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騷靈 1

03.16.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騷靈

早報沒什麼好看的,草薙俊介一邊用吸管喝著紙質包裝牛奶- 一邊流覽體育版.他所支持的“讀賣巨人隊”,在第9回合被對手翻了盤。他扭曲著臉.合上了報紙,隨後把手伸進睡衣.哢哢地撓起了腰部。5月的陽光照在桌面上,上面放著吃完後的速食麵盒, 自從黃金週以來,天氣一直很晴朗,

草薙“哧哧”把牛奶吸完,把空紙盒扔進了旁邊的垃圾簍裏。 用藤條編成的垃圾簍本來就已經是滿滿的了.他這麼一扔,反倒有 一些垃圾溢了出來。儘是些吃過後的從便利店買來的空便當盒、三明治的包裝紙等。他幾乎從不自己做飯、垃圾簍裏基本上都是這種方便食品留下的垃圾。

他漫不經心地撿著垃圾,順便把自己一室一廚的房間環視了一 週一一被子沒有疊.地板上除了過道根木沒有立足之地。他不禁感歎:這樣的話,即使以後有了女朋友,也不敢把她帶回來啊:

他猶豫著.要不要清掃一下.剛起身,電話響了。他從堆積如山的週刊雜誌中找到了無線電話分機。

是森下百合打來的,她是草薙的親姐姐。 “怎麼是你啊?老姐。”

“你別不耐煩,要不是有事,我才不想給你打電話呢,這是沒辦法才打的。”百合滔滔不絕地說。

草薙從小就在她的伶牙俐齒前甘拜下風。

“知道了,你說是什麼事吧。” “你今天不上班吧?” “厲害,你怎麼知道的? ” “媽告訴我的。” “原來是這樣啊。”

草薙的雙親還健在.住在江戶川區。3天前,他剛和母親通了電話,商量做法事的事。

“有件事找你商量.今天下午兩三點左右,你能來一趟新宿嗎? ”

“今天?馬上?這麼著急? ”

“確實很急.就這樣說定了,反正你也沒有約會對象。” “那就和老姐你約會?真夠沒勁的,” “不用害怕,我也沒時間單獨和你約會.我還帶一個女孩過去, 你和她好好談談吧。

“哦? ”聽到女孩.草薙有些心動了,“你們是怎麼認識的? ” “她是我朋友的妹妹。”說完後,百合又補充了一句,“她可是個美女喲,聽說過去還做過禮儀小姐呢,大約比你小5歲。” “唔? ”草確越發感興趣了. “年齢倒無所謂,” “這麼說你肯見她了? ”

“我有別的選擇嗎?她有什麼煩心事嗎? ” “對.遇到了很大的麻煩。她把事情和我一說,我就覺得找你商量是最合適的,你一定要來啊,我相信你一定能幫上大忙的。 “好吧,知道了。那要談的內容是什麼呢? ” “見面之後再慢慢說吧,總而言之是失蹤事件。“ “失蹤?誰失蹤了? ” “她丈夫。”

在新宿車站西面出口處一座高層賓館的咖啡廳裏,草薙和百合 她們見了面。百合她們先到,一看草薙進來,百合就朝他揮手。旁邊坐著一個女子.確實年輕漂亮,不過仍然有一種明顯已為人妻的穩重氣質。草薙心裏琢磨蓿.她要是還沒結婚可有多好, 百合為他們作了介紹,那女子名叫神崎彌生, “在您休息的日子還打擾您,真是不好意思。”彌生低下了頭。 坐在旁邊的百合說:“你不用跟他客氣,反正他這會兒也沒事可可做,”

“聽說您丈夫失蹤了? ”草薙直接進入正題。 “對:彌生點頭。 “什麼時候開始的? ”

“5天前。那天他去了公司,就再也沒有回來。” “5天前……報警了嗎? ”

“報過警了,可到現在,好像還沒有什麼線索……”她低著頭 答道。

據她介紹.她的丈夫神崎俊之在一家保健器械公司做服務工程師.主要負責敬老院和康復中心等處的器械維修。她說,她丈夫很少在公司裏面,工作時間基本上都開著輕型客貨兩用車跑來跑去 的。據公司裏的人說,他在5天前的下午離開公司,就連人帶車一 起失蹤了。

“公司把我丈夫可能到過的地方全都調査了一遍,他還是下落不明。他好像是在下午5點離開了八王子(東京西南部的一個市區 〉的一個敬老院,然後就不知去了哪里。”

彌生似乎在努力地使自己保持平靜,這一點,從她努力壓抑自己的聲音就能感覺出來。不過草薙還是注意到她眼睛周圍的紅腫。 “只要不是遇到交通事故就好……”百合有些不安地說, “雖然現在還不能斷定.不過我覺得,發生交通事故的可能性比較低。” “是嗎? ”

“因為接到失蹤報告之後,員警首先要做的,就是對照全國的交通事故資訊,每一起和輕型客貨兩用車有關的交通事故應該都被排查過了.除非事故發生在非常偏僻的鄉下。不過,您的丈夫最後出現的地方可是八王子啊。”

聽了他的解釋,百合點點頭,小聲說:“說的也是。” “有沒有可能,是您的丈夫離家出走了?這一點完全沒有可 能嗎? ”

“不可能她搖頭,“我想不出他這樣做的任何理由,而且,會有人穿著一件單衣離家出走嗎? ”

“那您家裏有沒有什麼東西不見了?比如說存摺之類的” “警察也這麼問過,我找。找,發現什麼都沒少.至少他沒有帶走任何值錢的東西,” “是嗎? ”草薙點點頭。

伹這其實並不能完全排除他離家出走的可能性。草薙知道,什麼東西都不帶就突然出走的人也有很多.而且那些有計劃的失蹤, 往往不會事先流露出意向,他們會巧妙地將銀行存款轉移,把家中的貴重物品一點一點地運走。

“您說的我都明白了,”草薙說,“不過坦率地說.我覺得我也幫不上忙.既然您已經報警,我們還是等那邊的消息吧。” “你怎麼能這麼不熱心?“百合斜著眼瞪他。 “我不過是個員警,我能做的事.當地箬察也會做;反過來說, 當地員警做不到的,我也一樣做不到。”有一句話被他咽了下去: 我的本職工作是調查殺人案,不是這種小事。

百合沉默著,空氣有些凝滯。草薙自顧自地喝著已經有些涼了的咖啡,

“其實……”彌生抬起頭.凝視著草薙的臉,“有一件事情:我 比較懷疑。” “什麼事? ”

“我丈夫離開八王子的敬老院後,可能順便去了一個人家裏。” “哦……在什麼地方?”

“以前,他做過淨水器銷售.經常去別人家裏,” “然後呢? ”

“他好像和一個單身老太太關係密切,除了修淨水器,也經常順路到她家看看。據他說,那老太太腿腳不好使,心臟也不好.他忍不住對她比較關心

“他不賣淨水器以後,也經常去看她嗎? ” “大概每個月一次吧,有時候,還帶回老太太送給他的點心、 包子。”

“那個老太太住在哪里? ” “府中,”

彌生打開包,取出一張明信片放在桌上,上面寫著漂亮的鋼筆字,寄信人一欄寫著“高野秀”.地址確實是府中。 “您和高野女士聯繫過嗎? ”草薙翻著明信片問。 “我給她家打過電話。“ “她怎麼說? ”

“這……”彌生低下頭,看起來有些猶豫.然後又抬起頭來.“她 死了.就在幾天前……”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