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預知夢 7

03.16.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預知夢 7

草薙來到森崎家門口時.正趕上由美子開門準備外出。她馬上注意到了眼前的刑警,露出不解的表情。草薙點頭跟她打招呼, 由美子四下看了看.來到門口。 “有什麼事嗎?“
“有件事情想請教一下.您要出門嗎? ” “嗯,我正準備出去購物。” “如果您不著急的話.能佔用您幾分鐘時間嗎?“ “哦廣由美子東張西望了一番,最後擠出笑臉點了點頭.“可 以.請迸來吧。家裏比較亂,還請見諒。” 草薙說聲打擾了,低頭迸屋。
由美子說家裏很亂.實際上擺放著皮沙發的客廳收拾得幹千淨 淨,所有物品都放在該放的地方,一些高級的裝飾品點綴其間,恰到好處地顯明了主人的身份。
草薙猜想,可能是作為一家之主的敏夫比較挑剔吧.事實上森崎敏夫就是這種類型的人,
雖然草薙告訴女主人不用客氣,由美子還是端來了紅茶和曲奇。可能不管對什麼樣的客人.她都會做到彬彬有禮吧,
草薙啜了一口紅茶,這是他從未品嘗過的味道.有股特別的香氣。他暗自猜想.是不是只給特別的客人才上這種茶。 “真好喝。”他坦率地說。 “不好意思.您想問的到底是什麼事呢?“ 草薙坐正姿勢,把杯子放回桌面,心想,以後再也喝不到這種紅茶了。
“以前我對您說過,阪木信彥塚住江東區木場.是吧? ” “是的。”
“當時我還問您有沒有去過那附近,阪木從小就把您女兒的名字掛在嘴邊,我想,他是不是和您的家有什麼關係。當時您明確回答.沒去過,是吧? ”
由美子沉默地點了點頭,眼神中流露出不安。 “夫人,”草薙盯著對方的眼睛,“現在,您還能那麼肯定地說您沒去過嗎? ”
“我不懂……您想說什麼? ”
“那您還記得這個名字嗎? ”草薙慢慢取出記事本,打開。事實上沒有這個必要,因為那名字早已刻入了他的腦海,”他叫— 櫻井努。“
由美子的眼睛一瞬間瞪得大大的,臉色發白,像失去了血色。 “您記得吧? ”草薙重複問了一遍。 “不,”她搖頭,“我不認識這個人。” 草薙點點頭.他已經料到她不會那麼痛快地承認。
“櫻井如今在千葉開了一家設計事務所.還是單身,” “我不懂你在說什麼,我不是告訴你我不認識那個人嗎? ! ” “櫻井他,”草雜繼續說,“已經承認了你和他的關係。” 像是電池沒電了一樣,由美子一瞬間,僵硬了。她那看著空中的眼睛開始充血。
“20多年前,在距離阪木電工商店步行大約5分鐘的一幢公寓裏,住著一個設計師.他就是櫻井努。他妻子因病去世.他和女兒一起生活。當時有一個女子.每週都去他的家裏.那人就是你。”草薙一口氣說了下來,為的是告訴她,他已經將所有情況都調査得一清二楚了。
其實,櫻井並沒有很快承認所有的事,最開始,他一口咬定自己不記得森崎這個名宇.正是由於他的強烈否定太不自然,草薙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想。
櫻井態度發生動搖.是在草薙指出他和森崎由美子的關係之後。草薙通過調查得知,櫻井曾在文化培訓班教課,其中一個學生 叫森崎由美子。參加那個關於書藉裝幀講座的只有幾名學生.講座 (又僅持續了半年.並且有很多次,只有森崎由美子一個人來聽課, 櫻井不可能不記得她)。
