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驢皮公主

11.23.2019, 智慧的故事, by .

從前有一位偉大的國王,極受人民愛戴, 所有的鄰國和盟國也都非常尊敬他,可說是最幸福的一位君主了。更美滿的是,他娶了一位又美麗又賢淑的公主為妻,這對幸福的夫婦就這樣和樂融融的生活在一起。美滿的婚姻生活為他們帶來一個女兒,這位小公主生來十分優雅、嬌媚,所以雖然他們只有一個孩子,卻一點也不覺得遺憾。

這位國王擁有十分富麗堂皇的宮殿,他手下的官員既賢明又能幹,臣子們品德良好,又跟他很親近,而且僕人們忠心又勤快。他的馬廄非常寬敞,裏面飼養著全世界最美麗的駿馬,馬匹身上全都披著貴重的馬具。各地的外國人紛紛前來參觀漂亮的馬廄,不過最讓他們驚訝的是,在馬廄最顯眼的一個角落裏,竟然養著一頭驢子。這頭驢子長著又大又長的耳朵,顯得極為尊貴。

國王之所以賜給牠這麼特別的地位,可不是在耍噱頭,而是有原因的。原來,這隻驢子天生與眾不同,墊在牠身下的乾草堆不但從來不骯髒,而且每天早上都會鋪滿各式各樣的金幣,等著人們來撿。

不過,災難總是會跟在幸福之後出現。即使是國王,也和平常人一樣,必須承擔生活中的憂慮煩惱。老天爺讓皇后突然得到了重病,雖然醫生博學又能幹,卻找不到治療的方法,所有的人都十分悲傷。

俗話說,婚姻是愛情的墳墓,但善感的國王仍然十分深愛妻子,因此悲痛得難以自拔。他走遍國內所有的廟宇,許下重願,希望能用自己的生命交換愛妻的生命。不過,老天和神明卻不為所動。

皇后覺得自己的生命快到終點了,於是對著淚流滿面的丈夫說:「振作一點,我死去之前,想請求你一件事。如果你想再婚的話…………..」

聽到這些話,國王發出令人同情的哭喊,並且抓住妻子那雙沾滿了他的眼淚的手,堅定的對她說,那些有關再婚的話都是多餘的。

「不!不!」他說:「親愛的皇后,我寧願妳告訴我,妳會活下去!」

「國家………………」皇后堅定的語氣讓國王更加悲傷:「國家需要繼承者。我只為你生了一個女兒,你應該快點有個像你一樣的兒子。我們過去是如此相愛,所以我懇求你,除非找到一個和我一樣美麗又品行端莊的公主,否則不要因為人民的壓力而結婚。我要你立下誓言,這樣我就可以安心離開了。」

人民猜想皇后會要求國王立下這樣的誓言,是因為自尊心強烈,相信世界上找不到跟她一樣的人,所以就能確保國王不會再結婚了。

終於,皇后過世了……………….她的丈夫從來不曾這樣哭鬧過。

國王從早到晚不停的哭泣。他唯一關心的,只有鰥夫應該遵守的細瑣禮法。

但再大的悲傷終究會過去。而且,國內大臣們也集合起來,一起請求國王再婚。這個重要的提議似乎讓國王感到十分難過,讓他再次淚流滿面。他表示自己曾經向皇后立下誓言,所以大臣們必須找到比妻子更美麗完美的公主,他才願意結婚,但他心裏其實認為這件事根本不可能辦得到。

但大臣們並不把國王的誓言當一回事,他們認為美貌一點兒都不重要。他們只要一個具有美德、又會生育的皇后,因為國家需要王子,才能維持穩定和安寧。國王唯一的女兒雖然具有成為偉大領袖的特質,但以後卻必須與外國的王子結婚。到時候,她不是跟著這個外國人離開,就是這個外國人留下來跟她一起統治王國,但他們的孩子將不具有純正的血統,而且,一個國家如果沒有王子可以繼承國王的名號,鄰近的國家可能會向他們宣戰,最後造成國家的滅亡。

