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騷靈 5

03.16.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第二天晚上.草薙和彌生把車又停在昨天的老地方.不過換廠輛車.用的是草薙自己的愛車一尼桑陽光,

方向盤上的電子鐘顯示,已經到7點50分了。坐在副駕駛位子上的彌生不由緊張地咽了口唾沫。

“準備好了嗎?”草薙問她。其實他想問的是精神準備。 “沒問題。”她回答道,聲音稍微有些嘶啞。 他們今天要做的事.己經完全超越了搜查的範圍,一旦被發現.將難以推脫,弄不好會被人家抓住。

除此之外也沒有更好的辦法了,現在讓警察介入是很困難的。 草薙心裏還有一個盤算:即便被他們抓住.估計他們也不會報警。

昨晚迸入那家後,他確信了這一點’因為他看出,那些人肯定在隱瞞著什麼。

“啊.他們出來了。“彌生低聲說。

那四個人從家裏走了出來.裝束和昨天完全一樣,朝著與昨天相同的方向走去。

今晚草薙不打算跟蹤。他在座位上盡逯低下身體.一動不動, 直到看著他們四人的身影逐漸遠去,消失在銜角處。 確認了一下時間.剛好8點。他打開了車門。 “過去吧.快點。 彌生迅速從車裏出來。

兩個人一路小跑,走近了高野家。環視了一下周圍.確認沒人. 他們閃進了門。

草薙來到了院子裏。和昨天一樣,木板套窗關得嚴嚴買實的。 他從懷中取出一把螺絲刀。

“用這個能打開嗎? ”彌生不安地問。 “看我的吧。“

他在木板套窗前蹲下來,將螺絲刀插入一片木板下的空隙之中,利用杠杆原理,把木板翹了起來。陳舊的窗戶就這樣被卸下來了。

昨天已經確認,玻璃門的一部分沒有上鎖.所以草薙沒費多大氣力就成功地進入了宅內。

“這個屋子可真夠古老的。“跟著他進來的彌生說。 ”注意,別碰這裏的東西。” “知道了。”

草薙謹慎地打開日式房間的拉門。咋天那兩個女人所處的房間.還是那樣淩亂,矮腳茶櫃上的薯條敞口放著。 “一個人都沒有啊,”彌生看過旁邊的房間後說。 “好像是,”

“但咋天我確實聽到了聲音,”她側著頭,”好奇怪……“

草薙打開了衣櫥.裏面只有一個舊紙殼箱。 “這是怎麼回事呢? ”彌生把手捂在額頭上,“難道是我搞錯了?可我覺得絕對不會錯的。”

“不管怎樣.我們還是先出去吧。看來,你丈夫沒有被囚禁在 這裏。”

“真對不起,麻煩您做出這樣的事來……” “不用往心裏去。”草薙輕輕拍了拍她的後背。 可就在這時一

草薙聽到了輕微的響動,像木頭滾動的聲音,他正想著,這是什麼聲音,忽然.整個房子都劇烈地晃動起來|

傢俱咣當咣當地響著,茶櫃裏傳來了餐具碰撞的聲音,旁邊房間裏的佛龕也在搖晃,佛龕的門被晃開,裝飾物咕噌咕噌滾了出 來.燈泡劇烈地擺動著,投在榻榻米上的影子也在亂晃。

彌生髮出了驚叫,緊緊抱住了草薙,草薙摟住她.環視著周圍。 他沒有出聲.就一直那樣站著。

榻榻米上的花瓶倒了,滾到了一旁,茶櫃上的薯條也從包裝袋 中散落出來,到處都有散落的東西。 這是.。。。

草薙發覺自己也在顫抖。

湯川聽完草薙的話,抱著胳膊陷入了一時的沉默。眼鏡片後面的雙眼裏,蕩起了一絲不快和疑惑。他的右腿輕微地顛動著,眉頭皺了起來。

草薙早就想到,他聽了這些會心情不爽,畢竟他最討厭這樣的話。但事實就是這樣,沒有辦法。

“你這個傢伙,”湯川終於開口了,“總是給我製造這些古怪的難題。之前是幽魂.再往前是靈魂脫體、預知夢什麼的……” “沒辦法啊.因為職業關係,我遇到的怪事就是比別人多。“ “也不是所有的警察都像你一樣.經常遇到這種裝神弄鬼的事 吧?你剛才說,這次是‘騷靈’?“ “我也不想遇到騷靈……”