由美子的臉頰扭曲了,可能是她極力想做出笑臉的原因吧。 “為什麼,”她呻吟著,“為什麼現在還要提那件事……那件很 久以前的事? ”
“因為它和現在的案件有密切的關係,這一點您應該最清楚」” “您在說什麼,我根本……”
“你應該還記得櫻井真子吧,就是櫻井先生的女兒。聽說真子很喜歡你,沒錯吧?她總是抱著你送給她的布娃娃。”
聽到布娃娃,由美子的表情又發生了變化,像是一下子失掉了全部的力氣。草薙感覺她已經敗下陣來了。
“真子還給娃娃起了名字.這你應該知道吧?沒錯.就是”禮美”。 而且她還覺得”禮美”應該有姓,但不能姓櫻井。對真子來說,”禮美”就 是每週來看她的溫柔可親的阿姨的孩子,所以,娃娃叫森崎”禮美”。” 由美子低下了頭,眉膀開始輕微地顫慄。 “你還記得真子被車撞死的事吧?那以後的幾年裏.你和櫻井一直保持著關係,但最終還是分手了,我想.是因為你懷孕了吧? ” 由美子什麼也沒回答,草薙把這理解為默認, “你生下一個女孩子,我不清楚她是你丈夫的孩子,還是你的情人櫻井的孩子,但關鍵是,你給孩子取的名字一”禮美”.就是那個娃娃的名字。”
草薙的嗓子渴了,不過他沒將手伸向茶杯。他繼續說著。“我不知道你為什麼給她取這個名字,或許你有特殊的想法, 或許只是覺得這個名字好聽而己。總之.繼承了娃娃名字的森崎禮 美,16年來健康地成長著。在這期間,你和櫻井一次也沒見過,以前出軌的事實被成功地掩蓋了一你應該也是這麼想的吧。不料. 你眼前突然出現了一個意外之人,他就是阪木信彥。”
由美子繼續沉默著.自始至終一動不動.像是下定了決心要聽到最後的樣子。
“當你從”禮美”那裏得知阪木的住址,以及阪木堅持說自己在十幾年前就知道森崎”禮美”這個名字時,你肯定渾身冰冷。你的直覺告訴你,阪木一定和櫻井父女有什麼關係。並且,你的直覺是正確的。”
接下來,草薙講起阪木和櫻井真子的娃娃之間的淵源。由美子第一次聽說這些事,表情又吃驚又絕望。
“阪木是從櫻井真子那裏知道娃娃的名字的,這應該很容易猜到。可他媽媽卻把娃娃給扔了,當時一定對他的打擊很大.不過. 年幼的他不久就把娃娃的事忘記了。兩年後的某一天,他突然想起了娃娃的名字“モリサキ?レミ”(”森崎”禮美”),我猜是這個名字撼動了他心靈的某處.結果.他堅信:有叫 這個名字的女孩子存在.他和她之間由一條無形的紐帶連接在一 起.他又試費給“モリサキ?レミ”’填上了漢字,森崎”禮美”.這和你女兒的名字一樣,我想這也沒有什麼好奇怪的,聽到“モリサキ?レミ”很多人都會想起這幾個漢字吧。”
“當然,“草薙繼續說,“你並不清楚這樣的背景,你只是強烈地感到阪木的存在令你處境危險.他早晚有一天會讓你從前偷情的事暴露,你是這麼想的吧?啊,或許最讓你恐懼的.就是你不知道 “禮美”究竟是誰的孩子。”
““禮美”是,”由美子低著頭,呻吟般地囁嚅道,“我丈夫的孩子。” 草薙吐了口氣,那不是現在要討論的事情。“所以你就考慮,能不能用合法的手段來殺死阪木。這時,你腦海裏浮現出用正當防衛來殺他的想法,你想到引誘他(受入房間, 再開槍把他打死,這樣絕不會遭到社會的譴責,而且根據《防止盜 竊犯罪法》.還很可能被判無罪,這可真是一個完美的計畫但你惟一的失誤是,獵槍的子彈沒有射中阪木。”
聽到這裏,由美子終於抬起頭來,並且搖了搖了頭.但她的動作那麼綿軟無力。

