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預知夢 3

03.16.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預知夢

那是一周前的事了.警視廳接到通知.在世田谷發生一起交通 肇事逃逸案件,但是經過詳細調査.員警斷定這不單單是一起交通 事故,犯人在這之前還侵入了離交通事故現場步行幾分鐘遠的一戶 人家。

那戶人家姓森崎,戶主是進出口貿易會社社長森崎敏夫,他夫 人叫由美子.他惟一的女兒禮美正在上女子高中,一家三口生活在 一起。不過事情發生當晚,森崎敏夫因公赴新加坡出差了。

根據由美子的證言,深夜兩點左右,她聽到有動靜,醒了過來, 她豎起耳朵仔細聽.發現有人在陽臺上.那個陽臺連著二樓的三個 房間.在她們夫婦臥室的隔壁.禮美的房間,

她聽到玻璃窗被打開的聲音後,馬上意識到有人準備進入女兒 的房間,於是她沒有猶豫.把手伸到了床底下 床底下藏著一把獵槍。

這槍是森崎敏夫的。他大學時曾參加過射擊隊,畢業以後仍 然喜歡打獵。

當然,槍並不是一直放在床底下的,這只是由美子在敏夫長期 出差時的習慣。為了可以在危急關頭防身,丈夫教給了她最基本的 操作方法。

她端著槍走進了禮美的房間,看到一個男的站在床邊,正要對 禮美做些什麼,她馬上叫了起來.那男子聽到叫聲,慌忙逃了出去, 她扣動了扳機,那男子已經跳下了陽臺。

那人是開著輕型卡車來的,他在開車逃跑的路上,撞倒了附近 的居民。

犯人很快就被逮捕了,是一名住在江東區.名叫阪本信彥的27 歲的男子,家裏是開電工商店的,輕型卡車是家裏的經營工具。

這兩個多月,阪本一直在糾纏森崎禮美”.所以.當員警問禮美有沒有線索時,禮美馬上就說出了他的名字。阪本的住址也馬上査 清楚了,他曾經給禮美寫過很多封信,上面淸楚地寫著地址。幾乎 所有的信件都被禮美扔掉了 |幸好她還留著一封,幫了搜査人員的 大忙。

搜查人員馬上朝阪本家出發。阪本一直龜縮在家中,或許已經 聽天由命了.當搜查人員審訊他時‘他痛痛快快地招認了| 很簡單的一個案件一這個時候所有的人都這麼想。

和牧田分開30分鐘後,草薙開著自己的車.穿過了帝都大學的 大門。他把車停在最裏面的停車場裏.走進了古老的校舍。這是理 工學院物理系的校舍,第13研究室在3樓。

上了樓梯,走近房間,他聽到了口號聲.好像是拔河比賽時的 “一二、一二”聲.而且像是從第13研究室傳出來的。

 

 

草薙歪著頭敲了敲門,裏面沒有任何反應。或者說,敲門聲被 裏面的聲音淹沒了,

他推開門.眼前的景象讓他難以置信。桌子和椅子全都堆在牆角,中間是很多學生正在拔河.兩邊的學生加起來超過了 20湯川就在旁邊,穿著白大褂.坐在椅子上看著學生們。 在草薙的觀看下.右邊的隊伍嬴了。看來所有人都累了.有人 彎著腰,不停地喘著粗氣。

草薙拍了拍湯川的盾膀。年輕的副教授回過頭:露出潔白的牙齒:“是你啊。"

“你們在幹什麼?“

“你不是看到了嗎?拔河。”

“這我知道。為什麼要拔河?

“做一個簡單的物理實驗,名字叫拔河必勝技。“

‘‘啊?”

“好啦,”湯川拍著手站了起來,“有客人來了,我們再來一次, 大家拿好繩子。”

啊?還要來一次一學生們嘟囔著拿起了繩子,各自就位。 湯川看著草薙:“你難得來一次.就來做個遊戲吧,猜猜哪邊

能贏

“啊,這可很難說啊。“ “憑你的直覺和經驗來猜。”

“也好,”草薙對比著兩邊的隊伍.體格看起來都差不多。他想 起剛才的比賽結果.指了指右邊這一隊.“就這邊啦。”

OK,要是這邊贏了,我請所有人喝果汁.不然,你請另外一邊的人喝果汁。” ‘‘好吧,"

“你對他們有什麼建議嗎? "建議?

