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預知夢 6

03.16.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1914年的一天,巴爾幹半島的一位牧師做了一個夢,”湯川坐 在副駕駛位子上講道,“夢見自己書房裏有一封黑邊的訃告信,是奧匈帝國大公送來的,說自己和妻子在薩拉熱窩成了政治犯罪的犧牲品。第二天,牧師就聽到了大公夫婦在薩拉熱窩被暗殺的消息?’ 坐在後排的牧田發出了驚歎聲:“這是真的嗎?“ “據傳是真的,具體細節我就不清楚了。總之.關於預知夢的傳說,很早以前就不勝其數。很多是出於偶然.不過也有很多不能完全歸於偶然,而是大體上能做出充分解釋的。例如剛才講的牧師的事.是不是可以這麼解釋:當時社會動亂不安,牧師平時一直在擔心大公夫婦,在內心深處憂慮有一天他門會被暗殺,於是潛在的想法就出現在夢境中了。“

“哦.這樣解釋就能理解了。”

“你的意思是,阪木夢到森崎禮美這個名字,也有一定的理由了? ”草薙問。 “沒錯。”

 

 “不過,即使弄清了這一點.對案子有什麼幫助呢?“ “這一點明白了.案子就有希望告破了吧。”湯川說,“我想,那 會是和現在完全不一樣的結局。“ “什麼意思? “這個嘛.咱們走著瞧。”

阪木家在一條叫葛西橋大街的主幹道上,是一座三層的小樓, 一層是店鋪兼庫房.現在百葉窗關得嚴嚴實實‘

草薙他們和阪木信彥的母親富子在事務所的一個角落裏相對而坐。阪木的父親在事情發生後馬上就病倒了.聽說現在還在床躺著。信彥的親姐姐香奈子現在過來幫忙。

“我們也真的不清楚,他為什麼會說出那樣的話,”富子一邊用 手絹擦眼淚,一邊說,“我們想.反正這樣也不會給大家添麻煩,總比他被奇怪的女人迷得神魂顛倒要強.就沒管他.准知事情會變成 這樣……我真不知該說什麼好……”

"聽說您兒子是從小學四年級開始提到森崎禮美這個名字的, 那時候有沒有什麼奇怪的事情發生? ”湯川問他已經將自己的大學老師身份向阪木母女作了介紹,對自己研究過的很多不可思議的現象也作了說明。

“這個……好像沒什麼特別的廣富子歪著頭說。 “那你有沒有聽到過森崎禮美這個名字?比如.從鄰居、顧客 那裏聽到。”

“完全沒聽說過.我們家的顧客中也沒有.我記得附近住戶中也沒有。所以對於信彥為什麼對這個名字念念不忘,我也覺得不可思議。“

"當時您兒子經常去什麼地方玩?您還記不記得他經常去的店鋪或者人家?“

對於湯川的提問.富子只是皺著眉頭,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樣子。與其說是想不起來,倒不如說是她現在的精神狀態不適合回憶過去吧。

“這裏有沒有能幫助我們瞭解您兒子當時生活的物品,比如記、相冊什麼的?“

聽到湯川的問題,坐在稍遠位置的香奈子接過了話:“有一相冊。”

“能給我們看看嗎?“ “您稍等一下,“香奈子轉身上了樓。 富子在膝蓋上小心地疊起手絹.手絹已經濕透了。 “請問,信彥要被判多久呢? ”富子低頭問。 “還不太淸楚,”草薙說,“如果只是私闖民宅還好說,可他又肇事逃逸……”

“啊一“富子發出了一聲絕望的歎息,“這個孩子為什麼會做 出那樣的事來……他可是一個很善良的孩子啊!“

草薙本想說“犯人家屬都會這麼說不過他還是把這句到嘴邊的話給咽了下去。

香奈子下來了,手裏面拿著一本藍色封皮的相冊:“就是這個。“ 湯川接過相冊,放在膝蓋上翻開,草薙在旁邊斜著眼看。最初一頁是個男嬰,光著身子坐在椅子上。

“小學四年級時的照片大概在什麼位置?“湯川邊翻邊問。 “我記得這裏面好像什麼時候的照片都有廣香奈子說。

的確如此.在每張照片旁邊,都有“信彥幼稚園畢業典禮" 之類的注解。湯川打開了寫著“信彥小學四年級”那一頁,上面 貼著幾張運動會和郊遊的照片。

“好像沒發現什麼特別有價值的照片。”草薙說。 湯川臉色陰鬱地點頭。

“當時最瞭解他的人,還是他的朋友吧? ”草薙交替地看著富子和香奈子的臉。

“嗯……不過,我覺得他沒有一直都很親密的朋友。“冨子回答道。

“是嗎?“

"對,他喜歡一個人玩。"

原來如此,草薙點著頭。

這時.湯川捅著草薙的腰部:“喂.看這個!

“什麼?

