樣集中精力。” “噢……矢島生前練習射擊嗎? ” “這我倒沒聽說過,可能僅僅是一個比喻吧,” 草薙也點點頭,不過他還是不太明白,為什麼要用射擊來比喻工作呢?

“另外,”阪井脫下手套,交替地看著草薙和湯川.“剛才鈴木也說了,你們就不要再懷疑夫人了! ” “我們倒不是懷疑她。” 聽草薙這麼說,阪井搖了搖頭。

“拜託您還是說老實話吧。我就不明白,那天社長說要去收款, 出了門,你們憑什麼因為這一點就懷疑夫人是殺人犯? ”

“把矢島社長叫出去的.可能另有其人,”湯川在旁邊說,“但那個人有可能受了矢島夫人的指使。”

阪井斜著眼睛瞪了湯川一會兒.吐了口氣。

“你們之所以這麼想,是因為你們不瞭解他們夫妻的感情,兩個人白手起家,把公司經營到現在這個規模,他們是如何風雨同舟 一路走到今天的,我心裏很清楚,他們倆是絕對不可能背叛對方的.絕對不可能!“

草薙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一下子沉默了。湯川也什麼都沒說。 “對不起,今天你們能到此為止嗎?夫人馬上就回來了.我想, 她不希望回家後還看到警察吧。”阪井的語氣中明顯帶有敵意,

出了野島工廠,湯川第一句話就是:“工匠們就是厲害,那些技術才是電腦技術真正要研究的課題。”

“先別說這些了,你倒是發現什麼線索沒有?” “你指的是? ”

“別裝糊塗了,你不知道我帶你來這裏幹什麼嗎? ”聽得出,草薙的聲音有些焦急。湯川意味深長地笑了,從褲子口袋裏取出一樣 東西一一那是一條約兩三毫米粗、十多公分長的細繩,白色的,一端打了個結。

“這是在工廠角落裏撿到的。”

“噢?你什麼時候撿的? ”草薙把它拿在手上,仔細地端詳了一番,發現這不是一根單股的繩子,而是用很多根線擰成的,“這 是什麼啊? ”

“這個,現在還不能確定。先不問這個,我問你,死者脖子上 的勒痕看起來和這個繩子一致嗎? ”

被湯川這麼一問.草薙回想起屍體的情況,凝視著繩子。 “有可能……一致吧。“

“那樣就有意思了.非常有意思。”嘴裏這麼說著,物理學家卻沒有絲毫笑意。

矢島貴子突然宣稱自己有不在犯罪現場的證明,是在案發整整 1周之後,

她親自來到設在久松警署的搜查總部.給一名搜查人員出示了 一張案發那天她迸的一家咖啡店的收銀條。她說她本來以為已經扔掉了.但後來在包裏發現了,上面顯示的日期確實是13號.結賬 時間是下午6點45分6

咖啡店的店名是Refrain”。草薙和牧田碰巧有空,便一起到那家咖啡店取證。

咖啡店坐落在銀座三丁目一座大廈的二層,透過店裏的玻璃窗,可以俯視中央大道。店裏的裝修和擺設比較講究,看得出是一家高級店。矢島貴子說,自己是閒逛時無意中進去的,於是草薙把這家店想像成一家很大眾化的咖啡廳。實際景象讓他有些意外.而且,這樣容易記住的地方,她竟然會忘記,有些匪夷所思。

“啊.這個顧客啊,她確實來過。”年輕的店長穿著白襯衫.和哂得黝黑的皮膚搭配得很得體。他看葑草維拿出的照片.照片上是矢島貴子。

“您確定嗎?“

“確定。嗯,應該是上週四吧。” 週四正是13號那天,

“這裏每天要來那麼多客人,您還能記得那麼清楚?“ “我們也在找這個人呢,”店長說,“因為她有東西忘在這裏了。” “有東西忘在這裏?“ “請等一下。”

他走到前臺.拿來一個小紙袋,在草薙他們面前取出紙袋裏的東西,那是一個有些發舊了的連鏡小粉盒。

“她把這個忘在座位上了。我們想著她可能會回來取.就先替她保管。”

“讓我們轉交給她吧。“ “那樣太謝謝了。”

“還有,”草薙說,“您確定就是照片上這個女人嗎?能不能再好好看一下? ”

年輕店長的表情有些意外.重新看了看剛才那張照片。 “確實是這個人,”店長把照片還給他,“其實那天還遇到了一點小麻煩.或許說成麻煩有些誇張了 “什麼麻煩? ”

聽草薙這麼一問,店長環視了一下四周,把臉湊到他跟前說: “這位顧客的飲料裏飛進了一隻蟲子。” “蟲子?”

