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騷靈 4

03.16.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那女人沿原路返回.沒有繞道去別處的意思。她終於又回到剛才那家烤肉店門口。她扒開門,向裏張望,卻沒有要進去的意思。 接著,店裏走出了三個人。穿白襯衫的男人用牙籤剔著牙.好像是喝了啤酒,他的臉看起來紅紅的。他向女人問了些什麼,女人搖了搖頭。難道是問她打彈子機的戰績?他臉上浮出一絲微笑。

四個人朝家的方向走去.和來時一樣.步伐慵懶。從他們身上. 看不出任何特殊意圖。草薙只能這樣看待他們的外出:三個人是為了填飽肚子.一個人是為了打彈子機。但是為什麼每天晚上都是8 點鐘出來呢?難道這僅僅是生活習慣嗎?

他們就這樣回家了。草薙看著四個人進了家門.回到了彌生的車上。

他向彌生描述了事情的原委,

“我覺得不像是什麼有意圖的行動。現在惟一不清楚的是,他們在烤肉店裏做了什麼,但我怎麼看怎麼覺得,他們只是去吃頓飯。”他轉臉看看彌生,發現她的臉煞白得嚇人.“你怎麼了? ” 彌生舔了舔嘴唇.把頭慢慢轉向他。

“你跟蹤他們的時候,我偷偷去了他們家,” “然後呢? ”草薙有些不安。 “我很想進屋裏看一下,但裏面的門都鎖著。” “你真是胡來。“

“但是我聽見,”她做了一大口深呼吸,一字一頓地說,“有聲音從裏面傳出來……”

“啊?”草薙把眼睛瞪得大大的。

“就像是傢俱撞在牆上的聲音.又像有人來回奔走的聲音……” “有人說話嗎? ” “沒聽到。” “然後你怎麼做? ” “我想,那可能是我丈夫。”

“我試著敲了敲窗戶,他可能被囚禁在裏面……但是沒有回答, 最後.連原來的聲音也聽不到了。窗簾拉得緊緊的,完全看不到裏面的情形。”

草薙感到自己的心跳在加劇。難道那家裏,除了這四個人,還住著別人?

“草薙先生,你說裏面是不是我丈夫?他是不是被軟禁了?那些人在的時候他沒法出聲,只有等他們外出,才掙扎呼救? ”

彌生有些興奮,說話也缺乏冷靜,但也不能說她完全在胡思 亂想。

“我知道了,你等我一下。” 草薙又一次下車,朝髙野家走去。

房子周圍有木板做的圍牆.他踮起腳也看不到裏面的情形-他調整了一下呼吸,整理了大腦中的思緒,來到門前。門上有一個塑料門鈴,他按了下去。

十多秒鐘後,門開了。大概是結構不嚴實的原因吧,門嘎達嘎 達地搖著。一個男子露出臉來.是那個年輕的。

“這麼晚打擾您真是不好意思,”草薙努力做出和氣的表情,跨迸門.“有件事想跟您確認一下。”

“什麼? ”男子皺起眉頭,露出多疑的神情。 草薙把警察證給他看,男子的臉色更加陰沉。 “我們接到了近鄰的電話,說你們家有人喧鬧擾民。” “這裏沒人喧鬧。”

“是嗎?但是有人說聽到了這種聲音。”

男子的表情發生了明顯的變化,草薙仿佛能聽到他血色退去的聲音。

“我覺得是誰搞錯了,清不要講沒有根據的話。” “能讓我進去看看嗎? ” “你幹嘛非得這麼做? ”男子面鍇怒色。 “只是看一眼都不可以嗎?很快的。” “我拒絕你的要求。”

這時.一個聲音從裏面傳出來:“沒什麼關係。”穿著白襯衫的男子在年輕男子的背後出現了.他對草薙露出一副討好的笑容。 “讓他看看沒什麼關係的,那樣更節省時間。”

“打擾了 ?’草薙迸了屋。

脫鞋的地方雜亂地放著好幾種鞋子,顯然有四雙以上。但是草薙沒怎麼細看,因為他知道.如果他們真的把誰軟禁在這裏.是不會把他的鞋子也擺在這裏的。

房屋內部呈縱向細長的形狀,進來後,正面就是樓梯‘樓梯旁是通向裏面的走廊。草薙沿著走廊往前走。

走廊的右側應該對著院子,但現在,被木板套窗嚴嚴實實地捂住了。套窗內側有四扇玻璃門.在兩扇門重疊的部分,有條形鎖。 因為玻璃門有四扇.所以鎖有兩把。但是其中一把可能是壞了.並沒有鎖上。

走廊的左側是兩間相鄰的日式房間。裏面有兩個女的,年長一 些的女人一隻胳膊拄在矮腳飯桌上,抽著煙,年輕些的抱膝坐著, 正守著一台14英寸的舊電視。兩人都抬起頭來,用敵視的眼神看 著草薙,

“這人來幹嘛?“年長的女人問。

“是員警穿白襯衫的男人回答,“據說附近有人向他們舉報了什麼。”

“唔……”一瞬間.女人的目光與草薙對上了.但馬上又轉向了電視機。草薙注怠到,她手腕上戴著念珠。難道她是一個虔誠的信徒?

草薙環視著房間裏面。牆皮脫落的牆壁和褪色的榻榻米在訴說著這個家的年深日久,矮矮的茶櫃看起來也有年頭了。

兩個花瓶倒在茶櫃旁邊,嵌著彩紙的鏡框也平放在榻榻米上。 它們原來應該都是放在茶櫃上的,這一點,從茶櫃頂上殘留的灰塵 形狀就可以判斷出來。草鋪尋思著他們為什麼不把這些東西擺回原位,但他一直沉默著,因為沒有詢問的理由。

旁邊的日式房間裏,陳列著舊衣櫥和佛龕。榻榻米上佈滿了灰塵,非常髒。令人奇怪的是,這個房間沒有燈.本該吊在天花板上的日式螢光燈,被卸下來放在了角落裏。

“為什麼不把燈安上? ”草薙問。

“啊,我們本來要安的,出了點毛病。”白襯衫男人解釋道。 房間裏有一個小窗戶,拉著茶色的窗簾,估計彌生就是在這扇 窗外聽到響動的。

草薙查看了廚房,又上了二樓。二樓也有房間,被子都沒有疊。 “怎麼樣?沒什麼問題吧? ”下了臺階之後,白襯衫男子問道。 “看起來是沒問題。能把這裏的電話號碼告訴我嗎?此外,如果可以的話,請告訴我你們每個人的名字。”

“名字就不用了吧,我們又沒做什麼壞事,”男子冷笑道。 “那就報戶主一個人的名字吧。以前這裏的戶主是高野秀,現在是誰呢? ”

“是我。”年輕男子在旁邊說。

草薙取出筆記本,問他叫什麼名字。年輕男子說自己叫高野昌明。聽起來,的確是高野的侄子。 “其他幾個人和你是什麼關係? ” “老婆,還有……朋友夫婦。“ “朋友?“草薙重複了一遍,“你和朋友同住? ” “我們只是暫時住在這裏。”穿白襯衫的男子說。

草薙本想嘲諷一句這“暫時”可真夠長的,不過還是忍住了。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