“對,比如說,把腳張開.身體向後仰,等等。“ "你說的也是。”草薙看著學生們思考起來.他想起以前參加運 動會拔河比賽時指導老師說過的話:“先最重要的是.要把腰沉 下去。”

“哦.還要把腰沉下去啊。“湯川抱著胳膊,用佩服似的語氣說, “對,把腰沉下去,叉開雙腿.用力站穩,這一點非常關鍵。挺 直了身子是使不上勁的。”

“原來如此。你能不能示範一下.到底腰彎下去多少合適呢? "彎下去多少?這個嘛,儘量彎下去就是了廣 草薙做出了拔河的姿勢,將腰盡可能地向下沉,屁股幾乎都挨 到了地面。

“各位同學,你們看明白了嗎?要按他剛才示範的動作來拔, 一定不要無視他的建議。好了,把腰沉下去.拿起繩子。"

聽了湯川的吩咐,右邊選手們苦笑著按要求去做了.不過看起 來總給人一種垂頭喪氣的感覺。

"對另外一邊有建議嗎? ”湯川問。 “沒什麼特別的建議,隨便怎麼來吧。” “那我就讓他們用剛才你說的那些不正確的姿勢來拔了。“ 湯川讓左邊隊員們將腰稍稍向上抬起。在草薙看來.這種姿勢 很不穩定。他覺得勝負己經一目了然了。

“好,下面比賽開始,兩邊都擺好姿勢.預備……一、二、三. 開始!

在湯川的加油聲中.比賽開始了.兩邊隊伍都在拼命地拔著. 不過令草薙意外的是,右邊的隊伍開始被哧哧地拖著向前滑動了。 “把腰沉下去,沉下去! ”草薙大聲指揮 不過他的聲援並沒有起到什麼作用,右邊的隊伍還是輸了個淨利落。

湯川回過頭笑:“別忘了請大家喝果汁啊。’ “這都是你指示他們故意輸的吧。“ “你覺得是那樣嗎? “難道不是嗎?“

“那我想問你一個問題.為什麼說腰沉下去好? “當然是因為那樣比較穩,穩就容易叉開腿用上勁。” 但是湯川搖了搖頭,

"錯!拔河的時候.將腰的位置抬高,更容易站牢。” "不會吧?“

“你想一想,比起拉一個位於高處的東西,拉一個位於低處的 東西吋,腳與地面的作用力更大吧?用專業術語來說,就是垂直 抵抗力增強.最大摩擦力也增強,也就是說,腳的蹬力能發揮最 大的作用。如果對方不改變高度的話.只要將自己這邊的重心提 高就行了。”

“明白了吧?“湯川又問。

草漣在頭腦中反復品味著他的話,結果想得有些輕微頭痛。他 晃了晃腦袋:

“反正我又不用參加運動會。”

湯川不出聲地笑了,他拍著草薙的眉,轉向學生們:“大家把 屋子收拾一下,我再給他補一節物理課。”

“其實也算不上什麼大案,犯人已經抓到了,他也供認了犯罪 事實.我們掌握的證據也確鑿無誤。總之.必要的東西已經俱全 了。”草薙靠著樓頂上的鐵絲網說。

“那不是很好嗎?這很少見啊,盡情享受這種幸運就行了。” 湯川拿起放在牆角的軟式網球和球拍,對著牆打了起來。由於 他以前就是羽毛球隊的高手,所以他把球拍控制得很好.球幾乎每 次都能擊中同樣的位置。

“只是有一件事情我搞不明白。”草薙說。 “什麼?” “動機。”

“動機?“湯川放下球拍,從牆上彈回來的球就那樣滾走了, “有什麼不明白的?動機會出什麼問題呢?犯人的目的,就是姦淫, 這不就足夠了嗎?

"話雖如此,但是問題在於,犯人為什麼偏偏要瞄準那個女孩 呢?首先交代一下.那個女孩的名字叫森崎禮美。”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