國王被臣子的勸告打動了。他答應考慮這些意見,再給他們滿意的答覆。每天都有人送一些可愛迷人的照片給國王看,國王也試著從那些準備結婚的公主當中,尋找可能的對象。

但是,沒有一位公主像死去的皇后那樣優雅出眾,因此國王並沒有做出任何決定。

很不幸的,國王突然發現自己的女兒不但長得美麗動人,而且不管是個性或才華,都遠超越她的母后。公主的花樣青春、美麗鮮嫩的肌膚,讓國王心中燃起一把熊熊烈火。他告訴公主,自己決定娶她為妻,因為只有她,可以讓國王從當初許下的誓言中解脫。

年輕的公主不僅深具道德感,而且知書達理。她聽到這個可怕的提議,幾乎要昏了過去。

她跪在父王面前,用盡所有的精神力氣,懇求國王不要逼她犯下這種罪行。

但這個怪異的念頭已經牢牢占據著國王的腦袋,於是他向老祭司求助,希望公主不再受道德良心所苦。老祭司是個野心勃勃的人,雖然貴為國王的心腹,卻違背了國王原有的純真和道德感。他不動聲色的減輕了國王的罪惡感,讓他相信自己娶女兒為妻,是值得讚揚的作法。

國王聽了這個小人的恭維奉承,不但擁抱了他,對自己的計劃也變得更加堅定對移。

最後,他終於下令要公主跟他結婚。公主感到椎心的傷痛,十分苦惱。她想不到其他的辦法,只好去找教母丁香仙女。她當晚就踏上旅程,坐上一輛漂亮的雙輪車,由認得路途的大公羊拉著,一路順利的來到教母住的地方。

丁香仙女十分疼愛公主,她說自己已經知道這一切,並且告訴公主不必擔心,只要照著她交代的方法去做,就不會愛到任何傷害。

「親愛的孩子,」教母對公主說:「嫁給自己的父親是嚴重的錯誤,但妳不必反抗,我有辦法避免這件事情發生。妳去告訴他,為了滿足妳的浪漫奇想,他得送妳一件有著時間顏色的衣服。雖然他位高權重,又那麼愛妳,但他永遠做不出這樣的衣服。」

公主衷心感謝她的教母。第二天一大早,她就把仙女吩咐的話告訴父王,並且表示,如果沒有一件有著時間顏色的衣服,她絕對不結婚。

國王因為公主給了他一線希望而欣喜若狂。他向最有名的裁縫師訂做禮服,規定他們如果做不出來,就要把他們統統吊死。還好,事情的結局並沒有這麼慘烈。第二天,裁縫師就把國王渴求的禮服帶了過來。他們把這件美麗的禮服鋪展開來,即使是有著金色雲朵的天空,也呈現不出這麼美麗的藍色來。

公主完全被打敗了,不知道如何從困境中脫身。國王逼迫她答應這件婚事,公主只好再向教母求救。

丁香仙女很驚訝自己的辦法竟然不成功,於是要公主再向國王要求一件有著月亮顏色的禮服。

國王沒有辦法拒絕,只好派人找來技巧最高超的工匠,強調要訂做一件有著月亮顏色的禮服。不到一天的時間,禮服就做好了。那件美麗的禮服,比父王的關懷更打動公主的心。公主回到侍女和奶媽的身邊,忍不住放聲大哭出來。

丁香仙女一得知消息,立刻趕來幫助悲傷的公主,並且告訴她:「如果我的判斷沒有錯,相信妳再要求一件有著太陽顏色的禮服,應該就會讓妳的父王覺得厭煩透了,因為沒有人做得山那樣的衣服。至少,我們可以拖延一些時間。」

公主於是向國王要求一件有著太陽顏色的禮服。但國王已經深陷在愛河之中,所以毫不考慮的讓出皇冠上的鑽石和紅寶石,好完成這件華麗的作品。為了讓禮服像陽光般燦爛,他還下令要工所不可節省。

當完成的禮服展開時,所有人都得閉上眼精,因為它實在太耀眼了。有色鏡片和墨鏡大概就是這時發明的。

公主從沒看過這麼美、裝飾得這麼華麗的藝術品。她感到十分驚訝,接著就藉口眼睛不舒服,回到自己的房間。丁香仙女得知消息後,感到無比羞愧。當她看見那件有著太陽光芒的禮服時,更是氣得臉都漲紅了。

