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預知夢 2

03.15.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草薙俊介叼起一支煙,點燃。他正準備把燒完的火柴梗丟進煙灰缸中,忽然停下手來。煙灰缸裏還有一支沒吸完的煙.大概只燃了 1釐米。

他想起來.這是1分鐘前自己剛剛放進去的。 坐在旁邊的牧田偷偷笑著。 “草薙,看來最近你夠累的。” 草薙搓滅了煙灰缸裏的那支煙。

"身體倒沒那麼累,只是,怎麼說呢,提不起精神,總在想,我到底在做什麼,有沒有做點有意義的事。”

“我也是啊,"牧田把咖啡杯傾斜著,“不過,反思也是工作的 一部分。”

“真有你的.類似于‘人總在成長’這種臺詞,我可說不出來。“ “是嗎?“

“來.我告訴你,"草薙把臉湊向牧田,“人能夠成長,那是在剛成為刑警後不久。等這行幹久了,人就逐漸變壞了。你看看咱們股長就知道了。”

牧田忍不住噗哧笑了出來。 "這麼說,草薙.你早就變壞了?

“聰.變壞了 ,不早點給我調工作的話.我就不能重返社會了。” 這時候,服務員從身邊經過,草薙讓她再加一杯水,服務員臉上流露出一絲驚訝的表情.可能是因為他根本沒有喝咖啡,每次都 只要求加水的緣故吧。

只要杯裏還有東西.在咖啡店裏坐多久也不會被趕出來一這是他的老調子。不過由於馬上要來一個人,他想,或許有必要再加一份咖啡了。

“啊,是不是那個人? ”牧田指著咖啡店門口問。 一個穿著開領短袖襯衫和牛仔褲的男子走了進來,腋下夾著一個包。可能是因為留著三七分的髮型的原因,只有27歲的他看起來卻很穩重。

男子的目光在店裏巡視一周,定格在草薙他們身上,因為沒有其他坐在一起的顧客比他倆更像刑醬,其他的都是一家人、情 成群的高中生什麼的。

“您是中本先生嗎? ”草薙問走近的男子。 “對。”男子點頭。可能因為覺得對方是刑警.他看起來有些緊張

"我是給您打電話的草薙,這位是我的同事牧田。休息的曰子 還麻煩您跑一趟,真不好意思。”今天是週六。

“不用客氣,外出順便而己。”中本坐下來。一個服務員走了過 來,中本點了一杯咖啡。 “您打高爾夫球嗎?

聽草薙這麼一問,中本露出一副毫無準備的吃驚表情。 “你是怎麼知道的?

“您的左手告訴我的。您的右手被曬得很黑,左手卻幾乎沒有 被曬的痕跡,所以我推測,您沒少練習。“

"原來如此。我妹妹已經說這只手很難看了。”中本把左手藏在 桌子底下,露出難為情的笑。看得出,他的緊張己經緩解了不少。 “您和家人說過要和我們見面嗎?

“沒有。我怕萬一告訴他們我以前的同學出了事,要我去見刑警,他們會胡思亂想的?’

“是啊,”草薙點點頭,"電話裏也和您說過了,我們絕對不會給您添麻煩,我們只想看看我們說的那東西。”

“我明白.已經帶來了。”中本把包放在膝蓋上,從裏面拿出一本業紀念冊,“請過目.在您提到的那個地方,我夾了便簽。” “多謝了.那就請允許我們看看吧。"草薙把紀念冊拿到手裏

這真是一本年代久遠的紀念冊.外表是花格子的硬質封皮。雖 然草薙對別的內容也有些興趣.不過他還是先打開了夾著黃色便簽 的那一頁。

他不由自主地發出了驚歎聲:“好漂亮的畫啊,” “那個傢伙很長畫畫。”中本說。

那是用彩色鉛筆畫的一個娃娃,少女模樣,栗色的頭髮,藍色 的眼睛,看起來像是外國娃娃。她穿著一件紅色的連衣裙.白色的 下擺隨風飄舞。鞋也是紅色的,襪子是白色的。

娃娃旁邊用簽名筆寫著“上中學後也請多多關照!阪木信 彥”。但最能引起草薙注意的,是畫在一角的一把小傘,傘下並排寫著“阪木信彥"和“森崎禮美”的名字。

“看來確實有,”草薙把紀念冊放到桌子上展開,指著畫著傘的 部位說,“在這兒。“

“是吧?”中本笑著回應,笑容有些複雜。 “中本先生,您有沒有問過他.這個名字的主人是誰?“ “他說是他未來的戀人,不管誰問.他都只會這麼回答。周圍 沒有叫這個名字的女孩.甚至‘森崎’這個姓,我們都沒聽說過。 因此.我們認為那是他胡亂編出來的名字。”      

“您確定這是小學六年級的時候寫的嗎? “是的,這是我畢業之前讓班上所有的同學寫的。“ “後來這個紀念冊被放在了什麼地方? “一直放在壁櫥的紙殼箱裏。翻這個的時候,讓我有機會順便 把壁櫥整理了一下。”

服務員端來了咖啡.中本沒加糖.津津有味地啜了一口, “您是只有那個時候和嫌疑人阪木的關係比較親密嗎? “也說不上親密,只是在小學五年級和六年級時是同班同學, 中學一直也沒有同班過,高中不在一個學校,中學畢業後就再也沒 有見過面了

“有這兩年的記憶就足夠了。他那時是一個什麼樣的孩子? “這就記不大清楚了。不過有意思的是.唯獨他說過的關於未 來戀人的話,我倒是記得很滑楚。簡單說來,他是個奇怪的人。他 不怎麼和大家玩.我也沒有在學校之外的地方碰到過他。" “那他是不是受氣包或者有自閉傾向? “怎麼說呢,”中本苦笑著說,“按現在的說法.有可能是吧.不過當時並沒有意識到這些。”

中本一直用著不確定的口吻。

草薙看看牧田,用眼神問他有沒有問題要問。後輩刑警搖了搖 .用眼神回答道:這種局面還有什麼可問的?

問,”中本開口了. “我在報紙上看到的事是真的嗎一一阪木 侵入的那戶人家姓森崎,那家的女兒叫……”

“請等一下伸手打斷了中本,“我想,您肯定有很多問 題要問,但在真相大白之前,我們不能透漏關於搜査的任何資訊, 這是規定,”

“啊……是嗎? ”中本撓撓頭。

“這個可以由我們暫時保管嗎? ”合上紀念冊.草薙問他。 “噢,當然可以。"

“不好意思,等鑒定結束後馬上還您。” “不用著急,反正也不是什麼責重物品。“中本又啜了一口咖啡。 出了咖啡店,草薙把紀念冊遞給牧田。 “你拿這個,先回搜查本部。不是有一些從阪木家搜出來的他 小時候的記事本和筆記什麼的嗎.和那些筆跡對照一下。估計這個 就算我不說,別人也會教你這麼做的。" "那你要去哪里? “我順便去個地方。”

“順便去個地方?股長又要發牢騷了牧田竊笑著說。 ”你就告訴他,我去伽利略那裏了,這樣他就不會發牢騷了。” ".原來是去湯川老師那裏啊牧田心領神會地點了點頭, “我明白了。“

“又要被他嘲笑是理科白癡了.我都要受不了了 “替我對他說,我們都對他充滿期待。” 牧田說完.朝車站走去。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