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預知夢之 少女篇 7

03.16.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帝都大學理工學院物理系第13研究室,草薙推開門.看見身穿白大褂的湯川正在調節一個鋼管衣架的高度,那個衣架和在瀨戶富由子家中發現的一樣。 “噢.已經開始了。“

“你來得正是時候,我剛準備好。實驗之前,要不要先來杯速溶咖啡?“

“還是算了.馬上開始吧。”

“你還真是個急性子呢。”湯川苦笑著指了指鋼管衣架,“準備 好了嗎?你先吊在這根管子上試試。” “是這樣嗎?“

草薙伸出雙手,抓住衣架的橫樑.雙腳往上提,但與此同時, 抓在他手中的鋼管開始緩緩地下降,那是因為縱向的鋼管在向下滑動。結果,他的雙腳始終沒能離開地面。

“幹什麼呀?你根本就沒把調整髙度的螺絲擰上。”

“你說得沒錯。那為什麼在你沒抓之前.管子還能停在那個高度呢?“湯川笑著問。

“我明白了,因為裏面有彈簧。“

“要是有彈簧,你鬆手時.管子不應該回到原來的位置嗎?可你看到了,管子下來後就上不去了。”

“還真是這樣。”草薙一隻手搭在鋼管上,向下用了用力,結果 鋼管又開始下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 “奧妙就在這上面。“

湯川從實驗臺上拿起一根數十公分長的棒子。棒子中間粗,兩頭細.粗的部分直徑約為5公分,細的部分直徑約為3公分。 “這是什麼?是什麼機器上的活塞嗎? ” “這叫減振器,你從那頭按一下。”湯川把細的一端伸向草薙。 草薙伸出手指按了一下.結果.細的部分緩緩地縮進了粗的部分之中。

“感覺就像戳涼皮一樣。”

“這是能吸收振動的裝置,推動它不用花多大力氣,但你無法使它快速運動,因為粗的部分裏面裝著液體。這種裝置利用了液體的緩衝性。你在水裏做動作,比在外面要遲緩吧?那是一樣的道理:

“你是說.那個鋼管衣架也裝了減振器? ” “是的,裝在縱向的鋼管裏。很小的作用力不會給它帶來什麼變化.但要是把體重加上去,它就會縮回來,鋼管就下降了。”

“啊,草薙看著鋼管衣架.“原來瀨戶富由子就是打算用這個來威脅菅原啊。她在鋼管上系好繩子,上吊,沒等繩子勒緊脖子. 鋼管就降下來了,她雙腳著地,自然就死不了。”

“從惡作劇的角度看,這個把戲倒是挺有意思的。”湯川說,“從 對面的窗戶看,由於有陽臺擋著,看不出她的腳是著地的,.雖然實 際上鋼管在滑動,但離得遠根本就看不出來,看的人只會嚇得驚慌失措。”

“事發3天前,那個女孩子看到的.就是這個實驗成功時的情形吧? ”     ,

“應該是這樣的吧。”湯川點點頭。

那天晚上菅原直樹出差不在家,這一點已經確認了。估計峰村是去了菅原的家裏,看了富由子彩排的效果。當然了,靜子也是他的同夥。

“但是,他是怎麼讓這個把戲失敗的?按照你的推理,是峰村故意讓這個把戲失敗的,對吧?“

“這就是峰村可以發揮專業特長的地方了。”湯川又像原來那樣.將鋼管衣架的高度調到了最高,“行了,你再吊一下試試吧。” “做同樣的動作嗎? ” “沒錯。”

“這麼做有什麼意義嗎? ” “別問那麼多了,快抓住鋼管。“ “就知道讓我做無聊的事。

草薙還像剛才那樣,雙手抓在鋼管上.然後提起雙腳,他心裏想著,反正鋼管還會像剛才那樣降下來,

但是結果恰恰相反.他一曲膝.腳尖就離開了地面,而鋼管根本就沒有降下來,

“咦.怎麼回事? ”