「啊!孩子,這是最後一次了,」她對公主說:「我們要好好考驗妳父王這段可恥的愛情。他堅持要跟妳結婚,而且以為婚期就快到了。不過,接下來妳要提出的要求,一定會讓他嚇一跳。他不是很寵愛那頭驢子,還為牠花了很多錢嗎?妳去跟他要那頭驢子的皮。去!告訴他,妳要那張皮。」

公主很高興又有一個方法,可以讓她躲掉這場討厭的婚禮。她認為父王絕不可能犧牲那頭驢子,於是跑去告訴國王,自己想要那隻珍貴的動物的皮。

國王雖然因為公主奇怪的要求而嚇了一跳,卻毫不猶豫的答應了!可憐的驢子就這樣送了命,國王派人把牠的皮送到公主面前。公主徹底絕望了,再也想不出任何方法來逃避噩運。這樣,教母又來了。

「怎麼了,孩子?」她看見公主扯著頭髮,把美麗的雙頰打得又青又腫:「妳應該快樂才對。披上這張皮,離開皇宮,能走多遠就走多遠。當我們為了道德而犧牲時,一定會得到神的補償。」

「去吧!我會幫妳準備梳妝用品,不管妳在哪裏落腳,裝著衣服和珠寶的行李箱都會隨時隨地緊跟著妳。這枚戒指給妳,當妳需要從李箱時,只要用它敲打地面,行李箱就會出現在妳面前。快走吧!不要再耽擱了,」丁香仙女又說。

公主擁抱著教母,遲遲不肯鬆手。她請求教母不要拋棄她,然後用炭灰把自己抹黑,披上醜陋的驢皮,動紙離開華麗的皇宮。沒有人認出她就是公主。

公主的失蹤讓大家議論紛紛,正在準備盛大婚宴的國王更是痛心。

沒有人能撫慰他的傷痛,國王派出上百名精騎兵和上千名火槍手,尋找他的女兒,不過,由於仙女一直保護著公主,所以即使國王布下了天羅地網,士兵們也認不出公主來。

公主慢慢前進。她走了相當遠的路,又繼續走了更遠的路,到處尋找落腳的地方。不過,雖然有好心人施捨食物給她吃,但看到她一身髒汙,卻都不願意收留她。

最後,公主走到一個很美麗的城市。一進城門,她立刻看見一棟大莊園。大莊園裏管理農場的婦人,正好需要一名幹粗活的女傭幫忙清洗抹布,並且打理火雞和豬隻的飼料。這個婦人看見全身髒兮兮的流浪公主,於是邀請她到自己家。公主長途跋涉之後,已經疲累不堪了,於是心懷感激的接受了提議。

婦人把她安置在廚房遠遠的角落裏。一開始,因為她身上的驢皮看起來又髒又醜,所以其他僕人常常拿她開玩笑。不過慢慢的,大家都習慣了。而且公主總是非常細心的完成自己的工作,所以管理農場的婦人也願意保護她。

公主負責管理羊群,總是時間一到就把牠們關進羊欄裏,她也會很巧妙的帶領火雞去覓食,就好像她一向都在做這個工作似的。她那雙靈巧的手,把每件事都照顧得很好。

公主經常坐在清澈的泉水旁,研歎自己悲慘的遭遇。有一天,她又坐在這潭泉水旁,看著水中自己的面容。她看到那可怕的驢皮,已經變成自己的髮型和衣著的一部份。她嚇了一大跳,感到羞愧萬分,於是把臉上和雙手的汙垢清洗乾淨。公主的臉跟手變得比象牙還要白,美麗的肌膚恢復了自然的鮮嫩清新。看到自己的美貌,公主十分開HA心,於是決定好好洗個澡。