“是一隻小飛蛾,有一兩公分長,飛到她的冰茶裏了。”

“她大呼小叫了?“

“不。”店長揺頭,“當時我碰巧就在她旁邊,她把我叫過釆,小聲地把這件事告訴了我.沒有驚動其他顧客。我們馬上給她換了一杯飲料。”

“還有這樣的事啊。”

草薙心裏合計著,矢島貴子為什麼沒有把這件事告訴警察?即 使是她想不起來店名和地點,如果她真想提供自己有不在場的證據,應該把這件事說出來啊。

“請問,”牧田問店主.“遇到這種情況,你們通常不會向顧客收費吧? ”

“那當然了。但當時這個顧客說什麼也要付賬.我們就收下了。“ “說什麼都要付……是吧?“草薙盯著在前臺付賬的一名顧客. 顧客從收銀員手裏接過了收銀條。

她的目標在於收銀條一他馬上意識到了這一點, 從咖啡店出來後,他們兩人向矢島家走去。貴子己經回來了, 看到小粉盒,她臉上稍顯出一絲興奮。 “原來忘在那家店裏了?我還想著到哪里去了呢。” 草薙還跟她提起飛蛾掉迸冰茶裏這件事.她露出一副剛剛回想起來的表情。

“哦.確實有這麼回事,我當初怎麼就沒想起來呢?嗯,確實飛進了一隻小飛蛾,不過因為那杯茶我根本沒喝,也就沒當回事。” “如果你早想到這事,就不用往警察局來回跑那麼多次了。”

薙試探著說。

“是啊。可我當時完全亂了陣腳.腦子也不聽使喚了。真是不好意思。”她低頭表示歉意。

從矢島家出來時,草薙正好碰到秋穗回來.她的步履看起來有些沉重,草薙這才想起,還沒問過這個小女孩呢,

“你好。“草薙向她打招呼。秋穗一臉警戒的表情看著眼前的刑警.停下了腳步。

“剛放學嗎?“他帶著笑臉問,

“你們找到犯人了嗎?“秋穗表情嚴肅,語氣也儼然大人一般。 “我們正在迸行多方面的調査。如果你也有什麼線索的話,希望能告訴我們。”

聽草薙這麼一說.小姑娘撅起了嘴巴。 “大人都不會相信我說的話。” “不會的。怎麼會呢?你有什麼想告訴我們的嗎? ” 秋穗望著草薙的臉:”你們一定不會相信我的。” “我說過不會的了,我們拉鉤。”

聽了草薙的話,她先是有些猶豫,不過還是開口說話了。 她說的話,大人們確實難以置信。

草薙嘴上隨聲附和著,心裏卻在想:鬼火?她一定是把什麼東西看錯了,反正和案件沒什麼關係。

聽了草薙二人的彙報,他們的上司一間宮警官,緊繃著臉。 矢島貴子不在現場的證據很完整,從她外出到回家的行蹤,基本上都得到了證明。雖然其中有幾處二三十分鐘的空白,但那點時間根 本不夠用來犯罪。

“看來又回到原點了。本來我一直覺得他妻子很可疑.現 在……”間宮一臉不甘放棄的表情。

間宮把焦點對準她,倒不是因為她之前沒有不在場的證明,而是因為警方查明,矢島忠昭的大部分人身保險都是這幾個月才上的。 “有一點我還是不能理解。把粉餅盒落在店裏一直沒發覺這件 事倒也說得過去,但飲料裏飛迸蟲子這件事,應該給她留下很深的印象才對啊。她被問起不在場的證明.理應先提起這事啊!“

“話雖這麼說,但如果她堅持說是自己一時大意沒想起來,我 們也只有相信的份兒吧?“間宮板起臉說,“難道說……她還有一 個男性同謀? ”

這也是搜查總部中一種站得住腳的推測.但是並沒有在矢島貴 子身邊發現那樣的男人。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