“不是那樣的……我沒有制定過什麼計畫。” “我們已經掌握了證據,”草薙故意用安靜的表情說.“我仔細分析了你用釆引誘阪木的那封信,査清了打字機的機型和紙張, 並且在你參加的烹飪培訓班發現了完全一樣的東西,聽說授課的老師會經常用那種紙來寫菜譜。我從那裏還得到了證詞,說最近看見你用過。事實上,昨天我的同事花了半天時間,幫我調査了油墨色帶,你寫的那封信,還完好地留在色帶上。”
應該說的.草薙已經都說了,接下來就等由美子的回答了, 她充血的眼睛開始濕潤.不一會便熱淚盈眶.淚水撲哧撲哧落了下來,她也不去擦.說道:“你能不能……能不能跟我丈夫說禮 美是他的骨肉?“
草薙沒有回答這個問題,只問:“你能和我一起回警署嗎?” “好:她小聲回答。
森崎家門前停著一輛車,裏面坐著牧田和另外兩名刑警,他們是事先接到草薙的聯絡在此待命的。草薙把由美子交給他們。 “你們先走,我隨後就回總部。”草薙對牧田說。 牧田點點頭,發動了車子.坐在後座上的由美子一直面朝著正前方。
草薙朝和車子相反的方向走去。在20米左右的地方停著一輛日產陽光,湯川躺在副駕駛的位子上睡著了。
草薙打開車門上了車,湯川醒了過來:“結束了? ”
“嗯。真是讓人討厭的工作
“正因為如此,才給你開那麼多工資。”
“先不說這個了草薙轉向副駕駛方向,“這次又是你幫了大忙,得好好謝謝你。”
“我只是為了滿足自己的好奇心而已,沒什麼好謝的。” “要不是聽了你那一番推理的話.我們根本不會懷疑上她。” 此時.草薙的腦海中又回想起剛聽到湯川推理時的那份驚訝。 那時.湯川最先說的一句話就是一森崎”禮美”的母親很可疑。
“沒有確切地聽到入侵者的動靜.母親就端著獵槍進入了女兒的房間,這樣的事情很奇怪,如果真有那麼大的聲音.首先有所察覺的應該是”禮美”本人吧。但事實上.”禮美”本人一直熟睡著,而犯人也只是靠近床前.什麼都沒有做。也就是說.只有母親發現了危險, 並誇張地把獵槍拿在了手中。難道這不值得懷疑嗎? ”
然後他又展開大膽的推理,那就是,這次的事件是早有預謀的。
“如果母親的意圖是想拿正當防衛作幌子,達到殺死阪木的目的,那麼,她殺人的真正動機又是什麼呢?我認為這與預知夢有關。預知夢中可能隱藏著什麼對她不利的事情。我們假設阪木做夢的時候,也就是17年前.他與森崎由美子之間有著某種聯繫。如果由美子與還是小孩的阪木有什麼聯繫的話,那她一定是去過他家 附近,而且是很頻繁的,她-直在隱瞞這件事為什麼呢?如果一個家庭主婦必須隱瞞經常去某處這一事實的話,原因是很有限的,” “是出軌。”草薙和牧田也馬上想到了這一點. “所以我們是不是應該考慮到,在孩提時代的阪木家附近.住著由美子的情人?不過,小孩子和成年男人之間關係親密的情況很少見。所以.還是想到和他一起玩的小夥伴的父親比較合適吧? ”
所以湯川讓草薙他們去調查那個父親當時的生活情況。 “這真是個匪夷所思的案件啊,”草薙一邊插上車鑰匙,一邊感慨地說.”阪木到現在還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夢見森崎”禮美”這個名宇呢,他沒料到一個關於娃娃的回憶會操控了自己一生。”
“所有人都是被什麼東西操控著的。”湯川說著打了個大哈欠。 “我知道一個味道不錯的藍山咖啡店廣 “在這附近嗎? ”
去喝吧:草薙說完發動了車子。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