“算了算了。”湯川坐在椅子上,攤開雙手,“騷靈,在德語中是鬧事的幽魂的意思。按你的說法,傢俱自己會動,整個房間都在 震動.是鬼魂鬧的,我倒覺得你夠能鬧的?’

草薙雙手拄著桌子.極力解釋:“我己經說過幾次了.那絕對是怪異現象。後來我還調査了一下,那天在那個地方沒有發生地震的記錄。那也絕不是我的幻覺或錯覺,何況,那天還有神崎彌生在 現場作證。”

湯川慢慢站起來.在草薙面前伸出手掌。

“沒人說那是你的幻覺或錯覺.你不說,我也知道那不是地震。”

“那就是說你承認這是騷靈了? ”

“我承認的是,發生了類似騷靈鬧鬼的現象。”

“對這件事,你怎麼推理? ”

“問題就在這裏,我認為有比表面現象更重要的東西。“ “什麼? ”

“你覺得鬧鬼的現象是早已有之.還是最近才出現的?老太太一個人住的時候,會不會有? ”

“這個嘛,如果以前就鬧過,她應該會找人求助吧?聽彌生說. 她丈夫從來沒談起過這樣的事。”

“是嗎?那就是說,以前沒發生的事,現在發生了。這是為什 麼呢?這是第一個問題。第二個問題是,這四個人為什麼不求助呢?根據你介紹的情況.很明顯,他們是知道這種怪現象的,在正常情況下,他們應該釆取措施吧,比如請專家調査.但是他們沒有那麼做,為什麼呢?是他們知道原因又不想讓別人來調査嗎? ” “你說他們知道原因?可是……”草薙抱著胳膊,抬頭望著天花 板.“有個女人手上掛著佛珠.我不認為他們找到了科學的解釋。” “我沒說他們找到。科學的解釋,如果那個女人掛著佛珠,她似乎會迷信.會相信鬧鬼的事,這也應該是他們所有人的解釋。只有一件事情我不明白,他們為什麼一直住在那裏?“湯川撓著頭走向窗邊,向外望去.他的眼鏡片在陽光下閃閃爍爍。 “你想說什麼?“

聽到草薙的問題,湯川回頭盯著他。 “你向上級報告這件事了嗎?”

“報告?沒有。他要是知道我私闖民宅.又要把我大罵一頓。” “那你就做好挨駡的準備,向他彙報一下吧。事態可能比你想象的嚴重。”

高野的家門出現在雙筒望遠鏡的焦點上。剛好兩個男人要出門,時間是下午2點30分,離發生騷靈還早 “看來他們上鉤了。”坐在駕駛席上的牧田說。 “他們當然會上鉤,畢竟他們在鬧鬼的宅子裏忍受了這麼久 等的就是這個。”草薙用望遠鏡追蹤著兩個男人,

男人們之所以出門.是因為接到了當地銀行的電話。電話內容是:希望高野秀的代理人能來一趟,談談她在銀行的存款的事。電話確實是銀行打來的,那是警署委託的.這是為了讓家裏只留下女人。

在截至昨天的調查中,已經查明一些關於高野昌明的情況。他是高野秀惟一的親戚,己經很多年沒有和高野秀聯繫了。 1年前.他從公司辭職,迷上了賭博,欠了一屁股僨。

看起來,昌明和妻子來到高野秀家.是沖葑她的存款來的。昌明好像對很多人說過,他的伯母繼承了丈夫的大筆財產鄉

草薙至今還不清楚另外一對夫婦是什麼人,但至少可以確定他們都是嗅著高野秀的財產而來的蒼蠅。

“OK,我們進去吧。”草薙對旁邊的湯川說。 湯川低頭看了看手錶,確認了一下時間, “我說過的那件事有進展嗎?“ “工廠?沒問題,我已經找他們幫忙了。“ “難道真是為那個嗎? ”牧田回頭問,“如果不是那麼回事,我 們可就丟人了。“

