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鬼火之謎 2

03.16.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大橋賓館坐落在日本橋濱町,建築物上方架著首都高速公路, 賓館和箱崎高速公路出口也近在咫尺,賓館的正門對著清洲橋大街.出了賓館向右看.能從正面望見淸洲橋。想必賓館的名字就是 由此而來的吧。

這是一家古老的小型商業賓館,從賓館唯一的電梯就能判斷出來。

草薙俊介坐在一樓不大的咖啡廳裏,品著並不怎麼美味的咖啡。沒有其他顧客。

“草薙先生。一個人邊打著招呼邊走過來。他是這家賓館的代經理蒲田。雖然天氣並不熱,但他額頭上全是汗。 “你好。”草薙點頭打了聲招呼。 “可以打擾您一會兒嗎? ”蒲田小聲問。 “當然可以。”草薙回答。

代經理瞥了一眼看起來沒什麼事做的前臺服務員,有些替惕地在刑警對面坐下來。

“請問,情況進展如何了? ” “您說的情況是指……“ “搜查,有什麼發現嗎? ” “暫時還沒有。”

“是嗎?不過我聽說,沒有證據能證明他妻子案發時不在現場……”

聽了這個中年男人的話,草薙在合成革沙發上坐正了身體。 “我們確實在考慮所有的可能性,電視臺和媒體就喜歡圍繞某些可能性大做文章,四處散播不實的消息,希望你不要被這些無聊的報導左右。”

“我們也不想受他們影響,但我們這個行業就怕遇到這種事, 所以希望你們儘早結案。”

“您的心情我能理解,我們也正全力調查。” “那就拜託了。另外,”蒲田將臉轉向草薙,“那個房間.一直要保持到什麼時候? ”

“這個嘛,我得先向上級請示,有些東西還要進一步調查。怎麼.有什麼問題嗎?“

“怎麼說呢,那個房間出了那種事,如果一直保持原樣.就會有各種流言滿天飛.身為刑警.您也經常聽到吧,比如這個賓館裏 有鬼魂出沒,等等。”

“嗯,”草薙有所同感地點點頭,“確實經常聽到。” “所以,說實話,我們希望儘早處理一下那個房間。 “我明白了,我會和上司說的。” “拜託您了! ”賓館代經理低下頭,起身離去了,

草薙剛傘出煙盒.披著黑夾克的湯川從正門走了迸來。草薙苦著臉收起煙盒,在湯川面前,吸煙是被禁止的。

“遲到了吧 “

“不好意思.有學生找我談心?’ “談心?難不成是戀愛問題? ” 草薙是開玩笑的.不過湯川臉上絲毫沒有笑意。 “是比戀愛還大的話題。他想和喜歡的女孩子結婚.卻遭到了雙方父母的反對,不知道該怎麼辦,就來找我商量。”

“原來是在校結婚問題啊.可他為什麼要來找你商量呢? ” “我哪里知道。“

“你給了他什麼建議? ”草薙笑嘻嘻地問。 “我說,如果我是父親,我也會反對。” “不會吧?你的想法這麼陳舊!要是我的話.我就會告訴他, 不管父母怎麼反對.都堅持下去。”

“這不是觀念新舊的問題.我是從統計學的角度說的。“ “統計學? ”

“後悔過早結婚的人和後悔沒早結婚的人比,哪類人更多? ” 草薙凝視著年輕物理學家的臉,本想反問一句:抱著這種想法生活的人.會快樂嗎?但他還是忍住了。 “能讓我看看案發現場嗎?“湯川問。 “不喝杯咖啡?“

“不用了. 一聞就知道沒用優質的咖啡豆。”湯川抽動著鼻子嗅了嗅,走開了。

你自己還不是總喝即溶咖啡?一草薙心裏這樣想著,快步追了上去。

現場是807房間,雙人間。

“被害者矢島忠昭於13日下午3點5。分入住,不是服務員帶過來的,是一個人上來的,之後再也沒人見過他的身影一一他活著時的身影。”草薙站在房門附近,邊看記事本,邊做說明,“這家賓館的退房時間是上午11點.但第二天上午,到了 11點,忠昭還沒出現,給他房間打電話也沒人接,將近12點時,賓館人員來査房,敲門沒人應,他們就用鑰匙開了門。”

開門後就看到一個男賓客呈“大”字形躺在床上,一眼就看出不是在睡覺,因為他脖子上有一道異常的痕跡.皮膚的顏色也不正常。

“是被勒死的,好像是用細繩子之類的東西,一口氣勒死的。” “有爭鬥的痕跡嗎? ” “沒有,被害者好像被安眠藥催眠了。” “安眠藥? ”