但回到莊園之前,她又得披上醜陋的驢皮。幸好隔天是假日,所以她把行李箱拿出來,好好梳妝打扮一番,並且穿上那件有著時間顏色的美麗禮服。

但她的房間實在太小了,連禮服的裙襬都沒辦法鋪展開來。美麗的公主照著鏡子欣賞自己。為了打發無聊的生活,她決定每到假日時,就要穿上美麗的禮服。公主按時裝扮自己,用令人讚歎的手法在秀髮上裝飾花朵和鑽石。她常常感歎,只有羊群和火雞能欣賞到她的美貌,但即使公主披上驢皮,牠們對她的喜愛依然絲毫不減。因此在農場裏,大家都叫她驢皮女孩。

有一個假日,公主穿上有著太陽顏色的禮服。莊園的主人剛好去打獵,途中來到這裏稍做休息。這位莊園的主人,正是國王的兒子。

這位王子年輕英俊,教養好得令人稱讚不已。他不但深受父母寵愛,而且飽受人民愛戴。王子吃了點心後,就到農舍和莊園的偏僻角落四處逛逛。

他從一個地方晃到另一個地方,然後走進陰暗的小巷。巷子盡頭有一扇緊閉的門,王子感到十分好奇,忍不住把眼睛湊到鑰匙孔上窺探。他看到了美麗非凡、打扮入時的公主,那高貴端莊的氣質,簡直就是一位女神!王子感到一陣激動,差點兒忘了禮貌,就要破門而入。

王子努力壓抑情緒,離開那像陰暗的巷子,跑去詢問莊園裏的其他人,是誰住在那個小房間裏,大家告訴他,那是一個叫做驢皮女孩的女傭,因為她總是穿著一張驢皮。那個女孩又髒又邋遢,沒有人想看她一眼,也沒有人想跟她說話,只是看她可憐,才收留她在這裏看管羊群和火雞。王子對這樣的說明感到很不滿意。他知道這些粗人根本什麼都不知道,問了也是白問。

王子回到皇宮,卻無法自拔的陷入愛河,他眼前不斷出現鑰匙孔內那位美女的影像。他後悔當時沒有破門而入,於是下定決心,絕不再錯過這樣的機會。炙熱瘋狂的愛情,讓王子激動不已。他當天晚上開始發起高燒,不久之後,病情惡化,變得十分危急。

國王與皇后只有這麼一個兒子,但所有的藥方都沒有效,他們感到很絕望。皇后宣布,誰能治好王子,就能得到豐富的報酬,但醫生們用盡巧妙的醫術,還是沒有辦法治好王子。

最後,醫生揣測王子是因為太過悲傷才會生病。愛子心切的皇后知道後,懇求王子告訴她,到底是什麼事讓他這麼痛苦。是想得到王位嗎?如果可以讓他的病好起來,他的父王一定會無怨無悔的把王位讓出來。還是他看上了哪一位公主?即使要發動戰爭,才能奪得那位公主,他的父王也一定會挺身而出。他們可以做任何犧牲,只求王子別死,因為要是他死了,他們也活不下去了。傷心的皇后說出這段感人的話,如泉湧般的淚了沾溼了王子的臉頰。

「母后,」王子終於用微弱的聲音回答:「我沒有那麼貪心,也不敢妄想父王的王位,只願他長命百歲,我願意永遠做他最忠實、最謙卑的子民!至於您說的公主,我根本沒想過結婚的事。您應該知道,我不會違背您的意旨,不管要付出多少代價,我永遠服從您。」

「啊!我的孩子,」皇后回答:「沒有事比讓你活下去更重要。我親愛的兒子啊!跟我說,你到底想要什麼,救救你、也救救我和你父親吧,他一定會答應你的要求的!」

「唉,母后,」王子說:「我應該把內心的想法告訴您。我就不再瞞您了,否則只會傷害到我最重要的親人,犯下嚴重的罪過。母后,我想要驢女孩幫我做一個蛋糕。她一做好,立刻要她把蛋糕拿來給我。」

