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預知夢 5

03.16.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合上紀念冊.湯川歎了一口氣。他用右手托著腮.左手食指不 停地敲著會議桌。他面前擺著阪木的記事本、作文、筆記等物品, 每個上面都至少出現了一次森崎禮美的名字。

這是世田谷員警署裏的一個房間,裏面放著和阪木信彥的“預知夢”相關的資料。平時出入這個房間的,只有草薙和牧田.其他搜查人員都認為事情已經解決了,並且他們一開始就對預知夢毫不關心,所以把民間人士湯川帶進來倒不費勁。 “你怎麼認為? ”草薙問。

“不可思議,”湯川答道,“除了不可思議.我實在找不到別的形容詞。”

“還是覺得是個偶然? ”

“不.我覺得不是。越看資料,越覺得不是偶然。對一個虛構的人物如此執著的人,本身就很少見,況且還存在同名同姓的人. 這就更離奇了。”

“但是你也無法解釋吧? ”

“現在,”湯川又掃了一眼桌上的東西.“我想問你一個問題,森崎禮美這個名字是怎麼來的? ”

“不是已經告訴過你嗎,阪木小時候夢見的。“ “我問的不是這個.是現實中的那個.禮美這個名字是她父親 起的嗎?“

“不,是她母親起的。“ “你確定?“

“確定。從阪木那裏聽了預知夢這件事之後,我馬上就去森崎家打聽了情況,也就是在那時,我問了她名字的由來。“

草薙拜訪森崎家的時候,一家之主森崎敏夫也在家中。據說他 知道家裏出事之後,就急急忙忙回國了。敏夫看起來始終很冷酷. 一直要求對犯人處以極刑。

草薙對森崎夫婦講了阪木的預知夢,問他們有沒有想起來什麼,憤怒得滿臉通紅的敏夫理所當然地全部加以了否定。

“說什麼預知夢.誰相信這種鬼話!還做夢和禮美結婚?真是恬不知恥!也不知道掂量掂量自己,只知道癡人說夢!說什麼他以 前的筆記本上寫著禮美的名字.這種事情你們也當真? !那肯定是他認識禮美之後才寫上去的。”

敏夫的言論顯然站不住腳。種種事實都證明阪木確實在17年 前就知道森崎禮美這個名字了,中學的紀念冊就是證據之一。

草薙問森崎夫婦,禮美這個名字是誰起的.為什麼會起這個名字〃

這次由美子回答說:“是我在醫院的床上臨時想出來的,因為 以前覺得肯定會生個男孩.所以沒準備女孩的名字。”

由美子瘦瘦的,典型的日本人臉型.言談舉止都很優雅.甚至有幾分柔弱,讓人很難想像出她端著獵槍的樣子。

“您起名字的時候,參考過什麼嗎?比如說起名的書之類的。” 聽了草薙的提問,由美子搖了搖頭,

“我沒看過那些東西。只是希望她成為一個有禮貌的孩子,所 以起名叫禮美。”

“您和誰商量過嗎? ” “沒有,當時丈夫把這件事全交給我了。” “禮美,這難道不是一個很好的名字嗎?我很喜歡。”敏夫堅定 地說,

草薙還徵求了禮美的意見。與由美子不同,禮美面龐輪廓很有立體感,眼睛大大的,一看就是個美人坯子。

“我不淸楚到底是怎麼回事,總之覺得很噁心……幸好事情發 生的時候我一直在睡覺.一想到我如果那時醒過來,看到那個男的 站在我床邊,我就……渾身都起雞皮疙瘩! ”她確實非常害怕,從 她微微的顫抖中就能看出來。她母親始終緊緊地握著她的手。

“那小子不是在逃跑途中還軋死人了嗎?足夠判死刑了。”敏夫 又重複了一遍。

“哦,原來案發當時,她在熟睡啊?“聽完草薙的話,湯川說道。 “她的母親由美子端起獵槍射擊,打碎了窗玻璃,她這才被驚醒。聽她說當時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湯川抱著胳膊,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這時,牧田進來了,端著一個託盤,上面放著三個盛著咖啡的紙杯。

“來一杯吧。”牧田笑嘻嘻地說。

“這次伽利略先生好像也一籌莫展了。”草薙拿了兩杯咖啡,將其中一杯放到湯川面前-

“你能給我看看那封邀請信嗎? ”湯川問,“就是犯人說的從禮 美那裏收到的那封信。”

“啊,沒有原件.不過這裏有一份影本草薙從雜亂的資料中拿出一份檔,在湯川面前打開,“就是這個 “是電腦打出來的啊。”

“阪木說,這是出事前一天寄過來的,信封還留著.郵票上還 蓋有印戳.收件人和發件人一欄的字也都是機打的。沒有任何證據 證明,這是森崎禮美寄出的。不知是阪木自編自演的呢.還是某個 人知道阪木對禮美的這份感情,導演了這樣一個惡作劇。”

“惡作劇倒是不難理解,但是阪木有理由給自己寄這封信嗎?” “這就不清楚了,不過那個傢伙也不是不可能做出這種事來。” 湯川歪著頭,把目光再次投到信上。 信是這麼寫的:

阪木信彥先生:

感謝您一直寧護在我身邊。由於我不能報答您的苦 心,我很痛苦。

我想和您好好見上一面,不過在外面恐怕不行。 請您來我的房間吧。明天晚上,我打開房間的窗戶, 靜候您的到來。您爬上庫房,就能輕而易舉地進入我的 房間了。

請您一定要偷偷地進來。我父親出差了,我母親還在家。

湯川抬起頭來:“阪木說他把這封信當真了,所以才悄悄地潛入了禮美的房間。”

“是啊,實在是荒唐。“

湯川一言不發,喝了口紙杯裏的咖啡。他的雙眼一直透過眼鏡片凝視著空中的某一點。

隨後,他的目光對準了草薙:“你說過他在江東區,是吧?“ “什麼?”

“阪木的家.是在江東區吧? ” “是的,怎麼了? ”

“好“湯川站了起來,“我去走一趟。” “什麼?去阪木家裏嗎?現在就去?“ “我(門坐在這裏再怎麼苦惱,也得不到任何答案,答案應該就 藏在阪木的孩提時代。”他盯著草薙的臉.“是不是不允許我這樣的 外行和嫌疑犯家厲見面?要是那樣的話,我這就回去了,我還有好多事情要忙呢。

憑以往的經驗,草薙知道.當湯川用這種語氣說話時,他一定 是掌握了什麼線索。於是草薙點了點頭。

“明白了.我會跟上面打招呼的牧田,幫我把車開到警署門口。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