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話故事

Feed Rss

預知夢之 少女篇 5

03.16.2010, 日本推理小說, by .

“看來這還是偶然的一致吧?“草薙對著湯川的背影說。 “我也想那麼認為.但有幾個細節不容忽視。” “你說的是……”

“那個孩子把鋼管衣架說成像單杠一樣的東西,就是說,她並不知道鋼管衣架的存在。她說夢到那個女人上吊自殺還可以理解‘

但連毫不相干的單杠也夢到,就有些令人懷疑了。” “說得也是。”

“我們來做個推理遊戲吧。”湯川坐在床上,盤起二郎腿,“我 們假設女孩見到的不是夢.而是現實,那麼.這種情況下你能想到什麼? ”

“我想到的是,”草薙站起身.抱起了胳脾.“瀨戶富由子在3天 前就想自殺.但是失敗了。“你還記得飯家朋子說過的話嗎?第二天,那個女人在這裏很精神地打過電話。如果是自殺未遂的話,你不覺得這一表現不自然嗎? ”

“你的話倒是有道理……”

“反過來,”湯川說,“這麼精神的女人,在兩天后想自殺.也讓人覺得不自然。” “確實是啊。

“笑著打電話的她和要上吊尋死的她一到底哪個才是真正的她呢?我覺得揭開事件真相的關鍵就在這裏。”

“那當然是上吊尋死這一面了。自殺可不是鬧著玩的。“ 聽了草薙的話,湯川的表情有了一些變化。他抿了抿嘴唇,扶了扶眼鏡。

“鬧著玩,這倒有可能是出人意料地接近事實。” “你就別鬧著玩了,這個世界上怎麼會有人鬧著玩自殺?“ “這樣吧,我們換個說法。假如她上吊是鬧著玩,不是真的要尋死”

草薙吃了一驚,屏住了呼吸。這可是他從來沒有想過的。

“是假裝自殺嗎? ”

“難道不可能嗎?“湯川抬頭看他。

“啊.不.完全有這種可能。“草薙想起了報告書上的內容,”瀨戶富由子曾威脅菅原,如果不讓他妻子來接電話,她就自殺。菅原以為這是威脅,就沒有照她說的做。結果.她上吊自殺了,現在想一想,有些令人費解—-為了懲罰薄情男人,一氣之下威脅說要自殺的女人有很多,可一般都不會真的去死:

“所以,我們假設這裏有一個把戲,”湯川豎起食指,“她雖然要上吊,但並不想真把自己吊死.女人為了威脅情人而決定演這出戲。但有一個問題一這出戲需要演習和準備。”

“原來如此!這就是小女孩看見的上吊!“草薙打了個響指。 “一次彩排。”

“這麼說來,瀨戶富由子的死,不是自殺,而是事故.不知出於什麼原因,她假戲真做了

“照目前為止的推理,應該是這樣的。” “那個把戲又是什麼樣的呢?如果真的用了什麼手段的話,現場應該能發現什麼蛛絲馬跡,

“理應如此,如果現場沒被改動的話,”

“啊?“草薙盯著湯川的臉,“什麼意思? ”

“就是說.在警察到來之前.可能有人把現場收拾過了,”

“有人……”

“這個把戲肯定不是瀨戶富由子一個人想出來的,”湯川斷言, “你再回想一下女孩說過的話一大半夜裏.她能將對面的房間裏 看得一清二楚,也就是說.對面的窗簾並沒有拉上—–這說明瀨戶富由子有意讓對面一個人看到她彩排的情形。”

“對面的人……難道是菅原直樹的妻子——靜子? ” “如果是她的話,她能去收拾現場嗎? ” “說來也是,那就是……”

草薙在腦中把和事件相關的人都過了一遍:發現屍體的是公寓的管理員.還有—–

“是把瀨戶富由子上吊的事告訴管理員,然後和管齒員一起進入房間的那個男人?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那個人叫峰村,是菅原的學弟,難道是這個人在配合瀨戶的把戲? ”

“這些都不過是我的推理,

“不.這很可能是真的。好,我先調查一下峰村。如果是峰村唆使女人假裝自殺,最終演變成了事故死亡,那麼他也有責任。” “草薙湯川叫住了他,“你先別急,情況可能會更複雜。” “你說什麼?”

湯川站了起來,走到鋼管衣架前,凝視了一會兒,又看著草薙, “我是說.假裝自殺的失敗.也有可能是他計畫之中的事情。”

峰村剛走出研究所,有人從身後拍了一下他的眉膀。回頭一看,同事阪田正沖著他笑。

“聽說裝有你開發的流體的醫療器械快投入生產了?這可真是太好了,

“啊,你已經聽說了?你的消息真夠靈通的。”峰村也以笑臉回 應著,

“健身器好像也賣得不錯吧,你們部門可真是發大財了。” “還不知道會賣得怎樣呢,”

“別這麼說.把目標對準醫療器械,可是件很了不起的事。沒想到流體的應用範圍能這麼。.相信峰村主任的誕生已是板上釘釘的事了。”

二人朝著車站走去,

“你知道嗎?“阪田壓低了聲音說.”聽說宣傳部的菅原到底還是辭職了。” “是嗎?“

“出了那樣的事.確實是很難在公司混下去了。不過他命挺好的,他父母有錢,怎麼著都能讓他活下去。”阪田用聊家常的語氣說著,他並不知道菅原直樹是峰村的學長。

‘、看來找情人時雙方都得多加小心呀。”阪田繼續笑嘻嘻地說。 和他道別後.峰村去了新宿。眼前這家顧客盈門的咖啡店,就是今天他們約會的地點。

靜子坐在裏面的一張桌子前,可能是擔心被人發現的原因,她戴著太陽鏡。峰村微笑著向她走去。 “今天交上去了。”她簡短地說。 “什麼? ” “離婚申請書。”

“啊,”峰村輕輕點頭,“不容易啊。“ “接下來就等你了。”

“是啊。”峰村喝了一口沒加糖的咖啡,苦味在他嘴裏擴散開來。

他認識瀨戶富由子是兩個月前的事,是她主動來找他的。 她跟峰村說了自己和直樹的事,又說她已經知道他和靜子的不正當關係。好像是她搬到直樹家附近之後,在調査周圍情況時 發現的,

“不過請你放心,我現在還沒有向直樹撿舉你們的打算。”富由子的措辭簡單扼要。

她說.如果把他倆的事告訴直樹.直樹肯定會考慮和靜子離婚。可因為這樣的原因離婚就太沒意思了。

“我希望直樹是為了和我在一起才和他妻子離婚,至少.他提出離婚的最重要的理由,應該是為了和我在一起。” 峰村感覺到了她總是以自我為中心的性格。 “但是她繼續說,“請不要忘記,你們兩人的事我都知道。另外,為了讓我的願望能夠早日實現,希望你多多幫忙。你不是也希望直樹早點提出離婚嗎?還有.我先把醜話說在前頭,你告訴靜子,讓她不要因為知道了我的存在,就對直樹提出離婚要求。如果她提了,我就會把你們倆的事告訴直樹,這對峰村先生來說,恐怕不是件好事吧。”

Comments are clos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