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預知夢 4

03.16.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預知夢 4

 “我對名字不感興趣。”

“不,在這起案件中,名字非常關鍵。聽說犯人阪木信彥這兩 個月以來一直在纏著森崎禮美”.起因就在於她的名字。” “是因為和甩了他的前女友同名同姓嗎? “你的想像力倒是不錯,不過稍有不同犯人阪木信彥是這麼 說的一一他和她命中註定要在一起.這是17年前就決定了的” 聽了草薙的話,湯川哈哈大笑。

“這種老套的話.很早以前就有了,說什麼你我命中註定要在 一起,天意不能違背,等等。想不到到現在還有人編這種老套的故事啊,”      

“駁初我們也當成是玩笑,但是聽著聽著我們就笑不出來了 草薙從口袋中取出一張照片,遞到湯川面前。

“這是什麼?“湯川看著照片,眉頭到了一起,“這好像是作文的一部分吧。“

“這好像是阪木在小學四年級時寫的作文,題目叫《我的夢》. 寫的是他做夢夢到了將來和自己結婚的女孩子。而且女孩子的名字 就叫禮美你仔細看照片,上面用片假名寫著“モリサキ?レミ”(森 禮美的片假名寫法一譯注

“確實是那麼讀啊。”湯川點點頭,笑容消失了。 “和他家人也確認過,他本人確實說過這些話。據他家人說.阪木從小時候起就一直稱自己將來要和一個叫森崎禮美的女孩子結 婚。除了這篇作文,還有很多東西可以證明剛才我還見了阪木的 小學同學.他也證實了阪木沒有撒謊。“

草薙把剛才紀念冊的事情向湯川講述了一遍。湯川抱起了胳膊,手裏還拿著球拍。

“都27歲了.還繼續抱著這樣的夢,這的確不太正常。也沒想到,還真出現了同名同姓的女孩。”

“好像在一次很偶然的機會中.他知道了有森崎禮美這樣一個女高中生,從那以後他就沒完沒了了,又是打電話,又是寫信.還守在 禮美放學的路上,聽說森崎禮美很害怕,最近都不敢外出了。“ “原來他有跟蹤癖啊。”

“那種人意識不到自己招人煩.所以落了這麼個結果。據阪木自己講,因為對方還是孩子.所以他打算一直守護著她,直至她長大成人。“

“天哪,“湯川搖著頭,“對他們兩個來說,這真是一個不幸的 偶然啊,”

“問題就出在這裏。其實.你覺得存在這種偶然嗎? "你是說,和小時候夢見過的人在17年後相遇? “嗯。“

“應該有可能吧,”湯川淡淡地說,"事實上.不是已經發生了 嗎?這是沒辦法的事。"

“但是,真的是森崎禮美呀,要是叫山本良子之類的名字,當 然可以看成是偶然。但是叫森崎禮美….這有可能是偶然嗎? “不是偶然又是什麼呢? “不知道,所以我正苦惱著呢。“ "你該不會打箅讓我幫你解開這個謎團吧? 對了.我就是這麼想的。”草薙把手放在湯川眉肩上。用他最 真誠的眼神看湯川,“我們刑警對這種事不拿手,拜託了,把你的智慧借給我們一些吧。”

“可是這方面我也不擅長啊。”

“你以前不是揭開過炅魂脫體之謎嗎?發揮你那時的水準就行了。”

“那是物理現象,這次是心理問題.超出了我的專業領域。” “那就是說,你相信預知夢和炅夢這種事嘍?這和你的風格可不相符。“

“我沒說我相信那些,我只是說.這是一個單純的偶然。” "要是偶然的話.就有點太離譜了。” “怎麼,解釋成偶然不行嗎?

“倒不是說不行,只不過,是否將這件事定為偶然.牽扯到問題的關鍵。” “此話怎講?“

“首先是媒體很煩人。這件事肯定會成為他們編造托夢、輪回等無聊話題的引子。說實話,媒體已經嗅出一些味道了.最近有可能要在電視上大做文章。”

“我倒想看看呢。”說這句話時.湯川並沒有露出相應的感興趣的表情、

“其次,是關於審判。按現在這種情況.那個傢伙的辯護律師肯定會主張他精神異常,”

“應該會吧,"湯川點頭,“我是律師的話.也會這麼說。並且從目前的情況看.我覺得他確實不正常。”

“不過,能不能設想其中有什麼詭計呢?或許不能單純地按精神不正常來對待。”

“詭計?你指的是……“ “所以希望你能幫我考慮考慮

聽了草薙的話,湯川露出一副苦笑,像是要發球一樣.高高地輪起了球拍,之後又像是想起什麼似的看著草薙。

“如果不是偶然的話,那就是必然了。就是說,阪木在17年前 就知道森崎禮美這個名字,那時就見過她。“

“我們做刑警的也這麼想過,不過後來覺得這不可能,森崎禮 美現在才16歲,當時還沒有出生呢。另外,阪木和森崎家也沒有任何聯繫,當時只有10歲的阪木不可能去過世田谷吧?

“如果這種可能性也被你否定了的話,我就真的束手無策了。” 湯川拿著球拍做出了投降的動作。

“如果連你也這麼說,那就真沒辦法了。”草薙撓著頭.“看來 還是偶然吧.那傢伙就是個妄想狂,想必那封邀請信也是他編出來的。”

“邀請信?什麼東西?

"阪木說.他那天晚上是應禮美的邀請過去的,據他交代,他 收到了一封信,大致內容是禮美會在房間裏等著他。當然,禮美否認曾寫過這封信。”

湯川走近了鐵絲網,目不轉眧地眺望著遠處的風景。雖然他看似是在望風景,實際上腦子裏在不斷地做著各種思考。

他終於回過頭來,對草薙說:“你先讓我看看那本畫著傘的紀念冊吧。”

“我這就聯繫股長。”草薙答道。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