怎麼有人的名字這麼奇怪?皇后感到很訝異,詢問誰是驢皮女孩。

「皇后陛下,」一位軍官剛好看過驢皮女孩,於是回答:「驢皮女孩是一個長得比狼還要醜的女孩,皮膚黑漆漆的,而且蓬頭垢面,就住在您的莊園裏,幫忙照料火雞。」

「沒關係,」皇后回答:「我兒子在打獵回來的途中,可能吃了她做的糕點。這真是一種怪病。總之,要那個驢皮女孩立刻來幫王子做蛋糕。」

皇后派人前往莊園把驢皮女孩叫來,命令她幫王子做蛋糕。

後來,有人肯定的說,其實當王子把眼睛靠在鑰匙孔上時,驢皮公主就已經察覺了。而且,她也從小窗子看見了年輕英俊的王子。

王子的身影早已深印在公主心中。她常常想起那段回憶,有時還忍不住輕聲歎息。

不管驢皮公主是否早已經看見王子,或聽過別人對王子的讚美,她都很高興有機會認識王子。她把自己關在小房間裏,脫下醜陋的驢皮,把臉和雙手的汙垢清洗乾,然後梳理長髮,穿上美麗的銀色緊身胸甲,以及同色的裙子,然後用最純的麵粉。或許是揉麵團時不小心,公主手上的戒指突然掉進了麵團裏,但是她當時並沒有察覺。

蛋糕一烤好,公主立刻披上醜陋的驢皮,把蛋糕拿給軍官。她向軍官打聽王子的消息,但色官根本不屑回答,只帶了蛋糕直奔王子的住處。

王子奪下色官手中的蛋糕,瘋狂又貪婪的吃著。在場的醫生都說,這種狂熱不是好現象。果然,王子差點兒被蛋糕裏的戒指噎到,還好他很機伶的把戒指從嘴裏拉了出來。王子檢視著這枚精緻的戒指,終於不再狼吞虎嚥。這枚黃金指環上面鑲著綠寶石,指圍非常小。王子判斷,只有世界上最漂亮的指頭,才能戴得進去。

王子不斷的吻著戒指,把它放在枕頭下,只有在四下無人時才敢拿出來。他想著各種辦法,只希望能見到戒指的主人,心裏痛苦萬分!如果他要求會見這位幫他做蛋糕驢皮女孩,恐怕大家不會同意;他也不敢說出他從鑰匙孔裏看到的景象,免得大家嘲笑他在幻想。各種想法同時在王子的腦海裏糾纏,於是他又開始發起高燒。束手無策的醫生只好報告皇后,王子應該是得了相思病。

皇后和傷心的國王跑到王子身邊說:「我的兒,我親愛的孩子,」悲傷的國王喊著:「告訴我們你思念的是誰,我發誓一定把她帶回來,即使她是最低賤的女奴也沒關係。」

皇后抱住王子,保證國王的誓言是真的。王子被父母的淚水與擁抱打動了。

「親愛的父王與母后,」他說:「我並不希望自己結婚的對象讓你們感到丟臉,為了證明我是認真的,」他邊說邊從枕下拿出那枚袓母綠戒指:「我決定娶這枚戒指的主人。不管她是誰,能擁有這樣纖細的手指,應該不會是粗人或農婦。」

國王和皇后拿著戒指,好奇的看著。他們認為這枚戒指的主人一定是富貴人家的女兒。國王抱了抱兒子,懇求他快點好起來,然後離開。

國王命令屬下在全城各處擊鼓鳴笛,由傳令官宣布,請大家到皇宮來試戴戒指。誰能剛好戴上這枚戒指,就能嫁給王位的繼承者。

首先來了一批公主,接著是女公爵。但她們再怎麼把指頭修細也沒有用,就是沒有人能夠把這枚戒指戴進去。

他們也把時裝界的淑女找來。雖然這些淑女都長得很美,但手指卻太粗了。這時,王子身體狀況已經好轉,也親自來監督試戴過程。最後,連皇宮裏的侍女都被叫了過來,但結果還是一樣,沒有人成功的戴上這枚戒指。