“失敗的事,等失敗以後再說吧。”湯川鎮靜地說,”偶爾丟回臉也沒什麼不好。

牧田苦笑著看草薙,草薙點了點頭:“出發!“

高野家還是像往常一樣安靜。草薙像幾天前一樣按下門鈴,過了一會兒.門開了,和上次一樣,嘎吱嘎吱地響著-

一個年輕女子探出臉來。通過調査,草薙己經知道,她是高野昌明的妻子.名叫理枝。

理枝還記得他,有些吃驚地後退了一步:“有什麼事嗎? ” “是這樣.有件事要重新確認一下.能讓我們再看一下您家裏嗎?“草薙用他最和藹的態度說。 “您想查什麼?這裏什麼都沒有。”

“所以,”草薙嘴角浮現出笑意,“請讓我們確認一下這裏什麼 都沒有,這樣一來:如果再有人向員警舉報你們擾民,我們就可以解釋,這裏什麼都沒有。”

“難道經常有人舉報我們嗎? ”

“倒不至於說經常.只是有人對你們家說三道四,比如聽到了奇怪的聲音什麼的……“

中年女人從裏面走了出來,盯著草薙和湯川的臉。 “你們幹什麼呢?“

“啊……這些人說要再査看一下家裏。” “哼,還真夠固執的,是哪家報的警?是旁邊的老太太嗎? ” “這個嘛,不只是一個人。”草薙打了個馬虎眼。 “看來閑著沒事幹的人還真多啊-好,我讓你們查,但要記住, 這是最後一次

草薙低頭說了聲打擾,便開始脫鞋。他看了一下手錶,時間是 下午2點45分。’

和前幾天一樣,他穿過走廊來到了裏面的房間。房間還是那麼髒,吃完後的方便食品的空盒子就那麼放在那裏。

湯川意昧深長地看著柱子和牆壁,草薙在他耳旁輕聲問:”你覺得如何?“

“不錯,”物理學家回答,“和我想像的一樣,條件很符合,建 材料受損的程度、房屋的構造都很理想。”

“難怪會發生‘靈異現象”’這句話被他省略了。 草薙又看了一下手錶,已經2點5。分。 “怎麼樣?刑警先生,沒什麼可疑的地方吧? ”中年女人站在走廊裏,抱著胳膊,手腕上依舊纏著佛珠。

“似乎沒什麼問題,不過為慎重起見,我們還要再觀察一下。” “您這樣做,就是侵犯別人的隱私了! ” 草雒沒有理睬女人的話:做出查看衣櫥的樣子。 “喂,你到底要幹什麼?! ”女人的聲音一下子變得尖銳起來。

湯川手裏拿著白色的塑膠袋,站在走廊一頭。 “我在冰箱旁邊發現了這個東西,”湯川慢吞吞地說.“這好像 是家用水泥吧。”

“水泥?”草薙看著女人,“你們用水泥做什麼? ” “我不知道.可能是我丈夫他們用來修理什麼的吧。行了沒有?你們該看完了吧,請趕快離開這裏! ”

草薙一邊聽著女人的怒吼,一邊又看了看時間.指標指向了下 午3點。

突然,木頭滾動的聲音再次傳來.隨後,榻榻米開始搖晃,佛龕也開始不停地顫動。

高野理枝發出了尖叫,那個中年女人眼中也流露出恐懼。 “來了!”草薙對牧田使了個眼神。 牧田來到了兩個女人面前。

“這裏很危險,你們都到外面去! ”說著就把兩人往門外推。 湯川站在佛龕前.環視著周圍。傢俱繼續晃動著,牆皮開始一 片片脫落。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