“這張照片,"湯川指著一張照片.旁邊寫著“信彥小學二年級"

“這是小學二年級的呀。” “別管那個.趕緊看啊。”

草薙看著湯川指的那張照片,年幼的信彥正站在路邊,懷裏抱著一個布娃娃。看到這個.草薙眼睛一亮:“啊,這不是? “想起來了嗎? “當然想起來了.是那個娃娃。”

毫無疑問,正是畫在那本紀念冊上的娃娃,原來那是厲於阪木信彥的。不過一個男孩子有布娃娃倒是蠻稀奇的。

“這是什麼紀念品嗎? ”湯川問旁邊的母女倆。

“啊,這個啊,"香奈子好像想起了什麼.“湯川小時候拿回來的,說是別人送給他的。媽媽.您也有印象吧?

“這個東西.好像是吧。”富子仍然心不在焉.

"現在還有嗎?“湯川問。

“沒有了,”香奈子肯定地回答.“媽媽說不吉利.把它扔掉了。”

"好像這麼回事。”

"為什麼說不吉利? ”湯川接著問。

“這附近有個女孩子被車軋死了,這娃娃是那女孩生前的寶貝, 聽信彥說,他以前經常和那個女孩在公園玩,女孩的父親就把這個給了他

富子像是突然想起來似的點點頭:“你這麼一說,我也想起來了.還真有那麼回事。“

“您知道那個女孩的名字嗎?

香奈子搖頭:“想不起來了.也說不定,他根本就沒有告訴過我們。”

湯川點點頭,一時陷入了沉思。草薙想像不到此時此刻他腦中在翻騰著什麼。

過一會兒,湯川終於抬起頭,對母女倆說:“你們的話很有參考價值,多謝了。”他又催草薙:“我們走吧。“

“我很想找到那個娃娃的主人,”回到車上,湯川說,“有沒有什麼辦法能找到呢?“

"想找的話,不會找不到吧,查查以前的交通事故記錄就行了不過你得跟我說說這是怎麼一回事。“

“現在還不能下斷言,不過我想.那個娃娃很可能和阪木的預知夢有關係

"比如說.死去女孩子的靈魂附在了那個娃娃的身上? ”牧田從後面插話。

一向不相信這類說法的湯川,嚴肅地點了點頭:“對,有可能 是這麼回事。”

“喂,你能不能認真一點啊。” “我當然是認真的。”

“沒有正當理由的話,我們是沒法行動的。査交通事故記錄必須有相應的說明。”

聽了草薙的話,湯川面對著正前方.大口地做著深呼吸。 “那你們不必勉強.我無所謂,我才不管預知夢的謎底能不能解開呢。“

“你在威脅我們嗎?“

“我可沒那麼想,我只是告訴你,現在還無法下任何定論。” 草薙歎了口氣,他知道如果這個男人甩手走開的話,自己就無計可施了。

“我知道了.我會想辦法調查的“包括那個父親的情況。” “哪個父親?“

“剛才不是說了嗎,給阪木信彥娃娃的,在事故中去世的女孩子的父親

 

草薙開動車子,如果聽到有靈魂附在娃娃身上這樣的事.上司會有什麼樣的表情呢?想到這些.他既感到幾分恐怖.又抱有幾分期待。

兩天后,草薙給湯川打電話。 “娃娃的主人找到了,"

“幹得不錯,想誇獎你一下呢.不過想想這也是你們份內的工作.還是算了。”

“這個工作可不那麼簡單啊,對上級解釋費盡了周折.調査以前的事故記錄也很不容易啊。”

"這麼做不也是為你們自己嗎。那麼結果如何呢? “從結論來看,恐怕你的希望要落空了。” “是嗎,此話怎講?

“女孩名叫櫻井真子,既不是森崎,也不是禮美。“ “這樣啊.太遺憾了。"湯川的語氣難掩失落。 “不過也沒什麼可遺憾的。”

“我的信念是不抱沒有根據的期待。對了,你調査那個父親的情況了嗎?

“調査了。事故當時,他住在阪木家附近.現在好像已經搬走了.並且改行做了設計師 “設計師?服裝設計師嗎? “不,好像是插圖和書籍裝幀。” “那他是在家裏工作了? “這個嘛,倒沒調査……怎麼了? 湯川沒有回答,在電話那邊陷入了沉思。

“喂.湯川!喂.怎麼不說話……”草薙焦急地呼叫著。 “我看清了! “什麼?什麼意思?

“我看滑了整個事件的輪廓!從現在起.草薙刑警大人有一件 事要做“什麼事?

“調査一下事故發生時的情況,儘量把女孩子父親當時的生活狀況調査清楚,這樣一來.森崎禮美這個名字就肯定會出現。” 由於只是單方面地被吩咐,草薙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好了好了,不要總是你一個人明白,把你大致弄明白的輪廓也講給我聽聽吧。這是我代表方的命令。" “你這也太較真了吧。”湯川嗤嗤地竊笑著。 "不過偶爾聽聽你這種蠻橫的話也算是一種調劑。好吧.我們找個地方慢慢談吧。聽完之後.你再決定是否行動也不遲湯川 又回到了認真的口吻。

“如果我的推理正確的.整個事件就要顛倒過來廠。” “口氣不小啊,有那麼讓人吃驚嗎?” “我想你會吃驚的.至少有那麼一點點,”話是玩笑話.但是聲音卻很嚴肅。

幾十分鐘後.草薙和湯川在帝都大學旁邊的咖啡店見了面。在最裏面那張桌子旁,物理學家向刑警披露了自己的推理。 他的話的確令人驚不已。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