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騎鵝旅行記 1

02.27.2010, 遊記, by .

騎鵝旅行記

在瑞典最南部的西門荷格教區,到處洋溢著春天的氣息。樹木雖然還沒有綠,但已經抽出嫩芽,散發著清香的氣味,小灌木也都油光光透出了紫紅色,遠山上樹林越來越茂密,高高的天空,顯得格外藍。

在這裏住著一個小男孩,他叫尼爾斯,十四歲左右,淡黃色頭髮,他貪吃貪睡,並且非常淘氣。

一天,父母去教堂了,臨走時要尼爾斯讀十幾頁書,並說要回來檢查,但他才念了一會兒便不知不覺睡著了。

突然,尼爾斯被一陣輕微的響聲驚醒,他發現母親臨走時關上的箱子被打開了,令他害怕的是箱子邊上竟坐著個小人,他的個子還沒有手掌的寬度長,小人身穿黑長袍,齊膝短褲,頭戴寬邊黑帽,鞋上的紐帶和襪帶都打著蝴蝶結。尼爾斯明白了,這就是小狐仙。

小狐仙聚精會神地看他的東西,沒發現尼爾斯。尼爾斯便找來一個舊紗罩把小狐仙扣在裏面,小狐仙懇求釋放他,並說,如果放了他,就給尼爾斯一個古銀元,一把小銀勺和一枚金幣。

尼爾斯答應了,然而小孤仙快要爬出來時,他想應該再加一個條件,讓小狐仙把十幾頁書變進他的腦子裏,於是便又開始搖動紗罩,讓小狐仙再掉進去。

忽然,他挨了一記重重的耳光,身子飛了起來,撞到牆上後摔在地上,失去了知覺。

當他醒來時,小狐仙影也不見了,箱子蓋得好好的,紗罩仍掛在原來地方。他的目光落在鏡子上,立刻發覺鏡中有個和小狐仙一樣大的小人。他嚇得渾身發抖,因為他明白,小狐仙在他身上施了妖術,鏡中的小人就是他自己。

他連忙去找小狐仙講和,一邊尋找一邊哭喊著,說自己再也不對任何人失信,再也不搗蛋了,但在屋中再也不見小狐仙的面了,他只得出院子尋找。

天很藍,有幾群大雁飛過去,他聽到他們的叫聲:“現在飛向高山,跟我們來吧,現在飛向高山。”尼爾斯想:一定是我變成了狐仙的緣故,我才聽懂了大雁的話語。

大雁的呼叫使院子裏的一隻年青的雄鵝茅幀動了心,他試圖飛上天去,卻因為沒有飛行的習慣而又落下地來。“等一等!”雄鵝茅幀一面叫一面進行新的嘗試。

尼爾斯想:父母從教堂回來,發現雄鵝不見了,他們會傷心的。這時他忘記了自己已變得多麼弱小無力。他一下子跑進鵝群,抱住雄鵝的脖子,“你可千萬不能飛走啊!”他喊道。

恰恰在這一瞬間,雄鵝茅幀懂得了怎樣騰空而起,他來不及抖掉尼爾斯就飛向了天空。為了不至於從空中掉下來,尼爾斯連忙爬到茅幀光滑的背上,兩手死死抓住它的羽毛。

很長一段時間,尼爾斯暈得厲害,等他清醒點時,勉強朝地上看了一眼,他覺得平坦的土地變成了無數大大小小的方格,後來,他認出來了:碧綠的方格是去年秋天播種的黑麥田、那些灰黃色的方塊是去年夏天收過莊稼的土地、褐色的是老苜蓿地,黑色的則是還沒有長草的牧場或犁過的休耕地。    尼爾斯這時覺得大地上升起一股土壤和樹脂的清香,眼前是那麼開闊,簡直使他拋開了一切憂鬱、悲傷和煩惱。

飛到下午,雄鵝茅幀疲倦了,落在了後面。飛在隊伍最後的大雁向頭雁喊:“阿卡,阿卡,白鵝落後了。”

“告訴他,快飛比慢飛省力。”頭雁照樣前進。雄鵝卻怎麼也飛不快,直向地下墜。

“阿卡,白鵝掉下去了。”飛在隊伍最後的雁又叫道。

“告訴他高飛比低飛省力。”阿卡照樣前進。

茅幀對大雁的無情很生氣,他奮力飛起來,幾乎飛得和他們一樣好了。

太陽落山了,雁群急忙落在一個大湖的岸上。

茅幀累得快斷氣了,尼爾斯很怕失去這唯一的依靠,便用盡力氣把茅幀推到水邊。進水後,雄鵝一會兒就精神起來了,還捉了只小鱸魚送給尼爾斯,作為幫助他下水的感謝。

因為變成了狐仙,尼爾斯吃生魚覺得也挺香。

“我想,光我自己是不能完成這次旅行的,你能否助我一臂之力?”茅幀問尼爾斯,“到秋天我一定把你送回家門口。”

尼爾斯想,自己變成了這個樣子,這段時間不讓父母看到也好,就同意了。然而,阿卡卻命令雄鵝明天一早就把男孩送回家,因為雁對人類是有恐懼心的。

夜裏,一隻叫斯密爾的狐狸叼住了一隻正在熟睡的大雁,撒腿跑走了。

尼爾斯醒了,立刻去追。他捉住了孤狸的尾巴,但卻沒有力氣拽住狐狸。斯密爾放心大膽地把雁放在地上,用爪抓住,張開嘴去咬雁的咽喉。正在這一刹那,尼爾斯又抓住狐狸尾巴,拚命一拽,斯密爾一疼,就鬆開了大雁,大雁立刻飛跑了。

尼爾斯也連忙爬到旁邊的一棵大樹上,狐狸就一直守在樹下。

天亮了,雁群故意圍繞著狐狸慢飛,引他跳來跳去地抓。

當然,斯密爾只是徒勞無功,一隻雁也抓不到,直到搞得精疲

力盡,癱倒在地上。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