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騷靈 6

03.16.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太厲害了,這就是你說的騷靈啊! ”湯川興奮地說,“真是難以想像,這種狀況是故意造也造不出來的。” “這不是高興的時候! ”草薙大聲喊道。 “說得也是。”

湯川從上衣口袋裏取出金屬鉤,把一頭插入腳底下的榻榻米 中.向上一拉,榻榻米的一頭被提了上來。草確急忙過來幫忙.把榻榻米拆下來,下面露出了黑色的地板。

草薙把地板掀開,下面出現了明顯是剛剛凝固的水泥塊。

在審訊室裏,高野昌明是這樣交待的: “最初的欠款大概有300萬日元左右,可是不知從什麼時候起, 利息開始暴漲,欠款將近有2000萬了。我說的是實話,到這時候了, 我也沒必要再撒謊:我根本沒辦法還那麼多錢.就想起了高野伯母。我是從另一個己經去世的叔叔那裏聽說的,伯母從伯父那裏繼承了一大筆遺產,芋頭應該有很多現金。我想,她能不能幫我一把 呢?就來拜訪她。她對我說,要是沒地方住,可以暫時住在她那兒, 我就和她住在一起)沒過多久,近藤也來了,他是我的債主,他說, 在我把錢還清之前,他是不會離開我的,他老婆也搬來了。我對伯母說,他們是朋友,伯母絲毫不反感.可能是一直以來太寂寞了- 她還說困難的時候就該互相幫助。我覺得欺騙這樣一位善良的伯母 很痛苦,可還是想知道,她把錢藏在哪兒。我知道她不相信銀行- 錢都在家裏。近藤知道了這一點之後,也背著伯母在地板下面、天花板裏到處搜索,可是哪兒都找不到。那一天一”那天,近藤喝醉了酒,對一直找不到錢很惱火。他再也沒法在高野秀面前裝老實人了.露出了猙獰的面目。

他抓住高野秀的衣領,問她,錢藏在什麼地方,“你侄子欠我錢.你替他還.這是天經地義的! ”他就這樣粗暴地逼問高野秀。 高野秀的心臟本就脆弱,侄子的欺騙帶來的打擊、近藤的態度 突變帶來的驚恐,使她麼、髒病猛然發作,立刻死去了。昌明當時覺 得伯母是裝死,近藤也在她臉上拍了好一陣,

可是,真正令他們震驚的,是接下來的一瞬間一院子裏突然出現一個陌生的男人,穿著灰色的西裝。

這個男人指著昌明他們說:“我自始至終全看到了,你們這樣做,不是殺人又是什麼?我要報警!“ 這個男人就是神崎俊之。

被嚴詞指責的近藤,渾身血液逆流。他從背後襲擊了要去報警的神崎。他掐住了他的脖子,他可是柔道二段。

“一轉眼.屍體就變成了兩個,”髙野昌明交代道,“我懵了,六神無主,不知如何是好。“這應該是他的真心話吧。

他們決定把高野秀送到醫院。但是,神崎的屍體就不能那麼處理了,因為一看就是謀殺。

他們決定把他藏在日式房間的地板下面。他們挖了一個坑,埋好屍體,又灌注了水泥。至於神崎開來的輕型客貨兩用車,近藤把車牌銷毀.將車丟棄在報廢車輛處理站了。 剩下的,就是如何找出那筆財產了。 他們一直都沒找到。

“不管你怎麼說.我都相信這一次是鬧鬼.正是由於神崎俊之的幽魂被埋在下面,才會有那種現象出現,”草薙把杯子送到嘴邊說。杯中盛的是第13研究室的代表性飲料—-口味清淡的速 溶咖啡。

“你怎麼想,是你的自由.我也沒有勉強你的意思,而我個人認為,它是一種共振現象。”湯川的聲音不慍不火,對方越是興奮, 他就越是冷淡,這是他年輕時養成的習慣。

聽了騷靈這一說法之後,湯川先是去了市政府,調査了高野家 附近地下的構造,結果發現.髙野家正下方有一條陳舊的下水道檢修通道,於是他斷定,騷靈的起因就在這裏。

“每種物體自身都有固定的振動頻率,如果施加給物體的外力 的振動頻率與之相同,物體就會劇烈地振動,這就是共振現象。我想.可能是因為某種原因,下水道檢修通道周圍的環境發生了變化,便產生了共振現象。

湯川推測,原因在於地面受到了某種作用力,例如,挖了個坑。

一旦想到在地面上挖坑這一步,對方的意圖也就昭然若揭廠。 草薙心中不由產生了一種不祥的預感.這一預感也最終被證實了。 湯川通過調查瞭解到,高野家附近有一家零(牛加工廠,這家工廠的下水管道和髙野家的下水道檢修通道相通。每天晚上8點鐘, 這家工廠排放經過處理的熱水.熱水在下水管道中形成氣流,和高 野家正下方的下水道檢修通道發生了共振,

發現屍體那天,草薙事先拜託了那家工廠在下午3點鐘放水。

“行了,我該走了。”草薙放下杯子站了起來- “這就去見她嗎?“湯川問。

“對,”草薙回答.“最近一直比較忙,還沒對她詳細解釋過呢。” 雖然不情願,但他清楚.這種差事也只能由他來做了。 “不想再待一會兒.聽聽髙野秀遺產的事嗎? ” 神崎俊之被埋時,穿著西裝,他帶的東西也原封不動地留在口袋裏。但是,他的錢包裏少了現金和信用卡.罪犯們計畫好了,用他的信用卡大量購物。

他們忽略了最重要的一樣東西:夾在駕駛證裏的一張卡。 那就是銀行客戶個人保險櫃的卡式鑰匙,那不是神崎自己的, 而是高野在銀行辦理的.代理人的名字登記的是神崎俊之。

根據員警調査,保險櫃裏除了存摺,還有債券、貴金屬、房產證,等等.此外,還有一封信。

這是一封遺囑,明確寫著,將全部財產留給神崎。 “到現在,你還覺得那是幽魂作怪嗎?“湯川問: 正向門口走去的草薙回過身來:“當然,不可以嗎? ”

“不是。“物理學家搖搖頭。 “那我走了。”草薙打開門。 “草薙。” “怎麼了? ”

湯川猶豫了一會兒,說:“一定要解釋好啊‘” 草薙舉起一隻手.出了房間。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