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騷靈 2

03.16.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推開帝都大學理工學院物理系第13研究室的門,就看到青白色的火焰噴出來.湯川穿著白大褂.端著煤氣爐站在那裏。

“誰啊,連門都不敲就進來了!“湯川大聲嚷嚷,因為煤氣爐實在太吵了、

“敲了,沒人應!“草薙也大聲喊。 湯川馬上把火熄滅了,把煤氣爐放下,脫下白大褂。

“太熱了.看來這個實驗不適合在室內做。” “實驗?什麼實驗?“

“一個非常簡單的電氣實驗,你上小學時沒做過嗎,把電池和電燈泡接到一起,打開開關,電燈泡就會亮。就是這個實驗。”湯川指著用來做實驗的桌子說。

如他所說,一個應該用來作電源的方形箱子和軟式壘球大小的電燈泡.被兩根電線連在一起,如果單是這些的話,和小學生的實驗也沒什麼區別。但有一根電線和電燈之間連著幾釐米長的 玻璃棒。

“這玻璃棒用來幹什麼? ”草薙問。 “導電。“湯川回答。

“玻璃棒不能導電吧!難道這是特殊材料做的? ” “你覺得呢? ”湯川微笑著。這個年輕的物理學家,就愛用答非所問的方式捉弄這個老同學.並且樂此不疲, “我不知道才問你嘛。”

“可以先動動腦子再問錒。只要把開關打開,不就知道了。對, 箱子上面就是開關。“

草薙小心翼翼地接通了電路,由於擔心意外,他甚至擺好了逃跑的架勢.但是什麼也沒有發生, “什麼呀,哪有什麼事? ”

“那不是什麼特殊材料做成的.就是一般的玻璃棒。玻璃棒是絕緣體,電流當然不能通過了。” “那你……”

“但是,如杲這樣做,會出現什麼情形呢? ” 湯川打開打火機,點燃了煤氣爐。由於調節了空氣量.搖曳的火焰逐漸變成了尖尖的青白色火苗。他將火焰靠近玻璃棒,玻璃棒下面墊著磚頭。

玻璃棒被煤氣爐的火焰一加熱.開始變紅,好像馬上就要融化了似的。過一會兒.令人吃驚的事發生了 :電燈泡一下子亮了.也就是說,有電流通過了。草薙發出了驚歎。

“玻璃的主要成分是矽和氧.在固體狀態下,這兩種元索牢牢地結合在一起,但如果受熱融化.它們的結合程度就沒那麼牢固了. 帶正電的矽離子流向負極,帶負電的氧離子流向正極,就導電了。”

草薙不是很明白湯川的意思,伹他知道,眼前融化了一半的玻璃棒,和平時看到的玻璃棒完全不同。

湯川滅掉了煤氣爐.草薙想,實驗大概結束了.玻璃棒應該恢複原狀,電流不再能通過。但他想錯了,玻璃棒仍然發著強光,電燈仍然亮著。

“一旦產生電流,玻璃棒自身就不斷發熱,繼續導電.不再需要煤氣爐加熱了。”

“噢?怎麼感覺像慣犯的心理呢? ”

“此話怎講? ”

“最初有特定的犯罪動機.在那種動機的作用下,頭腦一衝動. 便走上了犯罪道路,而一旦邁出這一步,頭腦就更加發熱.不顧後果,開始了新的犯罪.這就是典型的惡性循環.等回過頭來再看. 最初的動機已經微不足道了。”

“哈哈”,湯川笑著.“原來如此,果然有些相似。” “其實只要能適時關上開關就好了。” “是啊,如果做不到這一點.就會變成這樣一一“ 湯川指著玻璃棒,發出強烈紅光的玻璃棒.終因自身的熱量熔斷了.電燈泡也熄滅了, “自取滅亡。”

在距離大學步行幾分鐘遠的地方,有一個叫“美福”的小酒館, 主要顧客是學生,菜單上大多是套餐,種類也很豐富。草薙以前也 曾經常光顧這裏,只是沒想到這把年紀了還會再來這裏。但湯川堅持說,這裏就足夠了。沒辦法,只能過來了,

草薙今天回母校,沒有別的事,就是想和湯川喝點酒。兩個人和以前一樣,坐在前臺裏面的座位上。

談了一會兒老同學的近況,作為閒聊的談話資料,草薙講起了白天和神崎彌生見面的事。湯川倒也沒有表現出特別的關心.但他還是 說了一句:“她說的那個高野家,你們可以去查一査。” “你也這麼想? ” “我有些懷疑那一夥親戚。“

“說的也是。”草薙給湯川的杯子裏倒滿啤酒.把剩下的倒進自己的杯子裏。

據神崎彌生講,她往高野家打電話時,是一個男的接的.那人自稱是高野的親戚,神崎彌生打聽自己丈夫有沒有去過那裏,對方回答說不知道,還說伯母去世了.現在非常忙,說完馬上就把電話掛了。

彌生還是有些懷疑.就直接去了高野家“ 一個三四十歲的男人 出來接待她,她覺得,那不是接她電話的那個男子。

彌生給他看神崎俊之的照片,問他.最近這個人有沒有來過, 那個男人看也不看就說,最近誰也沒來過。她還想接著再問,那男人已不耐煩地皺起了眉頭,那種感覺就像在說一你煩不煩啊.我 都說了不知道,你要存心找碴,我就不客氣了。

沒辦法,彌生離開了高野家.向周圍鄰居打聽。她得知.高野家現在住著幾個男女,他們兩個月前就出入這裏.不知什麼時候開始住下了。高野秀生前給鄰居介紹過,說是她的侄子夫婦來了.她―直獨居,比較寂寞,說起這事時顯得挺開心。

據說.高野秀的死因是心臟麻痹.她的葬禮是在街道的活動室挺低調地舉行的。但是有一點讓彌生一直很懷疑.那就是高野秀死亡的那天,也正是俊之失蹤的那一天。

“要展開調查,是需要名義的,”草薙說,“像現在這樣,我們無法釆取行動,至少不能當刑事案件來辦。”

“在我的朋友中,有人非常討厭推理小說,”湯川把海參送進嘴裏.“就因為他們覺得犯人都很愚蠢,為了瞞過員警,花那麼多功夫研究殺人方法,但對怎麼處理屍體.卻根本不動大腦。其實他們只要把屍體藏好,別人就不會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員警也不會去搜査了。“

“你哪里是說朋友啊,不就是說你自己嗎?“ “哦,是嗎? ”湯川一口氣把啤酒暍完了。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