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預知夢之 少女篇 6

03.16.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瀨戶富由子已經調查到峰村是有家室的。

“還有一條,我想也不必多說。你告訴靜子,當直樹提出離婚 時.她必須痛痛快快地答應.你還要警告她,不要妄想得到什麼贍養費,從那套公寓裏搬出來的應該是她,直樹必須繼續住在那裏。 只要你們答應這些條件,我就對你們倆的事始終保持沉默。”

“可是菅原夫婦都背叛了對方,你這樣的要求太不合理了。”峰村抗議道,

她像是很意外地睜大了雙眼。

“雖說他們夫婦倆都出軌了,但作為直樹情人的我,還是單身, 靜子的偷情對像,也就是你,已經有了妻子,也就是說,你們是雙重出軌。我要是不來找你.你甚至都不知道直樹有情人這件事。我要是把你們的事情告訴直樹,他肯定會提出離婚,到時候靜子別說拿不到感情損失費,恐怕還要倒貼錢。想想這些,你們應該感謝我才是。”

瀨戶富由子自有如意算盤:與其等著自己和直樹的關係暴露, 妨礙他離婚,倒不如先把話挑明,以便掌握主動權。

不過她有一個想法恐怕是真心的:希望直樹為她,而不是為妻子的出軌而離婚。這一點,峰村是在她來找自己商量假裝自殺一事時知道的。

之前,他也和富由子見過幾次面.主要是為了給她提供資訊。 聽說直樹一直無法下決心提出離婚,她終於沉不住氣了。假裝自殺.就是在她忍無可忍的情況下想出來的,

“看來不威脅他一下是不行了 !不然他總覺得我是個好對付的女人。”

峰村雖然心裏不贊同她的想法.但也還是聽從了。

她想出來的計策是:威脅直樹.要是他不馬上決定離婚,就自殺給他看。如果光是嘴上說說,他可能不會放在心上,所以要讓他 透過窗戶看到她準備自殺這一幕。要是這樣他還不當其,那就真的自殺給他看。

”當然,我不是真的想死.只是想給他點顏色看看。咱們琢磨有沒有什麼好辦法.看起來真的像自殺,但又不會死。你有什麼主意嗎? ”

真是一個幼稚的計畫,瀨戶富由子這個女子,在工作中一向給人以有頭腦、遇事冷靜的印象,可一到戀愛就迷失了。

峰村認為,假裝自殺的計畫是不會成功的。他非常瞭解菅原直 樹的脾氣。他的心肯定己經背離了富由子。要是冨由子知道了這一 點.肯定會發火的。衝動之下,她很可能把峰村和靜子的關係告訴直樹。

他似乎已經看到了直樹憤怒的樣子,他可是直樹的學弟呀,直樹一定會用盡手段讓他身敗名裂的,還會把一切都告訴他的妻子。

對峰村來說,瀨戶當由子已經成了一顆災難的種子:他不知道 這顆種子什麼時候會發芽。

考慮了一晚之後.他得出的最終結論是:將種子消滅在萌芽狀態。

“我打算下周搬家。“靜子說完後啜了一口奶茶。 “定下來住在哪里了嗎? ” “先回娘家住一段時間,我父母也說讓我回去。 “這也挺好的。原來的公寓你打算怎麼辦?“ “房地產商建議我,等人們已經淡忘這件事.就瞅準時機賣掉。 那套公寓地段好,面積又大,估計能賣7000萬左右。” “是嗎。”峰村點了點頭。

通過離婚,靜子得到了一筆可觀的感情賠償費,公寓和車也劃歸她名下.菅原每月還要向她支付生活費。而要是瀨戶富由子還活著的話,她是得不到這一切的。

一切都按計劃順利進行。就像靜子說的那樣.剩下的就看峰村怎麼離婚了。

然而,他們的計畫就在這最後的關鍵環節崩潰了。 那是昨天晚上的箏。峰村的妻子紀子在他面前拿出了幾張照片。她的表情陰冷、僵硬。 “這是什麼? ”他問。 “別問了,你自己看吧。她冷冷地說。 他接過照片,看了幾秒鐘.倒吸了二.口涼氣。 “這是……”

“我雇私人偵探拍的,”紀子淡淡地說,“因為你最近的行為很反常.坦白地說.我很早就開始懷疑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 ,雖然我並不希望自己的預感應驗。“

峰村的雙眼依舊盯著照片,他的手在不住地顫抖。 “你的情人就是菅原的妻子吧。你可真行,竟然勾搭上那麼照顧你的學長的夫人,“

“你聽我解釋,這裏面有很多原因。”

“或許吧.但我現在不想聽,有話都到法庭去說吧。”

“法庭? ”

“我會找太田先生商量的,我是不會敗訴的。紀子堅定地說。 她說的太田.是和她父親交情很好的一位律師。

“喂,紀子,我們先好好商量一下吧.這種事不用去法庭吧? ” “我要說的.不光是你有外遇的事! ”

“啊? , ”

“事情不光是你花心那麼簡單! ”她從峰村手頭的照片中抽出一張,“這個女人是誰?這不是菅原的夫人吧? !” 峰村無言以對,渾身冒冷汗。

“偵探事務所的人告訴我.這是前幾天自殺的那個女人,同時還是菅原的情人。我也看報紙確認了。你為什麼會和這個人在一起?照片不只這一張,還有你迸這個女人房間時的,並且.時間是 在她即將自殺之前。對此你怎麼解釋? ”

峰村答不上來。如果是他的專業一材料工學上的問題.他倒可以對答如流,可他並不擅長找藉口。

“我今晚就回娘家。”紀子收著照片站起來,

峰村知道,無論如何都應該阻止住她,但他的身體已經不聽使喚了。

“明天,我們一起去兜風吧。”峰村盯著己經喝干了的咖啡杯對”靜子說。明天是週六。

“好啊,不過被人看到不太好吧?” “小心點就不會被看到了。我們去伊豆那一帶過一夜吧。” “真的?那我現在就得趕緊去買些東西。手頭沒什麼可穿的衣服.這可是第一次和你去旅行.我要打扮得漂亮一點。”靜子的臉上泛起少女般的紅暈。

“嗯,說得對。”峰村微笑著,“一定要精心打扮一下。”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