“好像是摻在罐裝咖啡裏面的

房間的窗戶旁,有一張桌子、兩把椅子,可供兩個人相向而坐。 屍體被發現時,桌上放著兩罐咖啡、一隻煙灰缸。根據屍檢結果, 警方重新調査了兩個罐裝咖啡.發現其中一個被下了安眠藥。罐裝咖啡好像是從走廊上的自動販賣機上買的。

“推斷死亡時間是13日下午5點到7點.這可以確定。被害人于下午3點左右吃了點心,點心的消化情況也正吻合。”

“另外,”草薙繼續說.“矢島忠昭是為了取回別人欠他的錢而出門的,賓館是用山本浩一這個名字預定的。”他知道,湯川是一個嚴把口風的人.和他商量什麼事,最好把全部情況都告訴他。

“就我聽到的情況來看,還沒有什麼問題啊。“湯川環視著樸素的室內,“犯人會不會是那個聲稱要還他錢的人?他還不上錢,就把忠昭叫到這個賓館,把他殺了。”

“我們首先想到的也是這個,但是調査到現在.也沒發現這樣的人。“

“那是你們調查方法的問題吧?總之我不明白,你為什麼給我打電話?對付一起單純的勒殺案件.有必要把物理學家抬出來嗎? ” “問題就在這裏。如果說這是一起單純的勒殺案,我有兩點想 不通。”草薙伸出兩個手指,又將兩個手指頭指向地面說,“首先是床邊那塊地方,你好好瞧瞧地毯。”

湯川走過去,彎下腰:“嗯,燒焦了。“ 地板上鋪著褐色的地毯,上面有一條寬約1公分、長約5公分的燒焦痕跡。

“我問過賓館的人,以前沒有這樣的痕跡。” “不會是撒謊吧?這個賓館可有些年代了。” “我想,他們不會虛榮到向警察撒謊的地步吧。” “先不談這點,你懷疑的另外一點是什麼? ” “是這個,”草薙將手伸進上衣口袋裏,拿出一張照片,“本來, 這樣的東西是不允許給一般人看的。”

看了照片,湯川的眉頭輕微地皺了起來:”還真是不想看到這種照片呢。”

“忍耐一下吧,我們連實物都看到了。“

照片上是屍體的勒痕。和一般情況不同的是,沿著勒痕的皮膚都綻開了.當然.還有血從中冒出。

“把皮膚都勒開了啊。”湯川小聲嘟嗡道. “不,根據驗屍報告,這倒更接近於擦傷.也就是說.很有可 能是將細繩子勒在皮膚上,再橫向扯動.就變成這樣了。” “如果是通常的勒殺,應該不會變成這樣吧。” “絕對不會的。”草薙肯定地說。

湯川嘴裏念叨著什麼,手裏還拿著照片,就那麼躺在了床上. 就是躺過屍體的那張床。雖然搜集證據的工作已經結束,他這樣做不會對搜查產生什麼影響,但草薙還是打心眼裏佩服這個科學家能毫無顧忌地做出這樣的動作。

“也就是說,現在還沒有鎖定犯罪嫌疑人? ”湯川問。 “嗯,倒也不是沒有,”草薙捋了捋前面的頭髮,“我們最懷疑的,是他的妻子。”

“他的妻子?動機呢? ” “保險金。”

“喚,也就是說被害人生前投了很多人身保險?“ “投了 5家公司的.總金額超過1億日元 “原來如此,這的確值得懷疑。”湯川支著胳膊肘,身體湊近草薙,“這麼說來.你們一定已經對她嚴加詢問了?“

“稱不稱得上嚴加詢問我不知道,不過已經傳喚過幾次了。” “感覺怎樣?“

“讓人懷疑,”草薙直率地答道,“她當天下午4點外出,8點左 右才回來,說是去買東西了.可沒有確切的不在場的證據。她5點左右確實在銀座的一家百貨店裏看兒童服裝.這一點,接待她的店員可以證實。7點多.她又去另一家商場的地下食品超市買豬排,也 有店員作證。但這都無法證明,中間這段時間她不在犯罪現場。從銀座到這家賓館,坐計程車也就10到15分鐘,她完全有作案時間。” “她本人怎麼說? ”

“她說在一家咖啡店喝茶了,又記不清是哪家店.她也沒有那家店的收銀條,她對那家店的記憶過於可疑。”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