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駝背矮人歷險記 2

02.26.2010, 遊記, by .

波利希內拉來了,人群發出歡呼,波利希內拉卻不慌不忙,騎在他的小毛驢上,揮動著帽子,向四周的人們頻頻致意。他來到鋼絲繩下,下了驢,沿著梯子輕快地爬到了柱子頂,站在那兒向人們揮帽致意。

“喂,我的朋友,”等得不耐煩的國王叫道,“你怎麼老揮動帽子,沒完沒了?開始表演吧!”

“陛下,”波利希內拉在柱子頂回答,“我一切都準備好了。”

又過了一會兒,國王看見波利希內拉還是毫無動作,氣憤地嚷:“你還等什麼!”

“陛下,請原諒,”波利希內拉謙卑地說,“我等驢子呢!”

“什麼?驢子!”國王勃然大怒,“你是不是存心拿我開心?你不是答應過叫驢子走鋼絲繩嗎?”

“是的,陛下。”小駝背回答,“但是,得有人先把驢子牽到我這裏來呀!我雖然是騎驢走鋼絲繩的專家,但對怎樣把驢子弄上梯子卻一竅不通。陛下,我們講好了,我只負責走鋼絲,其餘的事由您的總管負責,他保證提供一切必需的東西。我現在需要把驢子牽到我這裏來。”

聽完這番話,看臺上哄然大笑,老百姓鼓掌喝采。因為誰都希望看看比高蘭總管出洋相,連國王本人也笑得講不出話來。

“比高蘭總管,聽著,”國王揩乾笑出的眼淚,說,“你設法滿足波利希內拉的要求吧。”

“但是,陛下……”比高蘭氣得發狂。

“不許討價還價!”國王打斷他的話,“快把毛驢牽上去。”

比高蘭總管沒辦法,只得把毛驢往梯子上趕。但毛驢根本不聽他的話。

“籲!籲!上呀!”總管使勁拉著驢。

“嗚——吭!嗚——吭!”驢子拚命鳴叫。

“該死的畜生!”總管又叫起來,“你上不上?籲!籲!”

“嗚——吭!嗚——吭!”毛驢用前蹄死死頂住地面,一動也不動。

“你這畜生!”比高蘭總管急了,抬起腳去踢毛驢。誰知這毛驢也不是好惹的,它的兩條後腿突然往後一蹴,把總管掀翻在地,自己逃開了。

“好呀!好呀!”人群中發出一片歡呼,看臺上的老爺太太們,也笑得前仰後合。

波利希內拉走下梯子,扶起比高蘭總管。總管其實並沒有受傷,卻在那裏哎喲哎喲亂叫,假裝傷勢嚴重。波利希內拉一個箭步跳到國王看臺前,雙膝跪下,請求寬恕。國王那天情緒很好,非常寬容,說:

“你這個小滑頭!我饒恕你,但有一個條件。你知道,為了我女兒的婚事,我非常苦惱。你要運用你的才智,幫助我擺脫困境。”

關於國王在公主婚事上的煩惱,那不勒斯人都很清楚。事情的原委是這樣的:幾年前,那不勒斯受到土耳其軍隊的威脅,國王請求黑人國派兵援助。黑人國國王同意派兵,但提出了一個要求,就是那不勒斯公主成年後要嫁給他。當時情況緊急,國王被迫接受了這個條件。兩國聯軍把土耳其人打得落花流水,使那不勒斯轉危為安。如今,公主已經長大成人。就在波利希內拉表演的這一天,黑人國國王派來特使,到那不勒斯迎娶公主。這件婚事的確太不相稱!公主容貌美麗、性格溫柔、待人和氣,而黑人國王則相貌醜陋、粗暴無禮、為人兇狠,這使國王大傷腦筋。

“這件婚事是我親口答應的,我不能說話不算數,信譽要緊呀!”國王這麼說著,站在一旁的公主直抹眼淚。

“陛下”波利希內拉問,“難道協議上只記著您的許諾,黑人國國王什麼義務也不承擔嗎?”

“唉!”國王說:“當時土耳其大軍壓境,我沒辦法,只得答應了黑人國國王的全部要求,而且答應置辦全部嫁妝。我那位元女婿為了取笑我,在協議中加上了一個荒謬的條款,作為禮物,他將送一雙拖鞋給新娘。制拖鞋的材料由我們指定,只要在地球上找得到就行。”

“好極了!”波利希內拉叫道,“陛下,請讓我同黑人國特使見面。我有辦法對付他。”國王將信將疑地點點頭,馬上召來了坐在旁邊看臺上的黑人國特使。

“特使先生,您是通情達理的,我相信您不會違背公主的意願,強行把她帶走。”駝背矮人說。

“我奉命行事,一定要把她帶回去。”特使粗暴地回答。“特使先生,您幹嘛不做件好事呢?既能使我們國王和公主高興,又不得罪您的主人。比如您回去對您的國王講,公主突然變成了醜八怪,或者說她發瘋了,國王就不會堅持娶公主了。

“得了,得了,你同你的雞胸駝背一齊滾開吧!”特使這樣回答。

“看來,我們是談不攏啦。”波利希內拉說,“好吧!按照協議,您是不是應該送給公主一雙拖鞋?”

“是的,”特使答道,“只要她指定的材料是世界上有的。”

“要是您沒法弄到這樣的拖鞋,這樁婚事就算吹了。”

“當然!”特使回答,一面傲慢地笑著。

“那麼,我告訴您,公主覺得,您的皮膚挺不錯,用來作拖鞋再合適不過了。請您馬上用這珍貴的材料,製作一雙拖鞋吧。”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