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鬼火之謎 1

03.16.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鬼火之謎

耳旁傳來機床工作的聲音。貴子一進工廠,就看到阪井善之的背影.阪井面朝機床,褐色工作服上印著“野島”兩個深藍色的大字。貴子聽丈夫忠昭說,他們正在趕制汽車公司訂購的發動機傳動軸,至於是什麼發動機.就不得而知了。

角落裏,丈夫正在和兩個工人一起檢查成品的品質。他戴著手套,動作有點慢,他的臉色也不太好。但是貴子知道,這不是由於零件品質不好。

“茶沏好了。”貴子對丈夫和工人們說。 忠昭稍稍抬起一隻手,看了看牆上的掛鐘,指針指著下午2點 45分。

“善之,休息一下吧!“他對正在操作機床的阪井善之說。 阪井點了點頭,關掉了機床的電源.剛剛還在轟鳴的機床,迅速停止了運轉。

“怎麼,沒有什麼更像樣的東西吃嗎? ”忠昭洗完手,坐在休息桌前問。桌上的託盤裏盛著五塊豆餡糯米餅。“這是昨天吃剩下的吧? ”

貴子不置可否地默默一笑.

“這不是挺好的嗎? ”鈴木和郎伸出手,“我最喜歡吃豆餡糯米餅了。’’

“我也聽說,工作時吃甜食比較好。”說這話的是田中次郎,但他並沒有把手伸向豆餡糯米餅,

阪井什麼都沒說,喝著貴子給他倒的茶。 “善之,前一段做的那批線圈,今天該給他們送過去了吧?“忠 昭問阪井。

“嗯.我今天去送。”

“那這事就交給你了。另外.你跟對方說一下.希望他們能盡早把貨款給我們,那就是幫了我們大忙了。” “我會說的。“阪井盯著茶碗。

忠昭微微點頭,隨後好像有些漫不經心地說:“我一會兒要出去一下。”

“去哪兒?“貴子問。 “收債,”

“收債?還有沒回收的貨款嗎? ”

“不是貨款,”忠昭拿起一塊豆餡糯米餅,掰了一半,將露出來的餡放入口中,“是很久以前借出去的錢,對方最近說要還我。” “我怎麼沒聽你說過這件事啊? ”

“那是經濟比較景氣時的事了.因為借錢的是一位恩人的兒子, 所以我至今沒有催他,不過他好像最近發展得不錯,想把這筆錢還了。”為了咽下豆餡糯米餅,他喝了一口茶。

“社長,那筆錢……有多少? ”鈴木認真地問,眼光閃爍。 “這個嘛,具體數額不太方便講,”忠昭撓著花白的鬢角.”不 過肯定不少,因為.怎麼說呢……總之會幫我們大忙的。” “哦。“鈴木微微張了張嘴。

—直在旁邊聽著的田中舒了一口氣:“現在這個年代.竟然還有記得還錢的人。”

“那當然了。“鈴木笑著說。

“不肯還錢的人也很多吧,要不銀行怎麼會陷入困境。 “說的也是。”

“雖然有一些不講信用的人,但並非所有人都如此。”忠昭像是總結似的說,說完看了看貴子.“就這麼件事,去把我的西服拿來吧。

“知道了。”貴子點了點頭,又開口道.“那個,我也想出去一趟。” “去哪兒?“忠昭用銳利的目光望著她。 “買東西……我想給秋穗買件衣服,她說沒有郊遊穿的衣服了。” “今天不去不行嗎? ” “明天、後天還有好多事要做。” “今天就算了。”忠昭把茶喝光,站了起來- 一般,丈夫要是這麼說,她再說什麼都沒用了,貴子沉默著。 三個工人的心情可能也因此受到了影響,他們急忙把嘴裏的東西咽下,起身重新投入工作。

不到3點半,忠昭開車出去了,他穿著灰色的西服,很少見地打上了領帶,提著一個運動包。

他前腳剛一出門.貴子就做起了外出的準備。她到達地鐵月島站時,剛好是下午4點。

只要7點半之前趕回去就行一她心裏這麼想。 但是這天晚上,貴子到家時己經快8點了。上五年級的秋穗和 上三年級的光太正融洽地看著電視,忠昭還沒有回來。她把從超市買來的蔬菜取出來,開始準備晚飯。