“保持姿勢。“湯川說著按下了手上拿的一個什麼東西的開關。 “哇! ”草薙驚叫了一聲.鋼管又像剛才那樣下降了。 “怎麼回事? ”草薙從鋼管上下來。

“你再按一下這個。”湯川又把那個減振器的一頭伸向草薙.”你 按一下試試看。”

草薙伸出手指去按.但是減振器紋絲不動。接下來.湯川按下了減振器側面的開關。減振器馬上就縮短了。 “這是怎麼回事? ” “是流體的作用。”

‘歎?“

“學稱’電子生物流體’,是指通電後會改變性質的液體。簡單點解釋就是:平常像牛奶一樣的東西.通電後變得像奶油一樣,繼續通電就變得像上了凍的奶油霜淇淋一樣,硬邦邦的。” “然後呢? ”

“我剛才說過了,減振器裏填有液體,減振利用的就是液體的緩衝性。一般的減振器都是那樣的,但這個減振器裏填充的是ER 流體,並且還能想辦法讓它通電。這會發生什麼情況呢?剛才你也體驗過了,在一個開關的控制下,減震器就可以變成一個完全無法縮短的棒子。”

“這麼說,峰村在鋼管衣架上做了同樣的手腳? ” 湯川抱著胳膊坐在實驗臺上。

“峰村英和已經申請了很多關於流體的專利,這可以說是他的拿手好戲。我的推理是這樣的:他騙瀬戶冨由子說那個鋼管衣架裏裝了普通的減振器,並教給她假裝自殺的方法。而到了把戲真正付諸實施的那一天.在她假裝上吊自殺的前一刻,他通過遙控裝置給減振器通了電。”

“所以鋼管沒有下降.假戲真做了……” “至於他所設置的機關,應該是趁管理員出去之後收起來了。 你也看到了,這東西不是很大.在員警到來之前把它藏起來不是很困難。

“原來如此,”草薙喃喃地說,”你的推理很完美,’ 湯川聽後露出淡淡一笑。

“不過現在什麼證據都沒有。這都是把峰村假設成兇手所進行的推理,而這一切的前提是.那個女孩看到的情形不是預知夢,而是現實。現在你連他的動機都找不出來,”

草薙點點頭,他能感到自己的臉色變得很難看。 “就是抓不住峰村和瀨戶富由子之間有聯繫的證據。” “那就放棄吧,我能做到的也只有這些了。 “不.我是不會放棄的。聽了你的推理之後,我更有把握了。不 管花多少時間,我都要把真相査個水落石出。

飯塚朋子取完信件,返回了七樓.看到菅原靜子正在等電梯。 雖然和她平時幾乎沒有說過話.但這種情況下,就不好裝作視而不見了。

“啊,你好,要去旅行嗎? ”

朋子之所以這麼問,是因為看到菅原靜子提著一個大包,並且她的穿著和化妝看起來都比平時更用心。 “嗯.去一趟伊豆。” “是嗎,那可真是不錯。” 菅原靜子說聲告辭,進了電梯。

“自己家現在是不能去旅行了,最重要的是先把女兒的病治好。”朋子心裏想。

回家之後,她先來到了女兒的房間。 “媽媽,回來了。”女兒露出天使般的笑容,和她打招呼。 “睡得好嗎? ” “睡著了,不過又醒了。” “是嗎? ”

“媽媽,我又夢到奇怪的事情了。”

聽了女兒的話,朋子的胸口一悶。前幾天發生的自殺事件還在 腦中揮之不去呢。

不過,她還是不動聲色地問了一句;“夢見什麼了? ” “夢見隔壁的阿姨出門了。“

“隔壁的?“她眼前馬上浮現出剛剛看到的菅原靜子的臉。 “那個阿姨.她掉下去了。” “掉下去? ”

“嗯.她和一個男的,一起掉迸了一個又深又黑的谷底。” 朋子心中湧起一種不祥的預感,但她試圖努力擺脫, “把它忘了.趕緊睡覺。說完她給女兒蓋上了被子。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