於是,王子把廚師、廚房裏的女學徒、牧羊的女孩全都叫來,但戒指才剛套進她們又紅又短又粗的指尖,就再也戴不進去了。

「那位幫我做蛋糕的驢皮女試戴過嗎?」王子問。每個人都笑起來,說:沒有,因為她看起來太髒、太邋遢了。

「立刻把她找來,」國王說:「不要遺漏任何人!」國王的部下一邊開玩笑,一邊跑去找那位養火雞的女孩。

公主早已經聽到擊鼓聲和傳令官的叫聲。她完全沒料到自己的戒指竟會造成這麼大的騷動。她很喜歡王子,但真愛總是讓人擔心害怕,讓人沒有自信。她一直看怕,會有某個仕女的手指跟她一樣纖細。因此,當公主聽見敲門聲時,真是欣喜萬分。

公主知道,他們在找能夠戴那枚戒指的人。她心中升起一股希望,開始細心的打扮起來。

公主穿上美麗的鋃色胸甲,以及綴滿綠寶石的銀色荷葉滾邊裙子。一聽到有人來敲門,要她到王子那裏去,公主立刻披上驢皮去應門。那些人一邊嘲笑一邊對她說,國王要找她去和王子結婚,但接著立刻放聲大笑。他們把她帶到王子面前,王子也被她奇怪的裝扮嚇了一跳,不敢相信這就是他看見的那位雍容華貴的美女。王子以為自己搞了個大烏龍,感到十分難過和不解,於是問:「妳就是住在莊園第三間飼養場暗巷底的那位女孩嗎?」

「把妳的手伸出來讓我看看,」王子顫抖著,深深歎了一口氣說。

天啊!看看有誰嚇了一跳?國王和皇后、所有的侍從、宮廷裏的大臣,全都呆住了。他們看見一隻柔細嬌嫩、像玫瑰般粉白的手,從黑漆漆又髒兮兮的驢皮下面伸出來,而那枚戒指,就這樣剛剛好的套進了全世界最美的小指頭上。公主微微一動,驢皮掉了下來,現出一位比王子更迷人的美麗女孩。王子虛弱的在公主面前跪下,熱切的握住她纖細的雙手,公主的臉不禁紅了起來。不過大家似乎都沒注意到,因為國王和皇后已經走過去,用力抱住驢皮公主,問她願不願意嫁給他們的兒子。

溫柔的擁抱,以及年輕王子所表現出來的愛意,讓驢皮公主覺得很不好意思,但她仍然表達了謝意。

這時,天花板忽然打開來,丁香仙女從一輛綴滿丁香枝葉和花朵的馬車上走下來,對大家說明驢皮公主的遭遇。

國王和皇后知道驢皮女孩其實是一位公主,感到非常高興,更是加倍溫柔的對待她。王子體會到公主的賢淑美德,對她的愛就更深切了。

王子迫不及待想要娶公主為妻,甚至不願多等一刻,準備莊嚴盛大的婚禮。

國王和皇后非常喜愛未來的媳婦,對她十分親切,而且不停擁抱她,但公主表示,如果得不到父王的同意,就沒有辦法嫁給王子。因此他們把第一張請帖寄給公主的父親,但並沒有告訴他新娘其實就是他的女兒。當然,這一切都是丁香仙女的安排。

所有國家的國王都前來參加盛會。有的坐轎子,有的坐馬車,住得更遠的,就騎著大象,甚至老虎,還有人帶著老鷹。但排場最盛大隆重的,莫過於公主的父親。幸運的是,國王已經淡忘了自己對女兒的不倫之愛,而且娶了一個非常美麗的寡婦皇后,不過他們還沒有小孩。公主跑到父王面前,國王立刻認出了女兒,在她還來不及跪下時,就無比溫柔的抱住了她。親家國王和皇后把王子介紹給公主的父親,這位女婿立刻贏得岳父大人的好感。這場婚禮可說是極盡所能的豪華,但年輕的新郎和新娘根本沒注意到盛大的排場,因為他們的眼睛裏只看得到對方。

同一天,國王把王位傳給了王子,吻了他的手,請他坐上國王的寶座。雖然英俊的王子一再拒絕,但還是得服從父王的命令。這場盛宴持續了三個月,但這對新人的愛情不曾停止。如果一百年後他們還活著的話,應該還會繼續深愛著彼此。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