“這麼晚了,爸爸還不回來啊? ”秋穗邊吃豬排邊說。 “是呀,”貴子應了一聲,目光投向電視旁邊的臺鐘.已經8點 半了。

時針指向1 1點時.忠昭還是沒回來。她給他的手機打過很多次電話,總是無人接聽。

貴子哄兩個孩子睡著,自己坐在客廳裏等。電視裏的新聞播音員表情凝重地報導著北朝鮮的核問題.但她什麼也聽不進去。

身後忽然傳來腳步聲,她猛一回頭.發現秋穗穿著睡衣站在 那裏。

“怎麼?快回去睡覺,不然明天早上起不來。”她用母親才有的語氣命令道。

“爸爸還沒回來嗎?“

“他工作還沒完,回來得晚.不用擔心.趕緊睡吧。”

但是女兒並沒有馬上離開.而是若有所思地低下了頭。

貴子注意到了這一點,語氣變得溫和了 :“怎麼了? ”

“爸爸他……不會有事吧? ”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

“昨天晚上.我看到了奇怪的東西。”

“奇怪的東西?”貴子的眉頭皺了起來,“你指的是什麼?“

秋穗把臉抬起來.臉色看起來比任何時候都蒼白。 “鬼火……”

呃?貴子吃了一驚,“你說什麼? ” “鬼火。”秋穗的聲音比剛才淸晰了許多。 “鬼火?在什麼地方看到的?“

“在工廠。秋穗說,“我半夜起來上廁所,發現爸爸還在工廠裏,我偷偷看了一眼,爸爸坐在黑暗裏,我剛想問他在做什麼,突然飛出一團鬼火……“

“不會吧? !是不是你爸爸在燒什麼東西呢?“ 秋穗搖搖頭,

“我也馬上問爸爸,剛才是不是燒了什麼東西.他說他什麼也沒幹.只是在看圖紙。”

貴子感到脊背發冷,但還努力維持著表情。 “肯定是你看錯了,人經常有走眼的時候。” “我也這麼想,但還是有些擔心,我怕爸爸萬一出什麼事。他怎麼還不回來呢? ”秋穗表情不安地看著電視旁邊的臺鐘,

“說什麼呢.這麼不吉利! ”貴子的聲音有些尖銳,“總之,你趕緊睡覺去.明天早上起不來怎麼辦?明天還要上學呢。” “媽媽,等爸爸回來了,你能告訴我一聲嗎?“ “知道了,知道了,我會告訴你的。“

聽了貴子的話,秋穗終於做出了要上樓的動作。但她又回頭看了看通向工廠的那扇門,自言自語:“唉,心裏好煩。”

只剩貴子一個人了.她拿起電視遙控器.不斷地換頻道,但她沒找到能讓她心情平靜的節目。

就這樣,她在房間裏坐了一夜。淸晨的陽光透過窗戶射進來, 她睜開了眼睛,她發現自己趴在飯桌上,可能是因為睡姿不自然, 她渾身疼痛,頭也很沉。

剛剛過了早上6點,她又打了一次忠昭的手機,還是沒人接聽, 她馬上打開電視,早間新聞已經開始了。她想著.會不會出現關於忠昭的新聞,但是沒有。如果真有那樣的事,員警肯定會先和 她聯繫的。

懷著沉重的心情,她開始準備早餐.腦子裏還回想著秋穗昨晚說過的話:鬼火。 怎麼可能……

7點鐘時,秋穗起來了。平常在這麼早,她應該還睡著。她的 眼睛有些充血。

“爸爸還沒回來嗎? ”她望著正在煎蛋的媽媽的背影問。 “可能是在哪兒喝多了貴子努力用輕鬆的語調說.“過一會 兒就會回來的。”

“不和員警聯繫嗎?“ “沒事,用不著。”

雖然嘴上這麼說,但她心裏已經開始考慮報警一是不是該盡早報警呢?不,還是再等一等吧。

光太也起來了,兒子對父親一夜未歸倒沒有表現出什麼不安。 秋穗也沒有跟弟弟講“鬼火”的事情。

孩子們出門去上學時,像是替班一樣,工人們來上工了”聽說 社長一夜未歸,他們都有些吃驚。

“這真有些令人擔心呀.還是報瞥吧。”鈴木說。

“我猜他可能是在哪里醉倒了……“ “社長不是這種人。”田中馬上否定。

貴子問阪井該怎麼辦好.他是廠裏資格最老的工人。 “如果到了下午還沒有回來,我們就報警。” 賁子聽從了他的建議,決定再等一等。工人們帶著牽掛的表情 開始了工作。

9點、點、11點……時鐘的指針不停地走著。已是午休時間了,忠昭還是沒回來。貴子給大家沏茶時也始終心神不定。她每隔一會兒就要看一下時間。她決定到下午1點就打電話。

不過,沒有必要打電話了,午休剛過.差不多將近1點時,電話鈴響了。

是警察打來的。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